《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232章 張百徒

  雷羽與三五個壯漢看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平凡人族小子,不由哄然大笑起來。雜§誌§蟲
  雷羽不由大笑地說道:“小子,怎麼,想為你們人族同胞強出頭嗎?不過,想替同胞出頭的時候,要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
  “砰”的一聲響起,雷羽話還沒有落下,本是按著老者的三五個壯漢瞬間被碾成了肉醬,鮮血染紅了地上的石板。
  這三五個壯漢連自己是怎麼樣死的都不知道,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是成了一堆的肉醬了。
  而雷羽眼前一花,整個人被踩在了腳下,李七夜一腳踩在了他的身上,讓他動彈不得。
  本是被按著不能動的老者一時之間驚魂未定,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整個過程他都未能看清楚。
  自己身邊的人瞬間被碾成了肉醬,自己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瞬間被跺在了腳下,這頓時把雷羽嚇得魂飛魄散。
  李七夜冷冷地說道:“百聖堂,誰都沒資格來玷汙它!”
  “小,小,小子,你,你,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我,我可是鐵鱗宗的大少主,我爸是鐵鱗宗的主人,你,你,你敢傷我絲毫,我爸不止是要殺了你,還要踏平整個百聖堂……”雷羽不由聲厲內荏地大叫道,此時,他也害怕了,他忙是搬出了自己的父親。
  “喀嚓”的骨碎聲響起,雷羽不由慘叫一聲,李七夜一腳就把他的臉龐踩碎,血肉模糊,痛苦地呻吟著。
  李七夜冷冷地看著雷羽,冷酷地說道:“我留你一條狗命,回去告訴你父親,讓他親手把你的頭顱斬下來,他親自帶著你的頭顱來這。他教子無方,他不止是要把你頭顱帶來認罪,他還要把自己頭顱砍下來,向百聖堂贖罪。如果他按我的話去做,我饒恕你們鐵鱗一族,否則,你們鐵鱗一族將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說完,李七夜收回踩在雷羽的腳,一腳把他踢下小島,冷冷地說道:“滾”
  被踢下海的雷羽被嚇得屁滾尿流,哪還敢絲毫停留,他一下子潛入了海底,眨眼間逃之夭夭。
  老者驚魂未定,一時間坐在地上都站不起來,李七夜看著老者一眼,在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把他扶了起來。
  “你叫什麼?”李七夜看著老者,緩緩地說道。
  老者張口欲說,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說道:“我,我姓張,大家都稱我為百徒。”說到這,他不由神態一黯,但是,他依然有幾分的倔強,依然抬起自己的頭顱。
  看著老者,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作為張家的後代,何至淪落到這樣的地步。”
  張百徒張口欲說些什麼,但,他最後還是有幾分倔強地說道:“是我們這些子孫不肖,辱沒先人的英名。”
  看著老者的幾分倔強,李七夜在心麵隻是輕輕歎息一聲,老者這倔強的模樣,他倒不由想起了一個人。
  “你傷得不輕,服下吧。”李七夜隨手把一瓶金創藥遞給了張百徒,說道。
  張百徒接過了金創藥,倒出一顆於手掌上,看著金光燦爛的丹藥,他心麵不由一跳,不由抬頭看著李七夜,就算他是不識貨的人,一看也知道這金創藥非同小可。
  “服下吧。”李七夜擺了擺手,懶得再多言語。
  張百徒沉默了一下,然後是默默地把金創藥服下了。
  李七夜站在古殿之前,看著古殿上掛著的那麵老匾,看著“百聖堂”三個字上麵的那隻烏鴉,他不由久久沉默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這才回頭看了張百徒一眼,說道:“百聖堂,一直以來不是張洪幾個家族輪流守護的嗎?”?張百徒聽到這樣的話不由為之一怔,他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族青年會知道這樣的事情,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後,他這才抬起頭來,說道:“我祖上領取了守護這的權力。”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當年洞庭湖爭權失敗,你們祖上遷出了洞庭湖,是吧。”
  “你,你怎麼知道的?”張百徒不由大吃一驚,他們祖上的權力鬥爭,不要說是洞庭湖的普通弟子,就是多數弟子都不知道。
  “權力,連親兄弟都能反目成仇,何況隻是世交呢。”李七夜沒有回答張百徒,隻是淡淡地說道。
  看著老匾上所刻的那支軍團,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張百徒不由是沉默了一下,回過神來,他向李七夜深深地一鞠身,說道:“還沒請教公子的尊稱呢?”
  “李七夜,一個過客。”李七夜看著老匾,最後隻是緩緩地說道。
  張百徒聽到李七夜的名字,他沒有太多反應,隻是點了點頭。他隻不過是一位小人物而己,並沒有聽李七夜的大名。
  “吱”的一聲,此時李七夜伸手去推開了百聖堂的木門,雷羽拚命打砸都無法砸開的木門,此時此刻,在李七夜手中竟然是一應而開。
  “這,這,這怎麼可能”看到木門在李七夜手中一應而開,張百徒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為什麼不可能?”李七夜隻是回頭看了他一眼。
  “這,這,這門從來沒有人打開過。”張百徒說話都不由結巴,在他的記憶中,從來沒有人能打開過這扇門,不止是他的長輩,就是洞庭湖的不少大人物都嚐試過,從來沒能打開過這扇門。
  正是因為這扇門從來未能被打開過,這才有傳說認為他們百聖堂被九天十地的先賢庇護著,是先賢的力量守護著這。
  李七夜沒有回答張百徒的話,他踏入了這座古殿。
  張百徒回過神來,不由打了個激靈,他忙是跟著趕上李七夜,跟在李七夜身後,他忍不住輕聲地問道:“李公子,你,你,你是聖賢嗎?”
  這扇門從來沒有被打開過,現在竟然被李七夜打開了,或者,這就是傳說中的聖賢。
  “聖賢?你說的是庇護百聖堂的聖賢是吧。”對於張百徒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最後,他隻是說道:“如果你是這樣認為,那也不無不可。”
  說著,李七夜走進了古殿之中,古殿內十分的古樸,除了一根根石柱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裝飾之物。
  在古殿的盡頭,沒有想象中的寶物,沒有想象中的奇珍,放在那的隻是一個個牌位,這一個個牌位上刻著一個個名字。
  站在這一個個牌位之前,看著這一個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李七夜不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最後,李七夜向眼前這一個個的牌位拜了拜,他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
  張百徒也是第一次看到眼前這些牌位,看著眼前這些牌位上的一個個名字,他是十分的陌生,但是,這些名字多數是姓張、洪、許這幾個姓氏。
  過了好一會兒,張百徒這才回過神來,不由輕聲地對李七夜說道:“這,這,這是我們祖先的牌位嗎?”
  “嗯。”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他們是人族的先賢,也是人族的驕傲,那怕是在黑暗之時,他們也捍衛著人族的尊嚴,守護著人族最後的曙光。”
  張百徒不由沉默著,對於他們先祖的曆史,他是一無所知,他們張家走到今天,隻剩下他一個人了,至於洞庭湖,他少與他們往來。
  “可惜,作為後代,卻沒有傳承先祖的抱負,沒有傳承先祖的胸襟,多少代的生死世交,最終依然難逃’權力’這兩個字的魔咒。”看著眼前這一個個牌位,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說道。
  張、洪、許幾個姓氏的祖先乃是世交,他們的家族都曾經追隨過他,在後來,他們安居於這,建立了洞庭湖,為天靈界的人族提供庇護。
  正是因為如何,這也使得洞庭湖曾經是一時顯赫,曾經是十分的強大,在全盛時期,連錦秀穀都比不上。
  可惜,到了後來,本來相代交好的世家,最終還是逃不過“權力”兩個字,後世子孫為了爭奪權力導致反目,甚至是生死不往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後來,李七夜也懶得去理洞庭湖這樣的破事,這種權力之爭,李七夜也懶得再去多看一眼。
  許久之後,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看著張百徒,淡淡地說道:“就算你們張家當年爭權不利,也不至於混得如此的落魄吧。”
  對於這樣的話,張百徒不由苦笑了一聲,他隻好說道:“祖上之事,我並不清楚。聽說祖上搬離了洞庭湖之後,就留守於此。隻是我們後代子孫不肖,一直未能把家族傳承下來。到了我父輩這一代之時,已經是沒落了。在我年幼之時,我父親和叔伯他們相繼離去,未能把傳承留下,我當能學得一些皮毛而己。”
  原來,當年張、洪、許幾個姓氏的後代掌管洞庭湖,後來因為權力相爭,張氏落敗,張氏的祖上也是一個倔強的人,落敗之後就搬出了洞庭湖,留守此地。
  因為張氏一族失去了大量的資源,導致他們從此一落千丈,一代不如一代。
  

Snap Time:2018-11-17 04:26:01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