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215章 金烏王

  聽到眾人的話,就是燃起希望的人族修士也都不由為之動搖,他們都覺得為孔雀樹續壽,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千百萬年以來從來沒有人成功過。∪雜Ψ誌Ψ蟲∪
  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懶得去理會,他隻是看了為數不多的人族修士一眼,淡淡地說道:“這是是非之地,必有大凶降下,到時鮮血染紅碧海,屍骨填滿海溝,速速離去,從哪來,就回哪去吧。”
  對於這樣的話,為數不多的修士都相視了一眼,他們中有人是猶豫了一下,除了一二個人離開之外,其他的人都留了下來。
  對於他們而言,李七夜的話並沒有太大的說服力,他們並不是十分相信李七夜。
  “嘿,嘿,嘿,區區人族小輩,也敢在這大放厥詞,敢在這危言聳聽,不知死活。”此時,一聲陰森森的聲音響起。
  一陣嘩啦嘩啦的水聲響起,在海麵上被分開一條大道,一個老者從海水中走了出來,他身後跟著幾十個文武裝扮的大臣,每一個人都血氣旺盛,身手不凡。
  這個老者後背背著一個巨大的龜殼,他留著兩撇胡子,看起來就像是一隻烏龜精。
  盡管說,這個老者長得很滑稽,看起來像是烏龜精,但是,他那一雙綠豆大小的眼睛卻是寒光閃爍,一看就知道他是一個可怕的狠角色,絕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
  “龜相”看到這老者,有人不由為之驚呼一聲,喃喃地說道:“避塵洋也要插上一手了。”
  看到眼前這個老者帶著幾十個強者到來,不少守候在海上的修士都感受到壓力。
  來此奪寶的諸多修士和門派都想在這一次孔雀樹枯死的時候分一杯羹,在這之前雖然有不少大教疆國出現,但是,像避塵洋這樣的傳承還沒有出現過。
  現在避塵洋的龜相都來了,那麼,其他的傳承,如黃金嶼,如無垢三宗,隻怕這些傳承也會來些分一杯羹。
  若真的是黃金嶼、無垢三宗這樣的傳承來此分一杯羹,隻怕其他的大教疆國想分點殘渣都不容易,至於小門小派和散修,那隻能是靠邊站了,根本就沒資格來搶奪天華物寶。
  龜相,乃是避塵洋的宰相,是林道長座下的一員猛將,可以說是林道長的左膀右臂,他曾為林道長主宰避塵洋大局。同時,龜相本身的修行也極為強大,他已經是一位問世大賢,威名赫赫。
  “一隻王八而己,休在我耳邊絮絮叨叨,否則,把你煮成王八湯。”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龜相一眼,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龜相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的本相的確是一隻烏龜成道,屬於大妖,但是,他最討厭別人說他是一隻王八。
  “小畜生,你殺我家主人童子,現又出言辱我避塵洋,罪該萬死,不管你是何門何派出身,都難逃一死!”龜相指著李七夜冷喝道:“你若是想死個痛快,就速速跪於地上束手就擒,否則,本相把你一刀刀活剮,為死去的童子報仇。”
  “宰相大人,這小畜生留給我”龜相的話一落下,一聲大喝響起,天邊紅雲卷天,烈焰滾滾,宛如野火燒透了天空一樣。
  聽到一聲長嘯響起,一個人淩空而至,他橫空而來,熱浪滾滾,熾烤著大海,宛如要煮海一般。
  當這個人踏上孔雀地的時候,可怕的熱浪熾烤著大地,四周很多的樹木瞬間枯死。
  這是一個中年人,這個中年人雙目盼顧,不怒而威。這個人中年漢子沒有絲毫收斂自己血氣的意思,血氣橫掃,十分的強大,他身上乃是一道道神環張開,如同一尊神王一般。
  在他一輪輪的神環之中,浮現著一隻巨大的金烏,這隻金烏背負天空,給人一種神聖的感覺。
  “金烏王,太陽王的師弟!”看到這個中年漢子,有人失聲大叫道。
  “太陽宗來了,黃金嶼、無垢三宗還會遠嗎。”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中年漢子跨入孔雀地,氣勢如虹,他一步踏入了孔雀峰,淩視李七夜,雙目露出了可怕的殺機。
  “宰相大人,這小畜生殺我師侄,還請你給個情麵,把他的狗命留給我,我要取他的狗頭去見師兄。”金烏王對龜相說道。
  “既然太陽王要這小畜生的狗頭,王爺請便,隻要把這小畜生的屍體留下給老小回去交差就行了。”龜相忙是露出笑容說道。
  在金烏王與龜相的一言一談之間,李七夜宛如已經是死人一樣,根本就不足為道。
  事實上,很多人也不否認金烏王的實力。金烏王雖然是太陽王的師弟,事實上,他比太陽王更早拜入太陽宗,甚至有人說他比太陽王更早登臨大賢境界。
  在太陽宗,排資論輩,乃是以實力而論,而不是誰入門早,誰就是師兄。
  盡管金烏王因為體質問題不能修練太陽體,實力不如太陽王,但是,他登臨大賢時間更早,走到今天,他已經是普世大賢,比龜相還要強大。
  金烏王這樣的大賢要取李七夜的性命,這讓不少人為之屏住呼吸,大家都能猜測,李七夜也是擁有大賢實力,他與金烏王一比,究竟是孰強孰弱呢?
  “隻怕金烏王占有優勢。”有人看好金烏王,喃喃地說道:“畢竟太陽宗是仙體傳承,屹立千百萬年不倒,更何況,金烏王是魅靈出身,不論是體質還是命魂都占有先天優勢。”
  不少人也覺得這話有理,畢竟金烏王擁有大量的寶物,出身於名門大教,這注定讓金烏王擁有著別人所不能企及的優勢。
  “鐺鐺鐺”此時,金烏王手中垂落一條鐵鏈,鐵鏈帶著赤紅的光芒,這樣閃爍的光芒讓人心麵一寒,宛如是熾熱的光芒刺入人的骨髓一樣。
  金烏王雙手執拿著鐵鏈,冷冷地看著李七夜,冷聲地說道:“是你自己跪下來束手就擒,還是本王親自動手,穿了你的琵琶骨像拖一條死狗一樣把你拖過來。”
  李七夜隻手掌執著萬爐神,隻是撩了一下眼皮,然後懶洋洋地說道:“要麼過來受死,要麼給我滾,別打擾我。”
  金烏王被這話氣得哆嗦,不由為之大怒,他身為一代無上王者,竟然被一個人族小輩如此的斥喝,他厲叱一聲,說道:“小畜生,受死!”
  金烏王話一落下,聽到“鐺”的一聲響起,他手中的鐵鏈瞬間射刺而出,如同是毒蠍的尾巴,直刺向李七夜的肩膀,欲刺穿李七夜的琵琶骨。
  “鐺”的一聲響起,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刺穿李七夜的琵琶骨,而是金烏王的鐵鏈另一端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
  “滾過來”李七夜沉喝一聲,一卷鐵鏈,本是被握在金烏王手中的這一端鐵鏈竟然瞬間反鎖住了金烏王的手腕,“蓬”的一聲,金烏王身不由己,瞬間被李七夜拽了過來。
  “砰”的一聲撞擊,金烏王身體重重地撞擊在了孔雀樹上,撞得金烏王滿眼金星。
  “呃”金烏王還沒有從昏眩中回過神來之時,他的鐵鏈已經瞬間是繞過了孔雀樹,一下子勒住了他的脖子。
  “不”金烏王想嘶叫一聲,但是,聲音還沒有叫出來,他四肢一下子抽搐,在這石火電光之間,他被李七夜纏在孔雀樹上活生生地勒死了,他的真命想破體而出都沒有機會,被這樣封在體內,隨著肉身被硬生生的勒死。
  這一幕變化太快了,很多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金烏王就被活生生地勒死了。
  “走”看到金烏王被活生生勒死在了孔雀樹上,龜相臉色大變,沉喝一聲,帶著身後的文武大將轉身就逃。
  “呼”的一聲,鐵鏈如真龍一樣追來,龜相和他的文武大臣都還沒有來得及逃到水中,鐵鏈一下子繞纏住了他們的脖子,聽到“砰、砰、砰”的撞擊聲音響起,龜相和所有文武大臣都撞在了孔雀樹上。
  “不”龜相他們嚇得魂都飛了起來,大叫一聲,然而,他們的聲音都還沒有叫出來,都一下子被纏在孔雀樹上,被活生生地勒死了。
  一時之間,孔雀樹上掛著金烏王、龜相他們的一具具屍體,不論是金烏王還是龜相他們,都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們是死不瞑目。
  金烏王和龜相他們來此,本是為門下弟子報仇的,然而,他們沒有想到,大仇未報,反而是搭上了他們自己的性命了。
  金烏王和龜相他們實在是低估了李七夜的實力了,在他們看來,一個默默無名的人族小輩,就算他的實力再強,也就是普通大賢而己,根本就不可能比他們強大,否則的話,早就名揚天下了。
  然而,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在李七夜手中連一招都沒有接下,甚至是,他們自己連怎麼樣死的都不清楚,死得十分的冤屈。
  看著孔雀樹掛著的一具具屍體,有人不由為之毛骨悚然,心麵發毛,他們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
  

Snap Time:2018-11-16 04:56:58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