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207章 無垢水

  在神井下走了一圈的李七夜在這個時候轉過頭來,隻是冷冷地瞥了炎陽龍一眼,笑了一下,說道:“不要拿魅靈先賢來襯托自己,自己的神照窺視不出什麼玄機來,就直接說嘛。v雜誌蟲v人蠢,大家都能理解的,又沒有人嘲笑你。”
  在如此多人的麵前,被李七夜如此嘲笑,炎陽龍頓時掛不住臉了,他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師父太陽王可是威懾碧洋海。
  “不知所謂的東西,好大的口氣。”親眼見過李七夜殺了公孫倩兒,炎陽龍也知道李七夜不弱,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也不會示弱,冷笑地說道:“就憑你,也能看出什麼端倪來?那簡直就是殆笑大方!不自量力的東西。”
  “是嗎?”李七夜笑了一下,懶洋洋地說道:“看你這個樣子,就是自命不凡的人了,如果我真的是從這神井折騰出什麼來,那你是不是臉蛋沒地方可以擱。”
  “如果你能弄出神水,我二話不說,把這神井的泥巴全部啃光!”炎陽龍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哪來了脾氣,冷笑地說道。
  此時,與炎陽龍站在一起的林道童也陰陰一笑,說道:“陽龍兄,你這不是為難人家嗎?就憑一個人族小輩,也能弄出神水來,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此時,在場的多數修士是靠邊站,都不願意去惹這樣的麻煩,至於那些遮蔽真身的大人物,則是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李七夜瞥了炎陽龍一眼,露出笑容,說道:“不要忘記自己的話,記得把這的泥巴啃得一幹二淨。”
  “你”被李七夜如此羞辱,炎陽龍臉色難看到極點,雙目一厲,可怕的殺機一竄而過。
  李七夜懶得再去理他,取出一個玉杯放在身前,然後緩緩地坐了下來,然後是閉目養神。
  此時,神井旁的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看著。很多人見李七夜如此的自信滿滿,他們倒想看一看李七夜是不是真的能引出神水來。
  事實上,還有很多人心麵有著自己的小算盤,如果李七夜真的是引出了神水,他們豈不是也可以分半杯羹。
  至於炎陽龍與李七夜的賭局,他們並不是十分關係,畢竟誰都不願意去惹太陽宗這樣的存在。
  就是藤齊文和葉途也都不由屏住呼吸,他們兩個人都想看一下李七夜能創出怎麼樣的奇跡來,他們對李七夜有著信心,特別是藤齊文,他絕對相信李七夜能引出神水。
  時間緩緩過去,但是,神井仍然平靜,沒有任何變化。
  見到這樣的一幕,炎陽龍冷笑一聲,說道:“如果這樣都能引出神水,那麼殘破魅境到處都是寶藏了。嘿,少在那裝神弄鬼,如果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念在你年少無知的份上,我大人有大量,也不多與你計較,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便可……”
  “噗”的一聲水聲響起,炎陽龍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神井的泥土之下湧起了一簇小小的水柱,這水柱噴起,如同龍噴水一樣,小小的水柱落入了李七夜的玉杯之中。
  這神水落入玉杯,如同時金珠滾玉盤一樣,響起了清脆悅耳的聲音,單是聽這樣的聲音,就讓人感覺這是神物。
  眨眼之間,玉杯差一點點就滿上了,此時水柱也消失了,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玉杯中的神水此時騰起了霧氣,這霧氣如仙氣,在慢慢藤起之時,宛如一朵蓮花盛開一樣,這樣的一朵蓮花,就像是以美玉雕刻而成,十分的美麗,十分的動人心魄,讓人一見,都不由為之怦然心動。
  一時之間,四周寂靜起來,所有人都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一幕,誰都沒有想到這口遺棄的神井真的是有神水。
  “無垢水”此時,那些遮蔽真身的大人物一看到李七夜玉杯中的神水,有人大吃一驚,說道。
  李七夜看了一下他們,淡淡地說道:“該擁有的,你們也擁有了,再貪心,隻怕是賊老天都看不下去了,難道你們還想在這刨地三尺不成。”
  這個老人怔了一下,他不說話,但是,對李七夜鞠了鞠身,默默地站在了一邊。
  聽到這樣的對話,化作童子的葉途心麵頓時一震,他一下子明白這群遮蔽真身的大人物是什麼出身了。
  此時,李七夜把盛有無垢水的玉杯遞給了葉途,說道:“此水適合你,雖然不如無垢泉那樣海量,但,這好歹也是母泉。如此的一杯無垢水,對你大有益處。”
  葉途心神一震,他們無垢三宗就擁有無垢泉,但是,無垢泉隻有他們無垢三宗的幾位老祖才能見到,其他的普通弟子,根本沒資格去看。
  葉途接過玉杯,對李七夜拜了拜,感激之情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道兄”此時林道童一副低姿態的模樣,向葉途拜倒,說道:“我家主人乃是避塵洋之主,他老人家急需要一杯無垢水,不知道兄此杯無垢水賣否……”
  林道童不敢去求李七夜,他就跑去求葉途。這也不怪林道童把姿態放得如此低,因為無垢水這樣的東西對於他們避塵洋的無垢體有著極大的益處。
  林道童也把份量說得很重,以他們避塵洋之主林道長的名義向葉途買這一杯無垢水。
  “那邊涼快滾哪邊去”葉途還沒有說話,李七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說道:“跟老子我為敵,還想跟我做買賣,滾!”
  對於自己的敵人,李七夜根本不給情麵,李七夜沒動手摘下他的頭顱,那已經是夠仁慈了。
  “你”在如此多人麵前被李七夜如此的斥喝,林道童是臉色難看到極點。
  這一次他被氣得哆嗦,但是,有脾氣也發不出來,這是他自己自尋其辱,但是,對於他來說,這杯無垢水太誘惑人了,他明知道會落上自尋其辱的下場,也忍不住向葉途開口。
  李七夜不理會林道童,他看著炎陽龍,懶洋洋地說道:“現在你是不是該把這井的泥土啃幹淨呢。”
  在李七夜的逼視之下,炎陽龍不由後退了一步,他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一時之間,他是騎虎難下。
  在剛才,他把話說得太滿了,現在李七夜真的是引出了無垢水,但是,讓他當著天下人的麵啃光這神井的泥土,這是他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他真的是啃光了這的泥土,那麼,以後他不用混了,這是丟盡了他的顏臉,丟盡了他師父太陽王的顏臉,也是丟盡了他太陽宗的顏臉。
  “怎麼,敢誇下海口不敢去做嗎?”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
  “你,你,你是運氣很好,得到了無垢水,這是一個奇跡……”炎陽龍不願意去啃神井的泥巴,左右而顧他言。
  “男子漢說得到做得到,快去啃泥巴!”李七夜冷冷地看著他說道。
  此時,四周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沒有人願意去趟這樣的渾水,隻當作旁觀。
  “小子,你,你別欺人太甚!”炎陽龍臉色漲紅,好不容易才憋出這樣的一句話來,大聲地說道:“你是存心羞辱我太陽宗,存心是羞辱我師父太陽王……”
  此時,炎陽龍無計可施,隻能是給李七夜扣帽子,把事情往大扯,搬出了自己的宗門,搬出了自己的師父。
  “如果你們太陽宗盡出這樣的慫貨,連自己說的話都無法做到的懦夫,我羞辱你們太陽宗又如何?”李七夜那是巴不得把事情鬧大,從盈盈地說道:“你師父太陽王能教出這樣的懦夫,那我看,你師父也是一個慫貨。”
  李七夜這話一出,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竟然敢在天下人麵前如此地罵太陽王,這實在是太霸道了,甚至可以說,這是自尋死路。
  這一下子就讓炎陽龍解脫了,在這一刻,什麼都變得不重要,李七夜羞辱太陽宗,羞辱他師父太陽王,那就是該死!
  “小畜生,敢辱我師父,罪該萬死!”炎陽龍厲喝一聲,氣憤填膺,厲聲說道:“羞我師尊太陽王者,殺無赦!”
  “陽龍兄,這種不知死活的小畜生竟然敢辱太陽王,乃是與整個太陽宗為敵,與整個魅靈為敵,這種小畜生,應該碎屍萬段!”林道童那更是巴不得給李七夜拉下更多的敵人了。
  李七夜本來就是有心把事情鬧大,而林道童和炎陽龍這樣的小手段,那就正中他的下懷,露出了笑容,伸手一指林道童和炎陽龍,笑著說道:“這就是你們的魅靈傑出人物嗎?這樣的水平也能稱傑出角色,那麼,魅靈好意思自稱上天的寵兒嗎?這種垃圾,在我眼中連螻蟻都不如。至於什麼太陽王,什麼避塵洋,在大爺我眼中,連狗屁都不是。”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林道童和炎陽龍臉色漲紅,難看到了極點,他們是要把事情往門派因怨上扯是沒錯,但是,李七夜卻是大庭廣眾之下羞罵他們宗門,這樣的一口氣,他們又怎麼能咽得下。
  “好大的口氣,不知死活的東西”此時,一聲冷喝響起!
  

Snap Time:2018-11-20 15:37:5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