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191章 血統

  看到無垢雲,無垢宗主不由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胸膛,說道:“自家人,自家人,有話好商量,好商量。』雜誌蟲』”
  說到這,無垢宗主不由苦著臉對李七夜說道:“賢侄有無垢雲,一開始拿出來,大家不就沒事了,這樣一驚一乍的,嚇得人都魂飛起來,我這把老骨頭,有些經不起折騰呀。”
  “初來無垢宗,有點手生,勉強,勉強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無垢宗主籲了一口氣,葉途也不由為之鬆了一口氣,他們並不希望彼此就此刀兵相見。
  “我們無垢三宗也有祖訓,既然賢侄能取無垢雲,那就是自家人了,自家人也不說兩家話了。”無垢宗主鬆了一口氣,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既然無垢仙帝留下的祖訓能用得上,那最好不過。我也沒有其他的要求,就像剛才所說的那樣,我隻要入無垢泉取水。”
  “既然賢侄能摘無垢雲,那就是自家人了,這事好商量,好商量。”無垢宗主忙是說道:“此事我通報老祖,盡快得知祖鯨的行蹤,隻要得知祖鯨的行蹤之後,立即告知賢侄。”
  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也好,等你們有了消息之後,便告知我,我留在淺海灘。”說到這,他站了起來。
  “,,。”見李七夜要走,無垢宗主搓了搓手,熱情留客,笑著說道:“賢侄好不容易來無垢宗一趟,不如在無垢宗住下,覽覽無垢宗美景,這也好讓我等盡地主之誼。”
  無垢宗主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乜了無垢宗主一眼,笑著說道:“你不會是讓我選一下你們無垢宗的姑娘吧。”
  李七夜這話十分直接,如此直接的話讓無垢宗主幹笑一聲,他也不尷尬,索性笑著說道:“如果賢侄喜歡上我們無垢宗的哪個丫頭,隨時都可以帶走。”
  “女孩子又不是物品。”李七夜淡淡一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無垢宗主也隻是一笑,認真地說道:“一直以來,在天靈界,有些東西一直都沒有變過,過去是如此,未來也是如此。在種族繁衍的大勢之前,又有幾個人能逃避得了?”
  “是,何止是天靈界,有些事情,九界也未曾變過。”對於這樣事情,對於這種聯姻,李七夜也都習以為常了。
  不要說天靈界,就算是九界其他地方,這樣的事情也是常有發生。九界多少門派傳承為了牢固盟友的關係而進行聯姻的。
  而天靈界的魅靈、樹族、海妖他們反而有點不一樣,他們選擇優秀的人族血統,更大程度上是讓本族的強大血統繁衍傳承下去!
  無垢宗主也認真地說道:“賢侄乃是擁有帝子級別的血統,就算不以我們魅靈各族考慮,或者賢侄也該為自己考慮一下,賢侄如此珍貴的血統,應該繁衍傳承下去。以賢侄的血統優秀,賢侄認為世間還有比魅靈更適合的種族嗎?”
  無垢宗主這話並非是自吹自擂,九界之中,種族眾多,但是,沒有哪一個種族敢自稱比魅靈更優秀,魅靈曾被人稱之為上天的寵兒,這話並非是魅靈自吹自擂,而是得到九界諸多種族承認的。
  李七夜看了無垢宗主一眼,說道:“你們無垢宗,何止是想要傳承優秀血統,還想效法古純四脈吧,也想培養一尊最無敵的仙帝,那怕是人族仙帝。”
  “這也並非隻是我們無垢宗效法而己,在天靈界,何止是我們魅靈,就是樹族、海妖不也是如此?”無垢宗主說道。
  “傳說,那也不一定是真的。”李七夜隻是淡淡地說道。
  在魅靈之中,乃至是在整個天靈界,有著這樣的一種傳說,傳說認為,如果是人族的仙帝血統與魅靈的優秀血統結合之後,這會更加完善人族的仙帝血統,讓人族仙帝血統更加優秀,更加強大。
  同時,因為與人族仙帝血統結合,這讓魅靈的優秀血統得到更大程度的挖掘,讓血統的潛力發揮到極致。
  這個傳承是起源於宴世仙帝,宴世仙帝成了一代極為了不起的仙帝之後,大家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事實上,這個傳說在後世也得到了佐證,宴世仙帝之後,古純四脈的血統得到了極好的傳承,讓古純四脈擁有了數量龐多的優秀血統。
  這樣的結果,這直接讓後世都在猜測,都覺得人族的帝子血統對於本族的血統有著極為了不得的優化效果。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如果天靈界出現了帝子血統的人族,那麼,絕對是極為受歡迎,這絕對是種馬中的極品。
  “,,,沒有經過嚐試,又怎麼知道真假呢。”無垢宗主笑地說道。
  在心麵,無垢宗主真的是希望李七夜留下來,一個帝子血統,若是能讓他們無垢宗傳承下來,這更能築固他們無垢三宗的地位。
  “怎麼,跟黃金嶼搶女婿了?”李七夜都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我沒記錯的話,你們無垢宗從來不幹涉紅塵之事,更不與世人相爭。”
  無垢宗主坦然地笑著說道:“賢侄與葉家姑娘還沒成親,又何來與黃金嶼搶女婿呢?再說,就算是成親了,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亙古以來,多少豪傑乃是紅顏無數。”
  “好了,我明白了,無非是我要搖身一變,變成了到處播種的種馬,極品的種馬。”李七夜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對於種馬之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無垢宗主張口欲言,但是,李七夜擺手打斷了他的話,說道:“就算是再優沃的條件我都沒興趣,黃金嶼又不是沒給我開過條件。”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無垢宗主隻好輕輕地歎息一聲,最後,他還是不死心地說道:“賢侄也是自家人,無垢宗的大門隨時都為賢侄敝開著,賢侄哪一天漂泊累了,隨時都可以回無垢宗來小住。”
  “那我就謝過了。”對於無垢宗主的好意,李七夜也不絕拒,笑了一下,然後轉身就離開了。
  李七夜離開了無垢宗,又回到了淺海灘。李七夜逗留在淺海灘之後,葉途卻時刻跟隨在李七夜身邊,十分熱情地招待李七夜。
  “你作為堂主,不需要幹活嗎?”對於葉途鞍前馬後的效勞,李七夜隻是瞥了他一眼,說道。
  葉途笑著說道:“我們無垢宗一直以來都是清靜無為,平日也沒有什麼事務可做,平日都坐著打盹發呆。李公子好不容易來我們無垢宗一趟,這也好讓我盡盡地主之誼,免得說我們無垢宗慢怠客人。”
  對於葉途的話,李七夜也隻是笑了一下,他知道這是無垢宗主的意思,他也沒有趕葉途走。
  李七夜在淺海灘呆了兩日,藤齊文終於趕來了。藤齊文趕來之後,見到了李七夜,拜了拜,說道:“老祖吩咐,晚輩聽從先生的差遣,隻要先生用得上晚輩的地方,盡管吩咐。”
  “好了,沒有什麼晚輩不晚輩的,把我都叫老了。”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讓藤齊文站了起來。
  葉途也認得藤齊文,忙是上招呼,兩個不由寒暄了幾句。
  “好吧,既然你們都要跟著,那就跟我來吧。”李七夜看了一眼藤齊文與葉途一眼,轉身就走,出了淺海灘。
  葉途與藤齊文兩個人相視了一眼,也不知道李七夜要幹什麼,急忙是跟了上去。
  李七夜帶著葉途與藤齊文離開了淺海灘,在海底下一直前行,走了很遠很遠的路途。
  這是無垢宗的地盤,不管是海底世界,還是海上世界,葉途作為堂主都算是十分熟悉,他看了一下沿途的景象,不由喃喃地說道:“這往前,就是能抵達無底海溝了,難道我們要去無底海溝嗎?”
  “算是,也算不是。”在前麵帶路的李七夜自在地說道。此時他步行於海水之中,滴水不沾,他一步跨出,整個人如同滑行一樣,步伐動作十分的優雅,這才是真正的行雲流水。
  葉途一算時間,不由說道:“過些時日就是銀針魚出溝的季節了,難道公子這是為銀針魚而來?”?“銀針魚?”聽到葉途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你這也太小看我了,銀針魚也算得上是珍貴,魚王也能勉強算是極品,但,還不入我法眼。”
  “去無底海溝?”藤齊文想到了一個傳說,不由猜測地說道:“難道說,先生是為傳說中的穿海梭而來?”
  “是,也不是。”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你心思雖不如葉途活絡,但,比他更謹細。”
  “穿海梭”葉途聽到這話,不由大吃一驚,說道:“傳說這東西早就消失了,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一直以來,在天靈界不論是魅靈、樹族還是海妖,都來無底海溝尋找過,特別是我們魅靈,每一個時代都有人來尋找。”
  “有些東西,該出現的時候它自然會出現。消失,那隻不過是外人不知道它的存在而己。”李七夜平淡地說道:“就像你們的祖鯨,對於沒見過它的人來說,不也是一樣消失了。”
  聽到這樣的話,葉途也覺得是有道理。
  

Snap Time:2018-11-16 19:39:39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