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190章 無垢宗主

  無垢宗,作為無垢三宗之一,又是當世大傳承,他們十分有特色,與眾多門派十分不一樣。雜誌蟲
  無垢宗曆代散漫,無垢宗的弟子,不論是元老級別,還是普通弟子,多數是雲遊四方,閑雲野鶴,很多時候他們不介於俗世事務,也少介入修士之間的紛爭之中。
  無垢宗在很大程度上是奉行著清靜無為,閑淡處事,所以,在天靈界,很多時候是見不到無垢宗的弟子。
  對於很多傳承來說,特別是大門派,門中內弟子多數是抱成一團,活躍於修士的世界,不管是為了奪爭資源,還是征戰八方,多數門派都是一派火熱的景象。
  在這一點上,無垢宗就顯得特別不一樣了,作為仙門帝統,無垢宗的祖地門庭卻顯得清冷,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來的是無垢宗,還真讓人懷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盡管說,無垢宗諸多弟子都是閑雲野鶴,整個無垢宗上下都十分的散漫,但是,無垢宗在天靈界的地位一直未有人能撼動,也沒有人敢打無垢宗的主意。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無垢宗或者說無垢三宗,有著足夠的實力麵對任何一切風瀾,底蘊之深,讓人難於想象。
  葉途帶著李七夜來到了一座老殿之中,這老殿看起來十分的氣勢非凡,一看便知這是非凡之所。
  不過,走入老殿,就讓你發現,這已經很久沒有人打掃了,甚至有些地方的積塵多到讓人難於想象了。
  一個帝統仙門,懶到這樣的程度,這也讓人難於想象的。
  葉途帶著李七夜走入了老殿,在殿中放著一個搖椅,搖椅之上躺著一個人,事實上,如果不仔細看,還沒能發現這搖椅上躺著一個人。
  這個人躺在搖椅中,落葉已經在他身上鋪上了一層,他閉著眼睛已經熟睡過去,如果不知情的人會被嚇了一大跳,還以為他是死了。
  “宗主,這位李兄來見你。”葉途對搖椅中躺著的人鞠首,說道。
  “嘩啦”的一陣陣落葉聲響起,此時躺在搖晃中的人睜開了雙眼,從搖椅中爬了起來,這實在是讓人難於想象,他在這躺了多久才能讓落葉在身上鋪上一層。
  當落葉紛紛落下之時,躺在搖椅中的人露出了真身,這是一個老者,看起來十分清瘦,他穿著一身布衣,整個人看起來像凡世間的老叟,沒有太多與眾不同的地方,但是,偶爾間,從他一雙眼睛掠過的光芒就知道這老者是深藏不露。
  “就是帝子血統的李公子嗎?”這個老者一醒過來,立即站了起來,上下打量著李七夜。
  “回宗主,李兄正是黃金嶼的駙馬……”葉途忙是說道。
  但是,葉途的話還沒有說完,無垢宗主就打斷了他的話,意味深長地說道:“小葉呀,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人家李公子一還沒成親,二也不一定非要娶黃金嶼的小丫頭,怎麼能說是黃金嶼的駙馬呢?”?“那是,那是”葉途也是會心一笑,忙是點頭附和地說道。
  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隻是淡淡一笑,至於無垢宗主,他是忍不住圍繞著李七夜而轉,轉了一圈又一圈,似乎要仔細欣賞李七夜一樣,有著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的模樣。
  對於無垢宗主的舉止,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他是大馬金刀地在搖椅中坐了一下。
  對於李七夜如此的無禮,無垢宗主也不介意,他笑嘻嘻地說道:“賢侄大名,如雷貫耳,賢侄乃是人族俊傑,人間豪雄……”?“這話說得太假了。”對於無垢宗主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宗主這奉承的話就算了,我對於自己清楚得很。我在天靈界,那隻不過是無名小輩而己,什麼如雷貫耳,那隻不過是虛誇之詞而己。”
  無垢宗主隻是嘻嘻一笑,也不在意,說道:“賢侄是真性情,豪傑男兒。”說到這,他一豎手指,大誇李七夜,然後說道:“賢侄來我無垢宗作客,實在是使我無垢宗蓬蓽生輝。賢侄別客氣,在我無垢宗住下,就把這當作自己的家。”
  李七夜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開門見山地說道:“我時間有限,久住就免了,我要見到你們的祖鯨,我需要進去拿一點東西。”
  “祖鯨”無垢宗主怔了一下,然後幹笑一聲,搖頭說道:“賢侄,這並不是我有意為難你,既然賢侄知道我們無垢三宗的祖鯨,也應該知道,祖鯨是很難見的,事實上,我也難於見得上一二次。”
  “我知道,所以我就來問你,想知道你們的祖鯨行駛到哪去了。”李七夜點頭說道。
  無垢宗主輕輕搖頭,說道:“不怕坦白跟賢侄說,我也不知道祖鯨行駛到哪,這是一個秘密。”
  李七夜看著無垢宗主,點頭說道:“我並不懷疑你的話,無垢三宗的祖鯨,遨翔於天靈界的浩瀚大海之中,暢遊汪洋,無聲無息,除了你們的幾位騎鯨者之外,隻怕外人的確是難於知道祖鯨的行蹤。”
  “那是,那是。”無垢宗主笑著說道:“賢侄能理解,那是最好不過,最好不過。”
  “不過”李七夜看著無垢宗主,緩緩地說道:“據我所知,你們無垢宗有與祖鯨聯係的方法,我相信宗主是應該知道的。”
  “這個”無垢宗主沉吟了一下,然後看著李七夜,笑著說道:“這一點倒沒錯,如果賢侄真的有心想見祖鯨,我可以與諸位老祖商量一下,若是老祖允下,賢侄一定能見到祖鯨。,,,在見祖鯨之前,賢侄不妨住下來,我們無垢宗歡迎之至。”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想宗主你誤會了,我來此並非是隻為見一見祖鯨,我要去無垢泉取水。”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無垢宗主和葉途臉色大變,特別是無垢宗主,頓時後退了一步,神態間已露出警惕之色。
  “宗主,用不著這麼緊張,如果我想來強取豪奪的話,我就不會坐在跟你心平和氣地說話了。”無垢宗主與葉途的反應李七夜盡收眼底,他笑了一下,說道。
  “對於無垢泉的事情,我這個老頭就不是很清楚了。”無垢宗主搖了搖頭,此時無垢宗主的神態是冷漠了不少,與剛才的熱情相比起來,那是相差十萬八千。
  李七夜笑了起來,搖頭說道:“宗主,我今天來,並不是跟你說客套話,也不是跟你說些推搪的話,我隻想告訴你,我必須見到祖鯨,我必須去無垢泉取水。”
  “賢侄這是要硬來嗎?”無垢宗主頓時臉色一沉,說道:“並非是我老頭有意為難賢侄,既然賢侄知道無垢泉,那麼,賢侄更應該知道無垢泉不是誰都能去的,在我們無垢三宗除了少數老祖,其他人都不能去無垢泉!”
  “這個我知道。”李七夜說道:“無垢泉,這的確是奪天地造化的地方,當年無垢仙泉花了無數心血才把無垢泉搬來,可以說,無垢泉的起源,那就實在是太有文章了。”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無垢宗主一眼,說道:“當年無垢仙帝把無垢泉搬入了祖鯨,從此之後,此物成了你們無垢三宗的私物,外人難於一見。”
  “過去的事,老頭也不清楚。”無垢宗主淡淡地說道:“對於賢侄,老頭隻能說是很抱歉,無垢泉之事,老頭無法作主。”
  “此間之事,宗主能不能作主,我都必須見到祖鯨,都必須入無垢泉取水。”李七夜笑著說道。
  “賢侄要強來嗎?”無垢宗主目光一厲,當寒光從他雙目掠過之時,就可以知道無垢宗主是何等的強大了。
  “誰說我要強來?”李七夜笑了一下,站了起來,右手一伸。
  李七夜一伸手,這把葉途嚇了一大跳,以為李七夜要動手,而無垢宗主立即作出了防禦姿態,隨時都可以與李七夜一戰。
  然而,李七夜並沒有對無垢宗主他們出手,他隻不過是伸手從天上摘下了一片雲朵,隻見李七夜隨手一揉,雲朵就飄浮在他的麵前,李七夜坐了上去,雲朵托著李七夜的身體,緩緩上升,然後又轉了一圈,停回了原位。
  “無垢雲!”見到這樣的一幕,無垢宗主也不由驚訝和意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說道。
  葉途也是大吃一驚,他自小也聽說過無垢雲,一直以來,無垢雲就像一片雲朵掛在那,但是,從來沒聽說過有誰能摘下無垢雲,從來沒聽說過有誰能乘坐無垢雲。
  今天李七夜第一次來,就能摘下無垢雲,而且還能輕易乘坐無垢雲,這對於葉途來說,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祖先曾與無垢仙帝結過緣,留下了一些東西,今天來此,勉強摘下一片無垢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當然,李七夜所說祖先與無垢仙帝結緣,那隻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己,與無垢仙帝結緣的,正是他自己。
  

Snap Time:2018-11-13 03:58:31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