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184章 控藤者

  盡管李七夜不承認是控藤者,但是,葵花老祖依然很激動,他上前來,十分興奮地說道:“多少年了,這終於讓我們天藤城等到了,終於等來了控藤者。∥雜×誌×蟲∥今世,我們天藤城中興有望……”
  “葵花老頭,你想得太多了。”李七夜輕擺手,打斷了葵花老祖的話,興趣缺缺地說道:“什麼控藤者,什麼天藤城中興,這些玩意我沒興趣,我隻是跟你們天藤城做一個交易。”
  盡管李七夜興趣缺缺,但是,葵花老祖卻不這樣認為,他卻是興奮得不得了,有點一廂情願,他對四周的天藤城強者沉喝道:“還愣著幹什麼,快快上前來拜見控藤者大人,控藤者的意誌,就是祖藤的意誌!”
  要對於葵花老祖而言,他是想抓住這萬世難蓬的機會,這可以一尊控藤者呀,如果能讓他留下來,那麼對於他們天藤城來說,那絕對是無價之寶。
  天藤城的強者們都有些發懵,但是,仔細一想也覺得對,李七夜雖然是外人,但是,他明顯是得到了祖藤的承認,連老祖宗都承認了他的身份,這的確是意味著李七夜的意誌就是祖藤的意誌。
  諸位強者們都紛紛上前來拜李七夜,這一幕的逆轉,讓人都有些發懵,剛才他們還與李七夜殺得你死我活,現在搖身一變,李七夜就成了控藤者,代表著祖藤的意誌。
  對於天藤城的諸多強者相拜,李七夜不感興趣,擺了擺手,說道:“好了,該幹嘛就幹嘛吧,控藤者也好,祖藤意誌也罷,都給我散了。”
  “好好回去自省一番,何事可為,何事為不可為都不知道。”最後,葵花老祖也斥喝了一下天藤城的諸位強者,把他們都斥退了。
  最終,天藤城的晚輩中隻留下了天藤城主和藤齊文。
  “既然控藤者回歸天藤城,那就請控藤者大人逗留於天藤城,宗門內的很多晚輩還需要你來調教……”葵花老祖露出燦爛的笑容。
  此時,對於葵花老祖而言,對於整個天藤城而言,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把李七夜留下來,如果李七夜能留下來,他們天藤城就是撿到了絕世無雙的寶物。
  李七夜根本就沒興趣當什麼控藤者,他擺手打斷了葵花老祖,說道:“這種事情就不要跟我磨嘰了,我時間有限,我隻負責把你們的祖藤治好,拿到了天藤葫之後,一切都與我無關。”
  “呃”被李七夜一席話塞住,葵花老祖都找不到借口,他隻好幹笑了一聲,說道:“也好,也好,祖藤為重,祖藤為重,先治祖藤。”
  葵花老祖也明白心急吃不著熱豆腐,萬一把李七夜逼急了,那就麻煩了。
  葵花老祖在前麵帶路,帶著李七夜進入禁區,而天藤城主和藤齊文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急忙跟了上去。
  不管是天藤城主還是藤齊文,他們都沒有想到事情會如此的逆轉,可以說,這樣的逆轉是他們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在李七夜殺了郝玉珍那一瞬間,天藤城主和藤齊文都知道這一次交易完了,不止是這一次交易要完了,隻怕到最後,他們兩個人都自身難保。就算說他們天藤城有實力拿下李七夜,但是,最後他們也必須為這一次的災難負責。
  然而,最後李七夜反而是一下子逆轉了整個局勢,掌握了整個局勢的主動權。
  隻有到了現在,藤齊文這才真正明白,李七夜為什麼如此的自信強買強賣。在這一刻,藤齊文才真正明白李七夜的底牌是什麼,他的自信是來自於哪!
  李七夜他們走入了禁地,隻見眼前這一片山河十分的壯麗,一座座山峰聳起,直入天穹,在天穹之上,乃是藤葉婆娑,在這,給人一種精靈國度的感覺。
  看著山峰高聳,樹木參天,河水奔流,又有會想到這竟然是在一株巨藤之上,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是一片荒莽山野。
  行走在這樣的一片禁地之中,讓人能感受到這地下封禁著強大無比的殺伐,這樣的禁製如果沒有得到天藤城的允許強行闖進來的話,隻怕走不出十步,就會被這可怕的禁製所絞殺。
  同時,在這一片禁地之中,讓人感受到了化不開的天地精氣,當然,在這除了化不開的天地精氣之外,這還彌漫著濃鬱無比的生命力量,這是祖藤的生命力量。
  因為這是天藤城最重要的地方,這鎖住了浩瀚無比的天地精氣和祖藤的生命力量。
  這樣的一個地方,絕對是修士心目中的修練聖地,當然,在天藤城不是誰都有資格來這樣的一個地方修練的。
  最終,葵花老祖帶著李七夜登上了這禁地中的一座最高峰,在這最高峰上,有一條藤枝從天空上垂落下來,這一條藤枝很粗大,有石柱粗大,這樣的藤枝宛如溫玉一樣,散發出淡淡的光澤,它就像是從天上垂下來的玉筋一樣。
  看到這樣的一條藤枝,會讓人想到一種傳說。傳說,當修士坐化成仙的時候會鼻垂玉筋,羽化登天。
  眼前這樣的一條看起來如玉筋盤的藤枝,就能讓人想象天藤祖坐化的情景。
  “樹祖坐化返祖,重歸大地,景象讓人不敢相信。”李七夜看著眼前這一條藤枝,說道:“樹祖會化之時,天地異變,諸象紛逞,其中就有樹祖坐化之時鼻垂玉筋。”
  李七夜這樣一說,藤齊文和天藤城主都不由一怔,他們以前都不知道有這樣的說法,今天李七夜一說,他們才明白會有這樣的事情。
  “控藤者大人見識之廣,讓人驚歎,樹祖坐化之時,的確是有這樣的景象。”葵花老祖也不由讚歎地說道。
  李七夜隻是乜了他一眼,說道:“別急著讚我,我的話很難聽。樹祖坐化,鼻垂玉筋,乃是兩條,現在隻剩下一條,正確說,現在一條都沒有,這都是廢在了你們這些不孝子孫手中。”
  這樣的話讓葵花老祖幹笑一聲,至於天藤城主和藤齊文隻有沉默,不敢說話,在他們天藤城中誰人敢斥喝他們的老祖宗,就是連半絲的不敬都不敢。
  此時,他們的老祖宗被李七夜如此一斥喝,也宛如是晚輩一樣。
  “當年,這兩條玉筋,另一條結了天藤葫,後來不死仙帝崩滅,師兄他們想再讓祖藤結一條,所以偷天逆命……”說到這,葵花老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當年他們天藤城偷雞不成,反蝕了一把米,損失極為慘重。
  “世間哪有兩全其美之事,隻能說你們一群老骨頭太貪心了,想再結一隻天藤葫,這是想榨幹祖藤嗎?”李七夜冷笑一聲。
  葵花老祖幹笑了一下,搓了搓手,說道:“所以,當年師兄他們就想是借天命精華來反饋祖藤,若是能得到天命精華,這將會讓祖藤重煥青春……”
  “隻能說,你們膽子太大,又貪婪,又瘋狂。”李七夜冷笑一聲,說道:“你們樹族的樹祖重歸大地,紮根不死,這都已經違逆蒼天了,現在在還想去偷天命精華,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葵花老祖也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無奈地說道:“當時並不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當明白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另一條玉筋被毀,天譴降下了厄難。”
  “貪婪也就罷了,不自量力到這地步,不劈你們還能劈誰?你們有仙帝親自出手也就罷了,說不定還能被你們折騰成功,就依靠你們幾個老骨頭?嘿,賊老天沒把你們天藤城劈得灰飛煙滅,已經是很幸運了。”李七夜冷冷地說道。
  葵花老祖輕輕地歎息一聲,當年他們明白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當年他們不止是毀掉了另外一條玉筋,同時也讓天譴留下了厄難,而且,他們有幾個師兄弟慘死在這一場災難之中。
  至於在場的天藤城主和藤齊文,他們兩個人隻能是靜靜聽著的份,就算是天藤城主知道這件事情,但是,當年所發生的細節他是一無所知。
  看著垂落的玉筋,李七夜吩咐身邊的天藤城主說道:“你上去,把它砸了。”
  “把玉筋砸了?”聽到這樣的話,天藤城主頓時雙腿都發軟,他都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這玉筋對於他們天藤城有著非同小可的意義,砸了玉筋,這就是等於砸了自己家的寶物。
  “砸了?”就是葵花老祖都傻了眼,看著李七夜,不可思議地說道:“現在隻剩下唯一的一條玉筋了,若是砸了……”
  “砸了你就明白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天藤城主都不由看著葵花老祖,這樣的事情他都不敢去做,這是砸了自己家的寶物呀。
  葵花老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吩咐地說道:“砸吧,大人既然這樣說,那一定就不會錯的了。”
  天藤城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飛到天空上,取出了一隻巨錘。在這個時候,他的雙手都不由顫抖,這樣一砸下去,他就是親手毀了天藤城最珍貴的寶物,說不定他會成為天藤城的罪人。
  

Snap Time:2018-11-18 03:28:22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