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178章 商議

  對於天藤城主的提議,天藤城另一脈郝氏就是執反對意見了,甚至可以說,強烈的反對,絕對不讚成。々雜じ誌じ蟲々
  郝氏是天藤城強大的一脈,他們擁有古老而強大的血統,特別是郝氏現在的傳承弟子郝玉珍更是擁有古皇血統,可以說,不論是出身還是血統,都是十分的高貴。
  郝氏反對天藤城主的提議原因很簡單,因為郝玉珍與藤齊文是城主之位爭奪的對手,雙方可以說是旗鼓相當。
  而天藤城主與藤齊文是天藤城的另外一脈,作為同門弟子,雙方雖然不至於為了爭奪而生死仇殺,但是,彼此的竟爭一直沒有少過。
  特別是藤齊文與郝玉珍之間,競爭更加為之強烈,郝玉珍擁有古皇血統,道行很強,而藤齊文擁有木瞳,道行與郝玉珍是不相上下,彼此都最有潛力成為下一代天藤城主。
  對於這樣的事情,郝氏一脈當然是不讚同了,如果說,一旦李七夜治好了祖藤,這就意味著藤齊文立了大功。
  “一個來曆不明的江湖騙子而已,他所說之言,何足為信。”郝氏老祖一口咬定李七夜是為騙天藤葫而來,說道:“如果說,祖藤的厄難有他所說的那麼嚴重,我們早就覺察到了。連老祖宗都沒有覺察,這就說明厄難依然被封禁,姓李的也隻不過是危言聳聽而己。”
  對於郝氏老祖所說的話,一些老祖就算不是出身於郝氏一脈,也不由點頭讚同,畢竟,他們的祖藤沒有任何不祥的征兆。
  如果說,他們祖藤要崩滅的話,他們天藤城早就有感應才對,祖藤也是有征兆才對,但是,現在看來,沒有絲毫的征兆,這就意味著他們祖藤沒有任何問題,更何況,他們的封禁沒有任何損壞之處,厄難依然被封。
  “我並不如此覺得。”天藤城主力排眾議,說道:“如果說李先生隻是招搖撞騙的騙子,他自問一下,騙了我們天藤城,天靈界有他立足的地方嗎?如果他自信到足夠強大力抗我們天藤城,那麼,他需要坑騙我們天藤城嗎?”
  說到這,天藤城主看著諸位老祖,說道:“更何況,李先生所知,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他所知,都是外人所不能知道的秘密,這等事情,並非是一個小混混或一個江湖騙子所能達到的高底。”
  “有些事,隻要有心,就能得知,誰又敢說沒有人泄露秘密。”郝氏老祖冷冷地說道。
  天藤城主不理會郝氏老祖,看著諸位老祖說道:“我們退一步說,李先生是危言聳聽,但是,我們祖藤的確是受厄難困擾著。為了這件事,我們尋找了一個又一個時代,都沒有找到能鏟除厄難治療祖藤的藥師。現在李先生能治好我們祖藤,這對於我們天藤城來說,這是萬世難蓬的機會。”
  “若是他吹牛皮,隻不過是想騙天藤葫呢?”郝氏老祖冷冷地說道。
  天藤城主看了郝氏老祖一眼,淡淡地說道:“諸位老祖皆在,諸位老祖的認為一個晚輩能瞞天過海瞞得過諸位老祖嗎?如果說,李先生治得好祖藤,那麼我們天藤城終於解決了萬世大患,若是李先生治不好,我們天藤城又有什麼損失呢?如果我們試一下的勇氣都沒有,那就永遠別想治好祖藤了。”
  天藤城主的話讓不少老祖相視了一眼,天藤城主的話也的確是在理,有那麼多老祖在,一個晚輩能瞞天過海不成?
  “的確是可以讓這位李先生一試。”最終,有一位古老的老祖開口說道:“他能治得好,那就再好不過了,但是,他要價太高了,你也應該知道,天藤葫是不可以交易的。”
  “就是。”郝氏老祖立即附和地說道:“沒有了天藤葫,你可知道對於我們天藤城來說意味著什麼嗎?在我們天藤城,有多少位古祖需要依靠天藤葫來續壽!”
  對於這個話題,在場的老祖都不由沉默了一下,他們天藤城有幾位極為強大逆天的老祖都麵要依靠天藤葫來續壽,否則的話,他們早就不在人世間了。
  如果說,沒有了天藤葫,那麼在未來對於他們天藤城損失就是十分巨大。
  天藤城主沉默了一下,事實上,在召開會議之前,他也是仔細考慮過這個問題,他心麵也有了決定。
  天藤城主站起來,看著諸位老祖,沉聲地說道:“老祖也在場,晚輩說一句不敬的話。雖然說,天藤葫對於我們天藤城來說極為重要,但是,對於我們天藤城來說,還有什麼比祖藤更重要呢……”
  “……沒有了祖藤,就沒有了天藤城,當祖藤崩滅那一天,我們天藤城剩下什麼?也就是海麵上的那幾座島嶼而己!這一點底蘊,我們天藤城就從此再無緣問鼎天靈界風雲!沒有了祖藤,我們天藤城的子孫最終也隻能是背井離鄉!試問一下老祖,天藤葫重要,還是祖藤重要!”說到這,天藤城主極為莊重。
  天藤城主的話,讓不少老祖為之沉默起來,對於他們天藤城來說,當然是祖藤重要了,但是,人不為己,天誅天滅,特別是對於那些即將垂死的老祖來說,沒有了天藤葫,就會麵臨著死亡!更何況,在他們看來,治療祖藤的厄難,依然有回旋的餘地,因為他們有著足夠的時間!
  “崩滅?這件事情離我們還很遙遠。”郝氏老祖冷冷地說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一個能治療厄難的藥師,不一定說我們需要依靠這個姓李的小輩!”
  天藤城主緩緩地說道:“或者崩滅離我們很遙遠,或者,我們有著足夠的時間去尋找一個適合的藥師,但是,一個個時代過去了,好像我們都沒有找到適合的藥師!”
  一時之間,老祖們都沉默起來,事實上,他們也進退兩難,如果說李七夜真的能治好他們祖藤的厄難,這就意味著他們是需要付出代價!這樣的代價不見得是人人都需要付出的。
  “此事,我與幾位古祖商議商議。”最終古老的老祖對這一場會議作了決定。
  天藤城主與在場的老祖們也隻能是一致同意,隻有幾位古祖商議決定之後,才能作出最終的結論了。
  不管天藤城是不是請李七夜治療他們的祖藤,但是,在招待上是沒有絲毫的慢怠,依然是待之如貴賓。
  李七夜站在巨葉之上,看著茫茫的大海,目光落在了遙遠的天際。
  事實上,李七夜並不怎麼多去關心天藤城老祖們的決定,對於李七夜而言,不管天藤城的老祖們是怎麼樣決定了,結果依然是一樣的,他必須拿到天藤葫。
  至於天藤城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這都並不重要,都左右不了天藤葫落入李七夜手中的結局。
  就在李七夜看著茫茫大海之時,一陣香風飄來,一個女子飄然而來,站在了李七夜的身邊。
  這個女子長得十分漂亮,整個人飄來了一股青翠氣息,她就像是綠葉之上的一顆明珠。
  “你就是藤師兄請回來的藥師李七夜吧。”這個女子看了李七夜一眼,緩緩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看這個女子,隻是淡淡一笑,說道:“沒錯,正是我。”
  “我是天藤城的弟子,受師兄之托,請先生速速離去。”這個女子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離去?為何要離去?”
  “先生或者不知,情況對先生不妙。”這個女子說道:“老祖認為先生欲騙天藤葫,所以欲把先生收監……”
  這個女子話還沒有說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笑得特別的響亮,似乎是聽到了什麼特別好笑的話。
  “不知先生為何而發笑?”一見李七夜大笑,這位女子不明地說道。
  李七夜上下打量了眼前這位女子一眼,笑了一下,悠閑地說道:“身上流淌著古皇血統,在天藤城,擁有如此古老的樹族血統的人,那也隻有郝氏!”
  “在天藤城,有兩個大姓,一個姓郝,一個姓藤,千百萬年以來,天藤城的城主,雖然偶爾有他姓出任,多數時候都是郝氏或藤氏子弟出任。”李七夜笑了一下。
  然後李七夜隻是乜了眼前女子一眼,說道:“藤齊文擁有木瞳,有著足夠的資格出任城主,而你擁有了古皇血統,這的確勉強與藤齊文一爭,不過,機會不大,木瞳到了巔峰,一眼能判生死!”
  李七夜這話一出,這位女子頓時臉色大變,不由後退了一步,像見鬼一樣看著李七夜。她做夢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根本就不起眼的人,竟然一口道破。
  “一個小小的晚輩而己,也敢在我麵前賣弄詭計,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李七夜懶洋洋地冷笑了一下,說道:“你無非是想把我嚇走,然後好說是我畏罪潛逃,給藤齊文抹上黑點,打擊藤齊文。這點小把戲,沒資格入我法眼。”
  一時之間,這個女子臉色是一陣白一陣青,她沒有想到自己的把戲一下子就被揭穿了,李七夜的話,簡直就是羞辱了她!
  

Snap Time:2018-11-18 01:28:55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