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1177章 祖藤的厄難

  李七夜看著天藤城主,冷笑了一聲,笑著說道:“說真的,如果說,有一天你們祖藤能活過來,那真的是恨不得一腳把你們踩成肉醬。雜♀誌♀蟲看看你們這群子孫,貪婪到什麼程度。在當年,你們為了再結一顆天藤葫,就想奪天命精華,沒想到,卻招來了天譴,給你們祖藤留下了永不可磨滅的厄難。”
  “你,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天藤城主本是神態尷尬,但是,聽到這話,頓時臉色大變。
  這是一個秘密,就算他們天藤城中的老祖知道的人都少之又少,除了曆代城主之外,也就隻有那麼幾位老祖知道此事。
  就是藤齊文都不由呆了一下,因為這件事情他也一樣不知道,他作為傳人,隻知道他們祖藤有厄難,需要找一位了不起的藥師,但是,他卻從來沒聽說,他們祖藤的厄難是由他們老祖們弄成的。
  “這算得了什麼秘密,就算你們天藤城刻意隱瞞,也隱瞞不了我。”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當年不死仙帝崩滅之時,天命歸虛。你們的老祖就不由起了貪念,想弄到天命精華,希望借此能給祖藤再結一顆天藤葫,好讓他們一群老不死能更長久地續壽。可惜,你們是偷雞不成,反蝕了一把米,招來了天譴。若不是當年祖藤還年輕,還強大無比,隻怕你們天藤城早就灰飛煙滅了!”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天藤城主一時之間沉默起來。
  藤齊文都不由為之震驚,他都沒有想到,他們天藤城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秘密,他都有些不敢相信,看著天藤城主,不由說道:“師父,這是真的嗎?”
  天藤城主不由沉默起來,好一會兒之後,他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既然先生都知道這件事了,那也沒什麼好瞞你,是的,的確是如此。”
  藤齊文都不由呆了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祖藤的厄難,竟然是他們天藤城老祖引來的,他以前還以為是蒼天對他們祖藤懲罰。
  “這事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隻有幾個老祖親自經曆過。”天藤城主隻好無奈地對藤齊文說道:“你也有資格成為城主,這事也不怕告訴你。當年不死仙帝崩滅的時候,天命歸虛,聖祖他們有了個大膽無比的想法,想讓祖藤再結一顆天藤葫,沒有想到卻沒成功,招來了天。”
  對於這樣的事情,藤齊文實在是震驚,這麵包含著太多的信息了。
  “仙帝崩滅呀,多少無價的東西讓人垂涎三尺。”提到這件事,李七夜淡淡一笑,也不免有所感慨。
  不死仙帝,他號稱不死,事實上他的確是不死,但是,不會死的他,最終卻死了,而且也是所有仙帝之中唯一被世人知道下場的仙帝。
  傳說,不死仙帝一生不死,他曾經被人殺死了一次又一次,是真正的殺死,而不是那種假死,但是,詭異的事,不死仙帝被殺死了一次又一次,他最後依然能從泥土爬出來,不管他怎麼樣殺死,最後,他都能成功複活。
  最終,不死仙帝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之後,他終於成為了仙帝。但是,走到最後,誰都想不到的是,不死仙帝最終卻崩滅了!這樣的事情,變得不可思議,變得撲溯迷離。
  千百萬年以來,大家都一直想知道這麵的謎團。為什麼不死仙帝會不死,為什麼不死仙帝會崩滅,但是,千百萬年以來,這些謎團都沒有答案。
  大家唯一能從不死身帝身上知道的是,不死仙帝唯一被世人所知道下場的仙帝。
  藤齊文站在那,一時之間都有些反應不過來,這麵太多的東西他不知道的。
  “其他的太多,我懶得跟你們一一去說。”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看了天藤城主一眼,說道:“我來到這,那就告訴你一個消息,你們的祖藤,已經是時日不多了。”
  天藤城主聽到這話,不由為之一震,一下子站來起來,說道:“先生,這話可否是真的?”
  “你也可以認為是危言聳聽。”李七夜說道:“當然,你可以不放在心上,認為我隻不過是嚇嚇你們,我隻能說,我是如實告訴你們,機會,我已經給了你們天藤城,至於能不能把握這個機會,就看你們天藤城自己了。”
  天藤城主不由呆了呆,在心麵,他都不是十分相信李七夜的話,他不由說道:“那請問先生,我們祖藤還能撐多久?”
  “如果我真的出自於私心,我可以嚇嚇你們,說十年了,又或者是快要崩滅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但,我也沒必要去嚇你們,我隻能說,你們祖藤最多也隻能比孔雀樹活久一些而己。”
  “這,這,這,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天藤城主不相信李七夜的話,說道。
  事實上,藤齊文都不相信,說道:“先生,這不可能吧,我們祖藤旺盛無比,可承托星辰,可以載日月,如果說,我們祖藤不行了,我們天藤城早就能發現了。”
  藤齊文他們不相信李七夜的話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對於他們天藤城來說,他們祖藤正處於中年,強盛無比,能活很漫長很漫長的歲月,怎麼可能說崩就崩呢。
  “這跟壽元無關。”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跟厄難有關,就算它現在再壯盛,時間久了,也承受不起厄難。”
  “先生,我們天藤城老祖已封禁了厄難,若是厄難能破封禁,我們天藤城第一時間會知道。先生此言,隻怕有些難於讓人信服。“天藤城主不由說道。
  李七夜撩眼皮看了一眼天藤城主,淡淡地說道:“信也好,不信也罷,這是你們的事情。對於這件事情,你們可以考慮考慮,不過,我可是提醒你們,我時間有限。”
  話說到此,天藤城主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他站起身來向李七夜屈身拜了拜,說道:“既然是如此,在下與諸位老祖商量商量。”說完之後,轉身就走。
  藤齊文落後自己師父一步,當天藤城主走了之後,藤齊文不由猶豫了一下,看著李七夜,真誠地說道:“先生,這是真的嗎?”
  李七夜看了藤齊文一眼,笑了一下,說道:“你可以認為我騙你,不過,機會在你們自己手中。你真的覺得如果我需要天藤葫的話,用得著如此大費周章嗎?我隻不過是給你一個機會,給你們天藤城一個機會而己。”
  “好好用這個想一想。”說到這,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我既然能為孔雀樹續壽,還有什麼東西我弄不到的,真以為我求著你們天藤城要天藤葫嗎?”
  藤齊文不由沉默起來,如果李七夜是為了騙他們的天藤葫的話,這並不是明智之舉,畢竟,想騙他們天藤城沒有那麼容易的事情,更何況,得罪了他們天藤城,隻怕天靈界沒有他立足之地,而且,真正強大的人,也不可能來招搖撞騙。
  “你也可以認為我是危言聳聽,這就看你們自己的選擇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藤齊文猶豫了一下,說道:“就算我相信先生,但是,諸位老祖也不會相信先生的。”
  “這就是你們的事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你作為傳人,或者能去爭取一下。天藤城是存,還是亡,或者是看你,或者是看你們天藤城的那群老骨頭。”
  “我努力吧。”藤齊文無奈地說道:“成與不成,學生也沒把握。”事實上,走到現在,藤齊文更相信李七夜多一些,他覺得,真的是如此,李七夜沒有必要來欺騙他們天藤城。再說,真的是治好了他們祖藤,這比一顆天藤葫更珍貴。
  最後,藤齊文向李七夜拜了拜,就離開了。
  天藤城主回去之後,立即見了幾位老祖,聽到這樣的說法,天藤城老祖立即去查看了一番他們的封禁,但是,他們的封禁依然是絲毫不損。
  盡管如此,為了謹慎起見,天藤城主還是召開了會議,請出了一些老祖出席。
  事實上,對於李七夜的說法,天藤城的不少老祖不以為然,更認為是李七夜危言聳聽,想騙他們的天藤葫。
  不過,天藤城主還是鄭重地召開了這一場會議,天藤城主是親自接過李七夜的,雖然他對李七夜有所疑惑,但是,從與李七夜交談之中,他覺得李七夜欺騙他們的可能性並不是很高,畢竟,在天藤城地盤上欺騙他們,那就休想活著離開了。
  能從他們天藤城活著離開的人,那都是絕世高人,這種絕世高人更不屑去做這種坑蒙拐騙之事。
  當召開會議之後,不少老祖對於李七夜的說法都不以為然,就算李七夜不是坑騙他們,也是誇大其詞。
  在會議上,特別是郝氏一脈,對於天藤城主的提議強烈反對。
  天藤城主提議是否請李七夜出手治療祖藤,對於他來說,不管祖藤能活多久,但,它的確是厄難纏身,他們一直都想鏟除厄難。
  

Snap Time:2018-11-21 14:46:3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