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172章 藤齊文

  最後,李七夜看了一下掛在孔雀樹主根上的參祖它們,然後對孔琴如說道:“走吧,我們還有好多事情要做。&雜誌蟲&”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回到了錦秀穀的落腳點,李七夜列出了一個長長的清單,遞給孔琴如,說道:“你去把這些東西都給我弄來,盡量要快。”
  孔琴如仔細一看這清單,清單上的東西包羅萬相,有靈藥丹草,有奇珍異物,有普通的材料,也有帶有劇毒的毒物……
  孔琴如收起了清單,對李七夜抱了抱拳,說道:“李公子放心,我親自回錦秀穀一趟。我不在此,李公子若是需要什麼,盡管吩咐門下弟子,他們一定會幫李公子弄到。”
  李七夜所需要的東西太多了,也實在是太珍貴了,所以孔琴如必須親自回去一趟。
  孔琴如離開了之後,李七夜也是忙碌起來,他實在是有著太多的事情要做了,他不止是需要花費很多精力去把孔雀樹的根參砍掉,他還要為孔雀峰,乃至是整個孔雀地布下一個大局。
  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給孔雀樹續壽,那是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這個代價,不是隻需要靈藥寶物那麼簡單,這個代價,可以說是孔琴如付不起的。
  孔雀樹乃是孔雀樹祖坐化而成,要為孔雀樹續壽,這跟為仙帝續壽的難度差不了多少,如果不用大量的太一生水,那是十分的不容易,十分的艱難。
  為孔雀樹續壽,用普通的手段,這麵的代價是無法想象的,它需要海量的生命力來續壽,所以,李七夜他必須布下一個大局,必須為最後一刻作準備。
  李七夜砍了孔雀樹的大量根參,在海中布下了大局,在孔雀地銘刻下了大勢。與此同時,李七夜所需要的資源材料,錦秀穀也是源源不斷地送過來。
  為了給孔雀樹續壽,孔琴如可以說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花費了無數的心血。為孔雀樹續壽,需要如此龐大的物資,其中有著很多是昂貴的靈藥丹草、奇寶聖物。
  如此海量的物資,就算孔琴如作為錦秀穀的穀主,也一個人說了不算。為了給李七夜籌集足夠的物資,孔琴如可以說是花費了無數的心血,說服了錦秀穀的諸位老祖,爭取到了錦秀穀的諸位老祖支持。
  錦秀穀的物資源源不斷地送過來,這讓李七夜的計劃執行起來就更加順心如意了。
  這一天,李七夜在孔雀峰上用萬爐神來給孔雀樹打通閉塞的道紋。在這,李七夜一手掌禦著萬爐神,一手禦著爐火,爐火如流水一樣傾瀉入了孔雀樹的樹幹之中。
  爐火看起來似流水,事實上是十分的強勁,它有著摧枯拉朽之勢,它衝入了孔雀樹的樹幹之中,衝擊著那無數已經閉塞的道紋。
  孔雀樹已經步入了暮年,即將垂死,所以,孔雀樹關閉了大量的道紋通道,借此能捱過更多的歲月。
  但是,現在李七夜想給它續壽,那就必須打通所有閉塞的通道,否則,到時候血氣不通,精華不暢,想續壽,那就是一句空話。
  在李七夜給孔集樹打通閉塞的道紋之時,此時又有人來孔雀峰拜祭孔雀樹了,來的人正是李七夜上次所遇到的天藤城傳人之藤齊文。
  藤齊文身後依然跟著三位老者,當他登上山峰的時候,一看到李七夜竟然用火去燒孔雀樹,大吃一驚,頓時大喝道:“住手,你要幹什麼?”
  藤齊文出身於樹族,作為樹族的弟子,在心麵對於孔雀樹祖這樣亙古偉大的存在心麵十分的敬佩。
  現在他看到有人竟然用火來燒孔雀樹,他不由大吃一驚,下意識就不由大喝,欲製止李七夜。
  當藤齊文衝了過來之後,看到李七夜的爐火滔滔不絕地灌入了孔雀樹的樹幹之中,他不止是大吃一驚,甚至可以說是呆住了。
  就是跟隨著藤齊文的三位老者看到這樣的事情也不由大吃一驚。
  他們都是出身於樹族,而且,他們天藤城就是樹祖傳承,他們對於祖樹這樣的存在有著更多的了解,現在看到這樣的一幕,當然是為之吃驚了。
  “你,你,你這是幹什麼?”藤齊文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剛才他突然大叫喝止李七夜,那隻是出自於本能的反應。
  事實上,出身於天藤城的他,也知道一般的人不可能傷害到祖樹這樣的存在。
  祖樹,指的就是樹祖坐化的花草樹木,就如孔雀樹,樹族都把這樣的花草樹木稱之為祖樹。
  看著藤齊文,李七夜不由神秘地一笑,然後高深莫測地說道:“給孔雀樹續壽。”
  “給孔雀樹續壽?”藤齊文都不由與身邊的三位老者相視了一眼,這樣的話聽起來,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這樣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但是,在這個時候藤齊文也好,他身邊的三位老者也罷,都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如果別人說這樣的話,他們會覺得好笑,這隻是一個笑話。但是,眼前這一切都不是一個笑話。
  這除了李七夜不像是說笑話之外,更重要的是因為李七夜竟然能侵入孔雀樹,這可以說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雖然說,當樹祖化作為祖樹之後,就沒有了靈智,它就像是其他的樹木一樣。但是,又與其他的樹木不一樣,祖樹是極為強大的,如果說,別人想傷害它,或者是入侵它,那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仙帝親自出手,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現在李七夜竟然能把爐火滔滔不絕地灌入孔雀樹的樹幹之中,這不管是孔雀樹的默許,還是李七夜有著特別的手段,這都是一件逆天的事情,這絕對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情。
  藤齊文和身邊的三位老者一時之間都不由看著李七夜滔滔不絕地把爐火灌入孔雀樹的樹幹之中。
  過了甚久之後,李七夜收回了爐火,收起了萬爐神,花費了如此長的時間,他終於把閉塞的道紋打通了。
  臨離開的時候,李七夜看了藤齊文一眼,笑著說道:“續壽,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說完就飄然而去。
  藤齊文與三位老者一時之間是傻傻地站在那,一時之間是回不過神來。
  當李七夜離開了好久之後,藤齊文他們終於回過神來,藤齊文不由問身邊的老者,說道:“三叔,你覺得這可能嗎?”
  藤齊文身邊的老者不由沉默了一下,最終說道:“為祖樹續壽,這事,還真的沒怎麼聽說過。祖樹,這可是無法推測的存在呀,給祖樹續壽,它的難度隻怕是不亞於給仙帝續壽吧。”
  “如果說是可能的話,唯有一種可能,藥帝!世間如果誰能給祖樹續壽,那麼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藥帝了。”另一個老者不由沉吟地說道。
  此時,藤齊文不由伸手去摸了摸剛才李七夜用爐火灌入樹幹的地方,但是,沒有絲毫燃燒的痕跡,這看起來好像是孔雀樹自己打開一個缺口讓李七夜把爐火灌進去一樣。
  “為祖樹續壽。”一時之間,藤齊文都不由想得發呆。
  過了好一會兒,藤齊文回過神來,對身邊的老者說道:“三叔,你給諸位長老通告一聲,我暫且不回去了。”
  藤齊文身邊的老者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大吃一驚,說道:“這可使不得呀,這一次諸老都出關,就是為了對你的考核!如果你錯過了這一次考核,隻怕城主之位就要拱手讓給別人了。”
  藤齊文是天藤城的傳人,那隻是傳人之一,在天藤城傳人之中,他還有另外一個強勁的竟爭對手,這個竟爭對手,不論是出身,還是實力,都不亞於他,正是因為如此,天藤城一直未能把城主繼承人確定下來。
  藤齊文此次遊曆天下,拜祭天下祖樹,就是要悟道參行,以提升自己,借此能通過天藤城諸位老祖的考核。
  現在藤齊文竟然說不回去,這又怎麼不把藤齊文身邊的人嚇得一大跳呢。
  “是呀,此次考核事關重大,若是連這一次考核都缺席的話,隻怕你成為城主的希望是一下子變得渺茫了。”另一個老者也不由擔憂,勸說道。
  藤齊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認真地說道:“這事我也知道輕重,但是,我還是留下來。三叔,你們放心吧,孰輕孰重,我是有分寸的。”
  藤齊文身邊的三位老者都不由相視了一眼,藤齊文作出如此的決定,他們也無可奈何。
  這些日子下來,孔琴如也從錦秀穀趕回來了,李七夜所需要的一切物資,都全部送到。
  有了足夠的物資之後,李七夜開始對整個大局的布局進行了收尾,他對整個孔雀地動了手腳,在大地之下,孔雀地四周的大海之中,他釘上了一個個的陣腳,釘下了大勢的勢眼。
  當最後收尾都做完了之後,李七夜也鬆了一口氣,他從山峰上下來之後,就隨意地進入了附近的一個小鎮中的一家客棧之中。
  在客棧中,李七夜隨意點了一些菜色,坐在窗邊,慢慢地斟酌著,似乎是在等著某人到來一樣。
  

Snap Time:2018-11-18 13:44:36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