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167章 人族過客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那就去孔雀地吧,孔雀地就是第一站吧。♀雜$誌$蟲♀”
  孔琴如不再說什麼,她拉著韁繩,在前麵帶路,這樣的一切動作,是那麼的自然,沒有半點突兀。
  事實上,在這一刻,她都怔了一下,她都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她可是錦秀穀的穀主呀,在整個天靈界,她都是屬於有份量級別的人物,今天竟然給人牽馬,這樣的事情說出去,那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小女人,上來吧,別在那磨蹭。”李七夜老神在在地坐在海馬之上,拍了拍海馬,閑定自在地說道。
  孔琴如不由看了李七夜一眼,她也不顯得小氣,縱身而起,坐在了李七夜身後,落落大方。
  李七夜枕在了她的身上,頭枕著她的酥胸,沉陷於溝壑之中,閉上雙眼,緩緩地說道:“走吧。”
  孔琴如頓時被氣得吐血,她還以為李七夜是憐香惜玉,怕她一路長途跋涉步行,然而,他隻不過是把她當作是枕頭而己!
  此時,孔琴如有著把這個男人一腳踢下馬的衝動,但是,片該之後,她是氣也消了,她完全拿這個男人沒折了。
  說來也奇怪,換作是其他的男人,孔琴如一定會把他踹到天邊去,這完全是想占她的便宜,是輕薄她。
  然而,眼前的男人不管是怎麼樣看起來,都是那樣的自然隨心,對於這個男人來說,這根本就不是什麼事兒,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一切都是那麼的隨意,沒有半絲猥褻的意思,完全讓人感覺不到下流好色的韻味。
  好像,對於這個男人來說,頭枕美人,那隻不過是正常的事情而己,不論是神女還是仙女,這對於他來說,那都是平常之事而己。
  最終,孔琴如隻能是無奈苦笑一下,催著海馬前行。
  胯下海馬,乃是海馬中的極品,速度之快,難於挑剔,特別是海水中,那更是讓人無法追上,來如閃電,去如閃電。
  “剛才你為何說,天靈界並不是人族所居之地?”任由海馬奔馳,孔琴如看了一下枕著自己胸脯而悠然自在的李七夜一眼,心有疑問地說道。
  “本就不是適居之地。”李七夜說道:“雖然說,現在九界封塞,就算是九界未封閉,人族也少定居於此,千百萬年以來,人族來來往往,天靈界也曾出過不少威名赫赫的無敵之輩,但是,多數都不在天靈界建立傳承,寧願遠走他界。”
  “說真的,說到這一點,我倒是佩服你們錦秀穀始祖的勇氣和決心,選擇了在天靈界建立傳承,這的確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說到這,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看了孔琴如一眼。
  “為什麼不適居呢?”孔琴如不由問道。以她自己感覺而言,天靈界沒有什麼問題,至少她看來是很適居。
  “原因很多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比如說,人族天生是喜居於陸地,特別是廣袤厚重的大地,天靈界到處都是海洋,人族天性不喜;又比如說了,人族在天靈界積弱,遠不如魅靈、樹族、海妖。”
  “這都不是根本的原因,是吧。”孔琴如也能從其中聽出一些端倪來,說道:“如果仙帝真的要在天靈界建傳承,可以挪拿天地,不一定說要居於大海。”
  “你不笨。”李七夜枕著那柔軟豐腴的酥胸,閉著雙眼,緩緩地說道:“沒錯,這都不是根本原因。重點是,天靈界不是我們人族的世界,來來往往,最終都是要離開的,這不是我們的根。”
  “具體因為什麼?”孔琴如不由虛心請教,她作為錦秀穀的穀主,但是,今天跟眼前這個男人一比,她感覺自己學識是那麼的淺薄。
  “這個世界的根!”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追溯起來,要追溯的東西太久遠了,久遠到讓人說不清楚。”
  “就說一個淺顯的東西吧。”李七夜悠閑地說道:“為什麼隻有天靈界才有樹族和海妖呢?為什麼樹族和海妖不會離開天靈界呢,就算他們走出了天靈界,最終都會回天靈界歸根落葉……”
  “……就好像是樹祖一樣,強大到他們那樣的境界,可以比肩仙帝,但是,最終,他們還是回歸天靈界,他們還是紮根於這片大地之上,化作撐天巨樹,庇護後人,這是為什麼呢?”
  李七夜的話,引得了孔琴如深思,在此之前,這樣的事情對於天靈界的人來說,似乎是平常之事,就好像是常識一樣,沒有什麼好深思的,但是,在這一刻,這讓人覺得這麵實在是太耐人尋味了。
  “這世界,終於不是我們的世界,這是樹族世界,這是海妖的世界。”李七夜緩緩地說道:“在這個世界,我們人族,隻不過是過客而己,多數的人都會離去,隻有少數的人才會留下來。”
  “那魅靈呢,魅靈在這片天地也是屹立不倒。”孔琴如說道。
  在天靈界,魅靈的實力甚至可以說比海妖、樹祖要強大,他們紮根於這天地間,一點都不受影響,一點都不積弱。
  “魅靈?”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魅靈,他們注定是上天的寵兒,有些東西,我們人族是不能與魅靈相比的,至少對於大眾來說是如此。而且,魅靈在這個世界的底蘊,也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不明白。”孔琴如不由說道:“雖然我未離開過天靈界,但是,有記載說,人族可以在無數地方繁衍,可以在任何地方紮根。”
  “這話說得沒錯。”李七夜笑了起來,不由說道:“如果說,魅靈是上天的寵兒,那麼,人族就是上天心中的刺,人族走到哪,都能釘下來,都能紮根,你可以把人族形容成蝗蟲。而且,人族的繁衍能力,是所有種族都無法相比的。”
  說到這,李七夜撩眼皮看了她一眼,說道:“這並不是說人族不能在天靈界紮根,就像我上麵所說的那樣,沒有大陸,數量稀少,這都不是問題,如果人族要紮根,隻怕沒有地方不能紮根的。”
  “說來說去,終究還是一句話。”說到這,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這終究不是人族的世界,人族在這,隻是過客。如果去過其他八界的人,就算不是強大無比的人,在人的本能上,他們最終都會離開天靈界,紮根於他界……”
  “……到了最後,一些沒有能力離開或者舍不得離開的人族,隻能紮根在這天靈界。也有決心留下來的人,要在這紮根,要在這壯大,就像你們錦秀穀。”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至於強大如仙帝,有些事情,他們也看透了,不願意在這紮根。”
  “為什麼?”孔琴如在這麵聽出了一些端倪,不由說道:“天靈界究竟是藏著什麼秘密呢?這背後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李七夜張看眼睛,看著孔琴如,過了好一會兒,緩緩地說道:“有些事情,不是你所能理解的,也不是你有能力去理解的,知道得越多,有時候並不是一件好事,知道得少,反而是一種幸福。就像你現在這樣,感覺天靈界很宜居,這是多麼好的事情,這也是一種幸福。”
  “雖然我是不知道,但是,這也不妨礙我求知之心。”孔琴如看著李七夜,真誠地說道:“你可以給我指點迷津。”
  李七夜不由抬起頭來,認真的看著眼前這張美麗的臉龐,然後笑了一下,又枕了回去,枕著她那軟柔豐腴的胸脯,聞著幽幽的清香,說道:“知道了又怎麼樣,你能去改變嗎?這是一個世界,連仙帝都改變不了的東西,何況是你。如果你想改變,很簡單,把錦秀穀搬出天靈界,這就是改變。”
  “那其他的人族呢?”對於李七夜的話,孔琴如不由說道。
  “看天。”李七夜閉著眼睛自在地說道:“隻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有人族,不要說你隻是一個修士,就算你是造物主,你也無法管得過所有事來,人族散布九天十地,你能一一管得過來嗎?”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如果你真的為人族著想,那麼就搬出天靈界。你可以想象,你們錦秀穀傳出了多少的血統,在天靈界遺留下了多少人族?又有多少人因為你們錦秀穀留在了天靈界?”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孔琴如不由沉默起來,心麵沉甸甸的。錦秀穀是人族在天靈界最強大的傳承,她成為穀主之後,就一直肩負重任,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她都認為在某種程度上,錦秀穀要肩負起人族大任。
  “世間,沒有救世主,就算是有救世主,能救得了世界,也救不了每一個人。”李七夜枕著她的酥胸,緩緩地說道:“如果你想有所作為,想作出什麼改變,不要把目光放在那細小的局麵上,而是放在大局之上。”
  “我會記住的。”孔琴如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鄭重地點了點頭。李七夜的話更是讓她的決心更加堅定,她需要作出改變。
  李七夜枕著柔軟,閉著眼睛,隻是笑了一下,該說的,他也說了,至於未來命運如何,這隻能是看她自己的造化。
  

Snap Time:2018-11-16 21:44:50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