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159章 黃金嶼島主

  黃金嶼島主對於李七夜也是特別的重視,在第二天,就專程前來見李七夜。雜÷誌÷蟲
  黃金嶼島主親自來見李七夜,這也足夠說明黃金嶼對於李七夜這位新姑爺的重視,畢竟,黃金嶼這樣的大傳承,擁有著足夠重量的地位。
  黃金嶼擁出過兩位樹祖,在某一種意義來說,黃金嶼就是等同於一門雙帝。但是,樹族與其他種族不一樣,他們的樹祖是歸於大地,歸返本源,化作巨樹庇護子孫後代,這就意味著,像黃金嶼這樣的傳承,在底蘊上比一門雙帝的底蘊還要更強大,更可怕。
  現在黃金嶼島主親自來見李七夜,這足夠說明黃金嶼對於李七夜這位新姑爺有著足夠的重視,也是給了李七夜這位新姑爺足夠的麵子。
  “,,,賢侄入我黃金嶼,這實在是與小女是天合之作。”與李七夜相見之後,黃金嶼島主笑地說道:“聽門下弟子說,賢侄此次乃是偶入甄選的。如此說來,賢侄與小女的婚姻乃是蒼天之意,這更是佳緣天成,這將會成為天靈界的一段佳話。”
  看著黃金嶼島主,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島主這樣一說,我覺得是怪怪的,我就好像是被圈養在黃金嶼的一頭汗血寶馬,隨時都拿來交配,用來繁衍後代。”
  黃金嶼島主笑了起來,說道:“能作為種馬,那也是一種資本,這並不是說,誰都能作為種馬的,有很多人想成為種馬,還沒那個資格呢。再退一步說了,成為我們黃金嶼的種馬,也不算是一件丟人的事情,其他不敢說,富貴必是少不了賢侄。”
  黃金嶼島主這話可以說是說得很坦白,也是很坦誠,事實上,他也沒有必要去忽悠或欺騙李七夜,畢竟,以他們黃金嶼的實力與地位也完全沒有必要或者是不屑去忽悠李七夜。
  “那我應該感謝島主坦然相告。”李七夜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
  黃金嶼島主看著眼前的李七夜,看著眼前不出眾的平凡青年,如果不是通過他們黃金嶼的陣台測試,他都難於相信,眼前看起來不凡的青年竟然擁有帝子級別的血統。
  不過,當與李七夜相交談的時候,黃金嶼島主也的確相信眼前的平凡青年擁有著足夠強大的血統。對於黃金嶼島主來說,眼前的年輕人雖然是看來平凡,但是,從談吐就知道這個年輕人一點都不平凡。
  換作其他人,能成為黃金嶼的新姑爺,不是興奮得躍雀,就是開始飄飄然,又或者是忌憚於他的身份,在他麵前是唯唯諾諾。
  然而,眼前這位看起來平凡的青年,卻是風輕雲淡,一切都是閑定自在,不管是他要成為黃金嶼的姑爺,還是麵對他這位島主,他都是淡定自在,一切都是那麼的閑靜。
  似乎,不管是新姑爺的身份,還是他這位島主,都不足讓他起波瀾,都不足讓他在意,這樣的人是經曆了多少的風浪,擁有多麼堅定的道心。
  “我相信,賢侄與小女一起生活,未來必能成為一雙讓天下人都為之羨慕的道侶。”黃金嶼島主含笑地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島主就是如此的自信?坦白地說,島主一定認為我與貴千金是天合之作了?天靈界的一些約定習俗我也是知道的。一般來說,多少大傳承門派如果出現了強大的血統,那麼,該門派很早就物色種馬了。”
  “我所知道的,天靈界強大的傳承,很多種馬,是很小便培養起來,這除了能讓兩個人感情融洽之外,也是能為自己的宗門培養出一個忠誠強大的弟子。”李七夜看著黃金嶼島主,笑著說道:“但是,黃金嶼卻從外麵來擇選,這還真有意思。”
  “任何事都會改變,時代也是在變,習俗也會隨之改變。”黃金嶼島主笑著說道。
  李七夜看著黃金嶼島主,說道:“在天靈界來說,挑種馬也好,選鼎爐也罷,以人族而言,我所知道,最好的選擇是錦秀穀。錦秀穀是擁有人族最優秀的血統,你們黃金嶼應該與錦秀穀有合作才對。”
  黃金嶼島主笑了笑,說道:“世間之大,不一定說是錦秀穀的血統是最好的,賢侄就是一個例子,以賢侄的血統,完全可以超越錦秀穀的所有血統。以賢侄的血統,在當世,不論是走到哪,天靈界也好,九界也罷,這都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錦秀穀,這是天靈界最大的人族傳承,錦秀穀的實力強大與否不好說,但是,錦秀穀最出色的有兩種東西,一,出俊男美女;二,有著絕無倫比的人脈關係。
  如果說,在天靈穀,有哪一個門派哪一個傳承與天靈界的任何一個種族任何一個門派都有關係的話,那麼,這個門派絕對是非錦秀穀莫屬。
  如果說,天靈界哪一個地方出美女俊男最多,那麼,這也是非錦秀穀莫屬。
  說委婉一點,錦秀穀是出俊男美女的地方,說直白一點,錦秀穀是出種馬爐鼎的地方。
  錦秀穀擁有著世間最優秀最全麵的血統,適合任何種族,任何傳承。
  在天靈界,有著這樣的一句玩笑話,如果說,在錦秀穀你都找不到適合你的老公或者老婆,那麼,在九界之中,你就已經很難找到老公或老婆了,你這是注定著要單身到老了。
  這一句話雖然是開玩笑,這也說明了錦秀穀的血統是何等的優秀與齊全。
  正是因為如此,天靈界的眾多傳承的傳人或千金,很多是迎娶了錦秀穀的女子或者是錦秀穀的男子入贅!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聯姻關係,錦秀穀與天靈界的眾多種族傳承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讓錦秀穀擁有了絕無倫比的人脈!
  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隻是笑了起來,說道:“高帽子就不要給我戴了,萬一你給我戴了高帽子,這讓我一飄飄然,說不定就一口答應了你。”
  “此話也不算是恭維,以賢侄的俊才,的確是夠資格承受這樣的溢美之詞。”黃金嶼島主笑著說道。
  李七夜看著黃金嶼島主,露出笑容,悠閑地說道:“島主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黃金嶼島主也隻是笑了一下,說道:“賢侄是多慮了,錦秀穀是一個十分優秀的傳承,不論是什麼時代,都讓人佩服。”
  “我明白了。”李七夜看著黃金嶼島主,露出了笑容,緩緩地說道:“你女兒的血統是絕無倫比,這血統麵絕對有著了不得的東西,所以,你們不願意與錦繡穀聯姻。畢竟,如此的血統,你們不願意與錦秀穀太多的瓜葛,更不願意與錦秀穀分享這樣的血統!”
  “而且,你們連我這樣的帝子級別血統都能收納,這就意味著,你們對自己的血統也有著足夠的信心。或者,我的血統甚至能助你女兒一臂之力。說不定這讓能你們黃金嶼在未來擁有了個逆天無敵的子孫。”李七夜盯著黃金嶼島主緩緩地說道。
  黃金嶼島主隻是一笑,說道:“賢侄多慮了,有些事情,隻不過是作一個改變而己。這隻是一個小小的變動,並不是意味著這麵有什麼秘密。”
  “也罷,島主不說,我也不勉強。”李七夜隻是笑了笑,說道:“至於聯姻的事情,說真的,我的確是興趣缺缺。這樣的事情,並不是你們黃金嶼想跟我聯姻,我就會樂意做你們種馬的。”
  黃金嶼島主看著李七夜一會兒,說道:“這樣的事情,我們黃金嶼也並不強迫賢侄,但是,賢侄應該明白,強強聯合,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如果賢侄願意留下來,好處不用我多說。至於其他的需求,我們可以詳細地談一談。”
  黃金嶼島主這樣說,這也的確是拿出足夠的誠意,同時,這也說明他對李七夜的血統足夠的看重。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先不說我同不同意吧,你不覺得這種選婿太突兀了嗎?你覺得貴千金會同意嗎?突然冒出一個莫明其妙的老公,我相信,任何一個女孩子都會拒絕反對的。島主也是有見識的人,種馬聯姻這樣的事情,想讓血統繁衍,想讓血統更加強大,兩個人情投意合,那是最好的催化。沒有什麼事情,比一個’情’字更有魅力了,它就像是毒藥,更是仙藥!”
  種馬也好,爐鼎也罷,好的血統,不管是對於男女來說,都是珍貴。不論是男女雙方,隻要有一方有損失,這就是整個宗門的損失。
  想讓一個血統繁衍,強大有力地傳承,最好是男女雙方是情投意合。
  正是因為如此,這種事情,往往男女相方是自互相識,或者,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培養起來,當長大了,都已經有著足夠的感情基礎。
  對於很多有實力的傳承來說,一般情況下不會突兀地甄選種馬或爐鼎,多數是從小開始培養。
  而這一次黃金嶼作出了對外界甄選,這就意味著這麵有著不為外人所知的玄機。
  

Snap Time:2018-11-17 11:03:01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