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136章 橫推萬敵

  天地寂靜,看著這樣的一幕,眾人久久無法回過神來,甚至可以說,很多人是嘴巴張得大大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雜√誌√蟲
  “霸氣”看著眼前這一幕,久久回過神來之後,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事實上,對於很多人來說,除了“霸氣”這個詞之外,他們都找不到其他的詞來形容了。
  或者說,可以用“無敵”、“強橫”等等這樣的詞語來形容,但是,最適當的還是用“霸氣”來形容。
  直接是永久放逐了飛仙教的時光通道,如此霸氣的事情,除了仙帝之外,隻怕萬古以來,再也沒有其他人做過這樣的事情了。
  “當世,隻需第一凶人足矣,餘子碌碌,不足為道。”就算有一尊趕來遠觀的神皇看到這樣的話,都不由說出了這樣的一句感歎。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世間沒有人能再與第一凶人爭天命了,不論是橫推當世,還是淩駕九天,又或者是掌執萬道,第一凶人李七夜創下的戰績,當世年輕一輩已經無人能及了,隻怕萬古以來,年輕一輩也是無人能及。
  “他,他,他真的是明仁仙帝的後人嗎?”想到剛才飛仙教神皇的話,有人不由喃喃地懷疑地說道,感覺這種可能的確是十分有可能!
  事實上,對於這樣的一個問題,就算是洗顏古派的老一輩都不由麵麵相覷,他們都知道,明仁仙帝的後代是蘇雍皇,蘇雍皇也認祖歸宗了。
  但是,在今天這一刻,連他們都不由不得懷疑,李七夜是不是他們祖師明仁仙帝的後代?
  這並不是說蘇雍皇不夠資格成為明仁仙帝的後代,恰恰相反,蘇雍皇絕對是夠資格稱為明仁仙帝的後代,不管是她修練了太陽體,還是她的天賦,又或者說她掌管洗顏古派的能力。
  可以說,在洗顏古派的曆代掌門之中,隻怕蘇雍皇的能力能入前五,同時,她作為明仁仙帝的後代,這一點是從來沒有人懷疑的。
  但是,李七夜實在是太逆天了,他的表現不得不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明仁仙帝的後代,在此之前,有仙帝托夢,現在又能穿上了明仁戰鎧。
  如果李七夜現在跳出來說,他說他是帝子,他是明仁仙帝封印於世間的兒子,那麼,隻怕沒有任何人會懷疑。
  “轟”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巨響,天搖地晃,炸開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大中域,乃至是整個人皇界。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步憐香掌禦銀河,攻破了青玄古國最深處的帝陣,撕裂了大地,神光萬丈,所有人都看到步憐香把青玄古國的秘庫從地下最深處拖了出來,極為震撼人心。
  一時之間,青玄古國哀嚎的聲音響徹了天地,整個青玄古國籠罩在了絕望之中,整個青玄古國,到處都能聽到悲呼哭泣之聲。
  步憐香斬殺了青玄古國的守護神獸,隨手斬殺了青玄古國的幾位老祖,奪了青玄古國的秘庫之後,她並沒有趕盡殺絕,一步踏碎時空,瞬間回到了李七夜的身邊。
  “青玄古國完了,從此,世間再也沒有青玄古國。”看到這樣的一幕,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雖然說步憐香並沒有趕盡殺絕,但是,她撕裂了青玄古國的祖地,這就意味著青玄古國想重建祖地,那是比登天還難,更何況,步憐香奪走了青玄古國的秘庫,這將意味著青玄古國丟失了他們的所有寶藏和秘笈,未來,青玄古國就算不被他人瓜分,隻怕他們的帝術也會隨之失傳。
  “世間,隻怕再無青玄古國。”有大教教主都不由敬畏地看了站在李七夜身邊的步憐香一眼。
  一門雙帝的傳承,說滅就滅,輕而易舉,這樣的實力,就算不能橫擊仙帝,那麼也差不遠了,麵對這樣的存在,誰人敢去與之為敵?
  “轟轟轟”此時,天穹也是搖晃不止,在踏空山中,響起了一陣陣的狂吼之聲,響起了一陣陣的慘叫之聲,曾經是高高在上的踏空山,今天是搖晃起來,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墜落。
  此時,牧少帝他們三個人長驅而入,殺得踏空山天崩地裂。踏空山的確是強大,踏空山也的確還有好幾尊戰將坐鎮。
  但是,這些戰將跟第一戰將蕭青天相比起來,那實在是相差得太遠了,完全沒得可比。
  這些戰將,或者能攔得住其他人,但是,想攔得住牧少帝,那就難了,牧少帝可是曾與踏空仙帝爭天命的不世天才。
  在今天,就算他不如第一戰將蕭青天,但是,也不是其他戰將所能相比的。
  “牧少帝,果然是名不虛傳,難怪當年他能與踏空仙帝爭天命。”看到牧少帝是無人能擋,不管是誰,都為之佩服。
  “該結束了,你還是未能走出最後一步,爭天命贏不了踏空,也是情理之中!”此時,天宇之中響起了一聲長嘯,響起了南帝的聲音。
  這一刻,強大的修士都以天眼望向天宇,看著南帝與第一戰將蕭青天之間的一戰。
  第一戰將蕭青天的確是很強大,甚至可以說,仙帝之下,他是難有人能敵,可惜,他卻是偏偏遇上了萬古以來都難得一遇的不世天才南帝!
  盡管是如此,蕭青天在南帝的手中也是撐了很久,盡管他是被南帝逼得節節後退,但是,在攻守之間,他都依然是留有餘地,他的每一招一式,都可以稱得上完美。
  如此的成就,那怕是不敵南帝,也沒有任何人會嘲笑他,也沒有任何人會有絲毫的看輕他,達到他今天這樣的地步,不知道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境界,就算是眾多神皇或帝儲最終都走不到這一步。
  “轟”的一聲,在這一刻,天宇顫了一下,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在天地之間,在眾生靈眼中,隻有一件東西方天畫戟。
  此時此刻,方天畫戟沉浮於天地之間,亙橫於九界之中,方天畫戟豎立在天宇中,整個人皇界都被鎮壓了。
  此時,方天畫戟散發出了黃金光芒,神聖無敵,九界唯一,此時,在方天畫戟之前,就算是仙帝真器也變得黯然失色。
  這並非是說方天畫戟比仙帝真器還要強大,而是因為仙帝真器在仙帝的手中才能爆發真正的無敵。
  方天畫戟乃是南帝的本命真器,此時,在他手中爆發了無敵之式,除非是仙帝,否則,不管是誰拿仙帝真器來,都鎮壓不下方天畫戟。
  眼前的一幕也是印證了另外一句話,沒有最強的兵器,隻有最適合的兵器,沒有最強的兵器,隻有最強的主人!
  “一戟橫九界”看到這樣的一幕,看到方天畫戟亙橫在天地之間,此時此刻,有人再一次想起了那個傳說,此時,看著眼前這樣的畫麵,那個傳說是十分傳神地呈現在大家的眼前!
  “砰”的一聲,此時,一戟劈下,沒有複雜繁蕪的變化,方天畫戟劈下,九界都變得渺小,在這一戟之下,你無可遁逃,就算是九界再大,也無你立足之地,就算是你躲到了世間最神秘最隱秘的地方,都一樣逃不過這一戟。
  在這一戟之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應戰,要麼就是擋下這一戟,要麼就是死在這一戟之下,除了這個選擇之外,你再也其他的選擇。
  此時,第一戰將蕭青天也沒得選擇,就算他是有得選擇,他也不會選擇逃走,他絕對不是逃亡的人,對於他這樣高傲的人來說,那怕是戰死,他都不會選擇退縮,更別說是逃命了!
  “開”第一戰將蕭青天長嘯一聲,“轟”的一聲,壽血染紅了他的長刀,在最後一刻,他選擇了祭刀,以自己一生中所有的力量承托在了這一刀之上。
  聽到“嗡”的一聲,第一戰將蕭青天整個人開始焚化,眨眼之間,第一戰將蕭青天消失了,天地間唯留下了一把長刀。
  “錚”刀吟萬界,瞬間,九界的一切都化作無數的長刀,整個人皇界都在無數的長刀籠罩之下,這一刻,除了刀還是刀。
  “鐺”的一聲,億萬長刀同時斬落,所有的長刀都融化為了一斬,這是億萬刀的唯一之斬,一刀之下,天宇初斬開,一顆顆的星辰在這長刀之下就像是豆腐一樣,輕而易舉地被切成了兩半。
  “轟”的一聲巨響,整個人皇界都搖晃起來,強大無比的聲浪衝擊著天宇,撕裂了星空,在這樣的雙雙一擊之下,成千上萬的星河瞬間毀滅,化作了飛灰。
  在硬撼一擊之處,一切都灰飛煙數不清,時光、空間、力量全部被都打回了原點,一切都重歸混沌,這片領域成了原點,除混沌,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咚”的一聲,最後,大家隻能看到一幕,南帝被震得後退了一步,而第一戰將蕭青天的長刀斷成了兩截,沉浮在天宇之中。
  至於第一戰將蕭青天,那已經是不複存在了。
  高潮還未結束,還有更高潮要到來,有月票的同學請投給《帝霸》,謝謝。
  

Snap Time:2018-11-15 20:26:39  ExecTime: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