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118章 老無寺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小泥秋不由幹笑起來,他挺了挺胸膛,一副威風八麵的模樣,說道:“大爺,小的從來沒有怕過事,遇神殺神,遇魔屠魔。雜誌蟲,,,不過嘛,九天十地,論威風,誰人能比得過大爺你,小的在這等著,就是要親眼看到大爺把那群老和尚打得滿地找牙,不然的話,小的早就放一把火把他們的破廟燒個精光……”
  小泥秋說得威風八麵,好像是真的有那麼一回事一樣,這讓陳寶嬌她們都不由抿嘴而笑,她們知道這家夥在吹牛皮。
  “好了,少在這吹牛皮。”李七夜一巴掌抽了過去,笑罵道:“如果你真心有那麼強大,我現在就命令你去把那隻破壺給搶過來。”
  李七夜這樣的話,那可是把小泥秋嚇了一大跳,打了個哆嗦,立即縮了縮脖子,幹笑地說道:“,,,大爺,我是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你老人家別當真,別當真。小的隻不過是一個跑腿的,說本事沒本事,沒能耐沒能耐,哪有本事搶到那隻破壺。”
  “這樣天大的事情,那還必須大爺你親自出馬,九界之中,萬域之內,除了大爺你,再也沒有人能把那隻破壺搶到手了,就算是仙帝也不行。”此時,小泥秋是狂拍李七夜的馬屁。
  小泥秋雖然是狂拍馬屁,但是,這話說得也是有一定道理,麵的那件東西如果是那麼容易被搶走的話,早就有仙帝動手了。
  “好了,廢話少說,你乖乖給我呆著,別給我折騰出什麼亂子來。”李七夜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小泥秋臉皮厚到極點,他嘻嘻一笑,一點都不覺得臉紅。當然,你讓他在山下罵罵街,小泥秋還是十分賣力的,甚至可以說是義不容辭,不過,如果說讓他殺入老無寺,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小泥秋曾經在老無寺中吃過虧,如果不是李七夜相救,他早就是陷在了麵了,他知道老無寺的可怕,所以,他到了這之後,雖然一直在外麵罵街,但是,他不敢冒失地踏入老無寺。
  “廟的老和尚都給我聽好了,我們的大爺,九天十地的主宰,萬古時代的掌執人,今天他老人家大駕光臨,給你們破廟三分情麵,你們還不快快出來迎接我們的大爺……”此時,小泥秋狐假虎威,站在山腳下,把胸膛挺得老高老高,對著老無寺大聲叫道,態度十分的囂張,趾高氣揚,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小人得道。
  “少在這說兩句,沒人當你是啞巴。”李七夜一巴掌抽了過去,笑罵地說道。
  小泥秋幹笑起來,說道:“小的這是給大爺你壯壯威風,讓廟的那群老和尚知道你老人家親自駕臨。”
  李七夜搖了搖頭,笑罵地說道:“你也太小看他們了,他們就算不出寺廟,也知道是誰來了,在這,乃至是在葬佛高原,又有多少事能逃得過他們的佛眼。”
  李七夜這話讓小泥秋無從反駁,他也隻好乖乖地閉嘴,當年他曾被困在那,當然知道老無寺的和尚可怕,事實上,老無寺的和尚比以前更加可怕。
  “你們都留在這,不可踏上山峰半步,否則,這會給你們自己帶來災難。你們一旦是被老無寺的佛法所渡化的話,到時候隻怕我也無法分心救你們。”李七夜看著山頂上的老無寺,神態凝重,鄭重地對李霜顏她們吩咐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的話,李霜顏她們不由為之一怔,白劍真她們曾經親眼見過靈山的渡化,知道渡化力量的可怕。老無寺所居住的和尚都是曆代退休的佛主,可想而知老無寺的渡化力量是多麼的可怕了,隻怕是比靈山的渡化力量強百倍。
  “我陪你上去,我為你開道!”見李七夜要啟程登上山峰,步憐香忙是說道。
  在她們之中,也唯有步憐香最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她們之中要數步憐香最強大,就算是神皇也要對她忌憚幾分。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不,這不是武力所能解決的事情,在這,用武力解決,這並非是明智地做法。”
  說到這,李七夜認真地看著步憐香,說道:“如果這其中能用武力解決,也不需要等到今天,隻怕也輪不到我。武力能解決的話,當年的飛揚仙帝他們早就用武力解決了。”
  “我們麵對的,不是敵人,而是自己。”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我們要麵對的,是自己的欲望,自己的貪念。”
  說到這,李七夜緩緩地說道:“這樣的事情,還必須要讓我自己去麵對,這樣的事情,並不是能借外力的。”
  步憐香看著李七夜,最後點了點頭,說道:“小心,若是情況不對,立即撤退。”
  李七夜笑了一下,緩緩地往山上而去。見李七夜踏上山峰,小泥秋都不由大叫一聲說道:“公子,小心點,千萬別中了那隻破壺的道。”
  雖然小泥秋平時愛吹牛皮,說話有些不靠譜,一旦麵對大事的時候,他比誰都要靠譜,而且,他也知道李七夜將要麵對什麼,所以,他也不由為李七夜擔憂起來。
  李七夜沒有回頭,也沒有說其他的話,緩緩地走上山峰,對於他而言,無需回首,無需再說什麼,一切都等他凱旋歸來。
  當看著李七夜踏入老無寺之後,小泥秋對李霜顏她們說道:“我們再後退一些,用不了多久,要爆發了。”
  李霜顏她們也都跟隨著小泥秋後退,退到離山峰足夠安全的距離之後,這才停了下來。
  此時,不管是李霜顏她們,還是步憐香,她們都不由擔心地看著老無寺。小泥秋也是不由擔心,時不時地在那來回走動。
  小泥秋來這,他的目的與李七夜不一樣,李七夜是衝著《空書》而來,而小泥秋更多是衝著泄憤而來。
  因為當年他的老主人是因為老無寺才慘死的,所以,他跑來這罵街,更多的是泄憤。雖然他也明白自己這樣罵街根本對老無寺無法造成任何影響,他這樣做,隻不過是心麵好受一些而己。
  李七夜踏入了老無寺,老無寺沒有金璧輝煌,沒有雕龍畫鳳,整個老無寺可以用陳舊兩個字來形容。
  當李七夜踏入了老無寺之後,有一個和尚合什,為李七夜引路。這個和尚乃是白眉慈目,看起來是普通的老和尚,但是,又有誰會想象得到,這樣的一個和尚曾經是佛國的一代佛主,佛法無雙。
  老和尚沒有問李七夜任何話,或者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沒有什麼能逃得過老無寺和尚的佛眼,老和尚就算不問,他們也知道李七夜是從何而來,也知道李七夜是為何而來。
  走入了老無寺,站在大殿之中的時候,李七夜靜靜地站在那,看著眼前的大殿。
  眼前的大殿,似乎沒有其他的東西,連一尊佛像都沒有,李七夜就是那樣地靜靜站著,似乎這有什麼很好看的東西一樣,吸引著他的目光。
  李七夜站在那甚久,而老和尚也是合什站在一旁,沒有打擾李七夜,也沒有多出一聲。
  “帝釋何時才以真身現世呢?”看了很久之後,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看著老和尚,緩緩地說道。
  “阿彌陀佛”老和尚合什,沒有驚人的佛息,也沒有渡化,很平凡,很普通,他合什緩緩地說道:“佛陀自有臨世之日。”
  不管是李七夜,還是老和尚,他們不需要佛息,也不需要渡化,他們都是那樣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因為達到了他們這樣的境界,以他們的佛法而言,誰都渡化不了誰,若是欲強行渡化,那隻不過是自討沒趣,枉費功夫而己。
  看著前麵空蕩蕩的大殿,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臨世之日?帝釋臨世之日,隻怕也是大災難之時吧。”
  “善哉,善哉。”老和尚合什,說延:“破而後立,無破,何來後立。新的時代,新的大世,需要新的秩序,需要新的主宰。”
  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說道:“我也希望有那麼一天,我也並非是悲觀之人,不過,我並不看好你們。”
  “阿彌陀佛。”老和尚宣了一聲佛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李七夜轉身而行,走入了老無寺的內堂,老和尚繼續在前麵引路,把李七夜引入了老無寺的最麵。
  在李七夜走入老無寺之時,途中遇到一些和尚,這些和尚看起來都是平平凡凡,而且看起來都是年紀很大。
  但是,又有誰能想象,這些看起來平平凡凡的和尚,竟然曾經是佛國之主呢,他們佛法無邊,甚至能渡化神皇。
  今天,這些曾經是可怕無比的存在,卻心甘情願地留在這,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和尚,這麵所藏的奧秘,不是外人所能想象的,也不是外人所能知道的。
  當然,能來到這的人,能被迎入老無寺的人,沒有一個是凡俗之輩,一般的人,那怕是一般的神皇,都不會被輕易地迎接進來。
  

Snap Time:2018-11-13 04:26:34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