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113章 愛與恨

  好不容易,失神的人回過神來,不由喃喃地說道:“難道說,這個中洲公主就是李七夜的師父或者護道人?”
  對於這樣的說法,很多人也覺得有道理,有人不由點頭說道:“或者也隻有這樣逆天的人才能培養出第一凶人這樣逆天無敵的存在。雜☆誌☆蟲”
  一時之間,很多人紛紛討論起來,多數人都不由在討論著中洲公主的事情。
  “他依然是沒有出全力。”在天際間,沉默很久的戰師不由輕輕地歎息了一聲,喃喃地說道。
  在剛才,李七夜被斬道仙鍘鎮殺得奄奄一息,所有人都認為李七夜不敵神祖他們,但是,與李七夜交過手的戰師他們才真正明白,就算是在剛才垂死之時,李七夜都依然沒有用全力。
  戰師和林天帝他們明白,在最後一刻,李七夜依然是保留了實力。
  “究竟是怎麼樣的敵人才能讓他全力以赴。”林天帝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他笑得有些苦澀,那怕他有著非凡的來曆,但是,依然無法看透李七夜,在他看來,李七夜就像是深淵一樣,深不可測,不論是誰,都無法看透他。
  沒有人知道李七夜這座深淵有多深,沒有人知道李七夜這座深淵有多危險。
  “或者,眾神隕落,都難於填滿這樣的一座深淵。”最後,林天帝隻能如此感慨地說道。
  “我輩,終不是他的敵手。”戰師也隻能如此輕輕地歎息一聲。
  對於這樣的話,林天帝也是為之承認,隻好說道:“我輩隻怕無人能越超他了,不管未來是取得怎麼樣的成就,他永遠都成為傳奇,他的成就,永遠都無人能超越。”
  戰師都不知道再說什麼好,與李七夜一戰,見識了李七夜的實力,見識了李七夜的無上大道,這讓他無力,甚至可以說,讓他絕望。
  戰師他道心堅如磐石,難於撼動,像他這樣的人,不會輕易妄自菲薄,但是,跟李七夜一戰,他感覺自己的傲氣,自尊,那都是碎得一地都上。
  就算他想越超李七夜,那都無從下手,都無從去超越,這感覺就像是一株小草之於一座神山一樣,兩個人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隻能說,這是命!”那怕戰師再驕傲,他都不得不認命了,他都不得不認輸了,他喃喃地說道:“我們輸了,永遠無法贏回來。”
  “輸給了第一凶人,這也不算是什麼丟人的事情。”林天帝隻好苦笑著說道:“不管是怎麼樣的天才,遇到了第一凶人,隻怕也是以失敗而告終。逆天也好,妖孽也罷,這些東西在第一凶人麵前,這不值得一提。”
  “也隻能這樣說了。”戰師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們也隻能是這樣安慰自己。
  不管是林天帝還是戰師,他們都不是自我麻痹的人,他們也不是那種自我安慰的人,但是,麵對第一凶人,他們的確是無能為力,隻能說是這樣自我安慰了。
  “戰兄,青山長在,綠水長流,今日小弟就此別過。”最終,林天帝也要告辭了。
  戰師向林天帝抱拳,也感慨地說道:“能與林兄結識,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希望我們有緣再聚。”
  “希望吧。”林天帝不由有些悵然,抱拳說道:“此次回去,隻怕師門是不會輕易放我出來。不管如何說,希望你我能再次相聚,不管是幾十年之後,還是幾百年之後。”
  這一次戰師、林天帝他們與李七夜一戰,損耗極大,他們回到宗門,隻怕是需要漫長的歲月來修養。對於林天帝而言,這一次慘敗,這簡直就是丟失了他們師門顏臉,這一次慘敗歸去,隻怕他們師門是不會輕易地放他出山。
  “有緣,終會有再聚之日。”戰師也有所悵然,雖然他與林天帝相交不久,但是,俗話說得好,白首如新,傾蓋如故,他與林天帝可謂是生死之交。
  “再會。”最終,林天帝一抱拳,飄然而去,眨眼之間消失在天際之間。
  戰師目送林天帝離去,他輕輕地歎息一聲,對身邊的老神仙說道:“老祖,我們回去吧,這一世注定是第一凶人的時代,我也該退出這個時代的舞台了。”
  老神仙也沒有再說什麼,他對自己門下的弟子是信心十足,但是,李七夜的實力他也是親眼所見,他也明白,就算是自己的弟子再強大,也無法與李七夜爭天命,若是要強行爭天命,那是無疑是去送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悠閑地醒了過來,當他醒了過來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全身傷口已經抱紮好了。
  “你醒來了。”在這個時候,一張美麗得無法用筆墨形容的臉龐照入了李七夜的眼簾,這臉上充滿了關懷。
  除了中洲公主步憐香之外,還有誰人?此時中洲公主坐在旁邊,陪著他,似乎,她一直都坐在那陪著李七夜,寸步不離。
  李七夜看到步憐香,輕輕地點頭,說道:“謝謝你,憐香,如果不是你救了我,隻怕是後果不堪設想。”
  步憐香看著他一會兒,然後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聲地說道:“你不會是裝出來的吧,給我裝可憐。”
  “裝出來的?”李七夜苦笑一下,說道:“這可是玩命的事情,一不小心,我可是要把自己的性命搭進去。”
  “是嗎?”步憐香冷冷地說道:“你什麼事沒做過?哼,玩命這樣的事情對於你而言,那隻不過是家常便飯而己。”
  “如果你這樣認為,我也沒辦法。”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掙紮著欲起來,但是,他剛要起來,就扯動了傷口,痛得他呲牙咧齒。
  步憐香立即扶住了李七夜,冷哼了一聲,說道:“你全身是傷,在這個時候你逞什麼強,就算逞強也等你傷好了再逞強也不遲!”
  盡管步憐香對李七夜不滿,盡管她在口中對李七夜充滿了抱怨,但是,在她的一舉一動之間,依然是流露出了關愛。
  李七夜枕著步憐香的玉腿,看著近在咫尺的美人,看著她那無法挑剔的臉龐,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感慨地說道:“多少歲月過去,你依然是那麼的美麗,依然是那麼的漂亮,依然是那麼的迷人,就像是沒有任何變化一樣。當年大家都稱你為九界第一美人,這的確是說得太對了。”
  步憐香冷冷瞥了他一眼,冷聲地說道:“怎麼,突然給人灌起迷湯來,是不是又想慫恿別人去做什麼事情。”
  “我有這麼壞嗎?”李七夜枕在她的玉腿上,笑著說道:“我隻不過是有感而發,我是說,如果時光能倒流,就像當年你一樣,你這樣的九界第一美女,我會忍不住追你的。”
  “哼,時光倒流!”步憐香秀目一寒,目光如刀地瞥了他一眼。
  “好,好,好,是我說錯話了。”李七夜忙是舉手投降,說道:“我的意思是說,我現在來追你,你說會不會有點遲呢?”
  步憐香冷傲地瞥了他一眼,冷傲而高貴,冷冷地說道:“哼,這就要看你的誠意了,如果你有誠意,我會考慮一下的。”
  “還隻是考慮一下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你要知道,我可是一個萬人迷,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如果你再考慮,那就被人搶走了。”
  “死一邊去!”步憐香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冷聲地說道:“就算你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我也不稀罕!”
  盡管她是如此說,但是,不覺間,她心麵總是有著一股說不出來的甜蜜,宛如是小倆口在吵架一樣。
  “歲月呀,總是無情。”李七夜枕著步憐香的美腿,看著她那完美得無可挑剔的臉龐,輕輕地歎息一聲,感慨地說道:“但,人有情。”
  步憐香不由沉默起來,看著枕著自己玉腿的男人,不由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臉龐,是那麼的真實,是那麼的自然,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她心麵彌漫。
  千百年的追逐,這並不是一場夢,這也不全是假的。在當年,在月下,他們隻是遙遙相望,那一眸的相視,似乎就已經是注定了他們的今生今世。
  在當年,她隻不過是一個小姑娘,但是,在背後有那麼一個人,默默地關懷著她,注視著她……
  在這漫長的歲月之中,她曾懷疑這一切都是假的,這麵也的確有著太多虛假,但是,最終,這些都是真的。
  摸著這臉龐,她知道這是多麼的真實。
  “你欠我的。”最終,步憐香撫著他的臉,輕輕地說道。
  “千百萬年了,彼此糾纏,我也都不知道是誰欠誰了。”李七夜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至少,這一世我不想去騙你,或者,這是我的最後一世。”
  “噓”步憐香用手指壓著李七夜的嘴唇,輕輕地搖首,說道:“我不希望你說這麼不吉利的話,你是永不死的,你能活下去,能活千百萬世,能活到億萬個時代,就算蒼天枯死,你都能依然活下去。”
  請各位同學把保底月票投給《帝霸》,謝謝大家。
  

Snap Time:2018-11-16 15:32:23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