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100章 帝衛

  最終,一切都商議成功,三位大帝離開了諸帝城,帶著自己的帝兵回到了帝國,他們也要為踏上征途而作準備了。雜誌蟲
  李七夜帶著四把帝劍走出了諸帝城,對李霜顏她們說道:“我們走吧。”
  在諸帝城之外,有很多目光在看著李七夜,很多人都看到帝疆的三位帝皇來諸帝城,很多人都能猜測得到這三位帝皇一定是與李七夜相聚的。
  此時,見李七夜離開諸帝城,很多修士強者都遠遠眺望著,此時他們在心麵都不由猜測,他們都想知道李七夜在諸帝城得到了什麼。
  “李七夜在諸帝城得到了什麼寶物呢?”有人不由喃喃地猜測地說道。
  有老一輩的大人物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對於李七夜來說,什麼寶物都隻不過是襯托而己,對於他個人來說,寶物隻怕是不重要。以我看來,他召集了三大帝皇,很有可能是商量什麼大事。”
  “李七夜這也是邪門透頂了,他竟然能成為帝皇,更邪門的是,他竟還能召集帝疆的三大帝皇,這得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外人能成為帝兵的,更不要說是成為帝皇了。”不管是見識多麼廣博的人,對於這件事都覺得不可思議。
  “帝疆有一個這樣的傳說,聽說當一個帝皇強大到了程度之後,可以召集其他的帝皇,具體是不是真的,也沒有人知道。”有一個老一輩大賢喃喃地說道。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她們離開了諸帝國,一直南下,往帝疆的南部而去,最終,他們來到了帝疆的最南端,在這乃是青山綠水。
  最終,李七夜帶著梅素瑤她們來到了一個山穀之外,站在這山穀之外,就能看到這是帝光衝天,每一縷的帝光都宛如一把神劍一樣。
  這座山穀沒有人能進去,聽說曾經有不少強者嚐試著強行闖進去,但是,都被可怕的帝光絞殺成了血雨,有一位神王也嚐試著強行闖進去,但是,他剛走入穀口沒多遠,瞬間就被斬下了一隻手臂,嚇得這尊神王逃了出來,不敢再進去。
  “你們在這等著。”站在穀口之處,李七夜吩咐李霜顏她們說道。
  李七夜望了山穀一眼,然後就獨身踏入了山穀,當李七夜一踏入山穀的時候,聽到“錚”的一聲,無數的帝光瞬間凝劍,化作了劍海,欲把李七夜絞成血雨。
  “錚、錚、錚、錚”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四把帝劍出鞘,四把帝劍懸浮在了李七夜的身後,化作了一個巨大的屏障,擋住了眼前這一片劍海。
  當四把帝劍化作巨大的屏障之後,劍海似乎是有意放行,整個劍海緩緩散去,任由李七夜走進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梅素瑤她們也是十分好奇,十分想知道這穀中是什麼。
  李七夜踏入了山穀,在山穀之中,溪水潺潺而流,在這乃是綠樹蔥鬱,不管任何人走入這山穀,都感覺是一股清爽的氣息撲麵而來。
  在山穀最深處,這便是所有帝光散發出來的地方,在這,有一棵大樹,整棵大樹宛如是神玉所雕刻的一樣,這棵大樹散發出了可怕的帝光,似乎這不是一棵大樹,而是一尊無敵的帝王站在這。
  而這棵大樹,也有著一個別人所不知道的名字帝王樹!這是一棵擁有著強大無比帝勢的帝樹!
  在大樹之下,盤坐著一個老人,一個穿著錦衣,神態漠然的老人,這個老人膝前放著一把劍,一把大劍。
  這個老人身上散發出可怕的帝勢,毫無疑問,他是一尊強大無比的帝兵,比邪眼帝他們更加強大。
  當李七夜走近的時候,坐在樹下的老人瞬間張開了雙眼,他的一雙眼睛宛如可以洞穿一切,在這個時候,他可怕的目光落在了穿著帝衣的李七夜身上。
  “戰帝,好久不見了。”看著穿著帝衣的李七夜,這個老人緩緩地說道。他的聲音充滿了節奏,宛如金玉之聲。
  李七夜也看著老人,也緩緩地說道:“衛老,好久不見了,千百萬年如一逝,你老人家更勝往昔。”
  衛老,眼前這個老人叫帝衛,他曾經是帝主身邊的近衛,但是,帝主踏上征途之後,他卻一個人留了下來。
  在帝疆之中,基本上沒有帝兵獨打獨幹的,帝衛卻是一個例外,他從來都是一個人,而且,他一直都守在這。
  帝衛看著李七夜,緩緩地說道:“你更是喜人,擁有了血肉之軀,這就意味著你是贏得了這一世了。”
  “不敢,不敢,托衛老之福,這一世注定是我的時代。”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
  在遙遠的時代,李七夜留在了帝疆很長一段時間,他曾經琢磨著帝疆,也琢磨著魔界,在帝疆,他成為帝王,也曾經得到過帝衛的提醒,帝衛曾經告訴過一些連帝疆中的帝皇都不知道的秘密。
  “這一世呀。”帝衛坐在那,輕輕地歎息一聲,有些悵然,又有些無舍。
  李七夜索性地坐了下來,看著帝衛,說道:“看來衛老你也感受到了葬佛高原的變化了,不用我多說,隻怕衛老也知道未來要發生什麼事吧。”
  帝衛不由看著遠處,過了好一會兒,他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不同的道路,或者,這是注定了不同的結局。”
  “是怎麼樣的結局,又有誰知道呢。”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帝釋也好,帝主也罷,都有他們自己的路。”
  “你也有你的路。”帝衛看著李七夜,露出笑容,神態間有著和靄,這樣的神態十分的難得。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是的,我是有我的路,或者說,我的追求,與帝釋是英雄所見略同,不同的是,我所走的路,跟帝釋所走的路完全不一樣。”
  “帝主他又何嚐不是走另一條路呢。”帝衛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又有誰知道會有怎麼樣的結局呢,不管走怎麼樣的路,或者,都不會有結局。”
  “衛老這是太悲觀了。”李七夜笑著,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不管怎麼樣,總會有一個結局的,隻不過是結局好壞而己。”
  “但,目前所知的結局,都不是一件好事。”帝衛苦笑了一下,說道:“長生也好,世界的盡頭也罷,不管是哪一條路,都沒有一個好的結果。”
  “那帝主呢?”李七夜笑著說道。
  帝衛沉默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他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我也不知道,帝主踏上了征途之後,再也沒有音訊了,沒有人知道前麵等待著我們的是什麼,隻怕帝主他老人家自己也不見得清楚。”
  “既然他踏上這一條路,就是心中有底。”李七夜隻是平淡地說道。
  帝衛不由望著遙遠的地方,過了很久,他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長生呀,有些東西,實在是害人不淺。或者,對於很多人來說,長生,這是充滿了誘惑,是一生的追求,到了最後,成了不人不鬼的東西!”
  “如果來世能再選擇一次,或者,我願意當一個平平凡凡的凡人。”帝衛滄桑的聲音中充滿了無奈,說道:“生命雖然短暫,但,有喜有樂,有憂有愁,有苦難,也是福氣。”
  “凡人也好,修士也罷,都沒有後悔藥。”李七夜隻好笑著說道:“如是作為凡人,或者有子孫滿堂的一天,也有慘死荒野的一天。我這個人不去後悔,既然走了這一條路,那就一直走到底,走到最後。”
  “話是這樣說。”帝衛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我可與你不同,你是沒得選擇,我是有得選擇。你成為陰鴉,那是身不由己,而我,就不一樣了,我可是生在富貴之家,自小是衣食無憂。”
  “或者也是。”李七夜也不由點了點頭,走上這一條道路,一開始的確是不是他自己選擇的,他的確是身不由己。
  “往事成風,不提也罷。”帝衛感慨歎息一聲,晃了晃腦袋,似乎要把煩惱全部拋之腦後。
  “衛老可有打算?”李七夜看著帝衛,緩緩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話,帝衛不由沉默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緩緩地說道:“坦白地說,我也不知道,或者,我應該踏上征途,或者,就當一次炮灰,放手一搏,如果說,葬佛高原贏了,我能活下來,那也是殺出了另外一條路!”
  “這也是一個機會。”李七夜點頭,說道:“如果衛老想踏征途,也可以一試。我的眾帝之國與其他三大帝國聯手,準備啟程踏上征途。”
  “容我考慮考慮。”帝衛輕輕點頭,說道:“若是決定踏上征途,我就與你的眾帝之國一同上路,這也正好借用一下你們的帝王金。”
  “衛老客氣了。”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當年衛老指點,讓我受益匪淺,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成為戰帝,區區帝王金,又算得了什麼。”
  “此功勞,我就不敢居了,如果你沒有一顆帝心,我再怎麼樣指點都是枉然。”帝衛笑著說道。
  

Snap Time:2018-11-15 12:09:5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