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083章 林天帝的來曆

  “不管如何,不論付出如何的代價,都必須把李七夜鏟除。∪雜Ψ誌Ψ蟲∪”姬空無敵對九劍老人如此說道。
  此時,姬空無敵對鏟除李七夜的決心是十分的堅定,對於他來說,不惜一切代價要把李七夜鏟除。
  仙帝之爭,一向來都很殘酷。雖然說,很多仙帝之爭,是帝儲與帝儲之間的戰爭,隻有帝儲敢直麵於自己最強的敵人,隻有帝儲打敗自己最強的敵人,這才是成為仙帝的王道。
  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仙帝之爭一直都伴隨著陰謀,每一個帝儲後麵都有著一群強大的追隨者和護道者。
  千百萬年以來,也有不少驚才絕豔的天才慘死在陰謀、暗殺、偷襲之下,隻有在這種殘酷的道路上戰到最後的人,才能成為仙帝。
  在仙帝道路上,偷襲、暗殺常會被人唾棄,但是,今天姬空無敵已經管不了這些了,對於他而言,隻要殺了李七夜,他願意付出一切代價,而且,在他看來,隻要他能成為仙帝,那麼,以後誰會在意這種事情!又有誰敢談起這件事呢!
  “李七夜呀,李七夜,實在是看不透你,你究竟是有多強大呢。”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與戰師一同苦練的林天帝都不由為之感慨地說道。
  “很強大,強大到不是你我能猜測。”就算是戰師也不由說道。
  戰師曾入天道院,在那個時候,他是聖世院的學生,雖然說在那個時候他並沒有與李七夜結識,但,當時他對於李七夜的事跡是一清二楚。
  “看來,這一世真的不寂寞。”林天帝不由感慨地說道:“這一世,隻怕我師兄是遇到了強勁的對手了,若是他不謹慎麵對,隻怕都會敗走。”
  “看來林兄是很豁達。”戰師笑著對林天帝說道。
  “你我交心,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林天帝笑了笑,說道:“我的出身戰兄也知道,就如戰兄所說,我走到今天,也沒有什麼放不下的,也沒有什麼不豁達的。”
  戰師看著林天帝,不由說道:“林兄就這麼甘心放棄天命之爭?仙帝,不管是哪一位有雄心的人都想得到的榮耀。”
  “正確說來,我是從來沒有想過奪天命,我是從來沒有想過成仙帝,這個機會不是為我準備的,是為我師兄而準備的。”林天帝笑著說道。
  “我並不是妄自菲薄的人,我看林兄也不是一個妄自菲薄的人。”戰師說道:“就算林兄的師兄再強大,以我看來,林兄也有爭奪天命的機會。”
  “不,比起我師兄來,我是有著很大的差距。”林天帝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至少以現在而論,我是無法超越我師兄。”
  戰師搖頭說道:“我並不這樣認為,成為仙帝,很多時候,往往最重要的不是天賦,重要的是道心,雖然說,天賦是不可缺的,但是,道心比天賦更重要。道心不堅,天賦再驚豔,那也隻不過是徒有其表而己。萬古以來,多少驚才絕豔的天才因為道心不堅,承受不起失敗的打擊,最終敗在了自己心魔之下。”
  “隻有勇往前行,風雨兼程,這才最有可能成為仙帝。”戰師說到這目光變得深邃,整個人更加堅毅。
  戰師看著林天帝說道:“不論天賦,不論才情,不論道心,林兄都不缺,林兄有條件,也有資格爭奪天命。”
  “宗門選的是我師兄,而不是選擇我。”天林帝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是不會做宗門的擋路人,我也不會擋師兄的路。”
  戰師並不讚同地說道:“以我之見,林兄並不是迂腐之人,為何有如此想法呢?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已經很滿足了。”林天帝笑著說道:“我能走到今天,我有今天,這都是宗門所賜。既然宗門看好師兄,我就給他讓道,希望他不辜負宗門所望,成為一代仙帝。”
  “既然林兄無心爭仙帝,又何為要戰李七夜。”戰師說道:“既然林兄不爭天命,林兄應該退出這場遊戲,這是一條殘酷的道路。”
  “這也算我為宗門盡點力吧,就讓我來探試探試李七夜的底蘊,為我師兄爭取一個機會。”林天帝笑著說道:“再說,不戰而退,這不是我的風格!我想與李七夜來一場真正的戰爭,不是一二招就被他擊敗!如此敗落,我多少也不甘心。”
  “我也是一樣不甘心。”戰師也不願再談這個問題,笑著說道:“被李七夜一二招打敗,連怎麼回事都不知道,那就太不甘心了!不管如何,我們都探一下李七夜的底!就算被擊敗了,也要敗個明白,知道自己是怎麼樣被打敗的!”
  “沒錯,讓我們聯手,與李七夜一戰。”林天帝也不由豪爽起來,大笑說道。
  戰師大笑起來,說道:“若是我們能打敗李七夜,那麼,未來爭奪天命,就是你我之間一戰。”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必爭天命。”林天帝也大笑起來,這話開玩笑的成分更多一些。
  “如果真走到那麼一天,林兄,你記住了,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戰師目光堅定,鄭重地說道。
  林天帝大笑,豪氣衝天,說道:“放心,戰兄,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我們戰到天崩!”
  雖然此時林天帝豪氣衝天,在心麵輕輕一歎,他知道沒有那一天,不管能不能打敗李七夜,未來他都要給他師兄讓路,宗門給了他今天的一切,他不能為宗門添麻煩,他更加不可能擋他師兄的路。
  畢竟,宗門選的是他師兄,而不是他,而對於他自己而言,宗門給了他一切,他不能忘恩負義!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她們踏入了魔策宮,沿著道路前行,一座座宮殿從他們眼中掠過。
  從外麵看起來,魔策宮隻是一座宮殿,事實上並非是如此,魔策宮之內是自成洞天,在這,有著一座座的宮殿。
  當走入魔策宮之中,李霜顏他們都感受到了一股鎮壓人的氣息,這股鎮壓人的氣息似乎來自於魔策宮本身,又似乎是來自於另外一種力量。
  終於,李七夜帶著李霜顏她們停在了一座巨大的宮殿之中,當踏入這座宮殿的時候,可謂是寶光騰騰,五光十色。
  在這擺滿了諸多寶物,神金仙鐵,寶兵聖器,種種都有,在宮殿的牆壁上,掛著一件件兵器,在架子上,收藏著一盒盒的珍奇古物。
  如果有外人看到眼前這一幕,絕對會為之瘋狂,眼前如此多的珍寶兵器,絕對能讓天下修士殺得頭破血流。
  不過,幸好李霜顏她們都是見過世麵的人,李霜顏、陳寶嬌跟隨李七夜,怎麼樣的寶物沒見過,梅素瑤更不用說了,她出身於長河宗,作為一門三帝,長河宗一直以來都不缺寶物。
  至於白劍真,她所出身的劍神聖地也是帝統仙門,也一樣擁有大量的寶物。
  “喜歡就挑選吧。”李七夜笑著說道:“記住了,每人隻能帶一件離開策魔宮,不能多。”
  李七夜已經說出這話了,李霜顏她們也沒有搶,隻是仔細地觀看著眼前這些寶物。
  “這是魔主的收藏,雖然有一批最終極的東西已經被他帶走了,但是,這麵依然有不少驚世駭俗的好東西,能不能挑到適合你們的,那就看你們自己了。”
  李霜顏她們都不由仔細看一番,在這個時候,就看她們自己的機緣了。
  李七夜吩咐完之後,便離開了,去了另外一座大殿。
  在這座大殿之上,沒有其他東西,除了大殿之上掛著一幅巨大無比的畫像。
  這一幅畫像所畫的並不是一位魔氣滔天的魔王,也不是畫著傳說中的魔主,這畫像之上畫著一個和尚,或者說畫著一尊佛。
  畫像上的這尊佛乃是佛韻悠遠,不管是多少年過去,畫像依然散發出淡淡的佛光。在像畫中,看不到這尊佛的容貌,他背向眾生,遠行而去,走得很遠很遠。
  看著這尊佛的畫像,你會覺得這尊佛會從你眼前慢慢消失,走到天邊,一直消失不見,但,它卻又偏偏不會消失,似乎,這個尊佛走了千百萬年,他走過的道路是特別漫長,特別遙遠,永遠都走不完。
  “這不是畫上去的?”當李七夜靜靜欣賞這畫像的時候,一個溫柔的聲音響起。
  正是梅素瑤,此時,梅素瑤已經挑好了自己的寶物,站在李七夜身邊,看著眼前畫像。
  梅素瑤乃是天生仙骨,不論是挑寶物,還是看眼前這幅畫像,她都有著不一樣的角度。
  “對,這不是畫上去的。”李七夜含笑地點了點頭說道。
  “是一尊佛把自己拓在了這。”梅素瑤的仙骨可直指本源,看了一番之後,她也吃驚,說道:“這是他把自己的意誌留在這,這是要鎮壓魔界嗎?”
  “也算是吧,但,也談不上鎮壓,準確來說,是穩定帝魔小世界。”李七夜看著畫像,說道。
  “是傳說中的佛國之主嗎?”梅素瑤看著畫像中的這尊佛,不由說道。
  

Snap Time:2018-11-16 06:59:27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