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069章 炎魔

  一直以來,大家都看好林天帝,事實上,與高高在上的姬空無敵比起來,林天帝更讓人親近,更何況,林天帝出身於散修,讓很多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ω雜●誌●蟲ω
  但是,與姬空無敵他們相比起來,林天帝的出身成了他最大的缺陷。
  “唉,如果說林天帝有姬空無敵這樣的出身,隻是一株仙草而已,何需逃之夭夭,看一下姬空無敵,直接攻入皇庭,強行搶走古皇鼎,這就是底蘊。”有人不由感慨一聲地說道。
  大家都知道,爭奪天命,很多時候除了天才自己本身足夠強大之外,有時候拚的也是底蘊,誰的靠山越強大,未來爭奪天命的機會就越大。
  相比起戰師、林天帝兩個人的低調來,另一個人的動靜也是很大,這個人就是寶柱人皇。
  最近寶柱人皇在帝疆頻頻大戰帝兵,常常是殺入千軍萬馬之中,一次又一次地衝鋒陷陣,一次又一次的把帝兵擊倒。
  同時,寶柱人皇也是一次又一次被千軍萬馬追殺,有時候被追殺得傷痕累累。不管如何,寶柱人皇這是越戰越勇,頗有橫掃天下之勢。
  “寶柱人皇這是幹什麼?帝兵隻挖帝王金,根本就懶得與我們為敵。”有人看到寶柱人皇這樣的舉動,不由說道:“寶柱人皇既不是奪寶,也不是去搶帝王金,他為何苦苦與帝兵混戰呢。”
  “磨礪自己。”有一位大賢親眼看過寶柱人皇的苦戰,說道:“他是在彌補自己的不足,他是在打磨自己的速度,如果他的速度提升起來,那就更可怕了,簡直就是無物能克,無人能擋。”
  “他是要找李七夜報仇嗎?”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當日寶柱人皇在雨花台被李七夜狂揍,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李七夜也曾經說過,寶柱人皇的速度太慢了。
  事實上,這也不是什麼秘密,鎮獄神體重無量,但是,唯一的缺點就是速度不夠快,很多修練鎮獄神體的人都想辦法彌補自己的不足。
  “這是肯定的。”有了解寶柱人皇的人說道:“寶柱人皇肯定是咽不下這口氣,他連續三次慘敗在李七夜手中,這是他最慘的一次了。更何況,聽說寶柱聖宗一直想把陳寶嬌弄回去,想讓陳寶嬌與寶柱人皇湊成一對,所以,不論是門派恩怨,還是個人仇恨,寶柱人皇都會報這個大仇的,他與李七夜不死不罷休!”
  “李七夜太逆天了。”對於這樣的事情,就算是老一輩都隻說了這樣的一句話,很多人都看得出來,與李七夜相比起來,寶柱人皇沒有什麼優勢而言。
  相比起寶柱人皇他們來,最清閑的就是冰語夏,冰語夏的模樣根本就不像是來奪寶物的,她帶著眾多美女,停停走走,一副遊山玩水的模樣,偶爾去搶搶靈藥仙草,十分的愜意自在。
  當然,也沒有人敢去惹冰語夏,她不去惹別人,這已經是讓人鬆了一口氣的事情了。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她們去了一個很偏遠的地方,他們去了一個極為貧瘠的地方,這是一片的赤紅,這是一片火山地帶,在這,到處可以看到噴湧的融漿。
  李七夜讓李霜顏她們抬著軟輿進入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火山口,在這,到處是赤熱的岩漿噴湧,流淌著的岩漿可以融化一切。
  李霜顏她們抬著李七夜一直下降,下降到最深處的時候,那是一片的岩漿海洋,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噴湧岩漿,熾熱無比。
  李七夜高坐在軟輿之上,冷冷哼了一聲,魔焰滔天,魔息可以撕裂這片岩漿的海洋。
  “炎魔,需要我走下來嗎?”此時,李七夜冷冷地說道。
  “嘩啦、嘩啦。”李七夜話一落下,岩漿翻滾,在這如海洋一般的岩漿中露出了一個台階,台階很長,綿延而下,直入地下深處。
  李霜顏她們立即抬著軟輿沿著台階而下,到了台階盡頭,這才讓人發現,在岩漿之下,有著一個巨大的宮殿。
  “魔王陛下”此時,在宮殿中有一位魔士伏拜在那,這個魔士乃是由岩漿凝成,全身冒著火陷。
  “李七夜坐在軟輿之上,冷冷地看著伏拜在地上的炎魔,高高在上,說道:“怎麼,炎魔,是不是認為我是假的?”
  “不敢,魔王陛下?”炎魔伏拜在地上,忙是說道。
  李七夜冷哼一聲,說道:“不敢?不敢你就不用我出聲了。”話一落下,魔焰橫掃,就像是一尊沉睡的魔王瞬間狂怒一樣,可以撕裂整個地下世界。
  “陛下息怒,小的錯了,請陛下降罪!”炎魔嚇得癱軟,五體投地,動都不敢動。
  李七夜隻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輕擺手,說道:“起來吧,我也不怪你,最近的確是有幾個不長眼睛的蠢貨在冒充我,哼。”
  此時,炎魔哪敢懷疑李七夜,對於他們魔士來說,其他的可以偽裝,但是,魔心是偽裝不了的,這是他們最直接的本心。在魔界,擁有這樣的魔心的人是寥寥無幾,天棄魔王就是其中一個!
  炎魔站起來之後,李七夜高高宮殿上的那張赤紅色的瑪瑙寶座之上,他隻是看了一眼這宮殿,淡淡地說道:“你是撿到了寶物,當年,這宮殿可不是你的。”
  炎魔幹笑了一聲,說道:“回陛下,當年的魔王去了斬魔台之後,這一直是無主之地,小的鬥膽,就在這住下來了。如果陛下看得上,小的立即拱手奉上。”
  “我今天來,不是為了你這座破宮殿,如果我想要,我早就要了,還輪得到你住嗎?”李七夜高高在上。
  “那是,那是,陛下乃是掌有魔策宮鑰匙的人,區區這樣一個小宮殿,不入陛下的法眼。”炎魔忙是說道。
  “你是出身於地下是吧。”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冷冷地說道。
  “是的。”炎魔忙是說道:“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小的是為數不多生於地下的魔士。”
  李七夜取出一物,扔給了他,淡淡地說道:“這東西,你見過吧。”他扔給炎魔的東西,這正是梅素瑤從吠陀金剛那得到的那件東西,後來由人王組裝成功。
  看到這件東西完整,梅素瑤也不吃驚,李七夜既然要這東西,那一定是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處了。
  炎魔仔細看了一番,過了好一會兒喃喃地說道:“這東西,小的隻怕是沒見過。”
  “給我看仔細一點,地下有一個地方有一種這樣的符文,有這樣的紋路。”李七夜冷冷地說道。
  炎魔再仔仔細細地看了一番,他琢磨了很久之後,打了一個激靈,說道:“是,好像是有這樣的一個地方。”
  “把具體地點說給我聽。”李七夜高高在上,緩緩地說道。
  炎魔沉吟了一下,說道:“不敢瞞陛下,時間太久遠,小的也不是十分的肯定,那,的確好像是有過這樣的符文,但是,現在我也不敢百分百肯定地點。”
  “畫個山河圖,隻要你還記得地勢,一切都好辦。”李七夜吩咐地說道。
  炎魔不敢怠慢,執筆而畫,他畫了一下,又側首仔細慢想,修修改改,花了好幾次,不敢有絲毫的遺漏。
  炎魔畫了很久之後,他終於畫好了,遞給李七夜觀看,李七夜拿起來仔細看了一番,點了點頭,說道:“那就應該沒錯了。”
  要知道,李七夜曾經在帝魔小世界呆了很久,他對帝魔小世界很了解,隻不過,對於這一次要尋找的地方,他也不是十分肯定,看了炎魔所畫的山河圖之後,他縮小了範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了。
  收起了炎魔所畫的山河圖,李七夜冷冷地看了炎魔一眼,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地心生火神溫心吧。”
  “這個,這個,這個火神溫心”被李七夜一提這話題,炎魔不由尬尷起來。
  李七夜冷冷地看著他,說道:“我掐指一算,自從上次被祭之後,這的火神溫心已經到了成熟期了。”
  這,這倒是,這倒是。”炎魔幹笑一聲,說道。
  “去取來吧。”李七夜輕擺手,吩咐地說道。
  炎魔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他站在了那,不由猶豫起來。
  “你守護了那麼漫長的歲月,我不會虧待你,我天棄魔王,也從不欠他人人情。”李七夜高高在上,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說道:“我給你一個魔願!”
  “陛下要上斬魔台!”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炎魔不由大吃一驚,喃喃地說道。
  “是的。”李七夜冰冷,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
  炎魔有眼發呆,好一會兒,說道:“自從神霸魔王上了斬魔台之後,就沒魔王上過斬魔台了,陛下此去,未來由誰掌執魔策宮的鑰匙呢?”
  “這個,你無需知道,你隻要留下魔願就行了。”李七夜目光一冷,說道。
  炎魔不敢怠慢,立即去取火神溫心,他也知道,就算他不肯,那也沒有用,天棄魔王真的要搶的話,誰人能攔得住?
  

Snap Time:2018-11-18 11:50:05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