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064章 帝魔小世界

  此時,在前麵的一座山崖下,一棵如虯樹一般的古樹生長在那,古樹上結了一個果實,果實結如燈籠。*雜誌蟲*
  在這棵古樹之下,盤坐著一個老頭,老頭乃是頭發赤如血,背生雙翅,這還是老頭最讓人敬畏的地方。
  老頭最讓人敬畏的地方乃是全身魔氣滾滾,魔氣化作了實質,宛如是一根根毫毛一樣,這樣的魔氣呈現綠色,看起來他全身像生長滿了綠毛,當他雙眼開合之時,魔光閃現,給人一種宛如是從魔窟爬出來的惡魔。
  眼前這個老頭全身無血氣,肉身幹枯,但是,卻活蹦亂跳地活著,而且,十分的強大。
  這老頭的情況與靈山十八寺的聖僧很像,靈山十八寺的聖僧也是無血氣,壽元幹枯,但是,卻能活著,眼前老頭與靈山聖僧唯一不同的是,靈山聖僧,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乃是佛光,而眼前這老頭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乃是魔氣。
  突然遇到一個魔氣嚇人的老頭,不管是李霜顏還是白劍真她們,都頓時進入了防禦狀態,隨時都準備戰鬥。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他們對我們不感興趣,甚至可以說,不管是帝兵還是魔王,他們都對任何外來客不感興趣,如果你不去惹他,他們絕對不會來找你們麻煩。”
  說完,李七夜很隨意地從老頭身邊繞過,李霜顏她們緊跟著李七夜,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這個老頭坐在那,對於李七夜他們的經過,根本就是不聞不問。
  從老頭身邊經過之後,陳寶嬌還不免好奇,看了一眼古樹上所結的那隻如燈籠一般的果實,說道:“他是在守那隻果實嗎?”
  “對,古赤陽果,不多見的東西。”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
  李七夜他們繼續前行,他們翻山越嶺,隨著他們離邊界越遠,他們所感受的魔氣就越重,好像有魔氣要入體一樣,不過,幸好李七夜他們道心堅定,根本不受影響。
  “若是魔氣入體,會化魔嗎?”感受以魔氣的繚繞,就算冷如冰霜的李霜顏都忍不住說道。
  梅素瑤輕搖頭,說道:“在這,雖然與葬佛高原類似,但是,又與葬佛高原不同,若是魔氣入體,它並不會化魔,若是道心不堅,隻會讓你自己的心魔更強大而己。”
  “這與葬佛高原是什麼關係,它們之間有聯係嗎?葬佛高原的和尚一旦被渡化了,沒有血氣,壽元幹枯,都能活下去,都能長生。”陳寶嬌不由好奇地說道。
  對於這個問題,就算是見識廣博的梅素瑤都難於回答,她不由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含笑地說道:“這麵,既有關係,又沒有關係,至於這背後的真正原因,你就不必去知道了,因為還沒到那地步。”
  李七夜他們繼續前行,他們在一路上遇到不少惡魔,事實上,稱這些為惡魔並不適合,更適合稱他們為魔士。
  這些魔士全身都是壽元幹枯全身無血氣,但是,卻依然能好好地活著。
  他們繼續前行,遇到了很多的魔士,有的魔士乃是一頭巨蟒,巨蟒鱗片如鐵,魔氣在它身上流淌著,它這麼一條巨蟒盤起來的時候,就像是一座巨嶽,它正在守護著一株小小的紅花。
  也有的魔士是一具白骨,這白骨乃是以魔血為筋肉,眼眶中燃燒著紅火,它正蹲在一棵聖樹之下。
  也有的魔士是一坯泥土,一坯汙泥,這汙泥流動著,當魔氣浮現的時候,時而化作巨人,時而化作奇士,時而化作山嶽,這樣的一坯汙泥,它身上生長著一條老藤。
  ………………
  在這,魔士形形色色,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壽元幹枯,血氣全無,但是,依然是能活得好好的。
  在遇到這些魔士的時候,李霜顏她們都仔細觀看,特別是遇到一些人形的魔士的時候,她們都特別的留心,她們想分辯一下這些魔士大致是生於什麼時代,出身於什麼門派。
  但是,莫說李霜顏她們,就算是見識廣博的梅素瑤,也無法從他們的神態、衣著上分辯出他們是生於什麼年代,出身於何門派,這些魔士的衣飾奇古,古老到讓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是生於何年代。
  “若是他們一直長生,那麼,他們應該有一個起始年代。”就算是不說話的白劍真,都忍不住說道。
  梅素瑤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就無法得知了,沒有記載,至少我們宗門的宗卷中沒有這一方麵的記載。”說到這,她望著李七夜,或者,也唯有李七夜能給出答案。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很古很古的年代,我隻能跟你們說,早於葬佛高原。至於魔界與帝疆誰更古遠,這個就有點不好說了,需要大量的考證。”
  “早於葬佛高原!”李霜顏都不由吃驚,說道:“傳言說,荒莽之前,葬佛高原就已經存在了,傳說,十二葬地,一直都是極為古老,古老到讓人無法追溯。”
  “有些可能無法追溯,有些是有可能追溯。”李七夜笑了一下,沒有再多說什麼。
  “所有的魔士都守著靈藥聖樹嗎?”他們一路走來,看到不少魔士,這些魔士對於外人的到來,根本就不願興趣。
  “魔界的靈藥仙草,帝疆的帝王金。”梅素瑤說道:“魔士需要靈藥仙草,帝兵需要帝王金。聽說,他們一直活著,就是為了這兩樣東西。若是沒有人打擾他們,聽說他們會一直守著靈藥仙草沉睡。”
  “他們不是壽元幹涸血氣全無嗎,他們需要靈藥仙草幹什麼?”陳寶嬌不解,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不是他們需要靈藥仙草,不信的話,你拿藥王跟他們換,看他們換不換。”說著,遞給了陳寶嬌一株藥王。
  李七夜這樣的舉動,讓白劍真和梅素瑤都不由多看了他一眼,她們都出身於帝統仙門,那怕是對於她們這樣的帝統仙門來說,藥王那也是十分珍貴的,然而,在李七夜手中,這好像不是藥王,好像是一棵白菜。
  聽到這樣的話,頓時讓陳寶嬌為之十分好奇,接過藥王,跑去跟一個魔士換,這個魔士乃是一尊獅頭人身的魔士,他趴在一座山崖下的石洞中,他所守護的是一株綠油油的小草,這小草不論怎麼看在價值上都比不上陳寶嬌手中的藥王。
  陳寶嬌欲用藥王跟這尊魔士換小草,魔士根本就不理她,一開始陳寶嬌還怕魔士聽不懂自己的話,就用神念交流,可以說,不論是什麼時代,不論是什麼地方,神念是最直接的語言,誰都能聽得懂。
  但是,魔士根本就不理她,當這尊魔士被陳寶嬌嘮叨煩了,就是一個大掌拍下來,嚇得陳寶嬌極速撤退。
  當陳寶嬌逃離石洞之後,這尊魔士也不去追陳寶嬌,隻是懶洋洋地看了她一眼,然後閉上眼睛,繼續沉睡。
  “不換就不換,用得著這麼凶嗎?”陳寶嬌不由嘟囔著說道。
  這就讓陳寶嬌不明白了,問李七夜說道:“公子,這是因為什麼呢?他們總不可能不識貨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我帶你們去看一看,你們就會明白了。”
  李七夜帶著陳寶嬌她們前行尋找,終於,他們登上了一座高山,前麵是一個深穀,在這深穀中生長著一株老藤,這株老藤不知道生長了多少歲月了,它的藤蔓已經是生滿了整個深穀。
  這株老藤此時乃是光芒淡淡,宛如是要灑落月光一樣,看起來是那麼的美麗。
  “成熟了,祈魔要開始了。”李七夜索性地盤坐在山峰上,靜靜地看著眼前這株老藤。
  梅素瑤她們也是跟著李七夜一同坐下來,耐心地觀看。
  一刻又一刻過去,終於,深穀的老藤之下爬出了一隻蜘蛛,這隻蜘蛛上麵竟然是人身,下半部分才是蜘蛛。
  這蜘蛛也不知道是活了多少年代,此時,他從老藤下爬了出來,觀望了一番之後,接著“轟”的一聲響起,它全身的魔氣衝天而起,在眨眼之間,魔氣化作了一個巨爐。
  “嘩啦、嘩啦”的一聲藤聲,隻見整株老藤被巨爐收了進去,接著,魔氣化作了焰火,一陣陣的磨轉,眨眼之間把這隻老藤煉化,煉成了碧如玉一般的藥汁。
  “轟”接著,一聲巨響,巨爐竟然把藥汁狂噴而出,滔滔不絕地噴上了天空。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瞬間,天穹之上竟然打開了一個時空之門,在那,符文交錯,無比的玄奇奧妙,十分的繁雜,讓人無法看懂。
  時空之門一打開,瞬間把所有的藥汁精華吸得一幹二淨,接著,聽到“嘩”的一聲,隻見魔氣像江水一樣滔滔傾瀉而下。
  這尊魔士想都沒多想,張嘴就把魔氣吞食,接著,天空上的時空之間瞬間消失,而魔士吞食了魔氣之後,全身的魔焰頓時高漲,比在此之前更加強大。
  眼前的這一幕,讓李霜顏她們全部都看呆了。
  還有月票的同學請投一下,謝謝^_^
  

Snap Time:2018-11-20 06:18:17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