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059章 冰語夏的美麗

  此時,室內的氣氛有些安靜,李七夜呆呆地坐在那,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苦笑了一下,說道:“你說的對,這一世,我是要戰到最後,說不定那一天戰死了,也算是結束了,也算是落下帷幕了。の雜ζ誌ζ蟲の”
  “我相信大人。”人王說道:“我相信最終一戰,大人一定會站在蒼天之上,萬古唯一。”
  “或者,結果已經不重要了。”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努力吧,總會有一天,我會得到答案的!”說到這,他雙目光芒一閃,再一次精神煥發。
  人王明白,不論是什麼時候,李七夜都是無敵的姿態,就算他有低穀,也會很快過去的。
  “既然你要活完這一世,有什麼需求嗎?”李七夜看著人王,說道:“如果有什麼需要,盡管跟我說。”
  “大人,我也無所求了。”人王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回去之後,指點一下晚輩,頤養天年吧,雖然我沒有兒孫,但,天機穀的弟子都是我的子孫。”
  “能看得出,我替你高興,麵對死亡,不是誰都能如此的豁達的。”李七夜露出笑容,真心為人王祝福。
  千百萬年以來,多少無敵神皇為了活下去,不惜一切代價續命。
  “他日大人有需要小的地方,小的隨時在天機穀候命。”人王向李七夜拜了拜,深深地向李七夜鞠了鞠身,說道。
  “別了。”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拍了拍人王的肩膀,然後說道:“我送你一程吧。”
  人王沒有說什麼,默默地跟在李七夜身旁,或者,這有可能是他最後一次這樣跟隨在大人的身邊了,或者,這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為大人效忠了。
  李七夜為人王送行,出到門口的時候,人王向司空偷天招了招手,司空偷天立即奔了過來,伏拜於地。
  “你跟我回去。”人王對司空偷天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司空偷天頓時苦著臉,他不由可憐兮兮地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看著司空偷天這樣子,不由笑罵道:“人王看你值得培養,才把你留在身邊,這是你的造化,別人求都求不來。”
  “多謝老祖”司空偷天拜了又拜,此時,他沒得選擇了。司空偷天也知道這是一個絕世造化,對於他們天機穀來說,能得到人祖的指點,那是莫大的榮幸,也是一生難得的奇遇。
  但是,司空偷天是閑不住的人,這一次回天機穀,隻怕他要被禁足很長很長的時間了,這讓他不由耷著腦袋。
  李七夜送人王離開,送出了佛城,送得很遠很遠,最終,人王向李七夜拜了拜,說道:“大人,請止步吧。”
  李七夜這才停下了腳步,看著人王,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送君千,終須一別,珍重。”
  人王再一次對李七夜拜了拜,然後帶著司空偷天踏空離去。
  李七夜默默地站在那,一直目送人王消失在天邊,這才收回了目光,在這個時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千百萬年以來,對於他而言,別離,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他曾經是送走了身邊的一個又一個人,每一次送走身邊的人,他都以為自己要麻木了,但是,在漫長的歲月中,他的這一顆心依然沒有麻木。
  盡管他這顆心已經是被一層層的老繭包裹著,但是,它依然是充滿了生命力,依然是在跳動著。
  “時光無情,人有情。”最終,李七夜輕輕歎息一聲,轉身就走,回佛城。
  李七夜回到了住處,冰語夏立馬撲了上來,對李七夜拳腳相加,一邊狠揍李七夜,一邊狠狠地說道:“臭七夜,竟然敢非禮我,看本姑娘怎麼收拾你。”
  李七夜不由大笑起來,一巴掌抽在了她的香臀之上,捏了一把,笑著說道:“死丫頭,你再亂來,信不信我把你按在床上把你吃得精光。”
  冰語夏被李七夜這樣一說,頓時粉臉通紅,全身火辣辣的,一下子跳開,狠狠地踹了李七夜一腳,說道:“臭七夜,你這個色胚子!”
  李七夜悠閑地說道:“丫頭,別拿你的目光來評判我,你這點美色,我還不放在心上呢,我非禮你可以說是你的榮幸。”
  冰語夏被他這樣的話氣得怒視,不由叉著腰,罵道:“放你的屁,姓李的,本姑娘,不,本公子才看不上你這種臭屁的男人。”
  看著眼前女扮男裝的冰語夏,看著她那叉腰的樣子,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說道:“丫頭,你應該感謝我,沒有我給你指點迷津,你沒有今天。”
  “哼”冰語夏冷哼一聲,不過,心麵還是承認這件事情,沒有李七夜的指點,她的確是參悟不了他們冰羽宮的截天碑。
  “丫頭,趁我最近還有點時間,留下吧,我是蠻喜歡你的。”李七夜笑著對冰語夏說道。
  “呸,你想得美呢,我才不做你的女人呢,別做白日夢。”冰語夏沒有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本公子乃是美女眾多,豔福享之不盡。”
  李七夜笑著說道:“你想到哪去了?誰說我要你做我女人了?再說,你想要做我女人,我都還要考慮一下,論身材,你比上不寶嬌,論美貌嗎,你也不見得比霜顏好到哪去,而且你整天一副野小子的模樣,誰人會喜歡。”
  “李七夜”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冰語夏不由恨得咬牙切齒,怒視李七夜。
  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好了,丫頭,我不跟你開玩笑,我說是真的,趁我還有點時間,乖乖留在我身邊,我好指點一下你的修行,你在截天碑參悟的東西,還需要很長的路要走。”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冰語夏有點好奇,看著李七夜說道。她又不是不了解李七夜,一般的人,就算是天才,像她這樣的天才,李七夜都不見得能看上眼,而且,她也清楚,想得到李七夜的垂青,那必須付出代價。
  “因為我喜歡你。”李七夜笑著說道。
  “切,你這鬼話誰相信。”冰語夏當然不相信自己魅力會大到這種地步,李七夜根本就不缺女人,這一點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沒什麼,或者我今天心情好吧。”李七夜伸手輕輕地撫著冰語夏的臉龐,雖然她是女扮男裝,但是,依然的那麼美麗。
  “又或者,我是很喜歡你這份坦率吧。”李七夜悠閑地笑著說道,說到這,他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送走了人王,讓他想起了不少的事情,看到冰語夏,他也不免想到了當年的冰羽仙帝,這讓他在心麵不由有些感慨,時光總是那麼無情,但,又留給他很多很多東西。
  “有心事嗎?”此時,冰語夏不由看著李七夜,不失溫柔地說道。別看冰語夏平時老是喜歡女扮男裝,有時還像個男兒,但是,很多時候她還是很細心,甚至是有著說不出來的溫柔。
  在這個時候,冰語夏是捕捉到了李七夜眼中那一閃而逝的落寞。
  “心事倒沒有。”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或者,我是真的有點老了,最後是有點多愁善感。”
  “切”冰語夏一拳打在了李七夜肩膀上,說道:“你這點年紀也敢稱老,害不害臊。”
  李七夜看著冰語夏,不由笑了起來,也沒有說什麼。
  “公子,梅仙子想見你。”此時,陳寶嬌探進頭來,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拍了冰語夏的香臀,說道:“好了,去吧,你想還我人情,記得下次給我抬轎子。”
  被李七夜非禮,冰語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轉身就離開了。
  “讓她進來吧。”李七夜擺了擺手,對陳寶嬌說道。
  片刻之後,一陣香風飄來,梅素瑤飄然而至,見到李七夜,她輕輕地福了福身子,是那樣的溫柔,又是那樣的從容。
  “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是越來越討人喜歡了,懂進退,明局勢。”李七夜看著美麗無比的梅素瑤,淡淡一笑,說道:“這也不辜負你的仙骨。”
  “能得公子垂青,是小妹的榮幸。”梅素瑤從容淡泊,含笑地說道。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說道:“說吧,有什麼事呢?”
  梅素瑤取出一個箱子,遞給了李七夜,說道:“老祖在我們寶藏之中找到了一件東西,老祖托小妹帶給公子,老祖寄言說,這隻是我們長河宗的一點心意。”
  李七夜打開了箱子,麵頓時一股帝威彌漫,在箱子中放著一件帝衣,這件帝衣被折疊得很整齊。
  看到這件帝衣,李七夜不由伸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一會兒,他合上了箱子,看著梅素瑤,不由笑了笑,說道:“看來你們長河宗的老頭還真費了不少心思。”
  這件帝衣正是李七夜的,當年他用過這件帝衣,而且用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來這件帝衣流落在外,他也沒有再去尋回這件帝衣,因為他的寶物太多了,如果說,每一件寶物都要尋回來,那就顯得沒意義了。
  

Snap Time:2018-11-20 08:07:36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