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058章 除了囂張還是囂張

  此時,唯有姬空無敵冷冷一哼,他冷冷地盯著李七夜,雖然他沒有說話,但是,那態度已經是很明顯了,他們之間的仇已經是結定了。∫雜∠誌∠蟲∫
  “想挑戰我是吧。”李七夜看了姬空無敵一眼,又看了戰師他們一眼,笑著說道:“想挑戰我,我隨時都歡迎。不過,給我記住了,我不是每一次都會那麼仁慈,下次挑戰我,最好帶上棺材,免得死無葬身之地。”
  姬空無敵的臉色很難看,在大道院之時,他與李七夜就已經結仇,前不久,他差點被渡化,他把自己的心髒都挖出來,才逃過一劫,今天李七夜又當眾把天鵬妖皇打殘,雙方的仇恨,已經是無法化解了。
  最終,姬空無敵什麼都沒說,讓人抬起天鵬妖皇,轉身就走。
  雖然姬空無敵心麵有怒火,但是,他還是壓住了心麵的怒火,現在挑戰李七夜,是十分不明智,他已經敗了一次了,如果要再次挑戰李七夜,他必須有充分的準備!
  “大道漫漫,未來還有向李兄討教的時候。”此時,戰師也要走了,他依然是穩如磐石,他並不像姬空無敵那麼憤怒。
  雖然說,戰師也是敗在了李七夜手中,不過,他們沒有生死之仇,他反而是看得開,對於修士來說,勝敗乃是兵家常事,所以,他還是能平靜的口吻跟李七夜說話。
  看著戰師,李七夜隻是點了點頭,說道:“如果隻是切磋一二,我是無所謂,如果你想爭天命,還是剛才的一句話,最好先準備好棺材,天命之路,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戰師輕輕地歎息一聲,沒說什麼,轉身就走。他是天才,聽得懂李七夜的話,事實上,曆代以來,也是如此,天命之路,沒有朋友,天命唯一,要麼你退出爭奪天命,要麼就像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李兄,他日再會。”戰師離開,林天帝也接著離開,他向李七夜抱拳地說道。
  看著林天帝,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悠閑地說道:“你還真是一個沉得住氣的人。”
  別人聽不懂李七夜的話,林天帝應該能聽得懂,他隻是瀟脫一笑,沒有再說什麼,飄然離去。
  見林天帝的姿態,不少人在心麵都讚了一聲,林天帝曾經敗在邪佛手中,但是,今日他依然那麼的瀟脫,不仇恨,沒有怨氣,依然是那樣的瀟脫自在。
  接著,白劍真也離開了,白劍真隻是默默地看著李七夜,什麼話都沒有說,他們之間的認識,那就比誰都要久了。
  “我記得,我們當年好像還有一劍之約。”李七夜看著抱劍的白劍真,不由笑著說道。
  當年,他們在天古屍地的時候,曾經有三劍之約,他們隻是較量了兩劍,後麵第三劍被南天少皇所打斷了。
  挑起往事,白劍真沉默,她隻是靜靜地抱著劍,沒有言語,冷如劍,冰如鐵,最終,白劍真什麼都沒有說,抱著劍飄然而去。
  最終,要離開的是梅素瑤,在場的眾多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因為當世天才之中,與邪佛,也就是與李七夜交過手的都一一敗在李七夜手中了。
  姬空無敵、寶柱人皇、林天帝、戰師、白劍真、冰語夏都全部敗在李七夜的手中,如果細數一下,當世天才中沒敗在李七夜手中的也就是梅素瑤了。
  “或者梅仙子有機會,當年寶柱人皇曾經兩次挑戰梅仙子,寶柱人皇都戰敗了,後來寶柱人皇不敢再挑戰梅仙子,有傳說認為梅仙子已經修練了無敵之道,寶柱人皇不成帝儲是沒機會打贏梅仙子了。”有人低聲喃喃地說道。
  此時,眾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這一刻,很多人都企盼梅素瑤能挑戰李七夜,因為當世現在唯一有可能打敗李七夜的也就唯有梅仙子了。
  可惜,讓所有人失望了,梅素瑤並沒有挑戰李七夜,她在李七夜麵前福了福身子,低眉順眼,十分的溫柔,她什麼都沒說,最終也飄然而去。
  “這幾年,梅仙子已經是與世無爭了。”有人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特別來自於東百城的強者,都不由覺得梅素瑤變化太大了,可以說,這幾年梅素瑤的低調已經快要讓人把她遺忘了。
  “好了,盛會就此結束,都散了吧。”李七夜看著眾人,拍了拍掌笑著說道。
  此時,在場的人都不敢再說什麼,此時此刻,誰人還敢去惹第一凶人,所以,眾人都紛紛起身離開了。
  “姑娘們,你們先回去吧。”當眾人離開之後,冰語夏也遣走了身邊的佳麗,跟李七夜走在了一起。
  “我們回去吧。”李七夜笑了一下,站起來離開了。
  “李七夜”回到了自己的神府之後,姬空無敵臉色十分難看,不由咬牙切齒!
  對於他而言,敗在李七夜手中,這不算是丟人的事情,讓他懷恨在心的是,李七夜當眾羞辱了他,作為三聖之姿的他,一直被人尊為神人,現在被李七夜羞辱了,他又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呢。
  “公子,要不請劍祖出手,斬了李七夜!”姬空無敵身邊有人出主意說道。
  “不”姬空無敵雙目一厲,冷冷地說道:“總有一天,我會親自斬了姓李的,不親手斬了他,本座誓不罷休。”
  “暫時莫對那個李七夜動手。”此時,九劍老人走了進來,在場的人除了姬空無敵之外,其他人都紛紛伏拜。
  九劍老人輕擺了手,讓眾人離開,眾人退下之後,室內隻剩下了九劍老人與姬空無敵。
  “李七夜身邊的那個鐵人很強大。”九劍老人對姬空無敵說道。
  “老祖可知道他的來曆?”姬空無敵沉聲地問道。
  九劍老人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聽過一個遙遠的傳說,但,從未見過其人,也不知道這個李七夜有何等的能耐,竟然把一個沉眠很久的老東西挖出來。”
  “看來,這個鐵人是要為李七夜護道了。”姬空無敵目光一冷,想到鐵人輕易就把一尊神王殺了,這絕對是一尊可怕的存在。
  “我會親自關注他的動靜的。”九劍老人沉聲地說道:“若是他不是李七夜的護道人,一切好辦,如果他是李七夜的護道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請出第一戰將!”
  第一戰將,乃是踏空仙帝座下最強大最勇猛的戰將,傳說他是一尊真正無敵的神皇!有人說,除了踏空仙帝打敗過他之外,再也沒有人能打敗他了。
  “沒有人能擋公子的道路,天命,非公子莫屬。”九劍老人對姬空無敵說道。
  姬空無敵也是目光冰冷,信心十足,說道:“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斬了姓李的,不親手斬了他,難消我心頭之恨!”
  “會的,會有那麼一天的。”九劍老人說道:“公子暫且按兵不動,暫讓我看一看這尊鐵人意何為。”
  姬空無敵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回到了住處,李七夜輕擺了擺手,李霜顏她們都退下了,隻留下了人王在場。
  人王把已經組裝好的寶物遞給了李七夜,說道:“雖然所花時間遠超出意料,但總算不負大人所托,終於完美無瑕地把它組裝好了。”
  李七夜看了看,把它收了起來,對人王說道:“你真的不跟我去看看了?”
  “罷了。”人王輕輕地歎息一聲,搖頭說道:“見了又能怎麼樣?一切都已經是涅滅於時間長河之中,見了,心也不見得好受,就留個念想吧。”
  李七夜點了點頭,他沒有勉強,最終,他說道:“我從蹄天穀弄了一些很不錯的時血石,其中有幾塊是出自於仙帝之手。這一次你出世也不容易,帶幾塊仙石回去,或者還能再把你封一段漫長的歲月。”
  “不了。”人王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一世,我想走到生命的盡頭。”
  “為什麼?”李七夜不由看著人王,說道:“你的壽元還不算幹枯,如果你塵封起來,還是能熬過漫長的歲月的。”
  “熬下去又能如何?”人王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故人已逝,當世知我者,也就大人而己。在這一世,我相信大人也會一戰到底,或者,在未來的時代,再也見不到大人了。”
  對於人王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沉默起來,過了好一會兒,他輕輕地點頭,說道:“你追隨我這麼久,我也沒有必要瞞你,這一世,不管是生死,我都是要戰到最後,生也好,死也好,我都需要一個答案。”
  “我有些累了。”坐在椅子上,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活得太久了,有時候,我都有些不知道一直活下去為了什麼?除了戰到最後,我沒有太多的奢望。”
  人王默默地站在那,默默地陪著李七夜。
  “一統九界?成就仙帝?還是屠滅諸神?”李七夜有些無奈,苦笑了一下,說道:“這些東西,都已經不是追求了。”
  人王沒說話,他也知道,因為這些東西李七夜都曾經實現過,正如他所說那樣,這些東西都不是追求了。
  

Snap Time:2018-11-17 02:26:02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