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053章 碎鐵

  眾多人都看到了姬空無敵親自迎接九劍老人,那場麵很簡單,沒有隆重的儀式,但是,依然讓很多人感到震撼。☆雜誌蟲☆
  “九劍老人呀,九劍出,天地滅,誰人能敵?”有老一輩的老祖曾經見過老劍老人出手,不由為之失神,喃喃地說道。
  大家都知道,每一個帝統仙門都有底蘊,甚至可以說,多數的帝統仙門都有戰將被塵封,一直活到現在。
  但是,以震撼而論,還是踏空山最讓人震撼,因為踏空仙帝是最後一位仙帝,他離當代太近了,很多老祖還能認識踏空仙帝座下的戰將,甚至是親眼見過他們橫掃九天十地。
  所以,踏空仙帝所留於世間的戰將是十分震撼人心的,更何況,走到今天,踏空仙帝座下的戰將隻怕比任何一個帝統仙門的戰將要年輕。
  “橫天神山來了老神仙,踏空山來了九劍老人,兩尊巨無霸突然冒出來了,這是為了什麼呢。”有晚輩不是很明白,對於突然冒出兩位巨無霸,也是很震撼。
  “護道”老一輩則是明白,說道:“隻怕通往仙帝之路會越來越殘酷了,姬空無敵他們身後最強大的護道之人都要出世了。”
  聽到這樣的話,很多人聯想到了前幾天的一戰,邪佛橫掃了所有天才,姬空無敵他們全部戰敗,麵對邪佛這樣的逆天存在,一般的護道人隻怕是不行,邪佛連神王都輕易的斬了!
  這讓很多人都明白了,姬空無敵他們也感受到了威脅,如果再遇到如邪佛、南帝這樣無敵的對手,他們身後的一般護道人隻怕依然是無濟於死,那必須是如九劍老人這種存在才能撐得住。
  “聽說寶柱人皇的護道人也來了,傳說,上次寶柱人皇的護道人從白劍真手中救了寶柱人皇之後,就再也沒有露過臉了,這一次,寶柱人皇的護道人入駐佛城。”有消息靈通的人很快就打聽到了消息。
  寶柱人皇的護道人一直很神秘,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曆,甚至很多人猜測他並不是寶柱聖宗的人,甚至可以說,沒有人見過寶柱人皇護道人的真麵目,除了寶柱人皇之外。
  “戰師、姬空無敵、寶柱人皇的護道人來了,其他的護道人呢?”有人不由好奇地說道。
  “聽說劍神聖地也來了一位極為逆天的老祖,不過,有消息說,白劍真拒絕了老祖的護道。”也有一位與劍神聖地交情好的老祖得到了一個消息。
  “我覺得,最吃虧的還是林天帝。”看到姬空無敵他們的護道人都紛紛來了,有一位大人物不由說道:“以我個人看法,在年輕一輩天才之中,出身最不好的就是林天帝了,他今天卻能達到姬空無敵他們這樣的高度,能與他們並肩,可以說,林天帝他比姬空無敵他們更了不起。”
  對於這樣的說法,沒有人會否認,大家都知道,林天帝出身於凡人世家,書香門第,就這樣的出身,林天帝一路走來,高歌猛進,沒有驚世的出身,沒有無敵的師父,但,最終他還是不遜色於姬空無敵他們,不論是誰,對於林天帝都是十分的佩服。
  “唉,隻怕未來天命之爭,林天帝是要吃大虧了,姬空無敵他們都有強大無比的靠山,有無敵的護道人,唯有林天帝是單槍匹馬,拿什麼跟他們爭天命。”有人為林天帝抱不平地說道。
  對於這樣的話,很多人都點頭讚稱,很多人都為林天帝惋惜。
  李七夜失蹤了,所有人都找不到邪佛的行蹤,這一點都不奇怪,因為李七夜去了一個外人根本去不了的時空。
  在這時空中,一片茫茫,在這樣的一片時空中,似乎沒有什麼東西,除了時間和空間,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更別說是生命了。
  最終,李七夜是停留在了這片時空的空寂之中,遠遠看去,在那有著一塊又一塊的碎鐵。
  這一塊塊的碎鐵看起來並不大,每一塊碎鐵大約也就是鵝蛋石大小。這一塊塊的碎鐵閃爍著淡淡的光芒。
  這樣的碎鐵,看起來非黑非灰,甚至可以說,讓人看不出它是什麼顏色,這根本就不是黑鐵的顏色,甚至可以說,這根本就不是碎鐵。
  遠遠看著這一塊塊的碎鐵,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喃喃地說道:“如此的好東西,不把它打造出來,那實在是太浪費了。既然靈山一群老和尚不搞這一套,那就跟我走吧。”
  這一塊塊的碎鐵寂靜無比地躺在那寂無的虛空中,沒有任何反應。
  李七夜緩緩走過去,當他靠近這一塊塊碎鐵的時候,“轟”的一聲巨響,血海滔天,無窮無盡的血海噴湧而出,瞬間淹沒了這一片的時空,在這滔天的血海之中,屍骨無數,無數的屍骨沉浮在血海之中。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是那麼的動人心魄,不管是誰,麵對這樣的一幕之時,都不由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李七夜隻是眯了一下眼睛,道心一念,就在這瞬間,血海消失了,無數的屍骨也消失了,在這個時候,眼前一片鬱鬱蔥蔥,樹木撐天,芝草到處都是,讓人一看宛如是處於仙境一樣。
  但,下一刻,李七夜念頭一轉,森林消失了,佛光億萬丈,一尊浩然巨大無比的佛陀浮現在虛空之中,它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不可思議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念頭再次一轉,接著,無窮無盡的法則衝天而起,這無窮無盡的法則瘋狂地交織,十分有序,但是,這法則實在是太過於深奧了,太過於玄妙了,交織到最後,這些法則無法再進行下去,聽到“砰”的一聲,所有法則都崩碎……
  “比起那隻破壺來,你還是差得太遠太遠了,邊角料就是邊角料,無法與那隻破壺相比。”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閑地說道。
  此時,那一塊塊的碎鐵十分的寂靜,剛才失敗之後,它就再也沒有反應了。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李七夜悠然一笑,說道:“雖然隻是邊角料,但,也是舉世無雙的好東西,正好我能用得上。”
  說完,打開命宮,天地印飛了出來,在這瞬間天地印變成了灼火帝爐,當帝爐打開的時候,滔滔不絕的帝火傾瀉而下。
  李七夜掌執著帝爐,傾瀉而下的帝火焚燒著這一塊塊的碎鐵,然而,不管帝火如何焚燒,這一塊塊的碎鐵卻沒有任何變化。
  要知道,李七夜的天帝印是把灼火帝爐拓印下來了,帝火一出,雖然比起真正的灼火帝爐來有一定的距離,但是,威力依然極為強大駭人,這樣的帝火隨時都可以燒毀一個大教。
  現在這帝火卻根本就燒不動這一塊塊的碎鐵。
  “開”李七夜沉喝一聲,灼火帝爐一變,無窮的帝威肆虐著這個時空,終於,李七夜打出了天滅業障帝火!
  帝威肆虐,業障帝火的威力嚇人無比,可以燒穿時空,一點的火星都可以毀滅一個大教疆國。
  然而,這一塊塊碎鐵在這樣無敵的業障帝火的焚燒之下,依然變化不大,當業障帝火焚燒了很久之後,這一塊塊的碎鐵這才開始變紅而己。
  “了不得,的確是夠硬的,不過,我就是要這樣的東西。”李七夜笑了一下,喃喃地說道:“世間,其他火隻怕是燒不了你了,不過,很巧的是,我有一件東西。”說著,緩緩地拿出了青燈。
  青燈古樸,青燈上的黑火搖曳不定,似乎隨時都會熄滅一樣。
  “給我開”李七夜長嘯,以璀璨一擊祭出了青燈,“轟”的一聲巨響,黑火焚燒萬物,最強的一擊之下,連時光都被燒掉,這片寂無的空間瞬間被燒毀,沒有什麼能擋得了這青燈的黑火,若是天上有仙,隻怕這黑火都能把它焚燒掉。
  這樣的一擊實在是太強大了,什麼神皇都會被燒得灰飛煙滅。
  終於,在黑火一次又一次的焚燒之下,這一塊塊的碎鐵開始融化,此時,李七夜運轉功法,四大體魄浮現,鎮獄神體、飛仙體、破穹斧體、無垢體都一一浮現出來。
  與此同時,李七夜打開了命宮,口唱仙經,世間最玄妙最深奧的法則浮現,一道道法則被烙印在了已經開始融化的碎鐵之中。
  李七夜掌執青燈,運轉世間無上法則,一次又一次地煉化著這一塊塊的碎鐵。
  在這時空中,沒有日月,最終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這一塊塊的碎鐵終於被李七夜煉成了。
  此時,李七夜放開了所有命宮,在一陣轟鳴聲中,李七夜身後浮現了一方國度,在這,血氣無窮無盡,似乎這是世間最強大的血海國度。
  如此浩瀚的血氣,這並不是李七夜自身的血氣,而是來自於血祖始地的血池和血魔族的仙血神國。
  “這樣的好東西,正好用來蘊養。”李七夜喃喃地說道。
  血池的血,傳說乃是來自於血族始祖,而仙血神國的血,乃是來自於仙帝,這兩種血,李七夜是花費了很多心血才完全煉化,現在,這樣的血海正好派上用上了。
  李七夜把煉化好的東西放了進去,以《體書》的真文一次又一次的祭煉。
  

Snap Time:2018-11-19 17:37:34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