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039章 又見梅素瑤

  李七夜離開了佛寺,去了佛城的另外一個地方,一個看起來是小門小戶的地方。☆雜*誌*蟲☆
  在這,乃是一個平凡的門戶,看起來像是凡人所居住的地方,沒有什麼特別引人注意的,李七夜一步踏進去,誰都攔不了他。
  一踏入這座小院,麵的景色就完全變了,在這,天地廣闊,在這,小橋流水人家,充滿了詩意。
  當李七夜踏下這小院的時候,小院之內頓時暴起了好幾股強大的氣勢,甚至還有一股是神王之威,毫無疑問,在這看起來不起眼的小院,乃是有著強大無比的大賢坐鎮。
  “袖水仙帝的確是了不起,不止是在這開辟了洞天,還規避了葬佛高原的佛息,如此的洞察,的確是讓人驚歎。”李七夜走入這片天地,漫步而行,隨意地欣賞著這的小橋流水人家。
  這幾股強大的氣勢暴起,有對李七夜出手之意,但是,在這個時候,一個宛如仙音一般的聲音響起,說道:“來者是客,不可無禮。”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一步踏出,便是一方天地,一步之下,他來到了一個樓宇之上。這座樓宇建於湖泊之中,一個女子坐於石案之前,獨覽眼前的湖光美景。
  不論是誰,看到眼前這個女子,都不由為之驚歎,眼前這個女子美到難於形容,稱她為仙子都不為過。
  梅素瑤!在當今人皇界會被人稱之為仙子的,也就是梅素瑤了。
  此時,梅素瑤坐於石案之前,寧靜而淡泊,宛如是遠離塵世的仙子。在以前,梅素瑤也是一位仙子,但是,以前的梅素瑤與現在的梅素瑤是完全不相同。
  在以前,梅素瑤出行,乃是異象紛逞,就像是仙子臨世一樣。今日,梅素瑤樸素歸真,沒有異象,沒有大道之音,但,她依然是仙子,一位遠離紅塵的仙子,融入了天地自然之中。
  梅素瑤依然是梅素瑤,她依然是本心未變,她依然是仙子,但是,以不同的姿態入世,就有著不同的風采。
  當李七夜一步踏入樓宇之時,坐於石案之前的梅素瑤一下子站了起來,看著李七夜,她眉間是光芒一眼,她吃驚地說道:“是李公子嗎?”說出這話,她也不是十分的肯定。
  “了不起,仙骨就是仙骨,可見本心,可通真神。”李七夜點頭,讚了一聲,露出真身,隨意地坐在石椅之上。
  見李七夜露出真身,梅素瑤盈盈一拜,姿態放得很低,說道:“公子親臨,小妹未能親迎,還忘恕罪。”
  “好了,丫頭,別跟我來這一套繁文縟節。”李七夜輕擺手,打斷了梅素瑤的話。
  梅素瑤,被人尊為仙子,不論是在哪,都可謂是眾星拱月,就算是不可一世的天才,如姬空無敵、寶柱人皇之流,在她麵前也是表現在自己最優秀的一麵,唯有李七夜不把她放在心上。
  梅素瑤也沒有生氣,坐下後,親手為李七夜煮上仙茗,為李七夜奉上玉杯,說道:“公子到來,粗茶一杯。”
  從始至終,李七夜是把梅素瑤全身上下欣賞一番,目光是那麼的放肆,是那麼的無禮,又是那麼的自在隨意。
  接過了梅素瑤手中的玉杯之後,李七夜啜了一口,隨意地坐著,說道:“看來,你終於明白了,這才是袖水仙帝的阿賴耶天香道。”
  “這是公子的功勞,公子一語驚醒夢中人,近些年,我是有了明悟,近日靜心潛思,才明悟其中真諦。”梅素瑤認真地說道:“若不是公子一語驚醒夢中人,隻怕我至少再走上一段很長的道路。”
  李七夜笑了一下,輕品著仙茗,欣賞著眼前美麗動人的女子,自在,愜意,隨心,一切都風輕雲淡。
  梅素瑤也不開口,靜靜地陪著李七夜品著仙茗,慢慢地為李七夜滿上,是那麼的溫柔,是那麼的自然,是那麼的嫻靜。
  李七夜緩緩地閉上眼睛,感受著這平靜的韻律,過了許久之後,他輕輕地點頭,說道:“嗯,就是這種感覺,你的確是領悟了阿賴耶天香道的真諦,你可以入天道了,大道,這將是屬於你的,這將會讓你走出屬於你的獨一無二的大道。”
  梅素瑤含笑,是那麼的含蓄,宛如是花蕾兒輕輕綻放一樣,她這樣的笑容,是那麼的美麗,是那麼的動人。
  她沒有驕傲,也沒有自得,一切都是自然隨心。
  “公子的到來,不知有何賜教呢?小妹洗耳恭聽。”梅素瑤輕輕地為李七夜斟上仙茗,溫柔嫻靜地說道。
  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丫頭,你確定是真的為你們長河宗的前輩飛升而來。”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質疑,梅素瑤也沒有生氣,說道:“小妹明白公子的質疑,不瞞公子,小妹的確是為我前輩飛升而來。”
  “然後呢?”李七夜輕啜了一口仙茗,依然是隨意,依然是懶洋洋地看著梅素瑤。
  “公子一定是去見了吠陀金剛。”梅素瑤是冰雪聰明的人,她眉心天生仙骨,能直指本心,這讓她有著非凡的洞察,特別是她領悟了阿賴耶天香道的真諦之後。
  “嗯”李七夜隨意地應了一聲,也不急著開口,等著梅素瑤的話。
  梅素瑤說道:“不瞞公子,我來葬佛高原,的確是為前輩飛升而來,向吠陀金剛取寶,那是臨時起意。”
  “然後呢?”李七夜笑了一下,依然是自在,依然是隨心。
  梅素瑤說道:“小妹所想,公子必來葬佛高原,公子若來葬佛高原,帝魔小世界必開,老無寺必現。小妹受老祖指點,得知帝魔小世界的一些秘聞,故此,向吠陀金剛換得寶物。”
  “有點意思。”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看來你們長河宗終於有上得台麵的老頭子露臉了。除了這些,你還知道什麼呢?”?梅素瑤看著李七夜,說道:“說句心話,我想知道公子的一切。公子在神戰山一戰,便威名遠揚,宗門老祖趕來此地。”
  “你們長宗河的老頭子中,能知道神戰山秘聞的,據我所知,隻有一個。”李七夜雙眼一眯,看著梅素瑤,說道:“他都跟你說了些什麼呢。”
  “沒多說什麼。”梅素瑤輕輕地搖了搖螓首,她的這個動作依然是迷人無比,美麗無雙,說道:“我所知,老祖對公子必有所知。小妹也很好奇,想知道公子的來曆,可惜,老祖不願透露隻言片語。”
  “是嗎。”李七夜笑了一下,依然是隨意,依然是自在。
  梅素瑤迎上李七夜的目光,是那樣的坦誠,是那樣的自然,是那麼的無愧於心,她迎上李七夜的目光,說道:“小妹不敢瞞公子。”
  看著梅素瑤的雙眸,直視梅素瑤雙眸的最深處,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你們長河宗的老頭總算沒有糊塗,智者,總會長存。”李七夜收回了目光,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
  “丫頭,既然我來了,就不需要我多說了吧。”李七夜靜靜地坐在那,平靜地說道。
  梅素瑤取出一個古盒,緩緩地遞給了李七夜,說道:“一半的寶物在此,請公子過目。”
  李七夜打開古盒,看了一眼麵的東西,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另一半呢。”
  “另一半被老祖帶回去了。”梅素瑤坦然相告,說道:“小妹用仙骨都難於參悟這東西,所以,請老祖帶回一半,讓諸位老祖參詳一二,看能否參詳其中的玄妙。”
  “這個問題,小妹也請教過吠陀金剛,他也無從入手,他隻知道此物極為了不得。”梅素瑤如實相告。
  “吠陀金剛能參詳,他就不是吠陀金剛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這東西,涉及遠古之秘,對古老無比的傳說不懂,永遠不知道這東西的秘密。”
  “公子所言,乃是荒莽時代之前的時代嗎?傳說中的神話時代。”梅素瑤也不由好奇地問道。
  梅素瑤出身於長河宗,一門三帝的傳承,她是有著別人所不能比的博學,但是,如同神話時代的東西,她所知道的也是寥寥無幾。
  “有可能更久遠。”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沒有多說。
  梅素瑤都為之怔了一下,在修士心目中,荒莽時代是最古老的時代,她知道荒莽時代之前還有神話時代,但是,更久遠的時代,那是怎麼樣的時代呢。
  李七夜收起了古盒,說道:“我要完整的,隻有一半,就是等於廢物。”
  “公子放心,我傳訊老祖,讓宗門立即給公子送來,絕不敢耽擱。”梅素瑤也是十分的痛快,一口答應下來。
  李七夜看著梅素瑤,不由露出笑容,說道:“丫頭,如果我不是知道你得阿賴耶天香道的真諦,我都有點不敢相信。短短的時間,變化這麼大,你這可謂是蛻變!在來之前,我都還認為你會討價還價,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把你小瞧了。”
  

Snap Time:2018-11-17 06:11:32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