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1034章 師利菩薩

  李七夜看了一下那個喬裝過的青年,對臥龍璿說道:“去吧,那就安心回去修行吧,以你現在的狀態,還難與寶柱人皇爭鋒。雜√誌√蟲”
  臥龍璿對李七夜深深地一鞠身,鄭重地說道:“大恩不言謝,你救我一命,我臥龍崖必會還你,他日有用得著我或我臥龍崖的地方,盡管說一聲。”
  李七夜隻是隨意地點了點頭,他也沒放在心上,他救臥龍璿,所圖的並不是回報,隻是隨手而為。
  臥龍璿辭別了李七夜之後,與她師弟離開了,李七夜也是漫步走入了佛城。
  佛城,熙熙攘攘,李七夜走在這繁華無比的佛城之中,看著這人來人往,看著居住在這佛城中的居民都是家家信仰佛家,看到諸多凡人都在頌經聽佛,他不由感慨地歎息了一聲。
  “帝釋呀,帝釋,未來終極一戰,你將會給這葬佛高原帶來什麼呢,億萬千靈呀。”李七夜不由為之感慨。
  李七夜漫步於佛城之中,感受著佛城的佛韻。在葬佛高原,可謂是處處是佛韻,很多人認為,葬佛高原處處是佛韻,那是因為這是世間最多僧人修行的地方,因為這有靈山,有爛陀寺。
  但,李七夜卻知道,葬佛高原,會成為佛家聖地,會處處是佛韻,並非是因為這有無數的僧人在此修行。
  “邪佛進城了。”李七夜進了佛城之後,佛城之內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在今天,李七夜有了一個新的名號邪佛!沒有人知道這個帶發修行的僧人是出身於何方,是有著何來曆,就在今天,很多人見識了李七夜那種金剛伏魔的可怕手段,就給他取了一個名號邪佛!
  “何止是邪佛來佛城了,南帝也在佛城,他先邪佛一步入佛城的。”有消息靈通的人說道。
  聽到南帝也來佛城了,很多人都不由麵麵相覷,在此之前,隻怕沒有人聽過南帝這個名字,然而,現在南帝一戰驚天,獨戰四佛寺的十八大金剛,單憑這一戰,就讓他的威名壓得姬空無敵他們喘不過氣來。
  “今年的葬佛高原是怎麼了,姬空無敵這些無敵的天才聚集在這,那也就罷了,先是冒出了一個邪門無比的邪佛,現在又來了一個神秘不為人知的南帝。一個邪佛,一個南帝,簡直就壓得年輕一輩喘不過氣來。”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不,南帝並非是神秘不為人知,他是奇竹山的錯代!”有一位出身於南赤地大教的老朽無比的大賢知道了南帝的來曆,對於他們這樣古稀無比的老一輩大賢來說,南帝這個名字,並不陌生。
  “錯代,什麼是錯代?”有年輕人不明白錯代的含義,就好奇地問長輩。
  長輩說道:“錯代,指的是一位驚才絕豔的天才為了規避爭奪天命而損耗太大,就提早把自己塵封起來,錯過這一個時代,然後等到另一個時代時機成熟了,再次出世,以奪天命,成就仙帝。”
  “南帝,不止是錯代那麼簡單,他曾經是奇竹山最了不起的天才,可以說,千百萬年以來,真正敢稱南帝的,也就他了。”這位知道南帝來曆的大賢感慨地說道:“可惜,他是生不逢時,他雖然是十分了不起,但是,他偏偏與鴻天女帝同生一個時代,這注定是一個悲劇,所以,他錯開與鴻天女帝同爭天命的時代!”
  “與鴻天女帝同爭天命的錯代啊。”聽到這樣的消息,不管是誰都心麵一凜,鴻天女帝的絕世,一直被世人所傳頌。
  “連奇竹山的最後一位仙帝,吟天仙帝都是他的晚輩。”這位大賢說道。
  “難怪是那麼逆天。”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不管是誰,都會一時之間失神,鴻天女帝時代的錯代天才,這是何等的逆天,何等的可怕。
  在這個時候,大家都明白為什麼南帝敢挑戰四佛寺的十八金剛了,他絕對是有著這樣的實力。
  聽到關於南帝的消息,不要說別人,就算是姬空無敵、戰師他們這樣的天才都久久沉默,突然冒出一個南帝這樣的錯對,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壓力大到爆棚。一個曾經與鴻天女帝爭過天命的人,不論是擱在那,都是無敵到爆頂。
  “先是一個邪佛,現在又冒出一個錯代。”聽到這樣的消息,林天帝是喃喃地說道:“這一世,隻怕是夠熱鬧的,看來,我師兄是不寂寞了,終於有旗鼓相當的對手了。”
  李七夜漫步於佛城之中,最終,他來到了佛城內的一座老廟之前,這座老廟並不宏大,老廟也不知道是建立了多少年,它已經是很陳舊了。
  這座看起來如老廟一般的佛寺乃是佛門緊閉,在佛城原住居民的印象中,這座佛寺一直都是佛門緊閉,基本上是不開門,所以,就算是佛城的原住居民都不知道這麵是什麼樣的僧人在修行。
  李七夜默默地站在佛寺之前,靜靜地站著,心麵有著說不出來的感觸。千百萬年了,他身邊的人是走了一茬又一茬,能活到現在的人又是寥寥無幾。
  最終,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不願再多想,轉身就走。
  “吱”此時,緊閉的佛門打開了,一個老尼走出來,這個老尼走出來,對李七夜合什,說道:“聖師,菩薩欲見你。”
  聽到這話,李七夜止步,輕輕地歎息一聲,合什,說道:“請帶路。”
  李七夜跟隨著老尼走入了佛寺,佛寺十分的寂靜,除了老尼,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了。走在這麵,恍然間,時光已經停止了流動,在這,超脫了世俗,在這,一切都變得了亙古。
  行走到這寂靜的佛寺中,似乎除了輕微的腳步聲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了,紛紛擾擾的紅塵,離這很遠很遠。
  “且讓我沐浴焚香之後,再一見師利菩薩。”李七夜對老尼說道。
  老尼沒有異議,引李七夜入精舍,讓他沐浴焚香,完畢之後,李七夜莊容斂身,神態自然,隨老尼去見師利菩薩。
  李七夜是何許人也,就算是在仙帝麵前,他也是無所謂,但是,今天他是特別的莊重,這說明師利菩薩在他心麵地位不一般。
  老尼把李七夜引至了一座佛舍之外,然後她就轉身離開了。李七夜站佛舍之外,神態一默,然後踏入了佛舍。
  在佛舍之內,佛光彌漫,佛光就像水銀泄地一樣,流淌在佛舍之內的每一寸泥土之上,給人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佛舍之內,有一朵金蓮盛開,金蓮之上,坐著一個女子,這個女子赤足披發,穿著一身黃衣,手結佛印,神態安祥。祥和溫柔的佛光就人從她身上散發出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每一縷佛光,就像是冬日的陽光那樣照在你臉上,是那麼的溫柔,是那麼的溫柔。
  眼前的女子,有著絕世的容顏,有著傾城的身材,但是,此時,她已經是一尊菩薩,已經是佛化,不管是絕世的容顏,還是傾城的身材,對於她而言,那都隻不過是皮囊而己。
  李七夜看著眼前這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他沒有說話,默默地在團蒲上坐了下來。
  佛城曾有傳言說,靈山曾有一位菩薩坐鎮佛城,但是,這一尊菩薩從來沒有人見過,眼前這位菩薩,就是來自於靈山的菩薩,也是李七夜的故人。
  此時,師利菩薩張開了雙眼,她的一雙眼睛特別的漂亮,可以想象,她未出家之時,必家是回眸便迷倒眾生。
  “你來了。”師利菩薩開口,聲音在回蕩著,那怕是她已經是成為菩薩,聲音依然是悅耳動聽。
  李七夜輕輕合什,以顯莊然,說道:“行至於此,未想是打擾到你的禪定。”
  “讓我見見你的真身。”師利菩薩說道。
  李七夜未說什麼,變回了真身,露出了李七夜的本貌。
  師利菩薩仔仔細細地看了李七夜一番,依然是手結佛印,說道:“這一天,恍然是千萬載之前,時光悠悠。”
  “你已成道,未來可往長生,千萬載,對於葬佛高原而言,也隻是指彈而己。”李七夜輕緩地說道。
  師利菩薩結佛印,佛韻彌漫,就算是談及往事,她也依然平靜,今天,她已經是菩薩,不再是凡人。
  “我知道,你對於入佛門並不是十分讚同。”師利菩薩輕輕地說道。
  李七夜輕搖首,說道:“不,這是你應該得到的,當年,你親率軍團,為我掃平大道,在艱難時期,你隨我左右,隻因我一紙之令,你便幾次出山,不管是什麼,都是你應該所得。”?“往昔,一條條生命隨我而去,一個個戰將血洗沙場,那是一個活鮮鮮的生命……”師利菩薩開口,佛文彌漫,往事如風。
  當年,她是李七夜座下四大軍團之一的軍團長,曾為李七夜一次次出山,一次次征南戰北,在當年,提起她赫赫威名,九界之中,又有多少是是忌憚三分,退避三舍。
  

Snap Time:2018-11-21 16:23:59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