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023章 冰語夏

  在當今,寶柱人皇可以說是有著很多追隨者和崇拜者,甚至可以說,寶柱人皇的追隨都要比姬空無敵還要多。☆雜誌蟲☆
  原因很簡單,姬空無敵乃是絕世天才,出身於踏空山,這注定著他的不凡,三聖之姿,更是讓他擁有了絕無倫比的優勢。
  在很多人眼中,姬空無敵是仙帝的後代,是含著金鑰匙出生,這樣的人與很多普通修士不是同一個世界。
  寶柱人皇不一樣,他出身於寶柱聖宗,雖然說寶柱聖宗也是大教,但是,遠遠比不上帝統仙門,寶柱人皇年少時的天賦也遠遠比不上姬空無敵這樣的絕世無雙的天才。
  相對比較普通的出身,相對比較普通的天賦,寶柱人皇是屢敗屢戰,最後威震天下,與姬空無敵、梅素瑤、林天帝這些絕世無雙的天才齊名。
  在讓很多普通修士看來,寶柱人皇就是草根的代言,就是他們的影子,說不定,有一天,他們經過了奮鬥與努力,也會達到寶柱人皇的高度,也會像寶柱人皇一樣名震天下。
  正是因為如此,寶柱人皇擁有著很多的追隨者和崇拜者,在他們心目中寶柱人皇是戰神,未來必能成為仙帝。
  現在有人說寶柱人皇不敢挑戰白劍真,寶柱人皇的擁躉當然是不幹了,立即反擊對方。
  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寶柱人皇順眼,更何況,白劍真作為當今最傑出的天才,作為劍道第一人,又是絕世美女,她也擁有很多的愛慕者。
  “哼,戰神,自封的吧,說寶柱人皇是戰狂還說得過去。”有白劍真的愛慕者立即冷笑地說道:“寶柱人皇雖然是了不得,他的戰績也是以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驗積累下來的,如果他是在戰敗中慘死了,早就沒有今天的成就了,他能活下來,無非是有人撐腰而己。”
  “那又怎麼樣?”寶柱人皇的擁躉也一樣冷笑地說道:“白劍真雖然厲害,跟戰神比起來,她依然是差遠了,哼,她與戰神決戰,乃是兩敗一勝,這說明遠不如戰神。”
  寶柱人皇曾經與白劍真決戰過三次,前麵兩次都是寶柱人皇挑戰白劍真,而且,前麵兩次白劍真都敗了。
  白劍真的愛慕者也反諷地冷笑說道:“是嗎?沒錯,白劍神雖然說是前兩次敗給了寶柱人皇,但是,不要忘記了,在第三次的時候,白劍神劍道至極,殺得你們戰神是拚了吃奶的力氣逃命,你們的戰神可是被白劍神追殺得走投無路,那是差點上吊自殺……”
  “……若不是有人出手相救,還有你們的所謂戰神嗎?嘿,嘿,嘿,當時若不是有人出手相救,你們的戰神早就成為一堆白骨了,早就成為白劍神的劍下遊魂了!”
  “你”這話說得寶柱人皇的擁躉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當年寶柱人皇兩次挑戰白劍真,白劍真都戰敗了,後來,白劍真怒了,挑戰寶柱人皇,在白劍真狂怒之下,爆發了無極劍道,簡直就是像狂暴之神一樣。在白劍真的狂暴極道的劍道之下,那怕是身經百戰的寶柱人皇也不敵。
  在這一場戰役中,可以說是寶柱人皇最慘的一戰,被白劍真殺得傷痕累累,被白劍真殺得逃走百萬,白劍真狂暴之下,追殺得寶柱人皇走投無路,最後,暗中有人出手相救,這才把寶柱人皇救走。
  經過這一戰之後,沒有任何人敢小覷白劍真,甚至有人稱她為劍道第一人!
  “就不知道白劍神此次來葬佛高原是不是挑戰戰師的。”有人見到白劍真抱劍而來,不由猜測地說道。
  戰師,出身於西荒野的橫天神山,不可一世的天才,而白劍真乃是出身於劍神聖地,同是在西荒野。
  俗話說,一山難容二虎,戰師曾經挑戰白劍真,第一戰,乃是戰師敗,第二戰乃是白劍真敗。
  但是,現在白劍真已經是劍道無敵,她的無極劍道隻怕是誰遇到了都會忌憚三分,所以,很多人猜測白劍真會挑戰戰師,一洗當年的戰敗之恥。
  “戰師已經是去了四佛寺,聽說他要挑戰四佛寺的佛法,他以自己的道心來承受四佛寺的渡化!”有一位老一輩大人物這樣說道。
  “好強大,竟然敢挑戰四佛寺的佛法,隻怕姬空無敵都不敢這樣做。”這樣的消息,讓人大吃一驚。
  “戰師不一樣,他與姬空無敵走的道路不同。”有一位來自於西荒野的大人物知道戰師的情況,說道。
  這個大人物分析說道:“戰師效法於當年的步戰仙帝,一步一戰,步步為營,他擁有紮實無比的道基,擁有堅如磐石的道心!他不追求同代無敵,而是追求步步為戰,屹立不倒。在同一代人之中,在當今不可一世的天才之中,戰師有可能是道行最低的人,但是,如果說誰會血戰到最後,隻怕非戰師莫屬。”
  “戰師的堅固,白劍真的劍道,姬空無敵的絕世,寶柱人皇的好戰,林天帝的驚才……”有年輕一輩天才都不由無奈地說道:“與他們同一個時代,實在是悲劇,這是妖孽橫生的時代,天才多如狗,不值得一提。”
  “不要忘記了,還有冰羽宮的宮主。”有一位東百城的修士湊過來插了一句話。
  “冰語夏也要來了?”有人不由吃驚地說道:“她可是誰都敢惹的人物,誰都不怕。”
  “呶”這位東百城的修士揚了揚下巴,說道:“你看,那不是來了嗎?”
  聽到這樣的話,不少人望去,隻見一座神車緩緩而來,神車之上坐著一個美男子,不,坐著一個絕世美女,隻不過是女扮男裝而己。
  這除了冰語夏還有誰呢?此時,冰語夏傲坐於神車之上,身邊乃是佳麗環繞,美女在懷,有三五個美麗動人的女子在陪伴著她,她宛如男兒一樣左擁右抱。
  看到冰語夏坐神車而來,又是美女環繞,左擁右抱,有人羨慕,有人無語。
  冰語夏已經是成為了冰羽宮的宮主,但是,她依然是放肆自在,她愛好女色,這是出了名的事情,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這不是什麼秘密。
  “冰宮主,久違了。”冰語夏到來之時,青氣飄渺,一個人踏空而來,瀟灑無比,出塵雅氣,宛如不是凡塵中人物。他眉宇之間,書卷氣息彌漫,這讓他看起來不像是一個修士,更像是一個讀書人。
  “林天帝也來了。”看到這個踏青氣而至的人,有人認出了他,不由吃驚地說道。
  踏青氣而來的,正是當今南赤地最赫赫有名的天才,被人稱為南赤地第一人的林天帝!
  冰語夏,已經揚名天下,她成名甚到比林天帝更早,林天帝就更不用說,當今南赤地第一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兩大天才相遇,這讓不少人為之屏住了呼吸。
  “原來是姓林的呀。”冰語夏懷抱美女,乜了林天帝一眼,悠閑地說道:“有好好的名字不用,卻偏偏自稱天帝,這可不是好預兆。”
  冰語夏的橫傲大家都知道的,不管是遇到誰,她都是一樣囂張。
  “冰宮主說笑了。”林天帝也不生氣,高雅一笑,說道:“這隻不過是世人所賜的虛名,不足為道。”
  “怎麼,要打一場嗎?聽說最近葬佛高原熱鬧萬分,我不介意給這添幾分熱鬧的。”冰語夏自由自在,又是囂張十足。
  “要開打嗎?”聽到冰語夏這樣的話,有人頓時興奮起來,喃喃地說道:“第四場決鬥,不知道是誰勝誰負。”
  “嘿,我買冰宮主勝。”有人立即下注說道。
  也有人跟著下注,說道:“我買林天帝勝,他最近去了神戰山,收獲極大,絕對有著很大的優勢。”
  在此之前,冰語夏與林天帝曾經決戰了三場,第一場,雙雙平手,第二場冰語夏戰敗,第三場林天帝戰敗。
  他們現在再一次相逢,可謂是冤家路窄,若是再來一場決戰,那絕對是讓人熱血沸騰。
  “當下天才輩出,我這點小道行,不足為道,不入冰宮主的法眼。”林天帝也沒有生氣,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年輕一輩,隻怕要首推李七夜,我這點道行,沒必要出來炫耀。”
  “李七夜”當聽到林天帝如此推崇李七夜的時候,讓看到這一幕的眾多人是麵麵相覷。
  “我就知道這壞人一回來就是驚絕天下。”聽到這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冰語夏頓時露出笑容,那怕她此時女扮男裝,但是,她笑起來是那麼的美麗動人,讓人怦然心動。
  “很好,你還是有眼光的。”冰語夏看了林天帝一眼,說道:“李壞人絕對會比你想象中還強大。”
  “能得冰宮主如此讚賞的人,絕對是了不得。”林天帝頷首,說道:“在下有事,先走一步,他日再見。”說著,踏空而去,青氣渺遠。
  不管如何說,林天帝這樣的風姿,的確是驚豔無雙,他沒有其他天才的那種霸氣,他獨一無二的書卷氣息,讓他顯得與眾不同。
  

Snap Time:2018-11-15 07:49:14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