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021章 是愛還是恨

  “是嗎?”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中洲公主隻是冷冷地看著李七夜,看她的模樣,就是不相信李七夜。雜√誌√蟲
  “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李七夜平靜地說道:“在大戰之前,該了結的,我一定會了結的。我去天古屍地找你,我隻是讓你知道,當年的楚雲天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如果你知道了真相,我相信你會有動力活著離開天古屍地。”
  “哼”此時,中洲公主冷冷地一哼,冷冷地說道:“聽起來,好像一切都在你的預料之中一樣。”
  “但,你還是去了渡口。”李七夜認真的看著中洲公主,說道:“你知道了,就會以最大的努力離開天古屍地,來到這個世上,你我之間的事情,也應該有一個了結。在冥河之上,幽冥船的名額,我留給了你,現在,你不也是活著出來了嗎?”?中洲公主沉默,久久不語,她依然是冰冷地盯著李七夜,似乎,並沒有因為李七夜的話而緩和下來,或者,李七夜的話並沒有打動她。
  “你確定不是為這條銀河而來?”中洲公主最終,冰冷地盯著李七夜,冷聲地說道。
  “如果你這樣認為,我隻能說,我很抱歉,你並不了解我,對於你來說,我隻不過是一個陌生人,或者說,是卑鄙無恥的騙子。”李七夜看了一眼中洲公主,有些索然,說道:“如果說,你認為我算計這一切,隻為了銀河,那你怎麼樣想,我也隨便。當年是我不對,當年的錯,我會還給你的!”
  說到這,李七夜索然無味,轉身就走。
  “你給我站住!”中洲公主見李七夜要轉,頓時厲喝道,但是,李七夜不理會她,依然往外走去。
  “楚雲天!你給我站住,你不要忘記你在信中說過的一切!”此時,中洲公主厲喝道:“你曾經是怎麼樣承諾過的?難道你忘記了嗎!你說過,要保護我一輩子的,你所說的承諾呢!”
  本是往外走的李七夜頓了一下身體,然後轉過身來,緩緩地看著中洲公主,淡淡地說道:“我是承諾過,但是,你現在已經是難有人能敵,你現在不需要我的保護。”
  “是嗎?”中洲公主冷冷地說道:“我們沒完!不要你認為給我選了幽冥船,你我之間就一筆勾銷!”?李七夜沉默了一下,然後平淡地說道:“我知道,是我騙了你,是我讓你蹉跎一生,這一切因我而起……”?“說得輕巧。”中洲公主冷冷地說道:“你知道,我是怎麼樣過來的嗎?在古冥的籠罩下,為了尋找到真相,我走盡了九界,與古冥為敵,與九界為敵,我隻想知道一個答案,我隻想知道楚雲天葬在哪!為了知道這個答案,我不惜與任何人為敵……”
  “我知道。”李七夜平淡地說道:“所以,我遵守我的承諾,若是沒有人暗中幫你,你覺得你能在天屠仙帝的手中全身而退嗎?”
  “是你嗎?”中洲公主雙眸一凝,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是誰並不重要,我隻想跟你說,我遵守我的承諾。”李七夜平淡地說道:“如果說,你認為這一切都是我的計劃,隻為了得到這條銀河,我隻能說,很失望。”
  說到這,李七夜平淡地看了中洲公主一眼,說道:“是的,我是一個騙子,沒錯,當年是我騙了你,但是,如果說,為了得到這條銀河,需要用這種計謀來算計你,對於我而言,有辱我的智商!”
  “哼,你一直都是騙子。”此時,中洲公主冷哼一聲,但是,此時她明顯是氣勢是弱了很多很多,沒有了剛才的冰冷與咄咄逼人,不覺間,她自己有點氣勢不足,感覺自己理虧。
  “是呀,在你心中,我的確是一個騙子。”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不想再說什麼。
  中洲公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她抬起頭來,盯著李七夜,依然冷冰,她冷冷地說道:“你是怎麼樣找到這來的?”
  “這對於我來說,並不難找。”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當年你們中洲古朝被滅,遺老逃遁,皈依了佛家,我便知道,你們中洲古朝祖先早就留有後路。你們中洲古朝始祖根本就沒有把這條銀河帶到你們古朝中,而是一開始,它就留在這。”
  說到這,李七夜看著中洲公主,說道:“如果我要得到這一條銀河,我根本不需要等到今天!在古冥時代,對於我而言,這件東西隻是一個很好的底牌而己,沒有這張底牌,我也一樣能滅掉古冥!”
  “我說得到,做得到!”說到最後,李七夜坦然地迎上中洲公主冰冷的目光。
  中洲公主不願意去看李七夜的目光,她垂下了眼簾,隻是神態冰冷,什麼話都沒有說。
  此時,李七夜緩緩取出了陰陽煉仙鏡,放在地下,說道:“你續命出世,我為你感到高興。你終於來到這個世上了,這件寶物也應該物歸原主了。”
  “你覺得就這樣完了嗎,這就是你還我的?”中洲公主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不,這隻是說,我是真心了結這件事情,隻要你開口,我會補償你。”
  “你拿什麼來補償!”中洲公主冷冷地說道,冰冷的目光盯著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最終,他什麼都沒有說,他明白,中洲公主需要的不是寶物!
  “我們沒完!”最終,中洲公主冷冰冰地說道。
  李七夜看著冰冷無情的中洲公主,點頭說道:“我知道,你要找我算帳,我並不逃避,我相信,你用不了多久,就能從這出來。我就在這葬佛高原等著你,你要跟我算帳,我隨是等待著。”
  “哼”最後,中洲公主冷冷一哼,也不知道是恨,還是什麼。
  最終,李七夜沉默了一下,轉身離去,沒走多遠,他又轉過身來,認真地看著中洲公主,說道:“我叫李七夜,不叫楚雲天!當然,如果你要找楚雲天算帳,那麼,楚雲天依然等候著你!”說完,轉身離開了。
  中洲公主望著李七夜遠去的背影,久久不語,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一招手,陰陽煉仙鏡落入她的手中,望著李七夜消失,輕輕地歎息一聲,低聲昵喃地說道:“冤家”
  李七夜離開了佛寺,臥龍璿緊跟在他身後,就像是一個跟屁蟲一樣。
  李七夜不由瞥了緊跟在身後的臥龍璿身後,說道:“你好歹也是一方之主,老是跟在我屁股後麵幹什麼?”
  反而,現在臥龍璿是不急不緩,學著李七夜那悠然的樣子,說道:“大路朝天,各走一邊,為什麼你一定要說我跟著你呢。”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說道:“小妞,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入魔窟最可怕的地方,讓你永遠出不來。”
  “你扔呀,你扔呀。”此時,臥龍璿丫著小蠻腰,高挺著她那翹挺的酥胸,高貴的她,此時竟然有三分的潑辣。
  李七夜看了臥龍璿一眼,懶得說話,轉身就走,繼續前行。
  臥龍璿急忙追上去,與李七夜並肩而行,說道:“怎麼了,不高興嗎?剛才那個女人是誰?道侶,女朋友?跟她吵架了?”
  此時,作為臥龍崖掌門的臥龍璿,似乎是八卦之魂是熊熊燃燒,十分的好奇,就像好奇寶寶一樣到處打探。
  李七夜不理她,繼續前行,而臥龍璿依然不死心,一步步跟著李七夜。
  “好了,不說這話題,我們換個話題怎麼樣?”臥龍璿說道:“說說你怎麼如何?你是哪一個門派呢,怎麼以前沒聽過楚雲天這個名字。”
  李七夜瞥了她一眼,說道:“小妞,你想知道什麼?”
  臥龍璿側了側首螓,此時,她這種模樣有點可愛,不像是高高在上的天才,更不像是位高權重的一方之主,她笑著說道:“我想知道你的來曆。”
  如果不是她的容顏被遮擋住了,一定能看到她那美麗無比的笑靨如花。
  “不知道。”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然後繼續前行。
  臥龍璿依然不死心,依然是追上李七夜,心態特別的好,學著李七夜的樣子,悠閑地說道:“那我們談一談深海遺族怎麼樣?”
  “你是想知道你血統的玄妙吧。”李七夜瞥了臥龍璿一眼,說道。
  “沒錯。”臥龍璿一點都不隱瞞,說道:“正如你所言,我臥龍崖對古老血統了解已經是少之又少,還請賜教。”
  “賜教倒不是不可以。”李七夜也悠閑地說道:“你能給我什麼?”
  “你要什麼?”臥龍璿也沒有絲毫拖泥帶水,毫不猶豫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說實在,你們臥龍崖能讓我心動的東西還真的沒幾件,雖然說你們是古老無比的傳承,又是深海遺族。雖然說,你們祖先當年在深海帶上來了不少好東西,可惜,都差不多被敗光了。你們雖然還有一點老本能上得了台麵,但,我不一定看得上眼。”
  

Snap Time:2018-11-18 12:03:49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