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016章 臥龍崖的來曆

  臥龍璿不由眼瞳一縮,這麵的秘密,隻有臥龍崖的老祖級別人物才知道,然而,眼前這個叫楚雲天的陌生人,竟然知道得如此多,這太駭人聽聞了。↑雜』誌』蟲↑
  “不用驚悚,也不用對我動殺機。”李七作懶洋洋地看了臥龍璿一眼,說道:“莫說你現在這個樣子,就算你是全盛時期,我要殺你,那也是跟捏死一隻小雞那麼容易。”
  “好大的口氣!除非你是神皇了。”臥龍璿不由冷冷地說道,但,不管她如何看,都無法看出眼前這個叫楚雲天的人究竟是怎麼樣的道行。
  “是不是神皇並不重要,我還真沒把你們這級別的人放在心上。”李七夜看著臥龍璿,笑著說道:“不過嘛,深海的古老遺民呀,如果真的把你捏死,那還真的可惜,你這樣的血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你這樣的血統,已經珍貴得不得了了,快比仙藥還要珍貴了。”
  “你想幹什麼?”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臥龍璿頓時臉色太變,眼前這個叫楚雲天的人知道得太多了,如果對她圖謀不軌的話,那絕對是比任何人都危險。
  “我能幹什麼?”李七夜慢吞吞地乜了臥龍璿一眼,說道:“難道我要喝你的血進行大補不成?又或者我要強奸讓你懷我的種不成?這管是哪一樣,我都是下不了手。”
  “你們這一族,總是有一股海腥味兒,我才不要喝你的血呢,至於讓你懷我的種嗎?很抱歉,你這血統雖然不錯,但是,想懷我的種的人,那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流淌著真仙血統的女人,都不見得有資格懷孕我的種。”李七夜說到這,看臥龍璿眨了一下眼睛,笑了起來。
  臥龍璿被氣得吐血,怒視李七夜,都不由被氣得哆嗦,她可是一個絕世美女,在北汪洋乃至是人皇界,不管走到哪,都是眾星捧月,現在李七夜竟然把她說得一文不值。
  “如果你沒有其他的事情,我要閉關療傷了。”最後,臥龍璿恨恨地說道。
  李七夜瞥了她一眼,悠閑地笑著說道:“姑娘,你不要搞錯了,這是我的房間,你這是反客為主。”
  “好,這還有沒有其他的廂房,給我一間。”此時,臥龍璿已經被李七夜氣得抓狂,掙紮著站起來。
  李七夜擺了擺手,打斷欲站起來的她,說道:“好了,跟你開開玩笑而己,你這傷勢,就算你閉關三五年,也無法痊愈,你現在急也沒有用。”
  被氣得不輕的臥龍璿好不容易才平息了胸口中的那口怨氣,冷冷一哼,依然還是有些氣惱地坐在椅子上。
  “這一次,你敗在寶柱聖子的手中,一點都不意外。”李七夜看著依然氣惱的臥龍璿說道。
  臥龍璿也沒有沮喪,隻是冷冷地說道:“勝負乃是兵家常事,我又不是第一次敗,有什麼大不了的,下一次,我一定會勝!”
  “你還不明白。”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因為,寶柱已經不給你下一次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臥龍璿臉色大變,冷冷地看著李七夜,說道:“你一直在暗中窺視?”
  “你又錯了。”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隻看了你與寶柱聖子開場的交手,我便已經知道結局了,完全沒有必要看下去。”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知道什麼?”臥龍璿盯著李七夜,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含笑不語,隻是懶洋洋地坐在那,悠閑地看著臥龍璿。
  臥龍璿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她終究是一門之主,她經究是經曆過風浪的人,拿得起,也放得下,她平息了心中的情緒之後,莊重地端坐,認真的看著李七夜,說道:“小妹有諸多不懂的地方,還請道友指點。”
  此時,她不論是怎麼樣看,都是那麼的高貴,那麼的讓人心動。
  “有人說,女人翻臉比翻書還要快,這一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李七夜笑著說道。
  臥龍璿被李七夜氣得都不由想生氣,但是,她還是很快能控製住自己的脾氣,她認真地看著李七夜,說道:“如果道友存心是要調戲我,那我也沒辦法。”
  此時,臥龍璿恰到好處的示弱,不論是讓誰看了都會喜歡,隻要男人,都會喜歡這懂得進退的女人。
  見臥龍璿這樣的手段,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依然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從容自在地說道:“你是哪有不懂的地方?”
  對於李七夜的話,臥龍璿沉吟了一下,然後抬起頭來,看著李七夜,說道:“寶柱人皇此次不一樣。”
  “因為這一次他趕盡殺絕是吧。”李七夜笑著說道:“他要殺了你那才罷休。”
  “沒錯,前兩次決戰,雖然有勝負,但是,都未發生這樣的事情。”臥龍璿緩緩地說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那你覺得是因為什麼讓他對你趕盡殺絕呢?是因為他認為你的潛力對他未來構成足夠的威脅,所以趁你羽翼未豐,先把你鏟除,又或者,那是因為你已經沒有價值了,所以,欲斬你而揚威。”
  對於這話,臥龍璿不由沉默,她在心麵一時之間也拿捏不準。
  “你自己知道,但,他不知道。”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寶柱聖子雖然有兩把刷子,但,他那點水平,還不入我的法眼,你身負古老血統,就憑他,就算是站在他背後的人,也一樣不知道……”
  “……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你敗在寶柱聖子手中,那已經是很正常的事情,一,你對於自己的血統,隻是摸到一點門戶而己,遠遠還未能登堂入室;二,他已經是摸透了你們臥龍崖的道法了,這對於他來說,你已經沒有磨礪的價值了,你最後的價值就是成為他的墊腳石,斬了你,以揚他的神威。”李七夜說到這,看著臥龍璿。
  臥龍璿不由沉默起來,好不容易,她抬起頭來,對李七夜說道:“你說他背後站著有人,那是誰呢?”
  “你覺得是怎麼樣的人呢?”李七夜不答反問,淡淡地笑著說道。
  臥龍璿沉吟了一下,說道:“很強大很強大的存在,雖然我是敗給了寶柱人皇,但是,我還有自信能全身而退!寶柱人皇追殺我之際,我是瞬間遠遁而去,他是緊追不放,一路追殺下來……”
  “我知道你們臥龍崖有一門逃遁之術,的確,如果你要逃走,寶柱聖子在速度方麵並不擅長,他肯定是追不上你。”李七夜說道。
  “但是,突然暗中有一個人出手了,他很強大,我沒法看清楚他的麵目,我一感到不妙,就祭出我宗門內的一件秘寶,碎裂時空,瞬間逃走。”說到這,臥龍璿都有些驚悸,因為暗中突然出手的人太強大了,若不是她以海量的壽血祭出了秘寶,隻怕她也逃遁不了,必定死在那個人的手中。
  “那就沒錯了,說明寶柱聖子隻是拿你當磨礪石而己。”李七夜說道。
  “你的意思,那隻是實驗?”臥龍璿有些驚疑不定,說道。
  李七夜說道:“你也可以這樣說,從他最近的戰績就可以看得出來,他是在尋找最適合的攻伐手段。你看一看,他這些年來與誰決戰過,戰績又是如何。”
  “可以說,最近幾年來,人皇界最有名氣的年輕一輩,寶柱人皇都挑戰過,姬空無敵、戰師、林天帝、白劍真、梅素瑤……等等。”臥龍璿沉吟了一聲,說道。
  “他常常是不是挑戰別人的時候,第一局,基本上是以敗而結束,第二局他就有機會扳回戰局。”李七夜說道。
  臥龍璿沉吟了一下,說道:“的確是有這樣的跡象,與我決戰的時候,是如此,與姬空無敵也是如此,他挑戰姬空無敵,第一次,他敗了,第二次卻是姬空無敵敗了,當時很難讓人想象,誰都想不到在第二局他能擊敗姬空無敵,大家都知道,在第一局的時候,姬空無敵可是占有絕對的優勢!”
  “因為這不止是寶柱聖子一個人在戰,而是還有另外一個人,那就是站在他背後的一個人。”李七夜說道:“百戰封神,百敗稱帝。寶柱聖子不是那種驚豔無雙的人,他需要通過無數的挑戰來積累經驗,借一場場的戰爭,來發現敵人的弱點,同時,彌補自己的不足!”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說道:“對於寶柱聖子而言,他並不怕戰敗,因為他心知肚明,他是不會戰死的,他背後有了不得的人為他護道,為他保駕護航!否則,他就不會滿天下挑戰他人,如果寶柱聖子是一個戰爭瘋子或者是一個修練狂人,早在以前就是到處挑戰他人,早就轉戰天下了。”
  “他是一個謹慎的人!”與寶柱人皇決鬥過,臥龍璿更了解一些。
  “對,沒錯,他就是一個比較謹慎的人。”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現在,卻成了人人稱道的戰狂,他是一個狂人嗎?不是,他是一個戰爭瘋子嗎?也不是!他隻不過是借別人來磨礪而已。”
  

Snap Time:2018-11-16 21:45:46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