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999章 神秘的青年

  李七夜收回了銀箭,“啪”的一聲,暴風神的屍體掉在地下,整座聖城一片死寂!
  李七夜坐在龍椅之中,環視了一下眾人,遠視聖城,緩緩地說道:“還有人對我不滿嗎?還有人對我有意見嗎?”
  一時之間,整個聖城寂靜無比,連銀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得到,無數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就算是血族老祖都不敢吭一聲。ぁ雜誌蟲ぁ
  “很好。”此時,李七夜站了起來,緩緩地說道:“如果誰對我有仇有怨,或者看我李七夜不順眼,單挑也好,圍毆也罷,我李七夜隨時奉陪。但是,如果有人把仇恨牽扯到我身邊的人,那就等著被滅門吧!”
  “轉告血魔族,我這個人仁慈,給他們一天準備的時間,一天之後,我李七夜親臨,必破他們宗門,必毀他們祖地,這就是對我身邊人動手的下場。”李七夜的聲音並不是十分的洪亮,但是,聖城之中的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若是在以前,隻怕會有人嘲笑李七夜,在當今,血族如日中天,人才輩出,特別是血魔族,更是團結無比,誰人敢與之為敵,更別說是踏滅血魔族的傳承了!
  但是,今天,李七夜放出這樣的話的時候,就算有血魔族老祖在場,都不敢吭一聲!連仙帝執念都不怕的人,這是多麼逆天的人!
  “轟”的一聲巨響,最終,李七夜揭開了帝詔,然後把帝詔隨手扔在地上,就像扔垃圾一樣。
  伊川精明,見李七夜把帝詔像扔垃圾一樣地上,他急忙撿起來,就算是這帝詔已經沒有什麼威力了,但對於蘇杭國這樣的小國來說,這帝詔依然是一件了不起的寶物。
  “李公子”見到李七夜,被困在雷塔之中的雷塔之主急忙伏拜,往是向李七夜請罪地說道:“發現這樣的事情,是我赤夜國有錯在先,還請李公子饒恕。”
  李七夜坐在椅子上,看著雷塔之主,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說實在的話,我還真的是蠻失望的,你這樣的境界了,竟然連一件帝兵都拿不出手,你這級別的老祖混得有點寒磣吧。”
  李七夜的話讓雷塔之主十分尷尬,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他隻好幹笑地說道:“這個,這個,暴風神掌執我赤夜國大權,我們這些老頭骨是處處受到掣肘。”
  暴風神作為塵血仙帝的女兒,她在赤夜國擁有著生殺大權,就算其他老祖比她強大,都受到她的壓製!
  雷塔之主忙是向李七夜請罪地說道:“此次我與幾位老祖本是共商平息恩怨,沒有想到暴風神一脈先聲奪人,黜免了幾位老祖,先下手為強,我們赤夜國,絕對無與李公子為敵之意。”
  “可惜,有點遲了,我現在考慮親自去你們赤夜國一趟,不用鮮血來洗禮,有些人永遠不知道我的鐵血手段。”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把雷塔之主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他忙是伏拜在地上,說道:“公子,請給我赤夜國一個機會,我在此向公子保證,這一次絕對剝離暴風神一脈對赤夜國的掌權。我以性命向公子保證,圓圓出任赤夜國皇主,赤夜國願為公子效忠!”
  雷塔之主已經知道,李七夜得到了血祖傳承,他未來必能掌執血族,現在若不是給李七夜一個強有力的承諾,隻怕他們赤夜國未來的前途是可以想象了。
  “請公子再給一次機會!”雷塔之主伏拜於地,就算他這一級別的老祖,此時也唯能有向李七夜求赦。
  李七夜看著雷塔之主,又看了看司圓圓,此時,司圓圓也不敢出聲求情,她也知道,李七夜的決定不是她能左右的。
  “好,我再給你們赤夜國一次機會。”李七夜過了好一會兒之後,緩緩地說道:“如果你還不能解決赤夜國的問題,那麼,我親自去解決,你應該明白,我親自去一趟,不血洗一番,我是不會離開的。”
  “公子你放心,這一次絕對會如公子所願。”雷塔之主伏拜於地,向李七夜鄭重許諾地說道:“待圓圓掌權之後,隻要公子一聲令下,赤夜國願意為公子赴湯蹈火!”
  李七夜看了雷塔之主一眼,點了點頭,然後對圓圓說道:“該傳授於你的,我也傳授給你了。接下來的人生,就靠你自己走出來了,你能不能成為一代了不得的君王,那就靠你自己了。我調教出來的人從來沒有弱者,可不要讓我失望。”
  司圓圓跪在地下,默默地向李七夜磕頭,她有今天的一切,全部都是李七夜所賜。她本是赤夜國逃亡的弟子,對於她而言,能回歸赤夜國已經是一生中最大的奢望了,在以前,她又怎麼會想到她有掌執赤夜國的那麼一天呢。
  李七夜的話在一夜之間傳開了,在整個南赤地,流傳著李七夜的傳說,聽到李七夜的傳說,在南赤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族為之振奮。南赤地的人族年輕一代沉寂了如此之久,終於有一位年輕天才崛起了,說不定未來他能帶著南赤地的人族走向輝煌。
  “第二個林天帝!”聽到李七夜的傳奇,有人不由感慨地說道。
  “不,比林天帝更逆天!”有人則是說道:“單是憑登上第一峰的成就,這就已經無人能及了,林天帝再逆天都無法登上第一峰,而他卻登上了。”
  同在南赤地,在荒野之中,一個青年漫行於天地,他所走之處,便是萬道隨行,飄渺而玄奧,似乎,他能主宰大道一樣,他便是當世南赤地有著第一天才之稱的林天帝。
  “了不得,如此成就,就算逆世天才也為之項背。”林天帝聽到了這樣的消息之後,都不由現驚容,一時間失神,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他露出笑容,喃喃地說道:“這一世,注定不寂寞,注定精采。否則,單憑姬空無敵之流,又如何與我師兄爭鋒。”
  說完,林天帝繼續前行,依然是那麼的瀟灑,依然的那麼灑脫,自由自在,似乎沒有什麼事情能拘羈他一樣。
  奇竹山,此乃是南赤地最強大的傳承之一,與護天教比肩,作為一門三帝的傳承,奇竹山的三位仙帝有一位是妖族,一位是石人族,還有一位有人說是妖族,也有人說是龍族。
  在南赤地,很多妖族把奇族山視奇竹山為首,以奇竹山馬首是瞻。不過,自從吟天仙帝之後,奇竹山就顯得特別的低調,離奇的遁世。
  在奇竹山的一座古閣之中,有一個青年臥在那,雖然他是很隨意地臥在那,但是,卻給人一種吞天的感覺,用橫臥中天來形容他,那一點都不過份。
  這個青年好像是剛剛睡醒一樣,當他的閣門打開之時,有奇竹山的老祖向他匯報南赤地的情況。
  “銀箭!”聽到奇竹山的老祖匯報之後,這個青年瞬間一下子坐了起來,他一下子坐了起來之時,連九天都為之搖晃了一下,他雙目中光芒一閃,宛如是三千世界明滅,極為恐怖,就算是有神皇在他麵前,隻怕都會心麵發毛,這個青年絕對是恐怖到無法形容!
  “你確定是銀箭!”青年再一次追問說道,他都難於相信。
  “回老祖,百分百肯定。”這個奇竹山的老祖在這青年麵前都以晚輩而稱,急忙說道。
  “難道,難道是……”這個青年臉色一變,一時之間失神,喃喃地說道。
  當青年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瞬間消失了,在這瞬間,他跨越時空,一步萬境,若是有人看到他這樣的手段,一定會嚇得跳起來,三五步,便能跨越一方天地,這太逆天了!
  在當夜,這個青年出現在了聖城之外,沒有人知道他來了,他來得無聲無息,他站在虛空中宛如是與天地為一體,莫說是神王,就算是有神皇在此,都不一定能發現他。
  青年打開了雙眼,當他雙眼打開之時,宛如可以穿越萬古,倒溯時光,他的目光穿越了一切,落在了雷塔之上。
  在雷塔之中,李七夜端坐在那,他靜靜地打坐修行。當青年的目光落在雷塔之上的時候,李七夜突然睜開了雙眼,看了一下青年所在的方向,然後就閉上了眼睛,心無旁騖。
  “咚、咚、咚……”青年突然間連退了好幾步,他臉色大變,二話不說,轉身就走,眨眼間回到了奇竹山。
  “我的媽呀,這還要讓我活嗎!”回到了奇竹山之後,這個青年不由抓著自己的頭發,十分的苦惱。
  青年這樣的舉動,讓奇竹山的諸位老祖都傻眼了,都不由麵麵相覷,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老祖,發生何事了?”有老祖忍不住輕聲問道。
  “我要自殺,自殺,明白不!”青年跳了起來,一張俊臉苦成了苦瓜,說道:“去,去,去,到山下鎮去,給我買一萬塊豆腐來,我要撞豆腐自殺!”
  對於青年這樣的話,奇竹山的諸位老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青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苦著一張臉,十分無奈地說道:“我好不容易是從地下爬出來,想裝裝牛逼,打打怪獸,奪奪天命,現在倒好了,我這是白瞎混了!”
  

Snap Time:2018-11-14 12:50:07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