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987章 偷襲

  “嗤”寒光一閃,李七夜話還沒有說完,穿然一道怒箭射穿了他的身體,瞬間把李七夜釘殺在地上。雜※誌※蟲
  這樣的變化,實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到讓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
  李七夜剛剛打敗赤天宇,赤天宇被釘在地上,完全是沒有反擊之力,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的防禦是最鬆懈的時候。
  就在這個時候,沒有人看清楚是哪射來的一箭,這一箭快到絕無倫比,比閃電雷光還要快一百倍,如此快的一箭,似乎連李七夜都躲不過,被一箭射殺在地上了。
  “發生什麼事了?”好一會兒之後,有人才反應過來,不由傻傻地問道。
  有人族老一輩的強者臉色一下子陰沉起來,麵無表情地說道:“有人暗算偷襲!”此時,老一輩的人第一個就猜到絕對是血族偷襲暗殺李七夜。
  “卑鄙無恥!”有人族青年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咬牙切齒,但是,卻是無能為力,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一箭瞬間把李七夜射殺。
  “終於死了!”看到李七夜被射殺,不知道多少血族的強者是如釋重負,對於他們來說,李七夜這種能赤手轟帝兵的妖孽太邪門了,血族有這樣的一個敵人,那終究是心腹大患。雖然說現在偷襲殺死李七夜並不光彩,但是,這總比給血族留下一個心腹大患好。
  “真的是死了嗎?”有些人族都難於接受這樣的事情,這樣的變化實在是來得太突然了,大家都看好李七夜,現在竟然被人暗殺了。
  如果說是在決鬥時死在絕大無比的敵人手中,那還能接受,偏偏慘死在偷襲暗殺之下,這對於一位天才來說,這隻怕是最憋屈的死法!
  “隻怕是已經死了,這一箭,隻怕是絕世之弩所射殺出來的。”有一位大人物仔細看了一番,喃喃地說道。
  本是已經等死的赤天宇看到這樣的一幕,都不由呆了一下,他都有些無法相信。
  終於,在眾目睽睽之下,有一個黑衣人緩緩地登上了山峰,當他看到李七夜已經被釘死在了地上之時,他這才鬆了一口氣,緩緩地取下了頭上的黑帽。
  “天王兄!”看清楚這個人之時,赤天宇不由為之狂喜,大叫說道:“多謝天王兄出手相救!”死逃生,這對於赤天宇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能讓他驚喜了。
  “承天王!”當其他山峰中的眾多人看清楚了這個黑衣人的真麵目的時候,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寒。
  “不要臉!”有人族青年不由忿忿不平,說道:“血魔族的所謂掌舵傳人,那也隻不過是偷襲的小人而己。”
  “成王敗寇,千百萬年以來,多少驚豔絕世的天才死在暗殺之中。”有血族青年立即反譏地說道:“如果李七夜真的有那麼強大,早就躲過這一箭了。”
  “承天王不愧是承天王,不愧是血魔族未來的領袖,他一出手,就為血族弟子報了大仇!”有血族的強者鼓掌讚聲說道。
  其他血族的強者也紛紛附和地說道:“就是,姓李的雙手沾滿了我們血族弟子的鮮血,今天承天王殺了他,那也是他死有餘辜!”
  成王敗寇,這一句話一點都沒有說錯,此時,承天王殺了李七夜,承天王就會成為血魔族的英雄,至於承天王是以怎麼樣的手段殺了李七夜,這已經不重要了。
  很多的人族修士雖然為之不甘,但也是無能為力,也有不少人族強者是相視了一眼,心麵發寒,因為血族太團結了,特別是血魔族,他們不管是什麼時候都是站在同一條線上,齊心合力,一致對抗外人!
  “殺我血族弟子者,雖遠必誅!”此時,承天王看著李七夜的屍體,冷冷地說道,他的聲音讓神戰山的很多人都能聽得到。
  事實上,承天王說出這樣的話之時,心麵是暗暗鬆了一口氣,他終於成功了,他終於狙殺了李七夜,否則,李七夜還活著的話,就是他心麵的一根刺!
  “殺我血族弟子者,雖遠必誅!”聽到了承天王的話,有不少血族弟子為之高呼一聲,甚至有人高呼承天王的名字。
  承天王殺了李七夜,這頓時讓他在血族的地位水漲船高,讓他是一呼百應,這為他在未來掌舵血魔族鋪平了道路。
  “今日,本座取李七夜首級,以掛聖城之外,讓天下知道殺我血族弟子的下場。”承天王冷笑一聲,這話他說得鏗鏘有力!
  承天王這話很多人都聽到了,許多血族弟子都不由為之歡呼。剛才李七夜的所作所為讓血族感到無比的壓抑,現在承天王殺了他,可以說是讓血族揚眉吐氣。
  承天王見到如此多的血族弟子歡呼,不由露出了笑容,他此舉足可讓他名震天下,足可讓他在血族中擁有著別人無與倫比的地位。
  承天王看著李七夜的屍體,走了過去,他要斬下李七夜的頭顱,他要把李七夜的頭顱掛在聖城外,隻有這樣,才能讓他的聲威傳得更遠,讓更多的人知道是他承天王斬殺了李七夜。
  “噗”一聲響起,鮮血濺射,所有人都以為承天王斬下了李七夜的頭顱了,但是,下一刻,所有人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
  承天王是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他胸膛裂開,出現了一個可怕無比的血洞,他的心髒被人活生生地摘下來了。
  “發生什麼事了?”這突然的變化,把許多人都嚇得一大跳,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此時,大家看到本是被釘殺在地上的李七夜站了起來,而他手中握著一顆還在跳動的心髒,這正是承天王的心髒!
  看到如此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所有人都以為李七夜死了,沒有想到,李七夜反而是摘了承天王的心髒。
  “好,幹得好!”有很多人族修士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為之籲了一口氣,甚至是有人高呼喝采。
  “不,不,不可能”承天王此時站都站不穩,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他喃喃地說道:“不可能的事情,神弩之下,從來沒有活著的人!”
  此時,李七夜一捏,手中的心髒化作了血霧,他笑了一下,緩緩地從身上拔出了長箭,說道:“不錯的箭,可惜,這樣的箭想殺死我,還差得太遠了。”
  說到這,李七夜看著承天王,說道:“這一刻,我等了很久了。”說著,隨手擲出了長箭,“嗤”的一聲,承天王根本就躲不了,被一箭釘在地上。
  事實上,李七夜還沒有入神戰山就知道有人關注他了,他剛才詐死,隻不過是引蛇出洞而已,他倒要看一看血族來了多少人。
  “嘿,什麼血魔族的掌舵人,那也隻不過是小人一個而己,嘿,在我們人族凶人麵前,不值得一提。”此時,見李七夜逆轉局勢,有人族修士不由為之興奮地說道。
  此時,眾多血族弟子臉色十分難看,他們都不由沉默起來,剛才他們都興奮承天王殺了李七夜,現在事實卻再一次狠狠地抽了他們血族一個耳光,那怕他們承天王用偷襲的手段,都沒殺死李七夜。
  “都出來吧,不然,我一刀刀把他身上的肉剮下來,我要讓天下人看一看,所謂的血魔族掌舵人是怎麼樣在我刀下哀嚎慘叫的。”此時,李七夜手持長刀,輕輕地拍了拍承天王的臉蛋,悠閑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的聲音並不洪亮,但是,很多人都聽到了他的聲音。
  李七夜的話沒落下多久,終於有一群人登上了山峰,雖然在這神戰山他們的道行都受到了壓製,但是,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很多人顫了一下。
  “血魔族這是有備而來,這不是臨時起意的搏殺。”看到這一群黑衣人登上了山峰,不少各族的修士心麵一寒,有人喃喃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看眼前這群黑衣人,露出了笑容,悠閑地說道:“既然來了,都給我取下帽子吧,亮亮相。你們血魔族總不至於是鼠輩吧,連見人的臉都沒有。”
  這幾十個黑衣人中,有人冷哼一聲,但是,最終他們都緩緩取下了帽子,他們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不怕別人見他們的真麵目。
  “王家老祖宗,血魔族的亞祖……”看到這一個個老人的麵容,不少遠處觀望的人抽了一口冷氣,心麵發寒,這些都是血魔族赫赫有名的老祖,他們隱世很久了,今天卻在這露臉了!
  “兩尊不朽存在,八位傳說中的強人,二十七位老祖……”有人暗暗地數著這一群老者,當仔細一數的時候,那怕是同樣為大賢的大教老祖,心麵都不由為之發毛。
  在這神戰山中,血魔族一口氣是冒出了這麼多的老祖,隻差神王沒來之外,像不朽存在都來了,這是何等龐大的手筆。
  在此時,那怕是傻子都已經意識到,這不是一場臨時起意的搏殺,這早就是計劃好的陰謀,血魔族早就想取李七夜的性命了!
  

Snap Time:2018-11-13 01:49:25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