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985章 太弱了

  “鐺”的一聲,刀鳴之聲響起,在這那之間,大家都以為這一刀已經是斬中了李七夜。∠雜±誌±蟲∠
  但是,刀鳴之聲落下之時,血海消失,魔性泯滅,隻見李七夜依然是站在那,屹然不動,似乎,他連手指都沒有動一下。
  不過,在這個時候,大家都看到,李七夜隻手壓著血魔刀,就是那樣輕輕鬆鬆地壓著血魔刀。
  此時,血魔刀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下是動彈不得,似乎,李七夜的手掌就是億萬座神山,一旦被壓住,就算是神魔都無法脫身,更別說是區區一把長刀了。
  此時封之承臉色脹紅,因為李七夜就這樣輕輕鬆鬆地壓著他的血魔刀,而他卻無法抽動血魔刀絲毫,似乎,血魔刀已經與李七夜融為一體,那怕是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氣,都無法拔動血魔刀一點點。
  “我都說了,你這樣的水平,就是一招也接不住。”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悠閑地說道。
  在鎮獄神體之下,封之承這一點道行根本就不足為道,那怕是血魔刀是一把絕世魔刀,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下,也一樣被鎮壓。
  “小輩,休得放肆,受死!”在場的幾位血魔族天才一見到封之承有難,他們齊喝一聲,都紛紛祭出寶物,以最強大的姿態轟殺向李七夜。
  “早該如此了。”李七夜一笑,對於幾位轟殺而至的天才連看都沒有看一眼,隻是隨手一指,一指戮出。
  “啪、啪、啪……”大家還沒有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一具具屍體落下,幾位轟殺向李七夜的血魔族天才在李七夜一指之下瞬間斃命!
  太快了,沒有人看清楚李七夜是怎麼樣出招的,在瞬間,一指之下,血魔族的天才全部被戮殺,他們眉心處留下了一個觸目驚心的血洞。
  毫無疑問,李七夜一指就擊穿了他們的頭顱,他們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到死他們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樣死的。
  飛仙體,此體一出,速度無極,一指之下的速度,足可超越時空,在這一指之下,區區血魔族的幾個天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太凶了吧!”其他山峰上的不少修士,那怕是老一輩的大賢,看到這樣的一幕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連大賢都為之忌憚。
  “沒有招式,沒有道法,純粹的速度,難道他是修練了飛仙體不成?”有老一輩大賢心麵一驚,暗暗猜測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封之承臉色劇變,他急速後退,他連血魔刀都放棄了,瞬間與李七夜拉開距離!
  封之承瞬間與李七夜拉開了距離,但是,他剛站穩,感覺脖子一寒,一把鋒利無比的長刀已經掛在他的脖之上了。
  這感覺,太熟悉了,封之承不用看也知道是血魔刀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如此一幕,實在太快了,快得讓人無法看清。看到這樣的一幕,讓遠處其他山峰上的眾多修士都不由為之屏住呼吸。
  封之承站在那,一動都不敢動,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血魔刀伴隨了他幾十年,這把刀究竟有多鋒利有多可怕,他能不清楚嗎?現在,隻要他稍微動一下,就是人頭落地。
  “實在是太可惜了,這樣的一把好刀,卻要砍掉它主人的頭顱。”李七夜手執血魔刀,輕輕地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封之承臉色難看到極點,一直以來,隻有他用血魔刀斬下別人頭顱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血魔刀會掛在他的脖子上!這是跟隨了他幾十年的血魔刀,現在卻成了要斬殺他的凶器。
  “隻要我稍稍用一點力,你的狗頭就掉在地上了。”李七夜用血魔刀掛著封之承的脖子,悠閑地笑著說道。
  “姓李的,你休得猖狂!”此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一個人登上了山峰。
  “赤天宇來了。”一直關注這一幕的人見來人登上山峰,忙是說道。
  見到赤天宇登上山峰,不少人都為之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血魔族一直以來都是很團結,惹了一人,就是等於捅了一窩,此時赤天宇強出頭,大家都不覺得奇怪。
  “怎麼?打抱不平嗎?”李七夜看了一眼登上山峰的赤天宇,笑著說道。
  “殺我血族者,雖遠必誅!”赤天宇一登上山峰,就盯上了李七夜,就像是一頭凶狼一樣盯上了自己的獵物,此時,赤天宇毫不掩飾,所有的血氣都噴湧而出。
  雖然說,在神戰山是受到了極大的壓製,但是,赤天宇血氣噴湧而出,帶著古老的神威,宛如有一尊神在庇護他一樣,讓他變得十分的強大。
  “看來傳說不假呀。”有人遠遠看到赤天宇這樣的氣勢,喃喃地說道:“赤天宇果然是流淌著血族中古老的血統!”
  “是嗎?”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算起來我好像是殺了你們血族不少人,那豈不是要被誅殺千百萬次。”
  “你現在放了封之承,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否則,我慢慢把你磨滅,讓你生不如死!”赤天宇所有血氣外放,讓他化身為一尊血神,整個人充滿了殺伐氣勢。
  “有信心,好,出手吧。既然你這樣有信心,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一招之內如果你救不下他,我就斬下他的頭顱。”李七夜笑著說道。
  “鎮!”赤天宇也果斷,在李七夜話還沒說完瞬間,就以絕無倫比的速度出手,雙手結印,瞬間,他的所有血氣化作一方血印。在這一招之下,立即產生了異象,一尊神掌持血印,直接鎮壓向李七夜。
  此血印鎮封而下,連諸道法則都瞬間為之黯然,大道之力瞬間被壓製。
  如此的一招鎮壓而下,就算在其他山峰上的修士都感受到了那股神威,那股來自於血族古老神的神威。
  “封魔神印!純血宗的絕殺!”一見到此印鎮壓而下,有很多人族強者都不由失聲,都為李七夜擔心。
  然而,麵對如此鎮魔封神的血印,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隻是一拳砸了出去,這一拳,沒有任何招式變化,沒有任何法則浮現,也沒有任何大道之力噴湧。
  這一拳,隻有絕對的速度,這一拳,隻有絕對的力量,這一拳,隻有絕對的重量……
  “砰”的一聲,一拳之下,血印崩碎,血肉濺射,骨碎聲響起,這一切聽起來特別的刺耳。
  “咚、咚、咚……”在這一拳之下,那怕赤天宇已經施出了純血宗的絕殺,依然是難逃慘敗的命運,他連退了幾十步,最後是壓製不住,哇的一聲,狂噴了一口鮮血!
  而赤天宇所受的傷遠不止於此,在李七夜這一拳之下,他整隻手臂粉碎,血肉模糊!
  如此的一幕,讓很多人看了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誰都沒有想到,作為五聖之一的赤天宇,連李七夜的一拳都沒接下。
  “這,這太詭異太邪門了吧。”有血族的老一輩大賢遠遠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為之一寒,喃喃地說道:“同樣的蘊體境界,怎麼可能相差得這麼遠,這,這,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難道說,難道說這小子是沒有受到神戰山的壓製。”
  想到這個猜想,血族的老一輩大賢又不由為之搖了搖頭,喃喃地說道:“這不可能,連神皇都被壓製,更別說他一個小輩了。”
  “你太讓我失望了。”看著受傷的赤天宇,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這個本事,卻要強出頭。不管你抱著什麼目的而來,想救本族是一件好事,可惜,你卻偏偏不自量力!”
  李七夜的話讓赤天宇臉色鐵青,他已經是意料到李七夜的速度很可怕了,但是,當真正動手的時候,李七夜的速度比他想象中還要可怕!
  在神戰山的壓製之下,李七夜的速度依然是如此的可怕,這讓赤天宇心麵發寒,他心麵除去李七夜的信念更加強烈,對於他而言,絕不能留下李七夜,否則,將會是他們的心頭大患。
  “我隻能說,很抱歉,你失敗了,我隻能是履行我的諾言了。”李七夜看著臉色鐵青的赤天宇一眼,笑著說道。
  “不”封之承不甘地大叫一聲,但是,這一切都已經遲了,血光一閃,他的頭顱高高飛起,當頭顱被斬下之時,他還能看到鮮血從脖子上噴湧而出。
  最終,封之承的頭顱滾得很遠,屍體“啪”的一聲倒下,鮮血染紅了泥土,似乎,流淌著的鮮血在滋潤著這的土地。
  “痛快!”看到李七夜斬下封之承的頭顱之時,有人族的強者不由揮了一下拳頭,興奮地說道:“就是應該如此,早就該打壓打壓血族的氣焰了,我們人族不發飆,他們以為自己才是南赤天的老大!”
  這人族強者的話頓時招來不少仇視的目光,一時之間,周圍一些血族強者是冷冷地盯著他。
  這個人族強者心麵一驚,不由縮了縮脖子,但是,依然忍不住嘿嘿地笑了幾聲,為李七夜斬殺封之承而感到痛快。
  

Snap Time:2018-11-16 05:34:44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