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975章 血牛神魔

  看著古轎,李七夜笑了一下,緩緩地坐直身子,說道:“看來,你都親自來了,你們血祖始地這一次的確是帶著十萬分的誠意而來。雜☆誌☆蟲”
  “你可知道我的來曆?”古轎中的存在也開口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的樣子,但是,聲音中的尊威,絕對是讓人敬畏。
  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別人或者不知道你的來頭,但是,我一聞那股牛騷味,我就知道你是誰,在血祖始地,還有誰會像你有著這樣的一股牛騷味。”
  “你太放肆了。”此時,就算是冬蒼女都不由冷哼一聲,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李七夜看了一眼冬蒼女,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丫頭,我放肆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九界十地,沒有我不放肆的地方!再說了,現在是你們有求於我,不是我有求於你們!”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依然笑著說道:“我這個人,向來都是很好說話,如果我是一個不好說話的人,那麼,不管我放不放肆,你們都還不能站在我麵前!”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雷塔之主有點汗冷涔涔,這讓他在心麵覺得不可思議,李七夜明知道轎中的人,竟然還敢如此說話,這是何等的霸道。
  如果換作是其他的人,知道這轎中之人的來曆,隻怕是會被嚇得雙腿發軟!
  “李公子,自信,是一件好事,但是,有時候過於自滿,隻怕並不是一件好事。”古轎中的存在有氣無力地說道。
  “這話你就說錯了。”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地搖頭說道:“自滿?我從來不自滿。再說了,血牛神魔,你真的覺得我自滿了嗎?”
  雷塔之主都被嚇了一跳,從來沒有人敢如此直呼轎中存在的名字,然而,李七夜現在卻毫不在乎!這樣的囂張,已經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了。
  就是站在李七夜身後的葉初雲都不由芳心跳了一下,司圓圓並不知道血牛神魔是何方神聖,但是,作為清蓮宗的宗主,葉初雲卻聽到過一些傳說!
  血牛神魔,傳說是血族最古老的存在,傳說是真正的神魔,並不是那種自稱為神魔的偽神虛魔!
  血牛神魔,不要說是血族的晚輩,就是血族的很多強者都不知道他的存在,隻有像雷塔之主這樣的真正強者,才知道他的存在。
  傳說,血牛神魔主導著整個血族,他在血族之中有著無上的權威。
  而至於血牛神魔有多強大,這樣的問題,就算是雷塔之主都說不清楚。因為血牛神魔曾經是指點過塵血仙帝修道。
  “夠霸氣。”轎中的血牛神魔竟然也不生氣,緩緩地說道:“不過,你應該清楚,就算你在血池中得到了傳承,這也並不意味著你就是無敵。”
  血牛神魔這樣的話一說出來,這一次真正的把雷塔之主嚇了一跳,失聲說道:“血池中的傳承”?一時之間,雷塔之主是瞠目結舌地看著李七夜,他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冬蒼女,看到這樣的神態,他知道這是真的。
  想到這一點,雷塔之主心麵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如果說,李七夜得到了血池的傳承,那豈不就是意味著他是血祖!
  一個人族成為了血族的血祖,這一點說起來讓人無法相信,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這也讓雷塔之主想不明白,為什麼血池會選一個人族做血祖!
  對於血牛神魔的話,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就太小看我了,在這雷塔之中,我才是真正的主人,就算是沒有你們的傳承,我也一樣能神擋殺神,魔阻屠魔,你相信嗎?血牛神魔!”
  “你以為你是仙帝嗎?”此時,冬蒼女都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起來,他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丫頭,我雖然不是仙帝,但是,在這聖城之中,就算是仙帝來了,都必須給我繞道走過去!”
  雷塔之主為之傻眼,這越說越瘋狂了,開口就邈視仙帝,世間還有比這更瘋狂的人嗎?雖然雷塔之主並不小覷李七夜,但是,他都覺得李七夜這話太過於囂張,說難聽一點就是吹牛。
  “這話,好像很久沒有聽過了。”然而,血牛神魔也沒有動怒,隻是喃喃地說道。
  “既然你這條牛都來了,說明這一次你們真的很有誠意。”李七夜對於血牛神魔的態度很滿意,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我們就談一談吧,你我之間單獨談一談。”
  古轎中的血牛神魔沉默了一下,然後吩咐說道:“把我抬出來。”
  血牛神魔話一落下,抬橋的漢子從轎中抬出了一具古棺,這具古棺通體血紅,整具古棺看起來就像是封印了仙血一樣。
  整具古棺血光流淌,泛起了種種異象,宛如有仙鳳在飛翔,宛如有真龍在低吟,又宛如是有星辰在墜落……
  在這樣的古棺之中,隱隱之間能看到一個影子,一個影子就是這樣靜靜地躺在麵,讓人無法看得真切,隻能是看到一個輪廓而己。
  “好一具仙棺。”李七夜看著這具古棺,都不由讚了一聲,說道:“如果不是念在難得的緣份上,這樣的一具仙棺我早就動手搶了!”
  “能遇識貨之人,也不容易。”李七夜這話本來是十分無禮,但是,血牛神魔竟然也不介意,反而是欣賞。
  這也難怪血牛神魔會欣賞李七夜,他躺著的這具仙棺可是來曆逆天,正是因為有這具仙棺,才能讓他躺了一個又一個時代,才能讓他封塵在血祖始地最深處讓時光的侵蝕減到最弱!
  “你們都退下吧。”此時,血牛神魔吩咐地說道。
  雷塔之主當然是二話不說,立即跟著抬轎的漢子退下了。連塵血仙帝在血牛神魔麵前都是晚輩,更不說是他這位晚輩中的晚輩了。
  冬蒼女隻是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她也沒有多說什麼,也跟著退下了。
  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司圓圓和葉初雲兩個人也什麼話都沒有說,也跟著退下了。
  李七夜隻與血牛神魔單獨談,這已經是意味著這件事情非同小可,這麵涉及的秘密,絕對不允許其他人知道。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讓你掌執血族,血族會全力支持你。我相信,你絕對會成為一代驚豔絕世的仙帝。”當隻剩下他們兩個人之後,仙棺中的血牛神魔說道。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不,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就算沒有血族,我也會成為萬古以來最驚豔的仙帝!我留下你來單獨談談,並不是為了談血祖之事!”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當然,如果你或者血族覺得需要,我可以當你們的血祖,這隻不過是順手而為!我要的不是號令血族!”
  “你要的是什麼?”血牛神魔沉默了一下,最終開口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緩緩地說道:“我要的很簡單,必要時,我要你出世!取出你血族的東西來,爆發你最無敵的狀態,為我衝鋒陷陣!”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血牛神魔笑了起來,說道:“當年塵血仙帝奪天命之時,我都未出世為他護道,更別談是你了。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是,我是不可能出世的。”
  對於血族來說,血牛神魔太重要了,他就是血族的靈魂一樣,除了血族傳說中的始祖之外,沒有人能比得上血牛神魔在血族的地位了。
  “我知道你活下來的原因!”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一直苟延殘喘到現在,無非是提防著那一天到來,提防著深淵中的墮落重見天日。你是怕血族陷入萬劫不複的地步,你是怕血族再無天日!”
  “你是什麼人!”李七夜這席話一說出來,就是連躺在仙棺中的血牛神魔都不由沉喝了一聲。
  “我留下你來談話,說明我也是帶著誠意跟你來談這件事情的。”李七夜緩緩地說道,他神態鄭重,說道:“在血族之中,你號稱是仙帝的導師,因為塵血仙帝出於你的門下。不過嘛,我說一句不好聽的話,仙帝導師,這個稱號你還不夠資格享有。”
  “如果說,你都是仙帝導師,那我應該叫什麼,眾帝之父?還是導師之神?”李七夜緩緩地說道:“你也聽說過,萬古以來隻有一個人夠資格號稱是仙帝導師!這個人就是我!”
  李七夜說完了這一席話之後,仙棺是“喀”的一聲震動了一下,毫無疑問,就算是血牛神魔這樣的存在也被李七夜這話所震撼了。
  別人或者聽不明白李七夜這一席話的秘密,但是,血牛神魔卻知道一些事情,他能聽得懂這話的意思!
  “我早該想到才對”此時,血牛神魔喃喃地說道:“當年黑龍王撕裂了踏空仙帝的天命,我就應該想到。他不是要與踏空仙帝爭天命,黑龍王是為了陰鴉大人而出手!”
  萬古以來,不管怎麼樣的老祖,隻要知道那個幕後存在的人,隻怕都要稱上一聲“大人”,敢叫李七夜“死烏鴉”的,都是亙古無比的存在!
  

Snap Time:2018-11-19 05:12:05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