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957章 群雄挑釁

  “喲,我們的小跑腿終於爬上來了。Ψ雜&誌&蟲Ψ”就在李七夜走上了龍台之後,一聲嘲笑響起,快劍侯冷笑一聲,他是陰陽怪氣地說道:“不知道我們的小跑腿辛辛苦苦爬上來,有沒有參悟什麼玄妙之術呢。”
  快劍侯他就是要與李七夜過意不去,他就是要惡意嘲笑李七夜,他甚至是巴不得李七夜發怒,如果李七夜發怒了,他正好有借口出手教訓教訓李七夜,讓他知道,敢跟他師兄搶女人,那絕對是沒有好下場的。
  李七夜根本就不理會他,他的目光隻是盯著那個看起來像猙獰龍嘴的巨洞。千百萬年過去,經曆了無數的風吹雨打,這個巨洞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化。
  “喲,小跑腿其他本事倒沒有,忍縮的功夫倒是一流,有這樣的本事那絕對能做烏龜王。”快劍侯嘲笑地說道。
  此時,很多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在場聚集於此的年輕一輩強者以血族居多,被快劍侯一說,他們也多少知道李七夜與葉初雲的事情,當然,李七夜是葉初雲小廝這樣的事情並不是誰都會相信的。
  他們當然看得出來快劍侯是故意嘲笑李七夜,擺明了要與李七夜為敵,甚至是找借口把李七夜鏟除掉,如此一來,快劍侯就能為他師兄赤天宇鏟除情敵了。
  李七夜懶得理他,盯著巨洞,一步一步往巨洞而去,他每走一步都是十分講究,每一步都有著說不出來的律動。其他人沒有留意李七夜的步伐,唯有司圓圓是全神貫住,她是感受著李七夜每一步的律動,希望能從麵參悟出什麼來。
  “這是我與諸賢論道之處,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來的。”此時,見李七夜往他們聚集席座的地方走來,一個青年站了起來,冷冷地說道。
  這個青年一頭長發飛舞,他身材欣修,雖然他不是看起是那種粗壯的人,但是,他身上的線條是那麼的強壯有力,他整個人陽光帥氣,舉止間給人一種陽光普照的感覺。
  這個青年正是純血宗傳人赤天宇,他繼承了純血宗最純正的血統,所以,他全身周圍隱隱有一股紫氣。
  這一次,以赤天宇為東道主,邀請諸多年輕一輩龍台論道,這除了切磋切磋一番以及他們這些南赤地年輕一輩相互道交情之外,同時也想討論討論龍台得寶的事情。
  赤天宇他有著不小的野心,他想聚集南赤地年輕一輩天才共同參悟虎丘龍台,想取得不亞於前人的成就。
  諸多年輕一輩強者圍著巨洞席地而從,現在李七夜徑自往巨洞走去,闖入他們的地盤,赤天宇當然不悅了,更何況,李七夜是他的情敵!
  赤天宇此話一出,快劍侯立即知道該怎麼做了,他就是等著師兄這句話了,隻要師兄發令,他就敢拿李七夜開刀。
  快劍侯立即擋在了李七夜麵前,冷冷地說道:“小廝有小廝的規矩,這是主子們聚集的地方,滾到一邊侍候去,若是敢僭越,就打斷你的狗腿!”
  感受著大地脈動的李七夜眯了一下雙眼,殺機瞬間綻放,此時在他眼中快劍侯已經跟死人差不了多少。
  在此之前,快劍侯一番嘲笑,他根本就是懶得去理會,在他眼中,快劍侯就如蟻螻一樣,根本就沒放在心上,但是,這一次快劍侯卻妨礙他做事情。不管是誰,擋他道者,殺無赦!
  “快劍侯,你說誰呢?”此時,一個悅耳而具有皇威的聲音響起,一個女子踏空而至,如蓮出水,美麗動人,清雅出塵。
  “葉宗主駕臨”有人大驚一聲,在場的眾人也都紛紛站了起來,也忙去相迎,就算是快劍侯也不由為之一怔,忙是相迎。
  來者正是葉初雲,她踏空而至,有著說不盡的雅氣,有著說不盡的清秀,她就是那樣的美麗,如芙蓉出水。
  雖然說同為年輕一輩,事實上,葉初雲比在場的人都高了半輩,她比赤天宇、白劍都要早出道。血族五聖之中,也就唯有承天王是差不多與葉初雲同一個時代出道的。
  葉初雲作為南赤地年輕一輩第一個成為大賢的人,不管她是在年輕一輩的心目中,乃至整個南赤地,她都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此時葉初雲駕臨,眾人起身相迎,在場的眾多年輕一輩天才中,其中不乏是葉初雲的追求者,不乏是葉初雲的愛慕之人。
  特別是赤天宇,一見到葉初雲,他是整個人精神抖擻,更是挺直了腰杆,要把最自信最灑脫的一麵展示出來。
  “葉宗主能親臨我們小小的聚會,實在是榮幸,天宇在修道上還有許多迷惑,還請葉宗主能點拔一二。”赤天宇滿臉笑容,迎上葉初雲。
  就是出身於帝統仙門的白劍也不敢托大,也是親身相迎,他是笑著說道:“連天宇兄都要請葉宗主點拔,那我們隻能是當學生在旁邊傾耳而聽了。在座之中,論道行,推葉宗主為主,葉宗主應是坐首席。”
  其他年輕一代的天才都紛紛相迎,出口相讚。對於他們不少人來說,能一見葉初雲乃是一大幸事,特別是對於愛慕葉初雲的年輕修士來說,更是興奮得不得了,為之陶醉。
  葉初雲踏上龍台,她輕頷首,說道:“諸位客氣了。”說著她連一步都未停,宛如行雲流水,眨眼之間便行至李七夜身邊。
  “瑣事纏身,小妹來遲了,還請李兄見諒。”葉初雲行至李七夜身邊,柔聲地說道。她的一行一言之間,並非是一代了不起的大賢,也不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宗主,而是一位溫柔賢慧的女子。
  “來了就好。”李七夜隻是輕輕點了點頭,依然一步一步地往巨洞走去,感受著龍台的律動,葉初雲寸步不離,跟隨在李七夜的身邊。
  此時,在場的不少年輕一輩天才是彼此相視了一眼,特別是赤天宇更是笑容僵在了那,一時之間氣氛變得十分詭異。
  剛才要給自己師兄出頭的快劍侯此時也不敢放肆,在葉初雲麵前,他隻不過是一個晚輩而己。
  白劍隻是含笑搖了搖頭,這一幕也是讓人難以緩解,此時大家都是很尷尬。
  在場中唯有半月公主心麵暗喜,這樣的一幕是她最想看到的,如果說李七夜真的是與葉初雲湊成了一對,那麼赤天宇遲早都會死心的,那麼,這就意味著以後她與赤天宇兩個人之間就是有可能了。
  對於半月公主來說,除了她,沒有人能比她與赤天宇更般配了,他們同是出身於血魔族,兩大宗門是門當戶對!而且還是世交,他們兩大宗門的長輩也是希望他們兩個人結為道侶。
  在場的不少年輕一輩天才一時之間你看我我看你,特別一些是葉初雲的愛慕者,心麵更不是滋味,他們乃至赤天宇都以為葉初雲是來加參他們的小聚會的,沒有想到葉初雲根本就不是來參加聚會的,而是為李七夜而來的。
  這對於這些愛慕葉初雲的年輕一輩強者來說,心麵就不舒服了,特別的不爽,頓時把李七夜視為情敵。
  此時,李七夜已經圍著巨洞轉了好幾圈,他每轉一圈都是充滿了律動,而葉初雲與司圓圓跟隨在李七夜身後,特別是葉初雲,可謂是溫柔體貼。
  這樣的一幕讓赤天宇看著就不爽了,心麵是嫉妒得發狂,特別是看到葉初雲那溫柔如流水的目光落緊隨著李七夜的背影之時,他心麵就像被嫉妒咀咬著一樣。
  “嘿,難道你還想得到寶物不成?”赤天宇見李七夜圍著巨洞轉了一圈又一圈,他是冷冷地一笑,有意貶低李七夜,故意挑釁。
  此時,李七夜停下了腳步,看了看赤天宇,然後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那又有何不過,虎丘悟道,龍台得寶!此乃是正常之事。”
  “哈,哈,哈……”赤天宇不由大笑起來,說道:“虎丘悟道,龍台得寶!這也是要看人,除非是如仙帝這般驚才絕豔,否則,那隻不過是癡人做夢而己。”
  “嘿,師兄,癡人做夢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是癡人做夢,他真以為自己是未來的仙帝,真的以為自己是驚才絕豔。”此時,快劍侯當然是幫襯著自己師兄了,他陰陽怪氣地說道:“卻不知道,他所作所為,隻不過是給世人徒添笑柄而己,十足的小醜而己。”
  在場的其他年輕一輩天才作璧上旁觀,他們與李七夜非親非故,更是不認得李七夜,對於他們來說,特別是對於其中一些是葉初雲的愛慕者來說,如果赤天宇是好好教訓李七夜,他們也是十分樂意看到的。
  葉初雲看了赤天宇他們一眼,不由皺了一下眉頭,有些人自尋死路,誰都求不了。
  李七夜撩一下眼皮,冷冷地說道:“管好你的嘴巴,否則,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是嗎?”快劍侯還沒說話,赤天宇冷冷地說道:“我倒要看一看,在這南赤地誰人敢威脅我純血宗,我倒要看一看誰有那個膽與我純血宗為敵!與我純血宗為敵,隻有死路一條,識相的,最好從哪來就從哪去!”
  

Snap Time:2018-11-13 06:40:35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