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956章 龍台

  李七夜這一番話也是旨在指點司圓圓,當然,司圓圓也是一樣無法看透李七夜真正的脈動,因為這是涉及了虎丘龍台、伏龍山乃至是聖城的秘密!
  司圓圓就不由好奇地問道:“公子如此叩行,既不是為了悟道,那是為了哪一般呢?”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虎丘悟道,龍台得寶,這不是一句空話,正確說來,這也不是單獨的兩件事情,不經虎丘,又如何能登龍台!”
  “公子的意思是說,想得寶,必須踏虎丘,隻是強登龍台,是不可能得寶。ぁ雜誌蟲ぁ”司圓圓忙是說道。
  “可以這樣說。當然,並不是你踏虎丘就能得寶。”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麵的東西,不是一朝一夕能明悟的。”
  “傳言說,龍台有人得寶,這是真是假?”司圓圓不由問道。虎丘悟道,龍台得寶,這句話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到了後世,已經沒人知道具體有哪些人得過寶物了。
  “寶嘛,龍台並不隻有一件或者二件寶物,這麵有著你無法想象的東西。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都有一些了不起的人得到了一些小寶物。”李七夜一邊前行,一邊說道:“其中得到了最了不起寶物的乃是血璽仙帝!正是因為他在這得到了寶物,為他在艱難的道路上躲過了幾次凶劫!”
  血璽仙帝,可以說是在古冥時代唯一兩位不是出身於古冥的仙帝之一。當年,這片天地在古冥的掌握之中,他花了不少的心血才把血璽仙帝帶到這來,混入古冥之中,在此參悟,最終得到了一件了不起的東西!
  當然,對於李七夜而言,他不止是說為了龍台的寶物而來,他行走於這台階之上,他是在感受著這片天地。外人並不知道,虎丘龍台與伏龍山有著很大的關係!李七夜身懷龍果,他行走在這,那是在證實一下他的一個猜想!
  司圓圓沒有再說話,她是默默跟在了李七夜身邊。
  他們一步步往上而行,走得很慢,在這過程中,有不少人踏空而起,一步踏入了龍台。這些都是受血魔族之邀的年輕一輩高手,其中不乏是天才。
  登上龍台的年輕一輩天才中,除了像半月公主這樣光彩照人的天才之外,作為另一位五聖之一的白劍也差不到哪去。
  白劍到來之時,隻見他一步登天,古老的符沉浮,他整個人宛如是從古界走來一樣,帶著古意,似乎他是一把未出鞘的古劍,一旦出鞘,那隻怕是可斬日月。
  白劍與半月公主同為血族五聖之一,同為年輕一輩天才,可以說,他的來頭比半月公主更驚人。白劍可是出身於大手印古院這樣的帝統仙門,這不是半月血族所能相比的。
  “難道說,這一次血族五聖都要聚首嗎?”看到白劍來了,虎丘山下的一些修士不由為之感歎地說道。
  “血族不止是老一輩團結呀,現在連年輕一輩都團結,若是血族五聖都抱作一團,南赤地的其他族的年輕一輩想出頭都不容易呀。”甚至有人族修士輕輕地歎息一聲。
  在南赤地,人族的實力絕對不比血族弱,甚至是比血族強。在南赤地,血族雖然有血祖始地這樣的存在,但是,人族可是還有護天教這樣的存在,更何況,人族還有聖城!
  但是,一直以來,護天教對世事冷淡,也少與人往來,而聖城更是低調不出世,如此一來,在南赤地,人族缺乏凝聚力。反觀血族,常常是抱作一團,聲威之隆,有淩駕於人族之上的氣勢。
  跟在李七夜身後身邊的司圓圓見白劍踏空而起,符沉浮,也不由感慨地說道:“大手印古院的古之術,果然是名不虛傳。”
  李七夜依然是一步步前行,對於司圓圓的話,他隻是笑了一下,說道:“你用不著羨慕他人,隻要你在這一條路走下去,你會越超他們,你比他們走得更遠,說不定以後血族的大任還要落在你肩膀上。”
  “我隻是一個小女子而已,如何能肩擔血族。”司圓圓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並非是她妄自菲薄,她說的是實情。先不說血族有赤夜國、血魔族這樣的傳承,單是血祖始地就是屹立萬古而不倒,血族何需要她來肩負。
  “無需妄自菲薄,你隻要以我的傳授修練下去便可。”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若是你真的肩負起了血族大任,到了那麼一天,你就會明白我是何等的真知灼見。我可不是隨隨便便找一個人就會把起源功法傳授給他的。”
  司圓圓輕輕地歎息一聲,不願意再說什麼,她既然選擇了跟隨李七夜,她就不再後悔。
  李七夜帶著司圓圓繼續往前走,要知道,這蜿延而上的石階是有幾千級之多,這不是一時之間能走完的。
  “喲”在李七夜與司圓圓地走了大半的石階之後,一聲嘲笑響起,此時隻見快劍侯踏空而至,他身旁還有不少年輕一輩高手,多數是血族年輕一輩高手,都是頗有名氣。
  快劍侯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嘲笑地說道:“一個小廝也想問道呀,想參悟虎丘之道呀!這隻怕是癡人做夢。”
  對於快劍侯而言,李七夜是不是葉初雲的小廝並不重要,重要的他是要搞臭李七夜,打擊李七夜,因為他師兄赤天宇喜歡葉初雲,而李七夜與葉初雲雙飛雙棲,這是他師兄最懷恨於心的事情。
  “快劍兄,就憑他區區一個凡人,給他再增一百年壽命,他也悟不出虎丘之道。”快劍侯身邊的另一個血族高手大笑地說道。
  然而,李七夜看都懶得多看這群蟻螻一眼,依然是一步一步的踏著石階往上而行,根本就沒聽到快劍侯他們的話。
  跟在李七夜身後的司圓圓也未多語,她跟隨著李七夜,以李七夜馬首是瞻,李七夜未開口說話,她也不自作主張。
  “哈,一介俗人也想悟虎丘之道,簡直就是不自量力,無畏無知。”快劍侯大笑一聲,帶著眾賓登上龍台。
  李七夜依然是一步一步前行,隨著他越往龍台上走,他感受到的律動就越強烈,這種律動不是外人所能感受到的,隻有他才能感受到。
  一步步前行,李七夜不由抬頭眺望遠處的伏龍山,伏龍山就像一條巨龍趴在了那,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似乎是鎮壓,似乎是沉睡,似乎,那不是一條山脈,而是一條巨龍沉睡在了那。
  “果然呀,究竟是什麼原因所導致的呢?”李七夜看著伏龍山不由喃喃地道。這個時候,他知道為什麼天玄老人會說感受到伏龍山的胎動了,事實上,他不是真正的胎動,因為天玄老人不知道這麵的秘密。
  曾經作為烏鴉的時候,李七夜就曾經推算過伏龍山,但是,現在的變化,卻超乎他的想象,比他以前推算的時間還要早,而且早很多。
  這讓李七夜在心麵就是奇怪,這麵的變化究竟是什麼導致的呢。
  隨著李七夜一步步前行,終於走完了所有的石階,終於登上了龍台!
  龍台乃是虎丘的最高峰,在這,看起來就像一條巨龍的龍頭仰天長嘯。在這山峰上是平坦無比,平坦的石麵就像是一個操練場。
  在這平坦的峰頂上有一個巨洞,這個巨洞周邊有著不少的石柱尖石。而這巨洞是垂直而下,往下望去,就像看不到底的深洞,這樣的一個深洞宛如是可以直通地下最深處一樣。
  這樣的一個巨洞出現在龍台之上,看起來就像是龍那強大的嘴巴。
  龍台上的這個巨洞可是大有來頭的,傳說這個巨洞麵有著驚天的寶藏,隻有那種有緣之人才能得到這麵的寶物。
  正是因為如此,虎丘龍台才有了這樣的一句話,虎丘悟道,龍台得寶。
  這樣的一個巨洞垂直而下,深不可測。雖然說這洞有寶,但是,沒有人敢下去。因為千百萬年以來曾經很多人下去過,甚至傳說曾經有神皇親自下去過,但是,最終沒有一個人活著出來。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總之,隻要是掉下去的人,就不可能出來,他們就是是憑空消失一樣,再也沒有出現過。
  到了後來,龍台得寶也隻是一樁美談而己,在後世,很少聽說過有人在此得到過寶物!
  李七夜帶著司圓圓踏下了龍台,他不由露出了笑容,因為他已經是掌握了這其中的律動,就像當年他帶血璽仙帝來此得寶一樣,可以說,他必能取出一件寶物,至於是怎麼樣的一件寶物就不好說了,這就真的是要看緣份了。
  司圓圓隨著李七夜登上了龍台,她放眼一看,隻見此時龍台上聚集了不少人,全部都是南赤地的年輕一輩強者,不少是天才級別的高手,聚集在這的年輕一輩高手又以血魔族為主。
  聚集在這的強者除了血魔族之外,雖然還有妖族、人族的高手,但那也隻不過是寥寥無幾而已。
  

Snap Time:2018-11-17 06:11:02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