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955章 虎丘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人側目,被攔下的很多修士本來就是心麵不爽,但是,惹不起血魔族,隻能是敢怒不敢言,此時有人族修士甚至是暗暗地向李七夜豎了一個拇指,對於他們來說,李七夜的話實在是讓人覺得太爽了。雜☆誌☆蟲
  也有人不由詭異地看著李七夜,這個看起來普通的無名小輩的口氣未免也太大了吧,竟然敢如此挑釁血魔族,這究竟是深藏不露,還是不知天高地厚。
  至於司圓圓則是不由苦笑了一下,她認識李七夜並不久,但是,似乎他從來就是不怕得罪人一樣,不管是誰,他都是視之如無物,現在開口就是挑釁血魔族,她都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有多無敵。
  守在山腳下的血魔族弟子頓時大怒,對於他們而言,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竟然敢當著如此多人的麵前口出狂言,休辱他們血魔族,不教訓教訓這個小子,他們血魔族的尊威何在!
  “好大的口氣!”李七夜的話剛落下,一個冷笑聲響起,一個青年踏步而至,這個青年背負一把神劍,顧盼之間乃是劍氣飛揚!
  這個青年踏步而至,看著李七夜,冷冷地說道:“本侯倒要看一看是哪一方神聖,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辱我血魔族!小輩,報上名來,本侯不殺無名小輩!”
  “侯爺”看到這個青年跨步而至,守在山腳下的弟子忙是拜了拜,對他甚是尊敬。
  “純血宗的快劍侯!”看到這個青年,依然滯留在山下的修士不由心麵一凜,有修士喃喃地說道:“快劍侯來了,隻怕赤天宇已經在龍台了。”
  眼前這個青年人稱快劍侯,出身於純血宗,是赤天宇的師弟,聽聞他出劍極快,劍一出鞘必取人首級。
  “李七夜。”對於快劍侯的話,李七夜慢吞吞地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快劍侯怔了一下,然後冷笑地說道:“我道是誰,願來是葉宗主身邊的小廝!難怪是如此大的口氣!”
  “小廝?”聽到這樣的稱呼,李七夜都不由笑了一下,這樣的稱呼實在是太新鮮了。
  “就是那個李七夜呀,聽說他一直跟在葉宗主身邊,難怪他是如此囂張,原來是仗了葉宗主的勢。”聽到這樣的話,滯留在山腳下的一些修士對李七夜是指指點點。
  然而,李七夜完全是無所謂,依然是輕鬆自在地站在那,就算有人誤會他是葉初雲的小廝,他也懶得去說什麼。
  快劍侯冷冷地說道:“葉宗主為人我是十分敬佩,但是,這還不是你一個小廝所能撒野的地方!”
  “我想在哪撒野就在哪撒野。”李七夜懶洋洋地對快劍侯說道:“不服氣就放馬過來。”說完,懶得再理會快劍侯,轉身往山上走去。
  而守在入口處的血魔族弟子立即攔住李七夜的去路,而快劍侯是目光一寒,頓時露出了殺機!
  “葉宗主乃是受邀的貴賓,李公子既然是與葉宗主同出同入,他也能上龍台。”此時,一個悅耳的聲音響起。
  一陣香風飄來,一個女子駕臨,光彩照人,當她到來之時,不止是守在山腳下的血魔族弟子,就算是快劍侯都鞠了鞠身,以示問好。
  “半月公主!”看到這個女子,滯留在山下的修士不由暗暗吃驚,有人喃喃地說道:“半月公主都來了,看來血魔族的天才全部都聚集在一起呀。”
  半月公主給李七夜說好話,就算是快劍侯也不敢再說什麼,論身份,論地位,半月公主與他師兄赤天宇是同一個級別。
  半月公主為李七夜說話,那可不是因為她是一個友善的人,也不是因為她要跟李七夜做朋友,那是因為葉初雲!
  對於半月公主而言,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一次他們聚集在龍台論道切磋,赤天宇與葉初雲都在受邀之列。半月公主當然不希望給赤天宇與葉初雲親近的機會。
  如果說,李七夜這樣的一個情敵插在了赤天宇與葉初雲之間,那麼,赤天宇就完全沒有親近葉初雲的機會了。
  半月公主打怎麼樣的如意算盤,李七夜當然一清二楚了,他連一個謝字都懶得多說,轉身就走,帶著司圓圓踏上了台階。
  “公主殿下,這樣的一個沒有教養的無知小兒,應該好好教訓教訓他。”快劍侯見李七夜連一個謝字都懶得說,不由為半月公主抱不平。
  半月公主含笑,隻是問道:“不知道赤道兄來了沒有?”
  “回公主,師兄已經在龍台,這一次師兄作為東道主,他已經是在龍台等待諸位的大駕光臨。”快劍侯忙是說道:“公主殿下您先請,我在此迎接白劍兄他們的到來。”
  “也好,我與赤道兄敘敘舊。”半月公主聽到赤天宇已在龍台,頓顯愉悅,踏空而起,眨眼之間便登上了龍台。
  李七夜並沒有像半月公主那樣騰空踏上龍台,他是一步一步地行走在台階上,手用輕輕地摸著台階的內壁。
  一級級的台階,蜿延而上,就像一條龍盤在這山上一樣,而且,這台階並不是人工鑿出來的,似乎是渾然天成的。
  李七夜手扶著內壁,一步步沿著台階而上,每一步都走得很緩慢,似乎,他在迎合著這天地節奏一樣,但是,不管是誰,都又看不出這樣行走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管你怎麼樣仔細看,都看不出端倪,他這樣行走,就像普通人那樣行走一樣。
  “公子欲悟虎丘之道?”跟隨在李七夜身後的司圓圓見李七夜慢慢行走在石階之上,不由好奇地問道。
  虎丘悟道,龍台得寶,這是一句流傳很久的話。事實上,在千百萬年以來,很多人來虎丘龍台,一欲悟此道,二欲得此緣。
  不過,在後世真正能有收獲的人是寥寥無幾,到了後世真正能來此悟道的人少之又少,所以,虎丘悟道,龍台得寶那隻是一個美談而己。
  李七夜扶牆而上,慢慢行走,輕輕地搖頭說道:“虎丘悟道,這是談何容易的事情,此間之道,不是你一二天便能明悟的。”
  “公子懂此玄機?”盡管李七夜沒說是要悟道,司圓圓這樣聰明的女孩子依然能看出一些端倪。
  “這個嘛,能知一二。”李七夜笑了笑,依然一步一步往上而行,說道:“不過,此間之道,不是我所要的,對於我來說,此間之道並不重要。”
  “可是,傳聞說當年的驕橫仙帝都曾在此悟道,他的無敵之道便是出自於此。”李七夜這樣的話不由讓司圓圓為之咋舌,她忍不住說道。
  驕橫仙帝,何許人也,一生不敗,有人稱他為萬古第一帝,就算他不是萬古第一帝,他也是所有仙帝中唯一一生不敗的人!
  正是因為當年傳說驕橫仙帝的無敵大道悟於此,這才使得虎丘龍台風靡一時,在那荒莽時代乃至是拓荒時代,曾經無數修士在此來悟道。
  隻不過,到了後來,有收獲的人是寥寥無幾,這才使得後世之人真正來這悟道的人是越來越少,就算是有人來此悟道,也是一無所獲。
  “那隻是以訛傳訛,驕橫仙帝是何許人也,他一生無敵,你認為他就往這一坐,就參悟了無敵大道嗎?這隻是前人走過的路,像驕橫仙帝能一生無敵,他是不可能說一悟便無敵的,這其間是經過無數的磨礪……”
  李七夜一邊扶牆而上,一邊搖了搖頭,說道:“不過,不可否認的是,當年驕橫仙帝在此參悟,的確是有著驚人的收獲。這麵有著外人所無法想象的東西,隻是時機未成熟而己!”
  李七夜一步一步往前而行,他走得很慢,似乎感受著這的脈動一樣。
  一開始,司圓圓還以為李七夜是悟道,但是,她跟在李七夜身後,跟著李七夜一步一步走的時候,慢慢地,她才發現,李七夜不是在悟道,李七夜似乎在是叩擊著什麼,似乎是在要召醒什麼一樣。
  在李七夜一步一步之間,似乎有一種節奏,一種脈動,具體是什麼,司圓圓是無法看出來,但,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她感覺李七夜一步一步往上走的時候,她好像聽到了心跳聲一樣,但,這不是李七夜的心跳聲。
  似乎,在這一片天地間,有一顆心髒,隨著李七夜的一步一步叩擊,這顆停止了跳動的心髒似乎又開始了跳動一樣!
  這種感覺司圓圓也不是十分肯定,她隻是有這樣的一種感覺而己,她甚至認為這是一種幻象。
  “這,這是一種脈動嗎?”司圓圓跟著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她都不是十分肯定地問道。
  “了不起。”李七夜含笑點了點頭,說道:“難怪你能把《晚霞經》修練到這樣的地步,單是這樣純粹的感覺,很多天才都是無法企及的。隻有你這樣純粹道心的人,才能感受到我這一種脈動。”
  “這與道行深淺無關,關乎於你是否用心去傾聽。”李七夜緩緩地說道:“很多人,被無敵之道,被帝術所迷惑了,太多的誘惑,使得他們沒有用純粹的心去傾聽大道的起源,這使得他們錯過了太多的東西。
  

Snap Time:2018-11-16 22:33:46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