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949章 龍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回過神來,叫來了老掌櫃,付了酒錢,然後對老掌櫃說道:“掌櫃,我要上你們徐府住幾天。雜誌蟲”
  掌櫃笑著搖頭說道:“客官,這隻怕你誤會了,雖然說,我們徐家在這開酒肆,但是,我們並不開客棧,我們徐府乃是家眷居住,並不招待客人。”
  李七夜含笑,說道:“這個我知道,不過,我要住龍居,你們徐家的龍居,你應該是知道的。”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老掌櫃臉色變了一下,回過神來,他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客官,隻怕你是喝多了,小的並不知道什麼龍居,我們徐府也沒有什麼龍居。”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掌櫃,我不是外人,你去把龍脊棟藏著的那隻哨子給我取來。你們徐家是有祖訓的,掌櫃你應該還記得。”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老掌櫃頓時臉色大變,他不敢再怠慢,鞠了鞠身子,說道:“客官稍等。”說完,他匆匆而去。
  老掌櫃告辭了李七夜,酒肆是立即掛出了打烊的門牌,不再招待客人,老掌櫃關好了酒肆,然後匆匆而去。
  李七夜依然是坐在那,靜靜地等著,過了甚久之後,老掌櫃終於回來了,他見到李七夜之後,他從懷鄭重地摸出了一個古盒。
  他從古盒中取出了一個哨子,這個哨子看起來很普通,就像是小孩子吹泡泡的哨子。
  老掌櫃雙手把哨子捧給了李七夜,李七夜看著這個熟悉的哨子,輕輕地歎息一聲,接過之後,輕輕地摩挲了一把。
  “你知道這哨子的用處嗎?”李七夜看著手中的哨子,笑了笑說道。
  而老掌櫃閉口不談,李七夜莞爾一笑,說道:“我明白你心麵所想,怕我是假冒的。這哨子有兩個用處,一,是你們徐家求救,隻要你們徐家的後人才能吹出這哨子的求救之聲,這聲音可以傳遍人皇界,可以通告很多傳承;二,另一個作用就是身份識別,隻有你們徐家祖訓中的人才能吹出來。”
  “我說得對嗎?”李七夜看著沉默不語的老掌櫃。
  而老掌櫃依然是閉口不談,他隻是看著李七夜,什麼都不說,他的神態已經很明顯了。
  李七夜笑了笑,把哨子放於口中,以別人不懂的節奏吹起來,“”隨著一聲烏鴉啼叫的聲音響起,隻見哨子中飛出了一隻烏鴉。
  這隻烏鴉一飛出來,散發現了一股可怕的氣息,承載萬古,馱背天地,萬法臣伏……
  這隻烏鴉從口哨中飛出來,在眨眼功夫又消失了。這隻不過是從哨子中吹出來的一個幻象而己,而這個幻象也隻有李七夜才能吹出來!
  見到口哨吹出了一個烏鴉幻象之後,老掌櫃才確定了李七夜的身份,他鞠身說道:“原來是大人,祖訓有言,唯有大人才可住龍居。”
  作為一個凡人,老掌櫃當然不知道李七夜的來曆,他也不知道陰鴉是意味著什麼,隻不過,他們徐家有祖訓,能口哨中吹出烏鴉的人就能進龍居。
  李七夜點了點頭,老掌櫃忙是說道:“那請大人移步龍居,小的這就給你帶路。”
  李七夜跟隨老掌櫃登上了梅嶺,來到了徐府之前。徐府,這是一座古樸的庭院,這麼一座古樸的庭院就算是神王也看不出其中的玄機。
  這一座古樸的庭院,不止是徐家老祖所打造,也是李七夜傾力為徐家築成。這一座古樸庭院,沒有徐家的人允許是進不來的,不管你是誰。
  一旦發生大危機,這庭院能瞬間傳送到別人所不知道的地方去。更何況,徐家還能向聖城求救,甚至是能向作為陰鴉的李七夜求救!
  站在徐府之前,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跟著老掌櫃踏入了徐府。
  徐府占地甚廣,不過沒有什麼人居住在這。老掌櫃就對李七夜說道:“兒孫都住在聖城,隻有我老得走不動了,大兒子才願意回來接那個酒肆。”
  “多少年了,你們徐家還是放不下那座酒肆呀。”李七夜笑著說道。
  老掌櫃說道:“這已經是我們徐家的招牌了,曆代人傳承下去,酒肆在,就意味著我們徐家世代延續,就意味著我們徐家後繼有人,沒有斷了香火。”
  李七夜笑了笑,這是徐家的內務,他一個外人不便說什麼。
  最終,老掌櫃帶著李七夜來到府中的一座拱門之前,這座拱門緊閉,沉重的木門緊緊地鎖著。
  “大人,這就是龍居。”老掌櫃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打量著眼前這緊緊地鎖著的拱門,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多少年了,一點變化都沒有。
  眼前拱門雖然隻是木門緊閉,但是,沒有鑰匙,不管你多強大都是無法進去的。
  此時,老掌櫃摸出了一把銅鑰匙,然後插入鎖眼之中,在一陣沉重的“軋、軋、軋”的聲音中,兩扇剛鎖著的木門緩緩打開了。
  走入了龍居,充沛無比的生命氣息撲麵而來,有股清新的氣息撲麵而來,實在是沁人心脾,讓人全身舒爽,宛如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一般。
  所謂的龍居,隻不過是一個小院,院中有一間廂房而己,除此之外,再無他物。不,準確來說,院子中還種有一株老樹。
  這一株老樹也沒有太多的不一樣的地方,這株老權也不知道生長了多久,老皮如鱗,老根如鐵,隻有三尺高的老樹卻給人一種承托天地的感覺。
  似乎,這麼樣的一株老樹就算是天塌下來了,它都可以托起來一樣。
  李七夜看著這株老樹,仔細地轉了一圈,最終,他的目光落在老樹那稀落的樹葉叢中,看了好一會兒,他眯了一下眼睛。
  “少了一顆龍果。”李七夜看著龍樹說道。
  “龍果”老掌櫃都不由看著龍樹,說道:“大人,龍果在哪?恕小的老眼紛花,沒看清楚。”
  李七夜給老掌櫃指了一下,在李七夜的指點之下,老掌櫃終於看到了龍果,在疏落的樹葉中的確是有一個果子,一顆隻有拇指大小的果子,這顆果子似乎有點成熟了,但是,依然還沒有落蒂。這樣的一顆小果子,如果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到。
  “龍果是兩顆的嗎?”老掌櫃終於看清楚了這果子,不由喃喃地說道。他都是第一次知道這龍樹上生長有這麼一顆龍果,在以前,他從來沒有留意過這龍樹上生長有這麼一顆的龍果。
  “以前是有兩顆的,有人摘了一顆?”李七夜說道。事實上,對於龍果李七夜並不是十分放在心上,但是,他奇怪,徐家的子孫都是凡人,不可能摘下龍果來。
  “這個,這個還真沒留意。”老掌櫃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小的以前還真不知道有龍果,這就不好說,誰摘了都不知道。”
  “有外人來過?我說的是修士。”李七夜看著龍果,隨口問道。
  老掌櫃沉吟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這不可能事情,大人,我們有祖訓,不與修道之人往來,而且,龍居住了我們徐家的子孫,外人是不允許進來的,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老掌櫃沉吟了一下,說道:“如果說是修士,好像唯一進來過的就是好像是祖姑了。這事好像族譜還記載過。祖姑曾經在龍居住了一段時間,一般來說,我們徐家子孫不會住在這的,這生氣太蓬勃了,這樣的地方我們住著不習慣。我們徐家中好像也就祖姑在這居住過。”
  “你們的老祖姑還在世嗎?”李七夜不由問道。老掌櫃口中的祖姑就是徐家老祖的小女兒,曾經是一個活潑快樂的女孩子,經曆了殘酷戰爭之下,心麵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盡管是如此,她曾經是一位很強大很強大的存在。就是在當年戰爭結束之後,她的道行都快可以直追徐家老祖了。
  “這個,這個小的真不清楚,族譜上沒有記載。”老掌櫃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你忙你的事吧,我在這小住幾天。如果有什麼事,隨時可以來找我。”
  老掌櫃應了一聲,然後就離開了。
  老掌櫃離開之後,李七夜站在龍樹之前,看著眼前這棵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的龍樹,沉默了很久。
  過了許久之後,李七夜這才眯著眼睛,喃喃地說道:“伏龍山呀,伏龍山,當年古冥花了多少心血,都沒能得到麵的東西。當年,龍冥古朝建址,與之遙遙相對,統治著這片天地,這麵的東西太讓人垂涎了吧。”
  伏龍山,或者在很多人心麵談絕世凶地,但是,要知道,在古冥時代,古冥一直想得到伏龍山麵的東西。
  可以說,這一片天地隱著驚天無比的秘密,這不止是伏龍山!就像與伏龍山遙遙相對的神戰山。
  在以前,那可不是叫神戰山,那是龍冥古朝的祖地!
  當年,龍冥古朝曾經想得到這片地下的驚天秘密,但是,龍冥古朝還沒有成功,就被滅掉了。
  

Snap Time:2018-11-16 16:19:45  ExecTime: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