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945章 聖城

  遠眺聖城,首先看到的不是聖城,而是那條巨大的山脈,而聖城就是傍依著這一條巨大的山脈而建。ㄨ雜誌蟲ㄨ
  聖城,可謂是巨大無比,但是,在這一條巨大的山脈之前,就算再巨大的聖城也隻是過是小小的一隅而己,就好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葉小舟。
  這一條巨大的山脈,人稱伏龍山,它綿延千百萬,就像是一條巨龍趴在廣袤無邊的南赤地之上。
  聖城,古樸大方,看起來是經曆了無數歲月的浸淫,在這漫長的歲月過去,這座古老的城池依然是屹立不倒。
  在人皇界有著這樣的一句話,東有東臨,南有聖城。這話指的是東百城有東臨城,而南赤地則有聖城。
  聖城,在很久以前不叫聖城,傳聞在很久以前,聖城叫守天城。但是,後來因為曆代修士都不敢在這麵撒野,都不敢在這鬧事生非,使得這座古城成了一塊平靜之地,所以,慢慢被人稱之為聖城。
  站在聖城外,遠眺聖城的時候,你會看到聖城不止是古樸大方,而且在聖城的上空是瑞氣萬千,在聖城有,不時有寶光透出,直照天穹,在聖城內,不時有紫氣騰天,凝集在聖城天穹,更不說,聖城之內,有巨樹擎天,翠綠點點,在聖城之內,更是有飛泉從天而降,有宮殿樓宇、高峰巨嶽沉浮於聖城上空……
  在聖城之內,沒有什麼帝統仙門,也沒有什麼一門三帝等等這樣的傳承,事實上,在聖城之內很少能聽到有人談及什麼門派,最多也被人談到的是什麼家,什麼族之類的。
  如果是外來之外,絕對聽不到聖城內有什麼絕世無敵的門派,更是聽不到什麼仙帝的傳承。
  但是,如果說,你因此就輕視了聖城,那就是大錯特錯!聖城,它是人族的聚集之地,被人號稱為與東臨城同為人皇界最大的人族聚集地。
  但是,它不止是人族聚集地,同時聖城還是最古老家族、最古老世家的聚集地。雖然說,在聖城之內你聽不到威名赫赫的帝統仙門,也聽不到什麼無敵的門派,偶爾間,也隻能聽到一些什麼高家之類的言語!
  但,了解聖城的人卻知道,在聖城之內很多名氣不顯的世家古族都是屹立了無數歲月,它們甚至比很多的帝統仙門還要古老。
  傳說,千百萬年以來,曾經有很多仙帝來過聖城,而且,不少仙帝來聖城之時,都不擺仙帝之威,都是平凡的姿態進來。
  就算是仙帝來,也不打擾這片大地的寧靜,仙帝來了聖城之後,都是來觀瞻先賢容顏遺跡!
  正是因為如此,這使得聖城一直以來都是十分平靜,就算有恩怨的人也不會在聖城之內打鬥,都會選擇在聖城之外解決恩怨!
  聖城背靠伏龍山,如果站在聖城的城門前眺望的時候,你會看到在遠處山巒起伏,這些山巒壯闊無比,極為渾厚。不管是誰,隻要眺望這起伏的山巒之時,都會有一種窒息的感覺,感覺這起伏的山巒極為厚重地壓在大家的心上。
  這些起伏的山巒就是被世人津津樂道的神戰山,傳說這曾經發生過神戰!
  遠眺聖城,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再回首遠眺神戰山,李七夜心麵更是沉甸甸的。
  遙想當年,一戰之後,此處血流成河,屍骨如山。最終,九界迎來了曙光,古冥時代終於結束。
  看著從這一場血戰活著出來的諸位戰將與先賢,在那個時候,心麵沉甸甸的他就說道:“諸君何去何從?”
  在一片沉默之後,有戰將、先賢曾說願意追隨他的腳步,也有戰將先賢說欲告老還鄉,最後,有一部分先賢戰將說道:“我等願意留守在這,鎮守這片天地,鎮守人皇界的最後曙光!”
  從此之後,這一部分留下來的先賢戰將就紮根在了這,在這開枝蔓葉,從此之後,在這一片廢墟之上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古城,被稱之為守天城!
  直到很久之後,這座守天城才被慢慢地稱之為聖城!
  再回首神戰山的時候,李七夜心麵更是沉甸甸的,那種滋味不好受。在那個時代,多少風華正茂的天才跟隨著他,在那個時代,多少無敵的先賢與他並肩而戰。
  但是,多少人死在了那,絕世天女,天之驕子,無上先賢……一個又一個人倒下,前赴後繼,一個又一個人在他的戰車之前倒下,正是因為有了一位又一位的先賢開道,正是因為有了他們拋頭顱灑熱血,才能擋住古冥一輪又一輪的強攻!
  那一戰,太慘烈了,他們所麵對的敵人,不止是神皇這麼簡單,還有仙帝!
  最終,他們還是迎來了勝利,就算是仙帝也被擊敗,在那一刻,古冥時代終於結束,九界終於迎來了曙光!
  “李兄,入城嗎?”見李七夜發呆,葉初雲輕輕地問道。
  李七夜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看了看葉初雲,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你先進去吧,我想去一個地方走走,以後我再跟你會合。”
  “好,小妹也正好入城去拜見一位長輩。”葉初雲懂事,忙是說道:“隻要李兄有空了,隨時可以通知我。”
  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葉初雲不再說什麼,向李七夜告辭,然後匆匆入了聖城。
  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認準了方向之後,便往一方山嶺而去。
  在聖城與神戰山之間,也有不少山嶺,而通往聖城的道路也是穿過這些山嶺。
  在這些起伏而秀靈的山嶺上有不少百姓居住,也形成了小鎮,不管是進出聖城的凡人,還是一些修士,都有人會在這些地方歇歇腳。
  在這些山嶺中,有一座梅嶺,這座山嶺不大不小,有些靈秀。這樣的一座山嶺已經是有主之物。在這座山嶺上建了一座古樸的庭院,占地甚廣,這庭院門前的匾上寫著一個“徐”字。
  而梅嶺的山腳下,在路旁邊建了一座古樓,乃是酒肆,門前寫有一個“徐”字的酒幌隨風飄蕩。
  梅嶺徐家,徐家酒肆,就這樣的小小古世家,一個小小的酒肆,似乎亙古不變一樣。
  不管是路過這些的凡人,又或者是修士,有一些人會停下來,在酒肆歇歇腳,喝上一杯,偶爾間,也有人會問酒家的老掌櫃,說道:“你們徐家祖上有沒有修士呢?”
  事實上,問這樣的問題也不足為怪,因為在聖城乃至是聖城這方圓萬,很多凡人的祖上都曾經是修士!
  對於這樣的問題,酒家的老掌櫃都隻是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剛踏上梅嶺,遠遠就聞到了酒香了,當聞到這熟悉的酒香那一瞬間,千百般滋味湧上心頭,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徐家老酒呀,多麼讓人懷念的味道,多麼懷舊的味道。”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說道。
  徐家酒肆,這是一間老酒店,附近的人打小懂事起,這酒肆就有了,不知道多少年過去,這一間酒肆依然還在,徐家的世世代代都經營著這間酒肆。
  李七夜踏入酒肆的時候,酒肆之內客人是寥寥無幾,除了有幾個凡人在這喝酒之外,也就隻有一二個修士在這歇腳。
  見到李七夜進來,老掌櫃立即招呼李七夜,李七夜徑自登上了二樓,在臨窗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坐在窗前,一覽梅嶺,李七夜有些失神。當老掌櫃一聲說道:“客官,要點什麼?”
  李七夜回過神來,看了看老掌櫃,看著他那有些熟悉的輪廓,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徐家的後人。他吩咐說道:“來一壺老酒,小吃隨便來一點。”
  老掌櫃應了一聲,轉身就走,李七夜叫住他,輕輕地說道:“你們徐家還好吧,子孫旺盛吧。”
  老掌櫃回過身來,對於這樣的問題也不奇怪了,笑著說道:“回客官,托大家的福,我徐家經營這家老店已經很久了,兒孫雖然不多,但甚為孝順。”
  “那就好,那就好。”李七夜輕輕點頭說道。
  目送老掌櫃離開,李七夜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徐家呀。在那遙遠的時代,是多麼強大的家族,是多麼昌盛的家族。
  在那個時候,徐家的老祖可謂是強大到讓人忌憚,就算是古冥的神皇也不敢去招惹。
  當他橫擊古冥之時,曾經遊說過許多人,而徐家的老祖是第一個響應他的。而且,徐家是全力以赴,徐家子弟都加入了這一場漫長的戰爭之中!
  當贏來了最後的勝利之時,徐家隻留下了老祖與那最小的女兒。想到那個小女兒,李七夜心麵一直都很沉重。
  那是一個十分活潑的姑娘,天賦極高,經曆了這一場漫長的戰爭之後,變得沉默寡言,完全是變了一個人!經曆了殘酷的戰爭,失去了太多,對於她這樣的一個小姑娘來說,打擊太大了。
  後來,他曾幾次來看望過這個姑娘,看到一個活潑的姑娘變成了形單影隻,閉口不言,戰爭的創傷無法愈合,這讓李七夜每次見到她心麵都不好受!
  

Snap Time:2018-11-19 09:11:0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