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933章 疑是故人來

  伊川讓人給李七夜滿上,李七夜仰首就是一飲而盡,不由感慨地歎息一聲,說道:“就是這個味,水鄉美酒,總是不一樣,每次路過,都想痛飲一番。雜誌蟲”
  當李七夜飲完之後,伊川笑了笑,說道:“這麼說來小友不是南唐境內人士了。”
  “四海為家。”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閑地說道:“不過,南唐是一個讓人眷戀的地方,來到這,讓人心曠神怡。”
  伊川笑著說道:“小友沒想過要安頓下來?找個師門,一心問道,以叩大道之門。”
  “這麼說來,你是想收我為徒了?”李七夜放下酒杯,笑了起來,看著伊川說道。
  “哼,在陛下麵前休得放浪形骸!”阿寶見李七夜如此的托大,一副目中無人的形象,不由冷哼一聲說道。
  伊川輕擺手,製止了阿寶,笑著說道:“不瞞小友,老夫的確是有這個意思,如果小友願意,不妨拜入我門下。雖然說,老夫不敢說讓你問鼎天下,但,絕對能讓你有大展拳腳的機會。”
  伊川的確是十分欣賞李七夜,所以,讓他誕生了收徒的念頭。在他看來,有時候天賦好的弟子反而容易找,相反有大毅力、有大堅定的弟子更難找。
  “你的一番好意我是心領了。”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是飄泊四海,處處為家,突然安定下來,多了一份責任感,這讓我渾身不舒服。”
  李七夜這話是半真半假,前麵的話是隨口而說,後半句的確是真的。
  “小友嫌我門戶小?”伊川笑著說道:“若是如此,我也不見怪。”在當今南赤地,伊川算不是什麼絕世之輩,但也算是有點份量的人物。他這個人雖然沒有絕世天賦,但是,有著寬廣的胸懷,他是一個平易近人的人。
  “哼,我蘇杭國在南疆之地也是一大疆國!陛下乃是一尊聖皇,收你為徒,此乃是你的榮幸!”阿寶見李七夜拒絕,不由冷哼一聲,表示不滿。
  事實上,伊川身後的晚輩也不少對李七夜不滿,甚至是怒視李七夜,在他們看來,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能拜入他們陛下的門中此乃是一大榮幸,然而,現在李七夜竟然拒絕了,這怎麼不讓他們這些晚輩為之抱打不平呢。
  “不可妄言。”伊川輕輕搖頭對阿寶他們說道:“人各有誌,這不足為怪。”他身為皇主,卻沒有皇主的架子。
  李七夜飲了一杯美酒,笑了一下,悠閑地說道:“你的確是一個不錯的人,今天飲你一杯美酒,我就欠你一個人情,以後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李七夜。”
  伊川聽到“李七夜”這個名字的時候覺得有點耳熟,感覺好像在哪聽過,但是又想不起來了,他不由細細尋思。
  “什麼事都可以找你?”阿璃眨了一下眼睛,好奇地說道。
  李七夜看著這個有著毓秀氣息的小姑娘,笑了起來,點頭說道:“沒錯,什麼事情都可以找我,不過,隻限一次。”
  “真的假的?”阿璃抿嘴輕笑,說道:“這聽起來像是吹牛皮,你隻是一個凡人而己,我們師父怎麼可能向你求助呢。”
  李七夜看著阿璃,眨了一眼睛,笑著說道:“這個嘛,以後你就知道了,記住了,我一個人情那可是老值錢了。”
  李七夜這樣的神態看在阿寶這些弟子眼中特別是男弟子眼中就是十分不高興了,在他們看來,李七夜是在調戲他們的小師妹!
  “哼,口出狂言,一介凡人而己,我們陛下何需求助於你。”阿寶冷哼一聲,對李七夜調戲自己小師妹是特別的不滿。
  李七夜笑了一下,泯了一口美酒,不理會阿寶,這讓阿寶是不由牙癢癢的,但是,又有點無可奈何。
  李七夜看著仔細尋思的伊川,笑著說道:“你總不可能是等著我來吧,在我印象中,蘇杭國離這還是蠻遠的。”
  尋思的伊川回過神來,笑了一下,說道:“能遇小友也是一種緣份,此次我等來空陷沙漠,隻是帶他們磨礪一番。我們本是打道回府,不過,陛下南巡於此,正好去拜見拜見,讓晚輩一見風采。”
  “陛下?”李七夜聽到這話為之意外,伊川已經是蘇杭國的皇主了,能讓他稱為陛下的人還真不多。
  伊川忙是說道:“初雲陛下,也是南唐之境的大宗主。在南唐之境,眾人都尊她為陛下,她也是我們南唐的驕傲。”
  伊川這樣一說,李七夜這才想起一個人,說道:“葉初雲是吧,清蓮宗的傳人。”
  “大宗主已經掌執清蓮宗和南唐疆國有好些年了,她登臨大賢之後,就接掌了清蓮宗之位,管轄南唐疆國。”伊川說道。
  李七夜此時想起了這個人,葉初雲,當年在天道院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姑娘家,當時她隨冰語夏而來,他還曾帶她去過世界樹。
  眨眼之間,這麼多年過去,她都已經是清蓮宗的大宗主,南唐疆國的皇主了,可謂是集教權與皇權為一身。
  清蓮宗可以稱得上是帝統仙門,他們始祖與厭物仙帝有著莫大關係,而且,他們清蓮宗也得到了厭物仙帝的一部分傳承。
  清蓮宗還建了南唐疆國,管轄著偌大的南疆之地。清蓮宗本身受厭物仙帝的影響,對世事不愛理會,所以才會建立南唐疆國,以代管世俗之事。
  談到葉初雲,伊川身後的弟子都不由為之向往,對於他們來說,能見到大宗主是一份莫大的榮幸。
  “初雲姑娘是要來這?”李七夜隨口問道。如果葉初雲來這,他也正好有一件事托於她。
  “陛下是南巡於此,她掌執南唐事務之後,每隔幾年就會巡視一次,以解南唐境內各疆國門派之間的糾紛。此次陛下正好路過,這一帶的諸多掌門、皇主為她接風洗塵,我等也正好在此,帶晚輩去見一見陛下的風采。”伊川笑著說道。
  至於阿寶、阿璃這些弟子,聽到能見大宗主風采,當然是向往了。
  “哪能見到她呢?”李七夜在心麵有了一個想法,就隨口問道。
  “哼”李七夜這樣一說,阿寶就不滿了,說道:“大宗主乃是我們南唐之主,高貴無上,焉是你想見就見的!”
  “阿寶,不得失禮。”伊川忙是擺了擺手,說道:“諸位掌門皇主在水榭園為陛下接風洗塵,聽消息說,陛下應該今天能到來。小友也想見一見陛下?”
  李七夜笑了一下,沒多說什麼。
  而阿璃就輕輕抿嘴而笑,說道:“你想見陛下也是能理解的,在我們南唐,人人都說陛下是美貌無雙,陛下不止是已經道登大賢,而且她又年輕又漂亮,在我們南唐,不知道多少年輕天才為陛下神魂傾倒呢,如果你能見陛下,說不定會被陛下的美貌而迷住了。”
  對於阿璃這樣天真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頭說道:“小姑娘,你這話就說錯了,能迷得了我的女人,隻怕是寥寥無幾。”
  “切”阿寶等幾個年輕的男弟子是乜了李七夜一眼,特別是阿寶,有些不屑地說道:“沒女孩子迷得住你?那是因為你沒見過漂亮的女孩子吧!哼,若是見到漂亮的女孩子,你還不是一樣神魂顛倒,若是你見了陛下,隻怕你是魂都飛了。”
  “阿寶,不可胡說。”對於年輕人之間的絆嘴,伊川不由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搖了搖頭,喝止了阿寶。
  對於阿寶這樣的嘲笑,李七夜也沒放在心上,隻是喝了一杯美酒。
  “喲,這不是伊皇主嗎?怎麼,你蘇杭國是後繼無人了,竟然連要飯的乞丐都想招入門下?”在這個時候,樓上走下一群人,為首的是一位年輕人,這年輕人身穿四爪龍袍,氣宇軒昂,舉止之間,傲氣逼人。
  這個年輕人身後的隨從都是清一色的強者,讓人一看就知道他們來曆不凡。
  “無相太子”對於這位年輕人的冷嘲熱諷,伊川也不動怒,他隻是淡淡地說道:“英雄莫問出處,修道,無貴賤之分。”
  這個青年乃是無相國的太子,無相國也是南唐境內十多個疆國大教之一的大國,無相國與蘇杭國相鄰,雙方一直以來都不和,雖然雙方沒有什麼大規模的流血衝突,但是,像這種一見麵就冷嘲熱諷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是嗎?那你就繼續招攬乞丐唄,希望你能在眾多乞丐之中能找到傳人。”無相太子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笑著說道:“希望你能從眾多乞丐中能挑選到出色的弟子,不然,就憑你那幾個資質平庸的弟子休想與我一爭長短,伊皇主,趁你還沒老,早點找到傳人,以免得後繼無人。”
  無相太子這樣的話頓時讓阿寶他們為之怒視。
  而無相太子一點都不放在心上,長笑一聲,帶著門下眾多強者長揚而去。
  看著無相太子遠去的背影,伊川身後的晚輩都不由為之氣憤,無相太子是有意羞辱他們!
  

Snap Time:2018-11-21 02:03:56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