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932章 蘇杭國的伊川

  李七夜在空陷沙漠中行走了很長的時間,他並不著急,一步步往前走。♀雜$誌$蟲♀對於別人來說,這樣赤足而行,是一種折磨,對於李七夜來說反而是一種享受,在這,他放開了一切,無拘無束。
  對於李七夜來說,現在他所要做的就是走出空陷沙漠,除了這一個目標之外,似乎所有的一切事情都被拋之腦後。
  “小友,我們又見麵了。”李七夜繼續行走在空陷沙漠中,這一天,一張魔毯再一次出現在了李七夜的頭頂上,上麵正是伊川他們。
  李七夜看了看伊川他們,笑著說道:“看來你們此程收獲不小。”
  毫無疑問,相比起上次見麵,此時伊川他身後的十幾個晚輩精神更加飽滿,他們是得到了一定的磨礪。
  “我們是得到了不少的礦石。”阿璃輕輕抿嘴一笑,有幾分躍雀,所說的話脫口就出。
  “阿璃,莫多說,寶物不可外露,以免招人眼紅。”作為師兄的阿寶忙是提醒自己的師妹。
  在阿寶看來,李七夜隻不過是外人而己,這樣的事情當然不可以跟外人說了,這會給他們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李七夜笑了一下,沒聽見阿寶的話,對阿璃說道:“收獲,指的是你們的道心,你們的精神,相比起這些收獲來,礦石,那隻不過是身外之物而己。寶物,以後有的是機會,但是,道心的修練,那不止是一個過程,往往很多時候是因緣際會,這樣的收獲,不是隨時都能有的。”
  “小友這樣一席話實在是深刻。”聽李七夜這樣的話,伊川都不由為之讚歎一聲,他看著李七夜,有時候他都不由有些懷疑,這樣的話像是一個年輕人說了來的嗎?聽起來是飽經風霜,經曆了無數的磨礪。
  “隨口而己。”李七夜笑了笑,也沒自得,對於他而言,隻是很普通的話而己。
  “紙上談兵。”阿寶輕哼一聲,他對李七夜不滿,不管李七夜說什麼,他心麵都對李七夜有偏見。
  “小友還要繼續磨礪?要不要我捎你一程?”伊川笑著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看了一下前麵,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也快走出空陷沙漠了,有始有終,最後的一段路程也不遠,就讓我走出去吧。”
  “了不起。”伊川豎起拇指讚了一聲,說道:“赤足走出陷空沙漠,對於修士而言並不是難事,難的是這一場煎熬,又有幾個修士願意以凡人的身份承受這樣的煎熬呢?這是需要大毅力,能堅持下去,不是容易的事情。”
  對於修士來說,他們能做很多事情,但是,他們做慣了一直高高在上的修士,讓他們再做回凡人,隻怕很多修士不願意接受!
  “你們應該學學這位道兄,修行,不隻是修練功法,還需要修練你們的毅力,你們的決心,你們的堅持,同時,還能磨礪出你們一顆平常之心。”伊川也不由回頭對身後的弟子說道,他把李七夜當作自己弟子的榜樣。
  伊川身後的弟子沉默,對於長輩的話,他們隻能是遵從,當然,他們打心就不把李七夜的話放在眼中,在他們看來,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甚至是跟凡人差不了多少,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可以值得他們學習的。
  在伊川身後的這些多數弟子心目中,他們比李七夜不知道是高出了多少,他們出身名門,自小修練強大的功法,服用很好的丹藥,像李七夜這樣區區無名小輩,在他們眼中跟蟻螻差不了多少,如果說,要向李七夜這樣的近如凡人的無名小輩學習,那就是一種謊謬的事情。
  “小友,那老夫就不打擾了,希望我們前途能再相見。”最後,伊川向李七夜告辭,十分的客氣。
  伊川也說得上身份高貴,一國之主。不過,伊川他也是有過人之處,他眼光遠不是他身後的弟子所能相比的。在伊川看來,就算是李七夜出身於散修,就算是他道行平平,但是,有著李七夜這樣的道心,有著這樣的毅力,有著這樣的勇氣,那麼未來也是很有可能大放異彩!
  伊川他自己也是十分欣賞像李七夜這樣有大毅力的年輕人,在他看來,有這樣大毅力、大道心的年輕人很容易有大成就。
  李七夜笑了一下,與伊川揮別,繼續上路前行。
  李七夜行走了好些時日之後,他終於走出了空陷沙漠,當走出空陷沙漠的時候,一股水澤氣息撲麵而來。
  走出了沙漠,眼前片是一片水澤之鄉,隻見在這是青山隱隱、江河環繞、帆影隻隻,槳蕩水聲,聲聲入耳,在粼粼的波光之下,肥魚躍水,鷺鳥掠湖,在江河兩岸更是青煙嫋嫋,宛如世外桃源一樣。
  身後是沙漠,前麵是水鄉,這完全是兩個世界,讓人感覺是從一個貧瘠的世界走入了畫中的富裕世界一樣!
  不管是誰,走到這,都有一種心神放鬆的感覺,感覺自己行走在世外桃源。
  “江南水鄉,南疆之地呀。”走出了沙漠,走入了這片水澤之鄉,李七夜不由感慨地歎息一聲,這的確是一方好水,每次他路過這片天地的時候,都喜歡逗留一段時間。
  緊鄰血祖始地的是空陷沙漠,而緊鄰空陷沙漠的則是南疆之地,一片水澤之鄉。來到這樣的地方,很多人都感歎造化主的神奇,水鄉與沙漠僅僅是一線之隔,實在是讓人難於相信。
  赤南地是十分廣袤,可謂是地廣物博,而且整個南赤地也是土沃水肥,使得整個南赤地處處是魚米水鄉,而在整個南赤地中土水最為肥沃的地方就是最南端了。
  在這樣最南端的地方,也有人稱之為南疆之地,也有人稱之為南唐之境。
  這被稱之為南唐之境,那是因為這片山河歸屬於南唐疆國。
  在南疆之地並不隻有南唐疆國這麼一個疆國門派,事實上,在這片疆土之內有門派疆國十多個,至於小門小派就是多如牛毛了。
  不過,在這片疆土之內的十多個教派疆國都是歸附於南唐疆國,而南唐疆國也是南疆之地最強大的門派傳承。
  像弱國依附於強國,小派依附於大教,這樣的事情在修士世界實在是太多了。不過,像南唐之境的依附又不一樣,南唐疆國對於疆內十多個教派疆國疏於管理,基本上是不幹涉這些門派疆國的事務。
  很大程度上,南唐之境的十多個門派是在名義上依附於南唐疆國而己,他們不用上貢,不用臣伏。而十多個門派疆國也是擁護南唐疆國,少有紛爭,如此一來,這片山河的子民可以說是安居樂業,如同居於世外桃源。
  李七夜行入了這片水澤之鄉,他沒走多遠就進入了一座古城之中。在南唐之地,這的城鎮與其他的地方是與眾不同的。
  在這,沒有高聳的城池,沒有寬廣的大道,沒有莊嚴的建築,在這整座古城之中,乃是河流環繞,一條條河水是四通八達,貫穿了整座古城的每一個角落。
  在這樣的一座古城,隻要你坐上一葉輕舟,你就可以去到城中的任何一個地方。
  而且,在這城中,不止是河流四通八達,同時在城中有著許多的參到巨大,可以說,在這,處處是綠蔭,在這,處處是流水,給人一種小橋流水人家的感覺。
  李七夜模樣狼狽,甚至可以說是蓬頭垢麵,但是,他這麼一個看起來像凡人模樣的人走在這樣的一座古城中一點都不引人注目,最多大家是把他當作一個乞丐而己。
  像李七夜這樣的一番模樣,修士是不會多看他一眼的,隻有從他身邊經過的凡人會扔給他三五個銅幣。
  所以,李七夜沒走多遠,就收到了不少的銅幣,原因很簡單,這是魚米之鄉,安居樂業,凡人都是過得比較富裕,對於李七夜這樣的一個乞丐,凡人也是樂意施舍。
  看了看手中的銅幣,李七夜也不由莞爾一笑,也就隨手把銅幣收起來了。
  “小友,進來小酌一杯如何?”當李七夜經過一棵參天巨樹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這棵參天巨樹是生長於河邊,在樹下築有一座精致的酒家,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能來吃喝的地方。
  此時,在這酒家臨街的位置坐有十多個修士,這十多個修士可以稱得上是李七夜的老熟人,他們正是伊川一行人。
  此時,伊川手舉酒杯,向李七夜招呼,十分的客氣。
  李七夜看了看伊川,笑了一下,大步走了進去,大馬金刀地往伊川麵前一坐。這使得坐在伊川旁邊的弟子不得不挪出空位來。
  見李七夜在自己皇主麵前如此托大,有些弟子心麵不滿,而伊川並不見怪,他是十分欣賞眼前這個年輕人。
  “恭敬不如從命。”李七夜大馬金刀坐下來之後,笑著說道。
  此時李七夜那蓬頭垢臉的模樣與他這種大馬金刀的神態格格不入,但是,就這樣的格格不入出現在李七夜身上,卻又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Snap Time:2018-11-20 19:25:5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