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927章 血族始祖的傳說

  然而,現在莫明其妙地冒出了一個人族,而且還是一個囂張得無法無天的人族小子,這讓血祖始地的諸位老祖都有些傻眼,一個人族得到恩賜,這完全出於他們的意料。♀雜$誌$蟲♀
  按道理來說,人族不可能得到他們始祖的恩賜才對,現在卻偏偏冒出這樣的一個人族來。
  對於這位老祖的話,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如果我成為血祖,那麼,你們準備好了讓一位人族成為血祖嗎?”
  李七夜這樣尖銳的話頓時讓在場的諸位老祖一下子不由沉默起來,李七夜這話直指他們,這就是問題所在。
  如果真的是讓一位人族成為血祖,他們準備好了沒有,這將會讓他們如何的麵對整個血族,這個問題,就算是他們這些經曆了無數風浪的老祖也不由一下子沉默。
  因為他們乃至是整個血族,都根本沒想過讓一個人族成為血祖。
  “這是不可能事情。”黑暗中有老祖沉聲地說道:“始祖血統,又怎麼可以傳給一個人族的人呢!這是絕不會發生的事情。”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是嗎?你們不覺得自己太想當然了嗎?你們都是一群活了很久的老頭了,那你們自問一下,血族從何而來?”
  “這是廢話,我們血族從何而來,天下皆知的事情。”有老祖沉聲地說道。
  “好,那我們就來說一下。”李七夜說道:“就如你們所說的那樣,你們血族的始祖乃是仙人的一滴仙血所化,最終繁殖了整個血族。那麼,問題來了!你們是誰生的呢?”
  “呃”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問題頓時都讓黑暗中的諸位老祖麵麵相覷。關於他們血族始祖的傳說,大家都知道,但是,他們是誰生的呢?好像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去追究過或者說是去深究過。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從你們血族的起源幾個版本來說,可以看得出來,你們血族的始祖應該是屬於男性。那麼,既然你們始祖是一個男的,總得有一個女的生下你們血族是吧,總不能說是你們始祖自己生下了你們血族。”
  這樣的話,讓黑暗中的諸位老祖陷入了一陣沉默,事實上,在這個問題上,不管是血族,還是九界萬族,都沒有具體的記載,也沒有人在這個問題上討論過!
  李七夜說道:“如果我們再退一步來說,假如說,你們血族的始祖是一個女的,那麼,你們血族的父祖是誰呢?”
  在這個問題上,不要說是血祖始地的諸位老祖,就算是整個血族,隻怕都無法回答李七夜這個問題。
  對於諸位老祖的沉默,李七夜悠然地說道:“不管血族的始祖是男是女,總之,你們血族始祖需要另一半才能誕生你們整個血族,然而,你們血族卻沒想過你們的血統有著另一半的血統!”
  “這麼說來,好像你知道一樣!”此時,秋蒼女盯著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這個問題,你可就是是問對人了。我曾經看過一本古籍,上麵有一個傳說,傳說認為你們血族的母祖是人族,也就是說,一個人族的女人繁衍了你們血族。”
  “胡說八道!人族何來比我血族起源還早。”有老祖立即沉喝,否認李七夜這樣的說法。
  李七夜搖頭說道:“說了大半天,你們血祖始地還是不願意去承認這樣的一個事實!你們自認為自己擁有最高貴最純正的始祖血統,但,卻否認自己的母祖,這實在是荒唐可笑!”
  “一種杜撰而己,何足為信!”在黑暗中,有一位老祖則是輕輕地搖頭說道。
  “是真的也好,杜撰也罷,說到最後,你們依然在回避一個問題,依然不承認一個事實,你們的血統,不是純正的血統。”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就拿你們血族起源所流傳的三個最廣的版本來說,你們血祖始地的版本是自認為最正統的。”
  “那麼,讓我們來說一說另外兩個版本。”李七夜沒有去看黑暗中的諸位老祖,而是盯著血祖四蒼女,說道:“要其他的兩個版本中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你們始祖的另一半,也就是你們的母祖……”
  “……一個版本認為你們血族的始祖王者與一個女子結合,最終取代了原本的種族;而另一個版本則認為你們始祖與一具女屍結合,然後有了你們血族!唯有你們的版本卻對於自己的母祖避而不談,你們不覺得這很有意思嗎?”
  “那又怎麼樣!”冬蒼女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這就讓我有了一個猜想,你們血族更古老的祖先知道自己母祖的出身,所以,避而不談。雖然作為後人,你們是不知道,但,你們更古老的祖先,很有可能知道這個秘密!”
  “雖然說,古籍有過記載,當年血池變化與你們有關,當年發生什麼事情,我這樣的一個人族後人是無法得知。”李七夜笑著說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們發現自己血統的一些秘密,或者說,你們知道了其中的一些東西,有了一些猜想,不然,你們不可能突破自己的血統枷鎖!”
  “這一點,就有意思了。你們在心麵不敢否認自己血統中是否流淌著另一半的血統,也就是說,有可能是人族的血統。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血池異象,讓你們親自押陣。而我這樣的一個人族,或者適合你們的猜想,但,你們不願意去承認而己。”
  “年輕人,想象不錯!”此時,黑暗中有老祖打斷了李七夜的話,冷冷地說道:“這隻不過是你一廂情願而己!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
  “好,我們不說這件事了。”李七夜也不見怪,說道:“那麼,就讓我們回到了原點!大家都在這,我們把話攤開來說,現在是不是該我洗禮的時候!”
  諸位老祖又再一次陷入沉默,讓一個人族在血池中洗禮,這可以說沒有先例,這不適合他們血祖始地乃至是整個血族的原則。
  “我這個人把醜話說在前麵,如果你們樂意讓我洗禮,那麼,大家是皆大歡喜;如果說,你們不接受,很抱歉,我是洗定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最終,也就是說你們接不接受我這樣的一個人族血祖!當然,我是準備好了與你們翻臉的一切可能了,你們準備好了沒有,準備好了接納血祖了沒有!”
  這一次,李七夜沒有開玩笑,氣勢咄咄逼人,對於他而言,絕對是沒有商量的餘地!
  “好大的口氣……”有老祖頓時目光一厲,宛如是黑暗中的神燈。
  “這不是口氣大!”李七夜打斷了他的話,冷冷地說道:“我隻是給你們陳述一個事實而己!讓你們有心理準備。我成了血祖,那麼,你應該明白,這就是不敬!說難聽一點,到時候,不是我需要你們血祖始地,而是你們血祖始地需要我!”
  說到這,李七夜目光往黑暗中的諸位老祖身上一掃,說道:“沒有血祖,你們覺得你們血祖始地還能稱血祖始地嗎?隻要我往外麵走一圈,我相信在血族之中會有很多門派傳承願意奉我為血祖!”
  “那麼,如果我是成了其他傳承的血祖,你們覺得你們的血祖始地還能在血族中保持超然的地位嗎!如果你們想號令血族,就必須需要我這個血祖!”李七夜此時已經不是在與他們商量了。
  “你認為你能成為血祖嗎?”在黑暗中,有一位老祖一下子站了起來,頓時,可怕的氣勢滔天,宛如一尊神王蘇醒一樣。
  “想來硬的嗎?”李七夜雙目眯了一下,緩緩地說道:“我不在乎來硬的,雖然我是手無縛雞之力,但是,作為你們的血祖,滅掉你們那不是一件難事!”
  “不”此時,血祖四蒼女中的秋蒼女輕輕搖頭說道:“諸老,讓他洗禮!”
  “這適合嗎?”秋蒼女這樣一說,有老祖不由沉吟起來,畢竟,對於血祖始地來說,讓一個人族在血池洗禮,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讓他洗!”此時,連冬蒼女也冷聲地說道:“他也不一定能成為血祖!他既然得到了恩賜,也算是一個緣份!”
  “我也讚同。”春蒼女也點頭說道:“讓他洗又有何妨,我們也太多的無損失!”
  “既然一個人族得到始祖恩賜,那麼,就讓我們看一看究竟是怎麼樣的恩賜。”夏蒼女也盯著李七夜,她秀目中有著好奇。
  在場的諸位老祖私底下交流了一下意見,終於,有一位老祖開口說道:“好,小輩,你就洗吧,既然你能得到恩賜,也是一個造化,能得如何的造化,就看你的命了!”
  血祖四蒼女都同意李七夜洗禮,那麼諸位老祖也沒有什麼好反對的,更何況,他們也想看一看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外人,究竟能得到怎麼樣的一個恩賜。
  此時,血祖四蒼女也盯著李七夜,因為她們比諸位老祖知道更多,正如李七夜所說,她們心麵有一些猜想!
  

Snap Time:2018-11-17 01:57:20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