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926章 血池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血祖四蒼女臉色冷了下來,因為這麵的秘密知道的人少之又少,現在竟然被李七夜信口開河說了出來。$雜誌蟲$
  此時,血祖四蒼女都不由再一次仔細地打量了李七夜一番,她們都不得不再一次審視李七夜。
  在此刻,血祖四蒼女都不敢輕視李七夜,這小子知道的東西太多了,多到讓人無法想象,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其實嘛,這件事你們或者說,血祖始地應該求我,我成了血祖之後,是十分樂意幫你們一個忙。”李七夜悠閑地說道:“當然了,我這個人雖然是一個善人,不過嘛,就算是一家人,我也不可以說是免費幫你們,我這個人是要收費的。否則,我免費幫別人,我豈不是跑斷腿。”
  血祖四蒼女再一次沉默起來,這個時候她們都不願意再開口去考李七夜,因為這麵涉及的一些秘密,不能隨便就說。
  血祖四蒼女帶著四脈強者抬著李七夜往血池而去。因為這一天對於血祖始地來說,很不一樣的日子,所以,在這一天,血祖始地見不到其他的外人,血祖始地是封閉山門,暫停了一切血族子弟的朝拜。
  血池,乃是血祖台地的另外一個重要地方。傳說認為,天穹,乃是血族始祖留下的顱蓋,而血池則是血族始祖留下的血海,在麵隱藏著血族的很多秘密。
  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血族特別是血祖始地一直想得到血池中的一些東西,可惜,曆代以來雖然血族洗禮的弟子有很多,他們也收獲了不少的東西,但,卻一直沒得到傳說中的那件東西。
  在血族中,每當血祖始地舉行恩賜洗禮的時候,很多血族子弟都願意去參加,特別是出身比較低的血族修士更是願意參加。
  對於這些出身比較低的血族修士來說,如果能得到天穹的恩賜,又通過了血池的洗禮,那就了不得了。既得到恩怨,又能過洗禮的弟子,既可以選擇留在血祖始地,也可以拜入血族的各大帝統仙門。
  對於這樣的血族弟子,血族的各大帝統仙門也是樂意招收的!因為這樣的弟子是前途無限。
  對於血族出身低下的修士來說,恩賜洗禮就是一個大好的機會,一旦成功了,就是魚躍龍門!
  當然,有一些天才也曾是經曆過了恩賜洗禮,因為他們是想證明自己,通過了恩賜洗禮之後,不止是得到了不得的寶物,得到驚天的造化,同時也是證明了他是天之驕子,能得到血族始祖的承認。
  對於血族來說,能被天穹與血池承認血統,那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這就意味著這個人的血統極為高貴!
  血池所在的地方,乃是一片黑暗。這是一座古老的宮殿,而且在這是極為森然,外人根本就無法進入這個地方。
  “是個人族?”當李七夜被抬入這個宮殿之後,黑暗中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似乎,對於這樣的情況很意外。
  每一次血池的洗禮都會有血祖始地的老祖在暗中觀看,因為他們都想知道能通過洗禮的弟子是天資如何,能得到自己樣的造化。如果是好的弟子,血祖始地會把這樣的弟子留下來培養!
  一直以來,能通過天穹的隻有血族,更別說是血池洗禮了。對於血祖始地,乃至是對於血族來說,血池洗禮這樣重要的事情,當然是應該屬於他們血族子弟了。
  現在突然冒出一個人族了,這怎麼不讓主持此次血池洗禮的諸位老祖為之意外呢。
  “人族,這能行嗎?”另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都不由對這樣的事情產生了懷疑。
  並不是說血祖始地與血族的門派就不能有人族,事實上,血族的很多門派,乃至是帝統仙門在門下都有人族弟子,甚至有人族弟子掌執大權。
  但是,在天穹與血池這兩件事上完全不一樣,這是血族的內務之事,一個人族出現,就顯得太突兀了。
  “他是這一次從天穹中唯一活著出來的人,他說得到了始祖恩賜。”血祖四蒼女中的夏蒼女說道。
  “此等事口說無憑。”在黑暗中,有一個老祖沉吟一下,說道。
  李七夜看了看四周的黑暗,笑了一下,說道:“看來這一次與眾不同嘛,你們血祖始地竟然這麼多老頭冒出來了。”
  “小輩,不可放肆。”在黑暗中,另一個聲音響起。
  李七夜看了一下黑暗,說道:“我倒不是放肆,我隻是好奇,這一次有什麼不一樣呢,血祖四蒼女親自押陣,現在又這麼多老頭親自主持血池洗禮,看來,你們血池有變化。”說著,往血池而去。
  血池,就在這個古老宮殿的中央,它並不大,是一個古池。在黑暗的宮殿中,此時血池冒出了一陣陣的光芒。
  在血池之中有液體在流淌一樣,但是,仔細一看,那又不像是液體,看起來更像是烈火在流動,像鮮血一樣的烈火。
  這種感覺說出來讓人無法相信,烈火又怎麼可能像液體一樣流動呢,更別說烈火像鮮血一樣了。
  血池之流淌著如火如血一般的東西,這樣的東西看起來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似乎它像是從地下最深處湧出來一樣,如果說,大地有血,那麼,眼前血池中流淌著的東西就是大地之血。
  更不一樣的是,此時血池中的血火此時似乎是逆轉時空一樣流淌著,當這樣的血火在流淌的時候,恍然之間,它如同一麵鏡子,更正確地說,這更像是一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戶,給人種可以傳送到另一個世界的錯覺。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們這麼重視。”李七夜一看血池,喃喃地說道:“血火如鏡,這是不一樣的預兆,傳說這樣的事情在以前隻發生過一次!”
  黑暗中的諸位老祖頓時無語,這個小子也未免太托大了吧,在血族來說,不論是怎麼樣的弟子,那怕是不可一世的天才,來到血池之前,在諸位老祖麵前,都是恭恭敬敬的,然而,這個小子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
  “小輩,不可胡說……”黑暗中有老祖沉聲地說道。他的話是強勁有力,這是在警告李七夜。
  李七夜輕擺了一下手,說道:“好了,不要蒙我,我可是讀過書的人。連四蒼女都蒙不了我,更不要說是別人了。我記得有一本古籍曾經有所記載,曾經有一次,血池發生變化,血火如鏡!”
  說到這,李七夜的目光血祖四蒼女身上,緩緩地說道:“古籍有記載,傳說,那一次血池變化與傳說中的血祖四蒼女有關!”
  “你看的古籍還記載了什麼了?”此時,冬蒼女雙目一厲,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其意不善。
  事實上,不止是冬蒼女,而就是其他的三位血神蒼女都是冷冷地盯著李七夜,毫無疑問,當年是發生了一些事情,血祖四蒼女對這件事極為敏感。
  “沒了,就隻是這樣記載而己,至於具體發生什麼,隻字不提,看來,寫這古籍的先賢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血祖四蒼女冷冷地盯著李七夜,欲從他身上看出一些端倪,但是,最後沒有任何發現,她們隻好作罷,冷冷一哼。
  “這小子是誰!”此時,黑暗中有老祖不由沉聲地問道。
  事實上,對於這個問題,誰都答不上來,血祖四蒼女一陣沉默,因為沒有人知道李七夜是怎麼樣混進天穹的。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是誰這一點並不重要,大家說是不,現在重點的是,該我洗禮的是吧。”
  “小子,你可知道這是血池,而你,可是人族。”黑暗中,另一個老祖提醒說道。
  對方也不算是惡意,這也是有意提醒李七夜的想法不靠譜。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血祖始地沒有不允許人族在血池洗禮的祖訓吧!”
  李七夜的話讓黑暗中的諸位老祖沉默了一下,但,接著,有老祖沉聲地說道:“雖然無此祖訓,但是,洗禮規則由我們血祖始地所定!”
  “我知道。”李七夜說道:“但是,你們想過一種可能嗎?為什麼你們血祖始地經曆了千百萬年,一次又一次恩賜,一次又一次的洗禮,但是,卻從來沒有出過血祖,你們的始祖並沒有把他的血統傳承給了你們血族子弟。或者這就是你們血祖始地不願意兼容其他種族的原因所導致的。”
  “休得狂言!”對於李七夜的話,黑暗中的老祖斥喝道。
  李七夜笑了笑,輕輕搖頭說道:“你們沒試過,又怎麼知道是不是如此。隻有經過洗禮,才知道我所說是否屬實。”
  “這麼說來,你是自認為能成為血祖了。”黑暗中有老祖冷冷地說道。
  突然冒出了一個人族,這完全打亂了血祖始地的諸位老祖預想,他們認為這一次天穹會出一個與眾不同的血族弟子,能得到絕世無雙的恩賜。
  

Snap Time:2018-11-18 06:12:2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