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919章 問世間人為何物

  “不演化就不演化,有什麼了不起的。↑雜』誌』蟲↑”隻見這個女子搖身一變,又瞬間變回了那個朦朧的影子,宛如在九天之上,淩駕萬域。
  對於法則這般的演化,李七夜有些無語,他都不由苦笑了一下,這件事說起來他是有點罪惡感,當年是他把這法則教壞了。
  布滿湖泊的法則,它是天地所化,乃是純粹的法則,沒有生命,沒有情感,但是,它能演化一切,至少它能演化一切的表象。
  當年李七夜花費了無數的心血來到了這,在這呆了很久,在這段漫長的歲月之中,這法則從李七夜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李七夜說過的東西它都能演化。
  “對了,你說的那個女人怎麼了?”當法則變成了朦朧的影子之後,開口問道。
  李七夜乜了朦朧的影子一眼,說道:“這關你什麼事,你又不是活人,管得這麼寬幹什麼。”
  朦朧的影子說道:“切,不會是你失戀了吧,怎麼了,那個妞把你甩了,看你這樣的衰樣,隻怕也是差不了多少,一隻烏鴉,有誰喜歡呢。”
  “操,你又不是活人,什麼時候你變得嘴巴這麼大了,外麵的長舌婦跟你現在的模樣就很像,喜歡嚼舌頭。”李七夜沒好氣地說道。
  “長舌婦你的頭。”朦朧的影子不屑地說道:“當年誰最長舌婦的?整天在我耳邊嘮叨個不停,什麼素兒,什麼盞兒之類的,聽得人都惡心。”朦朧的影子十分不屑地說道。
  被朦朧的影子這樣一說,李七夜不由頭額是直冒黑線,說道:“操,早知道我當年不跟你說這些!”
  “嘿,嘿,嘿,現在醒悟已經遲了,我可是知道你不少的秘密。”朦朧的影子十分得意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它一眼,說道:“當年所說的,那隻不過是逗你玩的,再說了,我又怎麼可能把秘密告訴你。”
  “切,什麼逗我玩,我可是天地法則,可以演化一切,直指本心。”朦朧的影子不由說道:“是真是假,我能不知道嗎?”
  李七夜有些無語,因為對方不是活人,也不是生靈,它隻是法則而己,卻偏偏能說會道,更要命的是,現在它說話的語氣有點像自己當年的風格,這實在是讓他有點吐血。
  “喂,我給自己取了名字,你聽一聽哪個最好聽。”此時,朦朧的影子說道。
  “你要名字幹什麼,你的名字就是法則。”李七夜有些無語地說道。
  “切,不想聽就拉倒,以後你別來求我。”朦朧的影子冷笑了一聲,十分霸氣囂張的模樣,這神態讓李七夜有些抓狂,這神態有點像他當年。
  “好吧,你說來聽聽。”李七夜隻好是從善如流,悠閑地說道。
  見李七夜願意聽,朦朧的影子這才來精神,說道:“我給自己是取了好幾個名字,你聽著了,殺七夜、鎮七夜、滅七夜、屠七夜,斬七夜……你覺得哪個名字好聽?”
  當朦朧的影子一口氣報了了十幾個名字,這些名字讓李七夜聽得差點吐血了。
  “都不好聽,殺你妹!”李七夜頓時黑著臉說道。
  “好吧,我還有一個最好聽的名字。”聽李七夜這樣說,朦朧的影子側首認真地想了想,說道:“我覺得我叫陰鴉蠻好聽的。”
  “那是我的稱號!”李七夜沒好氣地說道:“再說,你就叫法則,你要個屁名字!”
  “呸,誰說我不要名字,我是天地第一人,萬古唯一,當然要一個響亮無雙的名字了!”朦朧的影子立即囂張地叫著說道:“本仙人要取代你,以後我就叫陰鴉好了!”
  “好了,說點正經的。”李七夜有些無奈,乏力地說道:“你叫陰鴉,那完全是拾人牙慧,如果你是天地第一人,不覺得太丟你的臉了嗎?”
  “也對。”朦朧的影子側首想了想,說道:“我乃是天地第一人,為什麼要跟你同一個名字。好了,那我以後就叫戰仙!”
  “為什麼叫戰仙呢?”李七夜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好奇地笑著說道。
  “你以前不是說嗎?在古老的時代,仙才是天地唯一,淩駕一切之上。”朦朧的影子囂張地說道:“那我就是要戰敗仙人,鎮殺仙人,所以,就叫戰仙。”
  “很好聽,很好的名字。”李七夜立即讚歎地說道。不管是真是假,總之,這總比讓它叫陰鴉強多了,如果它真的要把自己取名字叫陰鴉,那他的一世英名就算是毀了。
  “我當然知道好聽了,我取的名字能不好聽嗎?”朦朧的影子冷笑一聲,十分的自戀,也是十分的高傲。
  李七夜笑了笑,然後說道:“湖中的那東西怎麼樣了?”
  “你又是不懷什麼好意了?”李七夜一問這個問題,朦朧的影子頓時警惕起來,冷冷地說道。
  本來,它是天地法則,沒有什麼情緒可言,但是,李七夜在這呆了很久之後,它竟然染了一些壞習慣,甚至是學李七夜。
  “沒什麼不壞好意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說實在話,對於這件事,我最近有著特別新的發現……”
  “什麼新不新發現的,沒興趣聽。”朦朧的影子興趣缺缺地說道:“再說,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一直打這的主意,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好吧,我不否認,我對這麵的東西的確是有興趣。”李七夜笑著說道:“這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再說,我的所做所為,說不定對你有好處。”
  “什麼好處,不要來賄賂我。”朦朧的影子興趣缺缺地說道,對這一點都不感興趣。
  “如果說,那東西成了,你不是也可以自由了嗎?”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朦朧的影子聽到這話,頓時精神一振,在這個時候,它就似乎是盯著李七夜一眼,過了好一會兒,說道:“這麵的秘密,你我可是知道的,成與不成,這可是很難說的事情!你少來坑我!”
  “這一點嘛,我倒可以向你保證,這一世,絕對可以成功。”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不過嘛,缺點什麼,所缺的,正是我所擁有的。如果我能成功,這事也必能成功!”
  “嘿,少來坑我。”朦朧的影子冷笑了一聲,說道:“我可是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上一次就是你坑了我,這一次我要是聽你的鬼話才怪呢。”
  對於朦朧影子所說的話,李七夜也不臉紅,笑了笑,說道:“沒錯,上一次我是坑了你。正確說,自從上一次你輸了之後,湖中的那東西,從原則上來講,已經是屬於我的了,你說是不是?”
  “屬於你的又怎麼樣?”朦朧的影子不屑地乜了李七夜一眼,說道:“我不讓你過去,就算屬於你的,你也無可奈何。”
  “這個該怎麼說呢,這東西雖然說,在以前談不上是你的,但,它終究是無主之物,那麼呢,你一直在這,它也算是屬於你的,難道說,你不要贏回這東西嗎?”李七夜慫恿它說道。
  “沒興趣,你說得對,我不是人,也不是生靈,也不是什麼東西,我隻是法則而己,這東西就算屬於我的,我又有什麼用處呢?”朦朧的影子興趣缺缺地說道。
  對於朦朧影子興趣缺缺的模樣,李七夜都不由有點棘手,如果說它是鹽油都不進的話,那的所有計劃都是泡湯了。
  “你要怎麼樣才讓我過去?”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憑你我兩個人的交情,總不至於在這殺到天崩吧,你說是不是。”
  “天崩個屁。”朦朧的影子不屑地說道:“如果我要你走,你出手瞬間,我就可以把你送走,瞬間傳送出去。就如你以前所說的一樣,就算是仙帝來了,我也一樣能把他送走!”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有些後悔了,早知道不告訴它這些東西。
  “再說了,我不是活人,沒有七情六欲,你我有什麼交情可言。”朦朧的影子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
  朦朧影子的態度,讓李七夜有點沒轍,他舉手說道:“好吧,好吧,我認輸了,有什麼條件你盡管說出來,如果可以,我滿足你的一切條件。”
  “這可是你說的?”朦朧的影子立即盯著李七夜,李七作被它盯得都有些心麵發毛。
  “好吧,你有什麼條件,盡管提出來。”李七夜笑著說道。
  朦朧的影子此時慢悠悠的模樣,它此時的神態很像李七夜,悠閑地說道:“其實嘛,我的條件也很簡單,你給我留下,就像當年那樣陪著我,我就答應讓你過去。”
  “這樣不行。”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你這是完全占我的便宜,再說,我跟以前不一樣,以前我是長生不死,現在我把時間耗在這那就意味著我完蛋了。”
  “不行就拉倒,我不稀罕,你就別想過去了。”朦朧的影子冷笑一聲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不要一口就否認,不如這樣吧,為了公平起見,你我來賭一局如何,如果我輸了,我就留下,如果我贏了,你就讓我過去。”
  

Snap Time:2018-11-13 06:17:34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