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913章 往事悠悠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斷崖之下的人冷笑一聲,說道:“這麼說來,烏鴉,你太偉大了。☆雜*誌*蟲☆嘿,不過,不要忘記了,世間有無數的人想在我這得到很多的東西,就算是仙帝,也抵擋不了一些致命的誘惑。”
  “是嗎?”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但是,老頭,你覺得你成功過嗎?遠的不說,說近的,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曾經慫恿過踏空仙帝是吧,但,踏空仙帝最後他把你弄出來了嗎?不說他有沒有這個能耐把你弄出來,就算他能把你弄出來,嘿……”說到這,他冷笑一聲。
  “烏鴉,你能狂到什麼時候呢,小心陰溝翻了船,如果有一天你被某一位仙帝滅了,那就實在是太讓人可惜了。”斷崖之下的人也是冷笑一聲,說道。
  “是嗎?仙帝而已,不管哪個仙帝,他敢跨越我劃下的禁忌,我就滅了他!我又不是沒屠過仙帝!”李七夜此時雙目一寒,緩緩地說道:“你應該見一見當年我在上麵做的事情,仙帝也好,眾神諸天也罷,犯了我的原則,我必屠之!”
  說到這,李七夜又笑了一下,說道:“老頭,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當年你慫恿踏空仙帝去做什麼事,可惜,我鎮守人皇界之時,我望九界之時,他給我乖乖地盤著!他安心當他的仙帝!否則!”
  “嘿,烏鴉,你敢不敢弄我出去,你我來賭一個時代!我知道你是主宰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你已經號稱萬古無上了,要不要試一下慘敗的滋味!”斷崖之下的人冷笑著說道。
  “老頭,不管你這是不是激將法,不過,說句不好聽的,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還把我當作是當年的那隻烏鴉,坦白說,就算你能從這出來,你也一樣不是我的對手!當年在上麵,在那,我一樣是逃出來了,我一樣是坑了你一把,你覺得我能不能把你坑死呢!”李七夜很平靜地說道。
  “哼”斷崖之下的人冷哼一聲,然後冷冷地說道:“也罷,既然如此,你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李七夜也不在意,悠閑地說道:“老頭,這一次來,除了看一看你,跟你聊一聊,再談一談當年的秘密之外,還有就是來向你告別了。你也清楚,既然我奪回了身體,那就意味著我是要大幹一場,千百萬年以來的搏奕,終究是要落下帷幕的時候了,成也好,敗也罷,等我再殺上去的時候,我就將是永,再也不會回來了,所以,就讓你我來一個告別吧……”
  “……不管當年你我是怎麼樣的恩怨仇恨,不管你是不是個混蛋,怎麼說好呢,當年我殺上去曾經用了你的一些後手,這也應該感謝你,沒有你這些秘密,我不知道需要浪費多少心血。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這一場征戰最終會有一個結局!可惜,隻怕你看不到這一場結局。”說到這,李七夜騎著木馬轉身離去。
  “死烏鴉”當李七夜沒走多遠,斷崖之下傳來聲音,說道:“你覺得你勝得了嗎?”
  “敗又如何?”李七夜笑了一下,自在灑脫,悠閑地說道:“對於芸芸眾生來說,登臨仙帝,已經是一生成就。對於我來說,隻是需要一個答案而己,眾神諸天也好,賊老天也罷,都擋不住我的步伐,我需要一個答案!在這一條路上,不論是過去的人,還是我,都付出太多了,需要一個答案的時候了。”
  “在時間長河之中,付出太多的又何止是你!但,你要知道,萬古以來,從來沒有人成功過!”斷崖之下的人沉聲地說道。
  “是嗎?或者,有人成功過,隻不過你我不知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在這一條路上已經是堆滿了枯骨,多少人是孜孜不倦,多少人為了一個最終的幻想,而倒在了這一條路上!不過這一世如何,捅破天也好,失敗也罷,總之,我需要一個答案!”李七夜瀟脫一笑,說道。
  斷崖之下的人沉默起來,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緩緩地說道:“烏鴉,秘密我是不會親口告訴你的,需要你自己去尋找。我可以給你一個提示,一切秘密,都藏在了我的記憶之中,都藏在了我的秘密之中!”
  “我就此謝過了。”李七夜轉過身來,看著斷崖,最終緩緩地說道:“老頭,再見了,希望我們後會無期!”這話說得十分真誠!
  說完之後,李七夜轉身離去,沒有再停留,眨眼之間,他消失在了幽徑之中。
  “萬古呀,多麼漫長,何等的煎熬!當年,萬界之上,唯我獨尊!”斷崖之下響起了悵然的歎息之聲,喃喃地說道:“不死不滅!哈!賊老天,我會看著你滅亡的那一天!”
  最終,斷崖之下一片寂靜,再也沒有了聲音,沒有人知道這麵隱藏著一個世人所無法想象也永遠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李七夜離開了斷崖,他在枯石院遊蕩起來,在枯石院中,有著很多神奇的景觀,有很多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情,但是,對於這些,李七夜都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如果有人能來枯石院,能一觀枯石院的各種景觀,那絕對是一輩子無法忘記,而然,這一次到了李七夜的眼中,那都已經成了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事情,因為這些景觀他已經不止一次見到了。
  要知道,在那遙遠的歲月,李七夜可不止一次是摸索著枯石院,在當世隻怕沒有誰比他更了解枯石院了。
  李七夜遊蕩在枯石院之中,他好像是在尋找什麼一樣,每一個地方,他都仔細地看一遍。
  在枯石院有著一條又一條的幽徑,這一條條的幽徑通往枯石院的四麵八方,而且,枯石院是廣闊無比,甚至沒有幾個人知道枯石院有多大,所以,想逛遍整個枯石院,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七夜走過了枯石院的一個地方又一個地方,然而,都沒有發現他所要尋找的東西,不過,李七夜並不著急,他是耐心十足,依然是每一個地方慢慢地尋找。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枯石院的一個湖泊之中,李七夜停下了腳步,讓木馬駐足在了湖邊。
  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湖泊,湖水一片平靜,在湖中,沒有魚蝦,這湖水如同死水一樣,它就像是枯石院一樣,充滿了死寂。
  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湖邊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然後李七夜騎著木馬走了過去。
  在這湖邊的不起眼角落雜草叢生,在那有一個小小的石窩,這石窩乃是以一株株的石草所織成的,與其說是石草所織成不如說這石窩是一個石盤更為恰當。
  在這樣的一個石窩蹲著一隻鴨子,當然,這是一隻石鴨,這鴨子看起來像是用石頭雕刻而成的,不過,看起來雕功無可挑剔,栩栩如生,渾然天成,給人一種鬼斧神工的感覺。
  就在這石鴨子蹲著的石窩之中,竟然有八隻石蛋,與其說是八隻石蛋不如說是八塊石頭更恰當一些。
  這八隻石蛋大小不一樣,形狀也不一樣,有圓有扁有方,有藍色,有綠色,也有泛白色……
  這樣的八顆石頭放在石窩之中,又是在石鴨子蹲著的身下,這就會讓人聯想到這八顆石頭就是石鴨子所下的石蛋。
  看到石鴨子,看到石蛋,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喃喃地說道:“果然是了不得,你真是每一個時代挪一次窩呀。”
  李七夜看著眼前的石鴨子,悠閑地笑著說道:“不愧是一代無雙的存在,千百萬年了,你是戲耍了萬世眾生,你是戲弄了多少的人。”
  如果有外人看到李七夜在對著一隻石鴨子說話,那麼,他一定會認為李七夜瘋了。
  不管李七夜怎麼說話,石鴨子依然是石鴨子,它是不會活過來的。而李七夜一點都不在意,伸手去摸了摸石鴨子。
  這石鴨子摸起來就是石質的感覺,這絕對不是幻象,是實實在在的石頭。
  但是,是不是石頭,李七夜心麵一清二楚,而且,這麵涉及的秘密,外人也是不知道的。
  李七夜又伸手去摸了摸那八隻石蛋,八隻石蛋依然也是石質,而且,與這隻石鴨子一樣,這八隻石蛋是無法搖動的,似乎,這八隻石蛋和石鴨子是生了根一樣,它們已經與這大地連成了一體,你無法把石鴨子和石蛋拿起來。
  對於這樣的情況李七夜一點都不驚訝,他把每一隻的石蛋摸了一遍,然後是胸有成竹。
  “了不起”李七夜把每隻石蛋都摸了一遍之後,李七夜笑了笑,說道:“竟然讓你快要成功了,這實在是了不得,你一旦成功了,那絕對是嚇死人。”
  然而,不管李七夜說什麼,石鴨子依然是石鴨子,石蛋依然是石蛋,沒有任何動靜,似乎隻是要七夜是自言自語一般。
  李七夜也不意外,悠閑地說道:“這一世,我是必奪天命,你是考慮這一世出世,還是下一個時代出世呢?”
  

Snap Time:2018-11-19 03:05:55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