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877章 千萬年的算計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血手魔屠為之沉默起來,作為曾經是陰鴉最強大的敵人,他知道陰鴉不論是做什麼,不成功那是誓不罷休的,就像他所說的那樣,萬古以來,他不能做成的事情還真的是少之又少。雜∪誌∪蟲
  “你信也好,不信也罷,總之,我不一定要體方。”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說實在話,我真的累了,每一個時代都要琢磨著怎麼樣來讓你開口,每一個時代都琢磨著用怎麼樣的酷刑才會讓你招供,這種變態的事情做多了,讓整個人都覺得不好受。總之,在這個時代,一切都結束了,你不說也好,說也罷,我都會放了你。當然,你如果願意招的話,那是最好的事情。”
  “舛、舛、舛……”血手魔屠怪笑地說道:“陰鴉,我從來不相信你說的話。舛、舛、舛,如果你真的有心反攻,如果你真的想站在九天之上,如果你真的想捅破這天空!你還有一個可以選擇,那就是你我聯手!你心麵清楚,有我為你掃平道路,你會更加強大,你更加可以為所欲為!”
  “血手魔屠呀,血手魔屠,還是一句話,你太小看我了。”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不論是什麼時代,不論是什麼事情,我都不會與古冥合作。哈,哈,哈,當年九界就是有些人抱著這種愚蠢的想法,最終讓九界陷淪,從此不見天日!”
  “哼,你會後悔的。”血手魔屠冷笑了一聲,說道:“沒有體方,就算你像仙帝一樣強大,就算你比仙帝還要強大,最終,你的下場也一樣會很慘的!”
  “這個我倒不相信。”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對於我來說,再慘的事情我都經曆過,連死我都不在乎,還有什麼能讓我在乎的呢?”
  血手魔屠冷冷的笑了一下,不願意再說話。
  最終,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好了,你我之間的談話就此結束吧,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總之,你自由了。”
  “舛”血手魔屠怪笑一聲,說道:“陰鴉,如果你真的是仁慈的話,那就給我一個痛快吧,殺了我,如果九泉之下有知,我會感激你的!免得你放了我,我整天提心吊膽地提防著你!”
  “不”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想死,你可以自殺,我是不會殺你的。對於我來說,殺死一個奄奄一息的垂死老人太殘忍了。我可不想背負著這種罪惡感,要死,你自己死!”
  “好了,我送你一程,從今天起,你自由了。”李七夜此時眉心打開,一篇法則章序飛出,這法則章序烙印在如洞口一樣的堡壘之上,聽到麵傳來宛如開鎖一樣的聲音。
  接著,“轟”的一聲,囚禁血手魔屠的堡壘飛了起來,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飛出了狴犴獸土,這個堡壘飛得很遠很遠。
  最終,這個堡壘停了下來,摔落在了郊外。當堡壘摔落在郊外之後,過了很久終於從麵走出一個陰影來。
  這個陰影從麵走了出來之後沒有絲毫停留,離開了這。
  這個陰影走得很遠很遠,遠離任何與陰鴉足跡有關的地方,他不信任陰鴉,所以,他躲了好長的時間,在凡世間,在紅塵中,一直躲避著。
  過了好些年之後,這隻陰影完全可以確定自己擺脫了陰鴉,陰鴉的確是沒有跟蹤追尋他。
  終於,這個陰影按奈不住了,來到了一個地方,這個地方並不起眼,而且,世間沒有人知道這個地方。
  這個陰影走進了這個地方之後,沒多久麵傳來了淒厲的慘叫聲,聽這慘叫聲就知道是十分痛苦!
  過了很久之後,麵走出了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人,這個人起來宛如凡人一樣,普羅大眾,這樣的一個人,不論走到哪都不會引人注目。
  “嘿,從此之後再也沒有血手魔屠,我倒要看一看你怎麼樣找到我!”這個人冷冷一笑,最終消失在人海之中,一時之間,他就像從世間蒸發一樣,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然而,就是在這麼多年之後,這個人從這個地方走出來的那一瞬間,與之距離遙遠無比的李七夜心麵一動,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露出了淡淡地笑容。
  “血手魔屠呀,血手魔屠,就算是你化成了灰也一樣逃不過我手掌心,等著吧,總有一天是我收割的時候,我有的是時間,並不著急!”在那麼一刻,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在狴犴城,葉傾城震驚整城,無數修士被他震撼了。他在狴犴城主府的屋頂之上坐了好幾天。
  這幾天,葉傾城不動不語,一個個異象交替,一條條大道演化,最終,他的道法,他的法則淹沒了整個狴犴城。
  當葉傾城口吐真言之時,整個狴犴城都為之天花墜落,整個狴犴城都響起了大道之音。
  在這一刻,葉傾城的大道在城中獨尊,他的大道在萬法之上,整個狴犴城的大道之力都為之波動,似乎,在這一刻葉傾城是調動了整個狴犴城的力量。
  此時此刻,葉傾城就像是仙王講經,地湧金泉,仙蓮盛開,有諸聖聽經,有眾賢膜拜,八方震動,整個狴犴城是異象紛呈。
  到了最後,葉傾城宛如是打開了狴犴城的所有屋舍樓宇一樣,狴犴城的每一座樓宇屋舍都是門戶散發出光芒,道紋浮現,似乎隻要葉傾城想進去,不論是哪一個屋舍樓宇他都能輕易地走進去。
  雖然說,狴犴城的所有屋舍門戶都為葉傾城所敝開,但是,唯有主府的門戶是絲毫不動,依然緊閉,似乎不管葉傾城怎麼了得,都無法打開狴犴城的門戶一樣。
  與此同時,在葉傾城的無上大道浸淫之下,狴犴城的無數石像竟然有道紋波動,似乎這些石像能隨時活過來一樣。
  總之,葉傾城的異象越來越強大,而狴犴城的回應就越來越強烈,似乎在葉傾城的法則演化之下,狴犴城都是附和著葉傾城的大道一樣。
  葉傾城如此逆天的手段,讓狴犴城的所有修士強者看到了都為之震撼,看到這樣的一幕,大家都知道,葉傾城號稱石藥界第一人,這並非是浪得虛名。
  “隻要葉傾城還在,其他人想成為仙帝,隻怕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驕傲的天才看到葉傾城如此逆天,都不由黯然失色。
  也有老一輩的強者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喃喃地說道:“這不可能的事情呀,傳說在以前有一些遠不如葉傾城的天才都能進入主府,這一次葉傾城為什麼不能打開主府呢?”
  對於這個問題,沒有人能給出答案,很多人都以為葉傾城能打開主府,然而,沒有想到,不論葉傾城怎麼樣的努力,主府依然沒有絲毫的動靜,沉重的大門依然緊閉。
  經過了一次又一次努力,葉傾城是演盡萬法,換遍了所有異象,但是,都無法打開主府門戶。
  最終,就算是驚豔無雙的葉傾城也隻好放棄了,因為他明白他根本打不開狴犴城的主府。
  放棄之後,葉傾城是冷著臉,沒有了以前的瀟灑與自在,在以前,不論是什麼時候他都是瀟灑無比,風姿無雙,但是,這一次他是臉色不好看。
  這也不怪葉傾城臉色不好看,可以說,這是他自道以來第一次嚐到失敗的滋味。自從他出道以來,就未失敗過,不論是遇到什麼事情,不論是遇到怎麼樣的危險,他都能迎刃而解。
  就算是遇到再強大的敵人,他也一樣能化險為痍,因為他是不可一世的天才,擁有足夠的資本,世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到他的。
  但是,這一次他是徹底的失敗了,不管他怎麼樣的手段,都無法打開主府,這讓他徹底的沒了脾氣。
  葉傾城是一個信心十足的人,他相信,打開主府這樣的事情,對於他而言,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這一次卻失敗了。
  甚至可以說,葉傾城他連自己是什麼地方失敗他都說不清楚。因為他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打開主府,在他的演化之下,他已經能讓整個狴犴城的大道為之鳴和,甚至可以說,狴犴城的所有地方他完全可以來去自由。
  偏偏,主府大門卻緊緊封閉,這就讓葉傾城完全想不明白了,按道理來說,連整個狴犴城都為之鳴和,那麼,打開主府大門那不在於話下。
  現在主府大門偏偏是緊閉不開,這讓葉傾城是徹底的沒轍了。
  葉傾城當然不知道,沒有李七夜的點頭,主府大門那是絕對不會打開的,狴犴城的城衛長可不想得罪李七夜,否則的話,像當年一樣,李七夜殺入那個地方,差點把天地都掀翻了!
  葉傾城收回了異象,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雙目張闔之間,宛如是天地黑白,最終,他目光深邃,俯視天地,宛如是看透了整個狴犴城一樣。
  “李七夜何在,敢出來一戰否,不死不休!”葉傾城開口,大道鳴合,萬法震動,他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狴犴城。
  他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充滿了力量,震撼著人心!
  

Snap Time:2018-11-20 06:34:2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