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873章 入沼澤

  眼前女子,皇胄無雙,似乎她是凡塵間的仙子,宛如是不食煙火,與眼前的女子相比起來,再美麗的女子似乎都變得俗氣。雜の誌の蟲
  “明仙子”有人認得眼前女子,看到她絕世容顏,看到她無上風姿,一時之間不由為之失魂落魄,喃喃地說道。
  “傳說中的石藥界第一美人”看到眼前的女子,有人忍不住驚歎地說道。
  明夜雪,來人正是藥國的傳人明夜雪,她的到來,吸引了無數的目光,讓無數人為之神魂顛倒。
  在無數目光聚焦之下,明夜雪走下了馬車,來到了李七夜麵前,輕柔地說道:“我來遲了。”
  不論什麼時候,她都是那樣的風姿絕世,不論是什麼時候,她都是那樣的讓人神魂顛倒。
  事實上,論美貌,龍驚仙不會輸於明夜雪,不過,比起明夜雪來,龍驚仙總是少了一點什麼。如果說龍驚仙是一個精靈的話,那麼,明夜雪就是月下的仙子。
  李七夜輕輕點頭,為她攏了攏秀發,說道:“進去吧,你為這一天等了很久了,一直往前走,不要怯步,你就當作回家一樣,當你能走到最盡頭的時候,你就能領悟其中的真諦了。”
  看到李七夜與明夜雪親昵的動作,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羨慕,為之嫉妒,就算是不可一世的天才,都沒有這種親近明夜雪的機會。
  明夜雪輕頷首,明眸看著李七夜,說道:“你說過要告訴我一些事情的。”
  “丫頭,我是不會騙你的,答案就在你眼前。”李七夜露出笑容,包容,疼愛,這一切都在這笑容之說,他說道:“跟著自己的心,跟著自己的感覺去走,你就會知道答案的。”
  明夜雪看著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堅定地點了點頭,邁開了步伐,往主府走去。
  當明夜雪踏入主府之時,沉重的大門打開了,眨眼之間,她走入了主府之中。
  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切,有人甚至是恨不得衝過去,借這個機會衝入主府之中,但是,李七夜站在那,沒有人敢造次。
  當主府大門緊閉之後,李七夜看了看遠處,梅傲男依然沒有出現,不過,李七夜並沒有打算去等她,因為他已經與石人談好,梅傲男到來之時,她也一樣能進去。
  最終,李七夜坐上了馬車,黃牛龍拉著他緩緩地離開了狴犴城,在眾人矚目之下,馬車緩緩地從眾人視線中消失。
  當肯定李七夜已經離開之後,很多人一下子衝到主府之前,他們都想打開主府的大門,但是,不論他們是如何的嚐試,主府大門依然緊閉,不管是大賢,還是不可一世的天才,都依然無法打開這個大門。
  李七夜離開了狴犴城之後,乘著馬車一路北行,在這個時候,黃牛龍放開了蹄子飛馳起來,一旦黃牛龍放開了速度,那麼它的速度就太嚇人了,此時,如果有人能看到這一幕,就會看到那不是一頭大水牛拉著一條馬車,而是一條黃龍拉著馬車在狂奔,跨越天地,追光賽電!
  單純以速度而論,李七夜四戰銅車都比不上黃牛龍,可以說,黃牛龍是世間最快的坐騎之一,難有生靈能與之相比。
  在黃牛龍一路狂奔之下,終於,李七夜來到了狴犴獸地的最極之地,曆代狴犴獸土開啟以來,都極少人會涉足這。
  在這,放眼望去乃是一片茫茫無盡的沼澤,似乎,這茫東無盡的沼澤是沒有盡頭一樣。
  而且,這的沼澤乃是可怕的邪氣彌漫,一旦踏入這個沼澤,不論是多麼強大的人都難於飛起來,而且,會被邪氣入體,隨時都可以喪命。
  在這樣的沼澤中,一旦是飛不起來,隨時都有機會沉入可怕的沼澤之中,再也出不來。
  這個沼澤乃是狴犴獸土的一大凶地,李七夜在很久之前曾經探險過這個地方。當年梅傲男的師父失權之後,受到了放逐。
  在當時,梅傲男的師父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永遠離開狴犴獸土,另一個則是放逐到這個地方。
  對於狴犴城的石人來說,離開了狴犴獸土就是等待著死亡!最終,梅傲男的師父選擇了放逐在這。
  後來,李七夜曾經帶著年少的吞日仙帝來過這,在那個時候,梅傲男的師父曾經慫恿蠱惑年少的吞日仙帝,李七夜把他釘在了這沼澤之中。
  直到後來,吞日仙帝求情,李七夜才把他扔出了沼澤,這才讓他撿回了一條命。
  這個沼澤十分凶險,就算是神皇也不敢輕易涉足這個地方,但是,李七夜乘著馬車,讓黃牛龍毫不猶豫地衝入了沼澤之中,眨眼之間消失在濃濃的邪氣之中。
  黃牛龍不止是速度快,它善行涉險,它能毒避險,能預不祥,所以,進出險地,黃牛龍是最好的選擇,這也是李七夜專程去天峰山脈找黃牛龍的原由之一。
  在遙遠的時代,四戰銅車是李七夜出征的戰車,而黃牛龍,則是李七夜出入葬地凶土的坐騎!
  “為何不可以!”當金烏太子戰死的消息傳回了蹄天穀的時候,蹄天穀吵翻了天,就像現在,一聲狂吼響徹了蹄天穀。
  金烏太子戰死,蹄天穀咽不下這口氣,特別是金烏族所有強者乃至是諸老,都咽不下這口氣,欲發兵橫掃天下,斬殺李七夜,為金烏太子報仇。
  蹄天穀主卻不讚同這樣的做法,否認了諸老的決定,一時之間,蹄天穀的會議殿是吵開了,在諸老的怒氣之下,整個蹄天穀似乎都搖晃起來,不少弟子是心驚肉跳。
  “我是同意妙嬋的說法,這幾個時代以來,我們太高調了,金烏為葉傾城出頭,號稱代表天下重啟狴犴協議,這已經是觸了眾怒。雖然我們是一門雙帝,但是,我們頭頂上還有藥國、翦龍世家這樣的龐然大物,在這個時候我們要對外發兵,像藥國、翦龍世家他們會怎麼樣看我們?”蹄天穀主不同意發兵。
  而不少長老與元老乃至是老祖震怒,特別是金烏族的大人物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們發誓要為金烏太子報仇!
  事實上,在這個時候蹄天穀主已經是處於弱勢,雖然說,他們妙家在蹄天穀也有很大的影響力,然而,金烏族在蹄天穀擁有著更大的影響力!
  “哼,穀主,不要忘記了,如果不是你不願意借仙帝真器,我孫兒也不會慘死在小畜生手中!”金烏族的一位大人物冷冷地說道。
  “仙帝真器,我們隻有兩件,此物事關重大,對於我們蹄天穀來說,它們是鎮穀之寶。如果說,仙帝真器在我掌執的時代丟失,我就是蹄天穀的罪人,對不起蹄天穀的列祖列宗!”蹄天穀主沉聲地說道。
  事實上,蹄天穀主對金烏太子完全沒好感,在一開始,他還希望金烏太子娶自己女兒,到了最後,他完全不抱這樣的念想!
  “不管怎麼說,我們蹄天穀的傳人絕對不能白白丟失性命,不發兵橫掃天下,斬殺李七夜,又如何能讓我們蹄天穀威懾天下,又如何能樹立我們蹄天穀不世之威!”有老祖沉聲地說道。
  在此時,就算蹄天穀主是位高權重,聲望極隆,但是,多數的元老乃至是老祖都是支持金烏族一脈的決定。
  一時之間,議會殿是吵得不可開交,有人支持蹄天穀主的做法,更多人是支持金烏族的決定。
  在蹄天穀的一座山峰之上,妙嬋坐在那,失魂落魄,在她眼角掛著未幹的淚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是偷偷哭過了。
  作為曾經是蹄天穀決策人物之一的她,一直以來,蹄天穀的重大會議她都會出席,但是,這一次她不再出席了,對於她而言,一切都失去了意義。
  她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金烏太子,她的一切付出,都是為了金烏太子,但是,金烏太子死了,一切都變得煙消雲散了,什麼權勢,什麼大謀,在她心麵都變得不重要了。
  妙嬋就坐在那,靜靜地坐著,她的悲傷無法與人分享,在她的臉龐上,帶著幾分冷漠,帶著幾分悲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蹄天穀主來了,他在自己女兒身邊坐下,很明顯,他身上依然帶著怒氣。
  過了好一會兒,妙嬋回過神來,看著自己父親,她輕輕地說道:“我們發兵嗎?”
  “不管他們,愛發不發。”蹄天穀主明顯是十分怒氣,好不容易,他壓住了自己的怒氣,看著自己的女兒,不由為之心疼,輕輕地攬著她的肩膀,說道:“孩子,你也想為那混帳報仇嗎?”
  “報仇?”妙嬋不由露出了苦澀的笑容,在深深的無奈中混雜著失望或者也混雜了一絲絲的絕望。
  妙嬋淒然一笑,說道:“向誰報仇?那個李七夜嗎?又或者是葉傾城?雖然是李七夜殺了他,但,他是死在葉傾城手中!”
  “哼,那個混帳東西,就不是聽,現在好了,把自己的性命搭進去了,他死了倒無所謂,卻害苦了我的女兒!”蹄天穀主恨恨地說道。
  今天臨時有事,所以遲更新了。
  

Snap Time:2018-11-15 19:16:16  ExecTime: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