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854章 石人

  以梅傲男而言,這一世仙帝非她莫屬,這不止是來自於她的自大,也是來自於她的雄心,不成仙帝,誓不罷休。の雜ζ誌ζ蟲の
  毫無疑問,梅傲男看中的,是李七夜的無雙藥道,至於李七夜是否強大,是否擁有足夠的實力,這在梅傲男看來,這都是無關要緊的事情。
  事實上,梅傲男一直以來都是很自信,很高傲,她的眼界極高,在石藥界年輕一代難有人能入她的法眼,就算是金烏太子之流,她也不放在心上,那怕是有誌爭奪天命的葉傾城,梅傲男也有自信打敗他!
  所以,在梅傲男看來,李七夜的修行是否強大不重要,她所看中的是李七夜的無雙藥道,這也是她要見李七夜的原因。
  聽到梅傲男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很好笑嗎?”梅傲男直視李七夜,自信而篤定,她說道:“你我同盟,那是雙贏的局麵,你可以安心做你的藥帝,我帝疆會為你保駕護航!有了我的護駕,在未來我成就仙帝,讓你足夠有資本去煉仙丹,說不定你會成為萬古以來最了不起的藥帝!”
  “小妞,先不說你有沒有成為仙帝,至於我,對於成為藥帝,那是興趣缺缺。”李七夜看著自信的梅傲男,露出了笑容,說道:“而且,在這一世,有我在,你想成為仙帝,隻怕是沒機會了。”
  梅傲男秀目一凝,盯著李七夜說道:“這麼說來你是想與我爭天命了!”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笑著搖起頭來,說道:“小妞,你完全是搞錯了。不是我跟你爭天命,而是天命唯我,你隻能靠邊站。”
  “看來李道友對於自己的道行是有著絕對的自信了!”梅傲男頓時是戰意高昂,有挑戰李七夜的姿態,說道:“也好,今日我就領教一下李道友的絕世之術,看李道友是否有資格與我爭天命!”
  果然是霸氣十足,明明是一個女子,卻不讓須眉,不論是對誰,都敢站出來挑戰,都有信心擊敗對手。
  對於梅傲男高昂的戰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小妞,你的確是了不起,雖然你出身翦龍世家,卻不修你翦龍世家的任何功法,自成一脈。雖然說,你是得到了高人指點,但是,有這樣的成就,的確是了不得,若是你生在另一個時代,說不定還真的能比肩於你們翦龍世家的始祖玉龍仙帝!”
  “可惜,你生錯時代了,不應該與我同一個時代!”李七夜輕輕地搖頭說道:“在我的時代,是龍,你給我盤著,是虎,你給我踞好!若是擋我道,我從你屍體上踏過!”
  “既然李道友有這樣的自信,那就你我決戰一場,證實一下李道友你的實力。”李七夜這樣囂張的話,梅傲男毫不猶豫地站了起來,挑戰李七夜。
  李七夜隻是懶洋洋地看了她一眼,說道:“小妞,我上你帝疆來,不是跟你打架的,也不是跟你吹牛皮的。我要見你師父,或者那個指點你的石頭人,讓他出來見我!”
  “你是什麼人!”梅傲男頓時秀目一厲,在這那之間,她秀目閃過了一縷的殺機,剛才李七夜口出狂言她都沒露出殺機,但是,這一刻她秀目中露出了一縷殺機!
  “不要跟我動殺機。”李七夜冷笑了一聲,說道:“看來,你們翦龍世家的一群老頭還沒有告訴你我是誰!這件爛事,我懶得去計較!去叫那尊石頭人來見我,不然小心我把你帝疆拆了,再一次把他釘入狴犴獸土!”
  “是誰敢說把我釘入狴犴獸土呢!”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響起,一個身影走了進來。
  這個身影高大無比,看起來就像一尊巨人,正確地說,是一尊巨大的石像。眼前這個高大的石人明顯不是出自於石人族,應該說他就是石頭所雕刻而成的存在!
  如果人皇界的九聖妖門諸老在此看到這尊巨大石人的話,一定會被嚇一跳,因為眼前這尊巨大的石人與他們九妖聖門的四尊守護神很像!
  如果說有不一樣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是,這尊石人頭頂上戴著神冠,似乎這尊石人看起來比九聖妖門的四尊守護神更高級別一點。
  “是你嗎?”這尊巨大的石人走進來之後,目光掃了李七夜一眼,有氣無力地說道。
  “沒錯,是我。”李七夜依然懶洋洋地坐在那,撩了一下眼皮,說道:“你這塊破石頭威風倒是不小,當年是誰在蠱惑吞日了?如果不是吞日這小子心地好,我是不是該把他釘入沼澤中!”
  聽到這話,這尊石人頓時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頓時,他是臉色大變,就像見了鬼一樣看著李七夜。
  “師父。”見石人這神態,梅傲男都不由為之一怔,要知道,她師父就算是麵對神皇都毫不在意。
  “我們兩個人得談一談。”李七夜對這一尊石頭人說道。
  石頭人不可思議地盯著李七夜好一會兒,最後,他緩緩地對梅傲男說道:“孩子,你先出去,我有點私事。”
  梅傲男看了李七夜一眼,她沒有絲毫猶豫就離開了,果斷利索,毫不拖泥帶水。
  “這,這,這果真是你嗎?”石人看著李七夜,有些驚疑問定,猶豫好一會兒說道。
  “你覺得又有誰知道你當年蠱惑年少的吞日仙帝,又有誰知道若不是吞日仙帝求個情麵,我才沒把你釘入沼澤之中。滅了神獸天域之後,除了我,還有誰能擁有這件東西。”李七夜笑著,取出了那根銅棍。
  石人看著李七夜手中的銅棍,一連退了好幾步,臉色都變了,喃喃地說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這一次狴犴獸土出世我就應該明白了!我還是抱著僥幸的心態!”
  石人喃喃自語,然後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都不由抓了抓頭顱,那怕他沒有頭發,都依然是狠狠抓了一把,十分痛苦地說道:“你,你,你,不,陰鴉大人,你,你,你竟然在這一世親自出世了,你,你,你這是讓我咋活。我,我,我好不容易才培養出一個仙帝苗子呢!”
  “你應該多謝我念當年那點點相識的情意才對,否則,我都懶得跟你打招呼,直接把你釘回沼澤算了。”李七夜說道。
  “大人,你可不能這樣對我,我,我可是與狴犴城達成了諒解了,現在,現在我已經不是戴罪之身了。”石人十分無奈地說道。
  “你是想培養仙帝,還是想讓狴犴獸土有主呢?”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
  石人忙是說道:“大人,我知道你神武無雙,有大人在,我弟子成仙帝無望,但是,你總不會與她奪這狴犴獸土這個位置吧。”
  “你覺得她真的能行嗎?”李七夜笑了起來,搖頭說道。
  石人都忙是說道:“大人,這應該沒問題,我弟子可是擁有石人族最純正的原始血統,她所流淌著的玉龍仙帝血統絕對是最純正的,她絕對是行的。玉龍仙帝的來曆,大人也知道的。我相信,她絕對能繼承狴犴獸土。”
  “石頭呀,石頭,你這是病急亂投醫!”李七夜搖頭說道:“如果事情有那麼容易,當年神獸天域早就拿下了狴犴獸土了!早就喚醒了狴犴獸土了!還輪得到你嗎?就算你徒弟未來有返祖歸原,她也不行!這根本就與石人族沒有什麼關係!與你們狴犴獸土有著最根本的關係!”
  “這,這不一定吧。”石人不由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徒兒絕對是能歸還本源的,我覺得,她能歸還本源,絕對能成功喚醒。”
  “你覺得她比狴石仙帝如何?”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應該清楚狴石仙帝的來曆,他一樣不行!更別談是石人族了。當年你被神獸天域蠱惑,難道你還相信這樣的鬼話?”
  “這個……”談起當年的醜事,石人不由幹笑了一聲,說道:“當年就是因為狴石仙帝所以我才作其他的嚐試,不然,我也不會與神獸天域合謀,雖然說,在這一件事上是我錯了,被狴犴城懲罰驅逐,但是,我依然是為了狴犴獸土。”
  “你這是急病亂投醫。”李七夜搖頭說道:“難道在沼澤之中還沒把你給浸清醒嗎?未來你若是一步走錯,你覺得會是怎麼樣的結果呢?當年你身邊多少人追隨你,最後是怎麼樣的下場。”
  提起往事,石人不由神態一黯,他輕輕地歎息地說道:“我知道,當年我是不應該聽神獸天域的唆使。不過,在當時我還是想作一個嚐試!”
  “狴犴獸土,我是要定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這一次我來,談的就是這件事情。”
  “大人,你這是?”石人有些不甘,說道:“大人你也無法喚醒狴犴獸土,大人要把狴犴獸土當作自己囊中之物,這,這,這隻怕不行。再說,大人,我徒兒可以嚐試一二。大人,我當年戴罪,大人把我從沼澤中救出來,我重回狴犴城,願接受懲罰,後來才說服了狴犴城,若是我找到適合的人選,狴犴城同意讓我一試!”
  

Snap Time:2018-11-14 10:31:21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