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836章 天域廢墟

  所以,現在葉傾城一提起妙嬋,盡管金烏太子依然把酒言歡,心麵不免有些不舒服,幸好,葉傾城也沒有再多談妙嬋,兩個人觥籌交錯,盡談天南海北。♀雜$誌$蟲♀
  “聽說箭家的千金也來獸域了。”幾杯美酒下肚之後,葉傾城笑著說道。
  “有所耳聞,傳聞他與李七夜在一起!”談到這事,金烏太子目光一寒,說道。
  雖然妙嬋對金烏太子是一片癡心,但是,金烏太子卻更想逃避妙嬋,如此一來,他喜歡上了高傲如鳳凰的箭無雙。
  葉傾城笑著搖頭,說道:“箭無雙是小孩子脾氣,識人不明,隻不過一時被李七夜迷惑而己。金烏兄放心吧,隻要日子久了,箭無雙就會明白,像李七夜這樣的人,那是根本配不上她,唯有金烏兄這樣的不世天才才是她的歸宿。”
  雖然說葉傾城這樣的話是在安慰金烏太子,但是,金烏太子心麵聽著很不是滋味,箭無雙一直以來都是高傲無比,當年他為了追求箭無雙,可以在藥域逗留了很久,為了討箭無雙的歡心,可以說是使出渾身解數,但是,箭無雙對他一直都是很冷淡。
  現在箭無雙竟然與李七夜走在了一塊,能讓他心麵舒服嗎?所以,葉傾城越是安慰他,他心麵就越不舒服,好像箭無雙與李七夜雙飛雙棲已經成了事實一樣。
  “哼,李七夜一個無知小兒也敢稱凶人,不自量力。”先是談妙嬋,金烏太子心麵不舒服,現在再談箭無雙,這讓金烏太子心麵更不是滋味,幾杯美酒下肚,金烏太子不由有些壓不住心麵的火氣。
  “金烏兄乃是流淌著妖神的血統,高貴無雙,區區一個李七夜算得了什麼。”葉傾城笑著說道:“這樣的事情,金烏兄也不必放在心上,女孩子不免會犯糊塗的時候,等她清醒過來,才知道誰才是自己的歸宿……”
  “……金烏兄優秀無比,隻要有耐心,未來踏上天道,威懾九界之時,區區一個李七夜,那就是黯然失色,箭無雙也會為金烏兄的無敵神姿而傾倒,重歸金烏兄的懷抱。”葉傾城安慰金烏太子說道。
  “葉兄,你高看李七夜了,就憑區區一個李七夜,何需等未來,就是今日,我就能好好教訓教訓他。”此時,金烏太子酒勁也上來了,傲然冷笑地說道。
  葉傾城輕輕地搖頭,說道:“金烏兄,並非是說我對你沒有信心,金烏兄你揉合兩家之長,當世無人能及。但是,這個李七夜,詭計多端,擅使陰謀,金烏兄一個去會李七夜,隻怕會中了他的陷阱。”
  “葉兄放心,我也就隻是會一會李七夜而己,又不是搞什麼殺戮天下,也不是說教派開戰,什麼陰謀陷阱,那實是太過於謹慎了。”金烏太子笑著說道。
  “也不是這樣說。”葉傾城勸說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小心一點總是為妙。以我之見,金烏兄不如讓妙嬋仙子陪你一同去,有妙嬋仙子在,就算李七夜想耍什麼手段,那也是班門弄斧而己。”
  “葉兄此言過矣。”金烏太子笑著擺手說道:“如果我真心要擺平李七夜,何需我妙嬋師姐相助,我一個人就能搞定。”
  “既然如此,我們不談此事,來,來,來,喝酒。”葉傾城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為金烏太子滿上。
  葉傾城與金烏太子痛飲一頓,喝到最後,金烏太子帶著幾分酒意告辭離去。
  望著金烏太子遠去的背影,葉傾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吩咐身邊的心腹說道:“讓飛雲尊者多留意蹄天穀動向,當金烏太子去找李七夜的時候,若是有機會,讓飛雲尊者煽煽火。”
  心腹應了一下,把此事傳達下去,然後不由問道:“公子,金烏太子有妙嬋出謀劃策,隻怕他是不會冒失去找李七夜的麻煩。”
  “這一點就讓心吧,如果金烏他要找李七夜麻煩,他絕對不會跟妙嬋商量的。”葉傾城淡淡地笑著說道:“他的心思我還能不清楚嗎?越是提妙嬋,他就越不願意去跟妙嬋商量!”
  葉傾城就是要驅狼吞虎,對於他而言,金烏太子是一個突破口。而葉傾城心麵知道,妙嬋智勇雙全,若是有她出謀劃策,不論是蹄天穀,還是金烏太子,都難成為他的炮灰。
  所以,他就是有意讓金烏太子擺脫妙嬋,金烏太子對妙嬋越抵觸,對他來說就越好。
  在獸域,有一片廢墟,這片廢墟比一個大國還要龐大,這片廢墟廣袤無邊,看上去就這片廢墟就像是自成天地一樣。
  在這,不止是有殘牆斷壁,更是有許多巨山的山嶽被劈碎,有江河被煮幹,有大地被撕裂,有虛空被擊碎,留下了永難於磨滅的黑洞……
  這不止是一片廢墟,這也是一個險地,在這,有些地方是時空被擊碎,一不小心踏入這樣的地方,會瞬間被強大無比的力量撕得粉碎。
  任何修士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會知道,這曾經發生了驚世無比的大戰,撕裂虛空,崩碎萬域,毀滅一切法則。
  “這,這,這是天域廢墟。”當李七夜帶著大家來到了這片廣袤無比的廢墟之後,四眼龍雞都不由大吃一驚,說道。
  “沒錯,我們正是要來天域廢墟。”李七夜笑了笑,然後看著眼前這片廣袤無比的廢墟,心麵不由輕輕歎息一聲,當年,這可是血染天地。
  “天域廢墟,我知道這個地方。”龍驚仙不由驚喜地說道:“聽說天域廢墟曾經是神獸天域的疆土,後來惹上了鴻天女帝,鴻天女帝統百萬無敵大軍,屠滅了神獸天域。傳聞說,神獸天域曾經是浮動在天宇之外的一片廣袤無比的大陸,最終卻被鴻天女帝硬生生地從天宇中拽了下來……”
  龍驚仙說起當年的大戰,她都不由是興趣盎然,侃侃而談。
  “何止是這樣,當年一戰,是血流成河,屍骨如山,稱霸石藥界無數歲月的神獸天域一夜之間被屠滅,整個石藥界都戰戰兢兢,不敢再問世事。”談起這個故事,四眼龍雞心麵也不由發毛,這個故事他自小就聽族中的長老說過。
  “你們龍雞族知進退,所以能逃過一劫。”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提到這件事,四眼龍雞都不由心麵發寒,幹笑一聲,說道:“大爺說笑了,事實上,在這一戰還沒有發生之前,我們龍雞族早就與神獸天域劃清界線了。雖然說,我們龍雞族號稱是出自於神獸天域,但,事實上,我們龍雞族是與神獸天域關係很疏遠很疏遠的旁支,可謂是八杆子都靠不到邊的關係。”
  “不過,你們龍雞族的祖先可是出身於龍雞族,神獸天域號稱乃是神獸居住之地,有真龍,有神凰,你們龍雞族可是流淌著真龍血統。”箭無雙冷冷地看了四眼龍雞一眼說道。
  “不,不,不,箭姑娘,這玩笑不能亂開。”四眼龍雞被嚇得一大跳,立即說道:“那是很久很久遠的事情了,雖然說,我們龍雞族的祖先是出自於神獸天域,但是,那是在荒莽時代的事情了,早在遠久的時代,神獸天域都不認我們龍雞族這樣旁支了。”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老掉牙的往事了。”四眼龍雞這緊張模樣,讓李七夜笑著說道。
  四眼龍雞忙是附和地說道:“大爺說得沒錯,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神獸天域早就成了曆史了。”
  “喲,你不是很囂張的嗎?你這是怕什麼?”龍驚仙冷冷地瞅了四眼龍雞一眼,說道。
  “我們的小祖宗,話可不能亂說。”四眼龍雞被嚇得跳了起來,他四周張望了一下,臉色都大變,壓低聲音地說道:“這件事可不能亂說,這件事背後可是涉及驚天的黑幕,誰都不敢去多談這件事情。”
  “怎麼樣的黑幕呀?”在眾人中見識最少的就是老了,見到一直以來都是牛氣哄哄的四眼龍雞都緊張成這個樣子,他也奇怪地說道。
  “這件事我倒聽說過。”比起四眼龍雞那一驚一乍的神態來,龍驚仙倒不害怕,她說道:“傳說當年滅掉神獸天域的不隻有鴻天女帝那麼簡單,傳說,背後有一隻黑手,這隻黑手屠掉了神獸天域,甚至有傳言說,這隻黑手在千百萬年以來一直都在左右著九界的局勢。”
  “噓,噓,噓,小祖宗,這件事是禁忌呀,不能亂說,一不小心,會招來滅頂之禍,再強大的傳承,再強大的存在,都會慘死。”四眼龍雞立即嚇得不輕,忙是低聲地說道。
  “切,膽小鬼。”龍驚仙乜了四眼龍雞一眼,說道:“我才不信什麼禁忌呢,在這有沒有別人,就算我們談了禁忌,也一樣沒有人知道。”
  “不關我的事。”四眼龍雞立即縮了縮頭,對李七夜說道:“大爺,這可是這位小祖宗說的,我什麼都沒有說,大爺你說是不是?”
  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四眼龍雞也不知道一些真正的事情,有些事情他隻是猜測而己。
  

Snap Time:2018-11-14 12:35:32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