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811章 翻臉無情

  聖飛頓時臉色一變,盯著麟侯,厲聲喝道:“混帳東西,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速速招來!否則,絕不輕饒!”
  “二師兄,這個,這個……”這突然的變化,讓麟侯都不知所措,一時之間,他都頭腦發懵,他都沒有想到一直作為靠山支持他的二師兄為何突然之間會訓斥起他來。雜∩誌∩蟲
  頭腦發懵的麟侯不由嚅嚅地說道:“師兄,這,這,這不是你說要……”
  “混帳東西!”聖飛立即打斷了麟侯的話,目露殺機,厲喝道:“你竟然敢狐假虎威,冒充我名號在外招搖撞騙,為非作歹!如此大逆不道,嚴懲不貸!”
  “二師兄,這,這,這不是我的主意……”二師兄突然翻臉,這頓時讓聖飛一下子懵住了,他都反應不過來,被嚇得哆嗦。
  “不知悔改的逆孽!竟然還敢嘴硬,竟然還敢大冒不韙!如此逆孽,留你何用!”聖飛冰冷沉喝一聲,一隻大手向麟侯抓去。
  “不,二師兄,你,你,你不能殺我”麟侯被嚇得魂飛魄散,但是,這一切都已經遲了,聽到“喀嚓”一聲響起,聖飛活生生地把他的脖子扭斷。
  麟侯的屍體如同一灘爛泥一樣倒在地上,此時,他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哪做錯了,同樣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死在二師兄的手中。
  在場的諸位皇主掌門都沒有出聲,在場的皇主掌門沒有幾個不是老狐狸,聖飛突然殺死麟侯,他們當然明白聖飛的用意了,這也讓一些皇主掌門心麵一寒,聖飛果然是心狠手辣的人!
  就是一直站在旁邊的鐵蘭都不由一怔,她想說話,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她是一名戰將,見慣了生死,但是,像這樣的手段,她心麵十分不舒服!
  至於李七夜,他一直冷眼看著這一幕,聖飛這樣做的用意,他能不知道嗎??聖飛殺了麟侯之後,宛如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他向李七夜拱手,伏身說道:“李兄,我蹄天穀宗門不幸,出如此逆徒,竟然假冒我的名義為非作歹、作惡多端,我以為宗門鏟除這個逆徒,以作向李兄賠罪!”
  李七夜看了聖飛一眼,對於這種事情,他已經是司空見慣了,他也懶得去理會這種小伎倆,更是懶得去戳破它。
  “對鐵家沒意思,那就最好不過。”李七夜看了聖飛一眼之後,目光從在座的諸位皇主掌門身上一掃而過,風輕雲淡地說道:“既然這一帶的諸位皇主與掌門都在此,那我就說一句話,從今天起,鐵家由我李七夜罩著,誰人動了鐵家,就是動我李七夜!”
  當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之後,鐵蘭隻是冷冰冰地站在那,她是什麼表情都沒有。
  “絕對不會,絕對不會。”聖飛立即附和地說道:“我們修道之人,乃是正義之士,乃是扶弱除惡。鐵家隻是凡人而己,誰敢去為難鐵家?若是有人敢為難鐵家,我們蹄天穀第一個不答應。”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在場的其他皇主掌門都附和著聖飛的話,就算是矜持身份的聖妖族長與髏墓派掌門也是點了點頭。
  “若是如此,那最好不過。”對於這種話,李七夜當然不會相信,當然,他也不在乎,他眯了一下眼睛,說道:“若是有人覺得自己有本事可以挑釁我的尊威的話,我是隨時歡迎!我是準備好了血洗天下了,就不知挑釁我的人準備好了沒有!”
  說完,李七夜也懶得再去多理會眾人,轉身便離開,老忙是跟了上去,鐵蘭隻是冷冰冰地跟著離開了。
  諸位皇主與掌門都目送李七夜離去,雖然說李七夜的話讓他們心麵不爽,但是,他們也無可奈何,麵對這種連藥國都敢撼動的凶人,他們也不願意去招惹這種煞星!
  最終,這一場小聚會不歡而散,作為東道主的牛皇蘇瞑塵他也無力回天,他隻能是暗暗祈禱,希望以後不要再出什麼事情,他在心麵甚至是祈禱李七夜能早點離開牛牧國,這個煞星在牛牧國多留一天,那對於他們牛牧國來說就多一份風險。
  但是,這樣的話蘇瞑塵當然不敢去跟李七夜說,他隻能是在心麵默默祈禱!
  “立即回宗門,帶我親筆信見我師尊,一定要見到我師尊!”從牛牧國的皇宮中回到住處之後,聖飛立即派出最信任的心腹星夜趕回蹄天穀。
  對於聖飛而言,他一定要把李七夜出現在牛牧國的消息通告宗門的諸位長老!對於他們蹄天穀而言,李七夜殺了他們的長老,殺了他們的弟子,他們蹄天穀絕對是不會罷休的,一定會討回這一筆血債!
  所以,聖飛是想拖住李七夜,不讓他離開牛牧國,等他蹄天穀的大量援兵趕來之後,到那時候,李七夜就是甕中之鱉!
  “姓李的,今天我給你裝孫子,這一筆仇恨我一定會加倍討還!”當派出對心腹之後,聖飛臉色冰冷,咬牙切齒地說道。
  聖飛他可是一位皇主,而且在蹄天穀年輕一代弟子中他排行第二,一直以來都高高在上,隻有別人奉承他!今天他在李七夜麵前低聲下氣,那隻不過是權宜之計而己。
  “陛下,石鋒國的飛雲尊者前來拜見。”就在聖飛咬牙切齒,在心麵盤算著如何斬殺李七夜的時候,一名心腹來稟報。
  “飛雲尊者?快,快,快請進。”聽到飛雲尊者前來,聖飛立即吩咐地說道。
  蹄天穀的傳人金烏太子與葉傾城交情很不錯,而飛雲尊者作為葉傾城身邊的第一謀士,一直深受器重,今日聖飛聽聞飛雲尊者到來,也不敢慢怠。
  “聖飛兄,沒有想到會在這相遇。”片刻,門外走進一人,正是飛雲尊者,葉傾城的左膀右膀。
  聖飛親自相迎,請飛雲尊者坐下,笑著說道:“不知道什麼風把尊者吹到這來了。”
  聖飛雖然是一國之主,還是蹄天穀年輕一輩的二師兄,但是,他跟他的大師兄金烏太子相比起來,那實在是相差得太遠了,不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都遠遠不及。
  像曹國藥見飛雲尊者這樣的人物,依然敢踞傲,而聖飛在飛雲尊者麵前就不敢踞傲,他這位皇主也不由客氣三分。
  “不知聖飛兄有何心事?”飛雲尊者坐定之後,笑吟吟地對聖飛說道。
  聖飛輕搖頭,說道:“哪哪,有勞尊者操心了,我來這一帶,隻是散散心而己,隨便走走,沒有什麼心事。”
  “聖飛兄,這樣說就太分生了。”飛雲尊者親和力很強,到處都可以跟人稱兄道弟,他說道:“雖然我是人單力薄,但是,出謀劃策,還是有一點能耐的。聖飛兄若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說來聽聽,讓我為你解憂。”
  聖飛本是在心麵憋了一肚子氣,可以說是不吐不快,現在飛雲尊者這樣一說,他也不由心動,更何況,飛雲尊者是出了名的智者,連葉傾城都為他出謀劃策。
  “還不是李七夜那個王八蛋,壞我好事!”說到這,聖飛不由咬牙切齒,把所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聖飛兄,這是不得了的事情呀。”聽到了聖飛的一席話之後,飛雲尊者沉吟了一下,鄭重地說道。
  “不知道尊者有什麼高見。”聽到飛雲尊者的話之後,聖飛立即說道。
  飛雲尊者說道:“李七夜這是什麼人?凶人,大家都知道他的凶狠。像牛牧國是什麼樣的小地方?這樣的小國對於李七夜而言,隻怕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他哪都不去,卻偏偏跑到牛牧國來,而且,竟然開口說要罩著鐵家,這圖的是什麼?”
  “以尊者的意思?”聽到飛雲尊者的話,聖飛不由為之心麵一動!
  飛雲尊者說道:“鐵家有寶物,一定是有了不起的寶物,否則,吸引不了李七夜這樣的凶人前來!聖飛兄,你也是喜歡探奇挖寶的人,你應該也聽說過,傳說鐵家的始祖是一位了不起的女神,曾經橫掃九天十地,這樣的一個傳承,雖然說現在已經沒落了,但是,在鐵家的地下,隻怕依然是埋葬有了不起的寶物。”
  “尊者這樣的分析,正合我意。”聽到飛雲尊者這樣一說,聖飛不由一拍大腿,說道:“關於鐵家,我也曾經查找過很多古籍。”
  說到探險挖寶,聖飛頓時神采奕奕,說道:“正如尊者所說的那樣,雖然說鐵家已經沒落了,但是,我覺得這麵也有可能藏有寶物。”
  “鐵家的上一任家主是一個敗家子,把鐵家的最後一點老底都敗家了。後來,他還是信誓旦旦地說,他們鐵家有一個了不得的寶藏!雖然很多人都不相信他的話,但,我覺得他這話並非是無的放矢。”
  談到軼聞,談到挖寶,聖飛就像口若懸河,侃侃而談,說道:“對於鐵家上任家主,我是打聽過。這個敗家子雖然是無能的凡人,但是,卻偏偏是飽讀詩書的人,他是讀遍了他們鐵家的所有藏書,知道不少秘密!他這個人雖然百處無一用,但,他一肚子的墨汁,也並非是沒有用。他在臨死都一直堅稱他們鐵家有了不起的寶藏,我也覺得很有可能。”
  

Snap Time:2018-11-14 13:30:40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