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807章 牛皇

  李七夜在鐵家住了下來,他每天都給石碑念經,每天都在石碑之前停留很長的時間。ξ雜★誌★蟲ξ
  老的碎碎念也是成功了,鐵蘭雖然不再趕李七夜走,但是,她對李七夜的態度依然是十分冰冷,臉上是明擺著不歡迎李七夜這樣的客人。
  當然,李七夜對於鐵蘭的不歡迎態度,那是完全無所謂,他把心思都留在了這塊石碑之上。
  盡管說鐵蘭對李七夜不歡迎,但是,她見李七夜整天在石碑前發呆或對石碑頌經,她都不免有些奇怪。
  雖然說,有傳言說他們鐵家有寶藏,但是,是真是假沒有人知道!事實上,鐵蘭自己心麵並不相信自己鐵家有寶藏。
  因為關於鐵家有寶藏的消息,是她那個敗家子父親最先傳出去的!她那個敗家子父親已經死了很久了!對於鐵家有寶藏這樣的事情,就算有很多人親耳聽到他敗家子父親說出來,也沒有多少人相信。
  對於自己敗家子父親,鐵蘭心麵都不由恨,那怕是死了很久了!鐵家的最後家底,全部被他敗光了,而且,死了這麼久,還留了一個什麼鐵家有寶藏的消息來害人!
  在以前,鐵蘭根本不會留意鐵家有寶藏這樣的事情,就算在以前有宵小來偷偷挖他們鐵家廢墟,都會被她趕走。
  但是,最近,她鐵家卻不是那麼平靜,蹄天穀的二師兄聖飛看中了她鐵家的地盤,開口要買下她鐵家的地盤!
  鐵蘭知道,蹄天穀的聖飛沒有強搶,是因為看著牛皇的情麵上,她同時也知道,自己不是蹄天穀的對手,但是,鐵蘭她就是那樣倔強的人,她明知道自己無法與蹄天穀為敵,但是,她依然寸步不讓!
  對於鐵蘭來說,雖然她鐵家已經沒落了,已經隻剩下她一個人了,她也早就遣散了所有仆人了,但是,鐵家,依然是她的家,這是她鐵家的根!那怕她死在這,都不會向蹄天穀的人讓步!
  李七夜在鐵家住了十餘天,這一天,天空上突然浮現祥雲,隨著一聲牛哞之聲響起,眨眼之間有一個人從天空踏空而來。
  “是陛下親臨我們天火縣”天火縣的許多百姓看到踏空而來的人,都紛紛跪倒在地上,磕首而拜。
  “陛下獨來我們天火,隻怕是來見鐵將軍的。”有百姓見到陛下踏空而來,立即就猜到了陛下是為何人而來了。
  這樣的異象,也驚動了鐵家的李七夜他們,李七夜抬頭一看,隻見一個老者踏入了鐵家廢墟。
  這個老者身材魁梧,一雙環眼特別的大,宛如是一雙牛眼一樣,這位老者穿著龍袍,整個人顯得威武強大。
  一見到這位老者駕臨,就算不近人情、冷冰倔強的鐵蘭也立即出去相迎,她對老者拜了拜,說道:“不知陛下親臨,末將有失遠迎。”
  這個老者,便是牛牧國的皇主,也是人稱的牛皇蘇瞑塵。牛皇乃是一條水牛成道,統掌整個牛牧國,而且,他本人也是聖尊境界的強者。
  “免禮了。”牛皇蘇瞑塵輕輕地擺了擺手,緩緩地說道。
  鐵蘭站起來之後,牛皇蘇瞑塵輕輕歎息一聲,說道:“鐵蘭呀,你何苦這樣倔強,你們鐵家這也是沒落了,鳥皇他給你出了一個高價,想買你這,你何不把它賣了呢。”
  鐵蘭站在那,默不作聲。牛皇蘇瞑塵是鐵蘭最尊敬的人,牛皇與她爺爺曾經是至交,她敗家子父親敗盡家財之後,他們鐵家沒少受牛皇的照顧。
  看著鐵蘭倔強的模樣,牛皇蘇瞑塵不由說道:“鐵蘭呀,你不會以為你們鐵家真的有寶藏吧?你父親那個敗家子加酒鬼,他的胡說八道,那根本就不值得為信。他當年把家財敗盡,想把鐵家賣得高價,就到處向人吹噓鐵家有寶藏!”
  說到這,牛皇蘇瞑塵在心麵也不由歎息一聲,他與鐵蘭的爺爺自小便是至交,一同長大,一同出生入死。
  在以前,鐵家是赫赫有名的傳承,到了鐵蘭爺爺這一代的時候,鐵家雖然已經是沒落了,但是,依然還是有一點家底。
  可惜,鐵蘭的父親卻偏偏不爭氣,是一個十足的敗家子,可謂是敗盡家財,常常把家的東西偷出去賣,到最後,連他父親都被他氣死了。
  當鐵蘭的爺爺死去之後,這個敗家子更加無所顧忌了,到了最後,連鐵家的最後一點老底都被他賣光了,搞得鐵家支離破碎,妻離子散。
  幸好鐵蘭爭氣,雖然未修道,但,她苦練之下,也成了武道高手,為牛牧國立了不小的功勞,被封為大將。
  雖然說,以鐵蘭的實力,可以享受凡間的榮華富貴,但是,想重新振興一個傳承,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鐵家連最後的老底都沒有了,憑鐵蘭,根本就振興不了鐵家!
  “陛下,這個末將知道,但,這是我鐵家的根。”鐵蘭沉默之後,堅定地說道。
  事實上,鐵蘭心麵也感激牛皇蘇瞑塵,當年她敗家子的父親把鐵家這片土地都抵押掉了,最後是蘇瞑塵為鐵家贖回來的。
  “你想堅守鐵家的決心我知道。”牛皇蘇瞑塵說道:“但是,你鐵家已經沒有什麼好堅守了!何苦為了這一片廢墟惹怒了鳥皇呢?”
  說到這,牛皇蘇瞑塵嚴肅地說道:“你要知道,鳥皇乃是信翁國的皇主,他更是蹄天穀的二師兄,他背後的靠山嚇人無比。如果你真的把他得罪了,就算我想包庇你,也是無能為力。”
  “陛下,末將不敢連累你。”鐵蘭說道:“我知道我力量微薄,無法與修士抗衡,但是,鐵家是我的根,我絕對不會放棄的!”
  “鐵蘭呀,你這是自尋死路。”牛皇蘇瞑塵搖頭說道:“如果你願意,我把東眠郡賜封於你!你這些年來,戎守邊疆也是勞苦功高。東眠那邊山水皆好,民風柔和,適合你洗手隱退。你何不離開這片讓人神傷的地方,再去東眠那邊,重起爐灶呢。”
  牛皇蘇瞑塵對鐵家可以說是十分的照顧,當年他與牛蘭的爺爺乃是生死之交,曾經一起出生入死,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如此庇護鐵蘭。
  “不,陛下,我哪都不去,我隻留在鐵家!”鐵蘭就是那樣的倔強,就是那樣的執著,她搖頭說道:“我生是鐵家的人,死是鐵家的鬼,我絕對不會放棄鐵家的,那怕隻剩下我一個人!”
  牛皇蘇瞑塵對於鐵蘭的倔強和固執都完全沒辦法了,他不由搖了搖頭,他也知道,得罪了蹄天穀,他也沒辦法庇護鐵蘭!
  無奈的牛皇蘇瞑塵抬頭看鐵家府邸的時候,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與老的身上,看到李七夜的時候,他還不怎麼在意,畢竟,李七夜看起來很平凡普通。
  但是,看到趴在地上的老的時候,他心麵不由為之一凜,鐵家什麼時候多了這樣的一個強者。
  牛皇蘇瞑塵是一位聖尊,而老也是一位聖尊,這瞞不過牛皇的眼睛,現在鐵家突然冒出一名聖尊,這怎麼不說牛皇大吃一驚。
  “不知道尊駕是何方高人?”牛皇蘇瞑塵見老,立即上前,拱手向老問候說道。
  老忙是搖了搖頭,說道:“牛皇,你搞錯了,小隻是一個小人物而己,這位大仙才是這當家作主的人。”
  老他是一個膽小的人,作為散修的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不願意出頭,把所有事情都推到李七夜身上。
  老這樣的話讓牛皇蘇瞑塵不由吃了一驚,老這樣的聖尊竟然推崇眼前這位看起來不起眼的晚輩。
  牛皇蘇瞑塵是一個老練的人,雖然李七夜看起來不起眼,說不定他是出身於帝統仙門,所以,他也不得罪李七夜,也不敢輕視李七夜,向李七夜拱手說道:“不知這位公子如何稱呼,敝人乃是牛牧國的蘇瞑塵。”
  牛皇這樣的態度可以說是很客氣了,當然,牛皇也不敢托大,老這樣的聖尊都推崇眼前這位少年,他可不想得罪什麼大人物。
  “李七夜”李七夜隻是點了點頭,牛皇蘇瞑塵如此客氣,他倒是給了三分情麵。
  “李,李,李七夜”牛皇蘇瞑塵聽到這話,頓時嚇住了,說話都結巴,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住了。
  此時,牛皇蘇瞑塵都不由雙腿打了一個哆嗦,雙腿發軟,差點兒站不住,李七夜這個名字還真的把他給嚇住了。
  “公子,你,你便是藥域的神人李七夜。”牛皇蘇瞑塵都不由咽了一口口水,有點口幹舌噪,甚至可以說是心驚肉跳!
  牛皇蘇瞑塵聰明,人人稱李七夜為凶人,他當然不敢稱之為凶人了,臨時一變,稱李七夜為神人。
  “神人?”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頭,說道:“牛皇不用給我美化,凶人就是凶人,好像我知道的,也就我叫李七夜而己。”
  得知了眼前這位不起眼的少年就是李七夜,牛皇蘇瞑塵在心麵不由為之發毛,一時之間都頭皮發麻,整個腦袋都像炸開了一樣。
  此時,牛皇蘇瞑塵心麵發苦,他都覺得好倒黴,怎麼這麼一尊煞星會跑到他的牛牧國來!
  

Snap Time:2018-11-17 02:42:26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