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806章 鐵蘭

  在驚呆之下,麟侯急忙搬出了自己的靠山,希望能借此嚇住李七夜。↑雜』誌』蟲↑
  李七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把麟侯扔到地上,說道:“回去告訴你所謂的二師兄、大師兄,告訴你蹄天穀,給我滾,別讓我再在鐵家看到他們,否則,我踏平你們蹄天穀!”
  “好,你等著,我一定會告訴大師兄他們的。”麟侯雖然想說幾句硬氣的話,但是,看到李七夜那冷淡的眼神,他心麵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撒腿就跑,擱下了一句狠話,眨眼之間是逃之夭夭。
  “大仙,這,這可是與蹄天穀為敵呀。”老不由打了個哆嗦,在剛才衝突的時候,他是一直縮著頭,趴在地下,都快要把自己的身體埋入泥土中。
  老的膽小,與鐵蟻的膽小完全不同,鐵蟻那根本就不是膽小,那是他裝出來的假象而己,老的膽小,那是真正的本能,他作為一個散修,一直以來都是躲在江底,一遇到事情,不管大小,都會逃入江底躲起來。
  現在一聽到李七夜竟然要與蹄天穀為敵,那真的是把他嚇壞了,他是恨不得逃離這,離回流沙河。
  “那又怎麼樣?”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這樣的事情,他是根本沒放在心上。
  老可是被嚇得不輕,他急忙說道:“大仙,你可知道蹄天穀是怎麼樣的來曆嗎?蹄天穀乃是帝統仙門,一門雙帝的傳承,他們統禦著獸域南疆十幾個上國,無數小國依附他們!藥國、翦龍世家、禦獸城這樣的存在遁世之後,石藥界就要以蹄天穀最為強大了。”
  “看來你這隻躲在江底下的老知道的還不少嘛。”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說道。
  老嘿嘿地笑著說道:“雖然我躲在江底,但是,也是常常打聽外麵的消息的。”說到這,有三分得意。
  但是,他又很快回過神來,立即說道:“大仙,我們還是快逃吧,萬一蹄天穀殺過來了,那就死無葬身之地了。大仙你回仙門,小的回流沙河去。”
  不用猜想,一旦遇到危險,老肯定會去理李七夜的死活,他肯定會第一個逃之夭夭。
  “誰說我們要逃了,我們要在這住一段時間。”李七夜說道。
  老不由縮了縮脖子,忍不住低聲地說道:“大仙,小的已經把你馱到目的地了,小的任務也完成了,大仙,小的是不是可以離開了呢?”
  “這個嘛,還不可能。”李七夜有意捉弄老,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適合的腳夫,哪有那麼容易讓你走呢?”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老頓時不由苦著臉,早知道如此,他就不應該表現得那麼好,他不由苦著臉說道:“大仙,小的隻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而已,大仙你是九界之主,萬世之皇,小的這樣的一隻蟻螻留在你身邊,那是有損大仙你的神威,有辱大師你的顏麵……”
  “好了,不要廢話,我點頭讓你走,你就走,否則,我把你燉湯喝了。”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
  李七夜這樣的話,老頓時臉色大變,立即閉著嘴巴,不敢再吭一聲,乖乖地跟在了李七夜身後。
  李七夜看著高聳的石碑,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往石碑走去。“噗”的一聲,李七夜還未靠近石碑,鐵蘭出手了,長槍如毒蛇吐信一般,直刺向李七夜的喉嚨,又快又狠。
  憑鐵蘭當然不可能傷著李七夜了,槍尖還未刺到李七夜的喉嚨,就已經被李七夜夾住了。
  “你應該謝我才對。”李七夜看著冷厲的鐵蘭,從容不迫地說道:“若不是我幫你趕走了他們,隻怕,你的下場可想而知。”
  “誰要你多管閑事!”鐵蘭根本不領李七夜的情,冷聲地說道:“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來我鐵家的人,無非是衝著我鐵家的寶藏來的!”
  “衝著你鐵家寶藏來?”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鐵家有怎麼樣的寶藏,除了天火女神,還有人比他更清楚嗎?
  鐵蘭冷冷地說道:“你們修士沒有一個是好東西,來我鐵家,就是想奪我鐵家寶藏!想奪我鐵家寶藏,除非先從我屍體踏過!”
  “你鐵家真有寶藏,你還能活到現在?就算你鐵家有寶藏,就憑你,也能保護你鐵家的寶藏?”李七夜看著鐵蘭說道。
  雖然說鐵蘭是一個強大的武者,她甚至是一個武癡,她年紀輕輕就是一個巔峰武者,但是,與修士的強大相比起來,鐵蘭這樣的實力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就算你們修士再強大,我也會以我鐵家的’暴雨梨花槍’守護鐵家的每一寸土地!”鐵蘭冷厲倔強地說道。
  “當年顯赫的鐵家,最終隻剩下’暴雨梨花槍’這樣的旁末武道,你覺得你們鐵家有什麼值得人貪戀的呢?”李七夜笑了笑,輕輕地搖頭了搖頭說道。
  “休得張狂!”見李七夜輕視自己最強大的武技,鐵蘭不由心麵冒怒火,冷叱一聲,棄被李七夜所夾住的鐵槍,背上的另一把鐵槍如閃電一樣刺殺向李七夜。
  “鐺”的一聲,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撩一下,屈指一彈,就把鐵蘭的鐵槍彈飛了。
  “殺”鐵蘭是一個倔強而不退縮的人,厲叱一聲,瞬間,身後的一支支鐵槍飛起,她如千手萬臂一般,同時掌禦十幾把鐵槍,那之間,寒光霍霍,瞬間暴漲,然後傾瀉而下,宛如是暴雨梨花一般。
  不得不說,鐵蘭的確是一個巔峰武者,她這一手“暴雨梨花槍”殺一二個叩宮、拓疆境界的修士還可以,但是,遇到李七夜,她這樣的實力那也隻不過是蟻螻而己。
  “砰”的一聲,李七夜隻是衣袖一卷,就把鐵蘭所有鐵槍擊得粉碎,並未傷到鐵蘭。
  李七夜閑定地看著鐵蘭,說道:“我這一次來鐵家,隻是想拿走一件東西,並不想為難你!這並不屬於你們鐵家的東西。”
  “你休想!除非我死了,否則,你休想拿走鐵家的一草一木!”話一落下,鐵蘭嬌叱一聲,赤手空拳地撲了上來,張牙舞爪,十分的凶猛與潑辣。
  但是,李七夜隻是衣袖一卷,就把她掃飛了,“砰”的一聲,摔在地上,她就再難於爬起來。
  “除非我死了,否則,不會讓你們任何人得逞的!”鐵蘭冷厲地說道,她掙紮著想從地上爬起來。
  李七夜隻是隨手一點,就把她定住了,看了她一眼,冷淡地說道:“如果我要殺你,比踩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
  “就算你殺了我,拿走我鐵家的東西,我做厲鬼都不會放過你!”鐵蘭冷厲地說道。她並不怕死,十分的倔強,十分的偏激!
  看著鐵蘭那倔強的神態,眉宇之間,有著幾分熟悉的影子,當年的天火女神,又何償不是一個倔強的女孩子呢?
  本是對鐵蘭失去耐心的李七夜心麵不由為之一軟,想到天火女神當年對自己忠心耿耿,勞苦功高,在戰場上總是衝在第一線,他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念在天火女神當年的情份上,李七夜也不願意跟她計較,吩咐老地說道:“把她馱進去,好好勸一勸她,我耐心有限!”
  老見過李七夜的凶狠,哪敢不遵從,馱起動彈不得的鐵蘭,邊走邊勸說道:“姑娘呀,大仙這是一片好心,試想一下,大仙如果對你有惡意,隻是舉手之間就能把你滅了。大仙是一位高人,說不定大仙未來能指點你一二……”
  老是一個小人物,他是一個散修,那怕他現在是一位聖尊,但是,不論做再細小猥碎的事情,他都是有著長時間的耐心,現在隻要李七夜一句話吩咐,他便是不討其煩地勸說著鐵蘭,被勸到最後,連鐵蘭都聽膩了,老這種絮絮叨叨的話聽得她都要抓狂,這簡直就是最哆嗦的老婆子!
  李七夜不理會這種事情,他用手掌輕輕地壓在石碑之上,感受著石碑的脈動,最終,他完全可以確定留在這的東西是時機成熟了。
  得到了確定之後,李七夜就在石碑前坐了下來,口吟經文,細細而語。
  李七夜所吟唱的經文,是繁冗無比,十分的玄奧,沒有人能聽得懂他所吟唱經文的內容,這經文十分古老,似乎不是當世的言語。
  在當年,天火女神要退隱之時,李七夜曾經封存了一件東西,親手交給了她。後來,天火女神隱世於此地,開枝蔓葉。
  九界之大,最終天火女神選擇在此退隱,這不是沒有原因的,一來,天火女神喜歡這片大地的山水;二來,作為陰鴉的李七夜,當所封存交給她的東西,需要獸域這片天地來蘊養。
  天火女神對陰鴉忠心耿耿,就算是退隱了,依然為他完成最後一件事情,把陰鴉封存的東西藏在了鐵家之中。
  這個秘密,千百萬年以來,沒有人知道,就算是鐵家的子弟都一樣不知道!
  事實上,鐵家藏著的秘密,千百萬年以來,都沒有人知道,除了逝去的天火女神,也就唯有陰鴉知道這個秘密了。
  

Snap Time:2018-11-17 10:47:19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