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92章 真愛(18-12-16)      第3488章 虛無體(18-12-16)      第3487章 古之體術(18-12-16)     

第809章 皇庭聚會

  老心麵是想離開,他是把李七夜馱到了目的地了,他心麵當然渴望李七夜能放他一馬,但是,李七夜沒有開口,他也不敢問,隻好馱著李七夜繼續前進。±雜誌蟲±
  眼前這一片廢墟十分廣闊,可以想象,在以前,這可以自成一城!
  看到眼前盡是殘樓破宇,李七夜也不由輕輕地搖了搖頭,鐵家終究是沒落了,再強大的家族,也無法逃過衰落的命運。
  在天火縣,談到鐵家,很多人都知道,老一輩的人提到鐵家,更是不由豎起大拇指讚道:“鐵家是曆代主人都是好人,我們天火縣有這樣的主人是天火縣之福。”
  對於天火縣的百姓來說,他們隻知道鐵家的曆代主人都是仁慈寬厚,因為天火縣是鐵家的封地,而鐵家對於天火縣的稅賦是整個牛牧國最低的地方!正是因為如此,這讓天火縣百姓安居樂業。
  而天火縣的老百姓卻不知道鐵家更久遠更輝煌的曆史,事實上,在當世很多人都已經不知道天火鐵家的輝煌,當年的輝煌已經是煙消雲散。
  在遙遠的當年,曾經有一位天火女神,一位名動九界的女神,一位站在巔峰的無敵存在。在那遙遠的歲月,天火女神曾經是風靡九界,讓無數俊傑天才傾心。
  在那遙遠的歲月,天火女神曾在陰鴉座前效忠,作為他座下的戰將,可謂是功勞赫赫,她不止是美貌動人,更重要的是,她道行驚天。
  經過了無數的征戰之後,天火女神也疲倦了,最終,作為陰鴉的李七夜允許她退出,不再為他效忠!
  天火女神退出之後,得到了作陰鴉李七夜的豐厚獎賜,最終,她定居在了石藥界,嫁人生子,傳承薪火,建立了威懾天下的鐵家!
  可惜,千百萬年過去,天火女神這樣的一個名字,已經讓人淡忘,鐵家的輝煌也隨之煙消雲散。
  老馱著李七夜在這一片廢墟中繼續前行,當來到了這片廢墟的中央地帶之時,隻見有幾座府邸依然是屹立在那,完好無損,而且,這幾座府邸乃是宏偉霸氣。
  隻不過,這宏偉霸氣的府邸已經是陳舊了,已經是不複當年的輝煌了,隻能從這幾座府邸的輪廓中能隱隱見到當年的輝煌繁華而己。
  在這幾座府邸之前,有一塊石碑特別的引人注目,這塊石碑不知道是以何石材鑄成,高大厚重!在這麼一塊巨大的石碑之上,隻有一個“鐵”字。
  就這麼一個“鐵”字,就已經是見證了鐵家當年的輝煌,就這麼一個鐵字,在當年,不知道讓多少人退避三舍。
  這一個“鐵”字也不知道是出自於何人之手,這麼一個“鐵”字,乃是龍飛鳳舞,霸氣十足,宛如是睥睨九界,傲視萬域。
  遠遠看到這個石碑,遠遠看到這麼一個“鐵”字,就算已經見慣了興衰的李七夜,在心麵也不由湧起了許多說不出來的情緒。
  當年,他賜下了這塊石碑,除了有其他原因之外,同時也是為鐵家鎮守,這麼一個“鐵”字,出自於他之手,曾經讓多少人來伏拜!
  千百萬年過去,這塊石碑還在,“鐵”字還在,但是,鐵家已經沒落了。
  “砰”的一聲,就在李七夜遠遠看著這塊石碑而感慨之時,突然,一把長槍擲來,強勁有力,這把長槍釘在了李七夜前麵不遠的地上。
  “滾,鐵家不歡迎你們!”此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冷厲凶猛。
  此時,在府邸之前站著一個女子,這個女子一身武者裝扮,一身緊身衣裳,特別的凸顯出了她那波濤胸湧一般的身材。此女子神態冷厲,秀目充滿了殺意,神態有著果斷殺伐的氣息,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名驍勇善戰的女將。
  這個女子身後背著一把把的鐵槍,每一把鐵槍都閃爍著寒光。雖然這女子氣勢凶猛,血氣也是旺盛,不過,她是一個凡人,最多也就是修練了武技的高手,並不是修士。
  李七夜看著這個女子,淡淡地說道:“姑娘,我來這,並沒有什麼惡意。”
  “不管有沒有惡意,給我滾!”這個女子冷冷地說道:“麟侯的走狗,沒有一個是好東西!立即滾,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這隻怕是姑娘誤會了,什麼麟侯,我不認識,我隻是來這看看!”
  “就算你不是麟侯的走狗,我鐵家也不歡迎你,立即滾!”女子冷冰冰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看女子身後的府邸,整座府邸沒有其他人,在這鐵家也隻有眼前這個女子而己,再看眼前這個女子,雖然她是血氣旺盛,但,也隻不過是一介武夫而己,並沒有修道。
  “姑娘,對我客氣一點,對你有好處。”李七夜難得有好脾氣,平淡地說道。
  “少跟我花言巧語,我不需要什麼好處,立即滾!”此時,女子手握另一把鐵槍,冷冷地說道,隨時都會擲過來。
  眼前這個女子便是鐵家的當代主人鐵蘭!提到鐵蘭,整個天火縣的百姓都會豎起大拇指讚歎地說道:“了不起的主人,幗國不讓須眉。”
  對於天火縣的百姓來說,鐵蘭是最好的主人,因為她一心醉心於武學,為了練武,甚至是遣散了家中的奴仆,而且,她也免去了天火縣稅賦!在天火縣,無數百姓都擁戴她。
  事實上,鐵蘭在整個牛牧國都是有著很高的威望,至少在凡世間是如此,她自幼便戎守邊疆,曾經平定動亂,為牛牧國立下赫赫的功勞,她曾經被牛牧國的國君封為大將。
  “好凶的火氣。”李七夜還沒開口,在此時,一個大笑聲響起,鼓掌地笑著說道。
  此時,一個青年走了進來,他身後跟著十幾個隨從,這個青年血氣很強,一看就知道是一名修士。
  “麟侯!”看到這個青年,鐵蘭頓時臉色一變,冷冷地說道:“你跟你的狗腿子立即滾,否則,莫怪我不客氣!”
  “一介凡人,也敢在本座麵前囂張!”這個青年臉色一冷,冷冷地說道:“本座若不是看在牛牧國皇主蘇瞑塵的份上,早就滅了你了!”
  此時,這個青年冷冷地說道:“識相的,把鐵家這片土地賣給本座,否則,別怪本座不給牛皇蘇瞑塵情麵,強行奪過來!”
  “滾,別癡人做夢!”鐵蘭冷喝道:“就算我死了,也不會把鐵家的祖地賣了!”
  “殺死你,何等容易!”麟侯冷笑地說道:“殺死你,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本座跟你買,那隻不過給牛皇三分情麵而己!”
  “既然她讓你滾,你就滾吧,鐵家的土地不賣。”在這個時候,鐵蘭還沒有說話,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就像趕蒼蠅一樣。
  此時,這個青年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看到李七夜普羅大眾的模樣,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中,更沒有去看他腳下的老了。
  “喲,來了一個護花使者喲。”這個青年看著李七夜,笑了起來,他笑吟吟地說道:“看你模樣,也應該是一名修士吧。護花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護花,也要看對象!”
  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對象?我從來不看對象!”
  “好大的口氣。”麟侯也大笑起來,冷笑一聲,然後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沒有搞清楚之前,竟然敢護花,膽子不小呀!”
  “有區別嗎?”李七夜閑定地說道:“對於我來說,不管你是誰,那也是阿貓阿狗這種級別而己。”
  麟侯本是還有幾分得意,但被李七夜這話一說,頓時被氣得臉色鐵青,他冷冷地說道:“阿貓阿狗,小子,你知道本座是誰不?本座乃是蹄天穀的弟子,我師兄是信翁國的鳥皇,我大師兄乃是金烏太子……”
  提到自己的出身,麟侯不免有三分得意,麟侯,他是一隻蜥蜴成道,自稱為麟侯。他是蹄天穀的弟子沒錯,隻不過,是那種外圍弟子。
  像蹄天穀這種一門雙帝的龐然大物,外圍弟子是多如牛毛。不過,麟侯有一件事是很得意的,那就是他背後的靠山是蹄天穀的二師兄烏皇聖飛!
  正是因為如此,麟侯是常常跟別人吹噓,常常在說自己是蹄天穀的弟子,二師兄是鳥皇,大師兄是金烏太子!吹噓起來,好像他是蹄天穀什麼大人物一樣。
  對於麟侯的吹噓,李七夜都懶得再多看他一眼,擺手說道:“不認識,沒聽說過。”
  麟侯被李七夜這樣的風輕雲淡態度氣得臉色漲紅,他臉色是十分的難看!
  “少爺,這種不知死活的東西,讓我們來好好教訓他,你去收拾那個小妞。”麟侯身後的十幾個隨從立即跳了出來。
  此時,十幾個隨從神態凶猛,氣勢洶洶地向李七夜撲去。
  見這十幾個隨從,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一指彈出,“砰”的一聲,十幾個隨從在一指之下化作了血霧。
  這樣的事情,把麟侯嚇得魂都飛了,這一次他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了,他轉身就想逃,但是,他一步都沒有踏出,整個人被李七夜卡住了脖子。
  “你,你,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我可是蹄天穀的弟子,我二師兄鳥皇看上了這塊土地,我是受二師兄的命令而來的,如果,如果你敢動我,就是與我二師兄為敵,就是與我蹄天穀為敵!”
  

Snap Time:2018-12-17 01:22:56  ExecTime: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