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七百五十九章 對峙

  踏平鮮家,這話對於任何傳承,乃至是帝統仙門而言,都是太囂張!顯然鮮家被踏平,藥國絕對不會坐視不理。$雜誌蟲$
  這樣的話聽到很多人耳中,不亞於驚雷,有人都忍不住喃喃地說道:“這,這未免太囂張了吧,真的是視藥國無人了嗎?”
  拓世王鮮淼更是臉色難看到極點,他鮮家自從從皇室分支建族之後,就沒有誰敢說踏平他們鮮家!
  “好,姓李的,我鮮家倒要看一看你有什麼本事。”拓世王鮮淼也一樣擱下了狠話,冷森地說道:“曹兄,我們鮮家是保定了!如果你不服氣,盡管放馬過來,有什麼手段,我鮮家都接下了。”
  擱下了這樣的狠話之後,拓世王鮮淼也不再隔空喊話,轉身就進入府邸之中。
  “三天,三天之後,我必駕臨鮮家,不交曹國藥,便屠滅你們鮮家。”對於拓世王,李七夜也無所謂,放出話之後,也落入了庭院之中。
  聽到雙方如此的放出狠話,這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傻眼了,大家都沒有想到,這竟然是來真的了,所有人都以為雙方都有斡旋的餘地。
  “我們來真的了?”當李七夜落入庭院之後,鐵蟻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鮮家願不願意和談,你心麵也應該清楚。鮮家會真的斡旋這樣的事情嗎?人家那隻不過是擺擺樣子而己,他們早就恨不得我殺上門去了。鮮家隔空喊話,隻是裝裝樣子而己……”
  “……讓世人都知道,他們鮮家是講道理的人,現在就是成了我不講道理了。萬一我不講道路,殺上他們鮮家去,他們活捉我或者殺死我什麼的,那都是理所當然,那都是出師有名。”說到這,他不由笑了起來。
  “大哥又何不妨講一下道理呢。”袁采荷輕聲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為什麼我要講道理?要講道理,也是他們先跟我講道理。如果他們真心有誠意和談這件事情,就不會隔空喊話,他們應該是親自來我這一趟,讓曹國藥負荊請罪什麼的,這才是真正的有誠意斡旋!”
  “當然了,他們沒誠意,那就更好,我喜歡不講道理的人。”李七夜悠閑自在地說道:“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若是跪著求饒什麼的,我或者還真不好意思出手殺了人家。但是,人家很囂張地跟我說,有本事就放馬過來,那我不放馬過去,那不顯得很沒本事!隻有不講道理,那殺起來才是痛快!”
  袁采荷輕輕地歎息一聲,她有著一顆玲瓏之心,她明白隻怕在踏入藥城這一刻,李七夜就已經是有大幹一場的準備了,隻可惜,鮮家還不知道而己。
  當李七夜放出風聲要三天後踏平鮮家的消息之後,整個藥城都卷起了風暴,一下子,整個藥城都是沸沸揚揚。
  “不可能吧,這是真的嗎?李七夜不會隻是口頭上說說而己,這可不是在別的地方,這可是在藥城,離藥國祖地那隻不過是一步之遙,竟然敢踏平鮮家,這是瘋了嗎?”有人聽到消息,第一個反應都不敢相信。
  “李七夜這小子,自從出道以來,都是說得到做得到,這隻怕不是僅僅是狠話而己。”有知道李七夜一些事跡的修士說道。
  在藥國皇室的門口說要踏平鮮家,不論是誰,都覺得這樣的事情太瘋狂了。
  “這小子的底牌是什麼?”連一些見過無數大風浪的妖皇乃至是大教老祖聽到這樣的消息,都不由為之疑惑,說道:“難道說,千鬆山的大人物來了,要給李七夜撐腰了。”
  雖然有人這樣猜測,但是,沒有人聽說千鬆山有什麼老祖出世,甚至可以說,李七夜揚言要踏平鮮家的時候,千鬆山沒有任何動靜。
  這讓很多大教疆國的大人物在心麵都不由為之疑惑,李七夜究竟有什麼樣的底牌,究竟有怎麼樣的實力,敢揚言踏平鮮家,敢挑戰藥國的神威。
  在很多人疑惑與議論之中,在某一處,則是有人對於自己的成果十分滿意,喃喃地說道:“殺吧,最好是捅破天,藥國,千鬆山,曹國,晶海教……所有的門派都卷入這一場風暴中那就最好不過!”
  在暗中,一陣得意的冷笑聲響起,他是打算坐收漁利!
  第一天過去,鮮家沒有任何動靜,藥國也沒有任何動靜,李七夜也一樣沒有任何動靜。
  然而,就在第二天的時候,就有一個人來拜訪李七夜了,來人乃是藥國諸王之首觀致王。
  觀致王來拜訪,李七夜還是給了情麵,接見了他。
  “觀致王可是為鮮家的事而來?”見到觀致王之後,李七夜便開門見山地說道。
  觀致王不由苦著臉,說道:“李公了,我這不是被趕著鴨子上架嗎?諸王都選我來做說客,我也隻好硬著頭皮來了。”
  “諸王?”李七夜看了看觀致王,緩緩地說道。
  觀致王無奈地說道:“藥國諸王都不希望把這事鬧得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們藥國一直低調,並不希望在我們藥域發生這麼重大的打打殺殺的事情,更何況,現在藥師大會舉行即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就算皇室老祖不怪罪下來,我們諸王也不好做,我們這是沒能力平息這件事情。”
  “平息這件事情。”李七夜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觀致王,這不是說我不給你情麵,也不是說我不給你們藥國諸王情麵。你心麵應該一清二楚,問題不在我這,而是在鮮家那邊。”
  對於李七夜的話,觀致王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
  “如果諸王想平息這件事情,讓鮮家交出曹國藥,這件事情太簡單了。”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
  觀致王無奈地說道:“在來見李公子之前,我也是去了一趟鮮家。拓世王的態度很強硬,除非是李公子你先向鮮家負荊請罪,再談曹國藥的事情。”
  “好事呀。”李七夜一點都不驚訝,說道:“那就兩天之後見分曉唄,到時候我很樂意地親自去一趟鮮家的。”
  觀致王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他知道這件事情無法善終。事實上,觀致王比其他的王侯知道更多的內幕,他在來之前就明白會有這樣的結果了,但是,諸王力推他前來做說客,他沒辦法,隻好硬著頭皮來了。
  “李公子,有時候,退一步也是海闊天空。”觀致王點醒李七夜說道:“若是在以前,有我與諸王施加壓力,拓世王肯定會給情麵,但,這一次拓世王是態度強硬,信心十足,李七夜這樣前去,隻怕正合他意。”
  “然後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觀致王猶豫了一下,最後說道:“現在,有一點我是可以肯定的是,皇甫世家的古聖祖與鮮家藥祖,都在鮮家之中。雖在說藥祖在外,但,現在可以肯定是在鮮家之中。這個消息,我可是冒著很大的風險透露給李公子你。”
  “王爺這樣的心意,我感激。”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既然人家給我挖了那麼大的一個坑,如果我不往麵跳,那就實在是太對不起人家如此的一番辛苦。”
  觀致王很無奈,他雖然有心平息這件事情,但是,他已經是力不從心了,這件事情已經是涉及很廣,這麵的水很深,除非是皇室親自出麵了。
  “李公子,並非是我小瞧你。”觀致王最後還是抱著遊說的心態,說道:“雖然說,我們鮮家藥祖在修道上不算是巔峰的存在,但,他老人家終究是一位了不起的大賢。至於皇甫世家的古聖祖,那就更不必說了。”
  說到這,觀致王頓了一下,說道:“聽聞千鬆山曾力挺公子,但是,公子應該明白,我們藥祖與皇室的幾位強大無匹的老祖交情都不錯。如果千鬆山的大賢老祖插手的話,隻怕皇室諸位老祖是不會坐視不理。”
  觀致王這話已經是很明顯了,如果說,千鬆山要幫李七夜的話,那麼藥國的皇室絕對會出手。
  在石藥界,又有誰人願意與藥國皇室為敵呢?這簡直就是深不可測的龐然大物!
  “這一點嘛,王爺,你放心,踏平鮮家而己,這何需要千鬆山相助,我一個人就綽綽有餘。”李七夜淡淡一笑。
  話談到這,觀致王已經是盡力了,他隻能是歎息一聲。
  “不過,既然王爺你這麼有誠心,那我就請王爺轉告一句。”李七夜說道:“告訴鮮家,把老小遣散吧,我也不希望看到我出手的那一天,屠殺幼老。告訴鮮家藥祖他們,別抱著僥幸,我說過要踏平鮮家,就是踏平鮮家,就算是你們藥國皇室出手相救都不例外!”
  說到這,李七夜雙目一厲,露出了可怕的殺機,他在這個時候就像是洪荒凶獸蘇醒過來一樣。
  感受到李七夜那股殺機,觀致王在心麵也不由顫了一下,明白李七夜這不是虛張聲勢。
  “李公子的話,我一定會帶到。”最後,觀致王深深地稽首拜了拜,然後就離開了。
  

Snap Time:2018-11-15 20:33:05  ExecTime:0.120